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2058章 各自对敌(第三更)
    看到常这家伙比秃尾巴狗还有凶恶三分,那些属下没有办法,只好对着沙丘坡上疾发箭雨:“嗤嗤嗤嗖嗖嗖”

    “呃?!这是……”正在逃避蝠王追杀的几个魇化盟爪牙看到那一个个熟悉的同伴朝着放箭,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可还是没等他们哀叫求饶,无数支挟风疾飙的竹箭已经将几人攒成了刺猬。

    与此同时,遮天蔽地的箭雨倾斜而下,也向着三只蝠王飞去,它们可不是那种随便就会中箭的蹩脚货色,霎时间,蝠王展翼疾扇,顿时产生强力风压,将绝大部分竹箭凌空绞碎,不断发出咔嚓脆响。

    见此情景,常冷笑一声:“哼,愚蠢的畜生,你们要倒霉了。”

    “唰唰唰嗖嗖嗖”

    说时迟,那时快,附近风声疾涌,从散碎的竹箭空杆内窜出无数细小黑影。转瞬间,就听见蝠王周身上下发出“嗤嗤嗤”疾响,立刻出现无数狭长血痕,原来那就是钩尾血蝗在向它们发起疾袭猛攻。

    正所谓一物降一物,沙魇蝠虽然以速度见长,可是面对这些血蝗它们未必能占据优势,再加上钩尾血蝗的尾部另有诡异功能,能够产生使妖兽麻痹的毒素,见血就会发作。

    眨眼之间,纷纷受伤的蝠王就感到自己身躯有些麻痹、僵直,情急之下,蝠王立刻向高空疾飞而去。

    “想跑?没那么容易,追上去,杀”常一声暴吼,身边的那些属下立刻火急火燎取出一种特殊竹哨“呜呜”吹响。

    蝠王刚刚腾空逃走,那些漫天飞舞、失去目标的钩尾血蝗原本有些茫然无措,在听到尖锐的竹哨响声之后,这些虫子立刻变得亢奋无比,朝着上空疾窜而去。

    “吱吱吱”见此情景,三只嘶鸣尖叫的蝠王互相沟通,它们知道自己绝对不能和身后那群血蝗硬碰硬,那是寡不敌众,现在只好先撤退了。

    说时迟,那时快,骤忽展翼疾飞的三蝠王再次向前疾飙一箭之地,终于将钩尾血蝗暂时甩在了后面。

    “哒哒哒哒哒哒”

    下一刻,常率领着属下策马疾驰到了前方沙丘,他气得目眦欲裂,嘴里低吼道:“可恶的沙魇蝠,害得我消耗了那么多属下,真是该死,不行,绝对不能轻易放过这些家伙。”

    这句话甫一出口,常立刻扭头嚷道:“快,分出一百只血蝗追击妖蝠,我一定要让它们死无葬身之地!”

    另一边,三只蝠王不断疾飞,眼看着就要到了和关横等人汇合之地,可是它们已经快要支撑不住了,因为之前钩尾血蝗划破的伤口,导致毒素涌进了蝠王体内,让它们仨身躯愈发僵硬、酸麻。

    要不是强忍着身上的伤痛,一口气飞到这里,沙魇蝠王早就坠落在地昏厥过去了。电光火石间,飞在最后的蝠王猛然听到附近响起嗡嗡振翅之音,便立刻对着前方的兄弟嘶鸣示警:“吱吱吱”

    原来是被派出来的钩尾血蝗寻觅着它们身上散发那些血腥味,终于追了过来。

    “吱吱、吱吱。”第三只蝠王受伤最轻,它立刻对着同伴尖声鸣叫,意思是让它们赶紧先走,自己负责掩护。

    “唰嗖嗖嗖”展翼风声甫动,这蝠王也不管同伴答应不答应,立刻疾飞冲向蝗群。

    “吱吱吱呼”

    说时迟,那时快,嘶鸣的蝠王突然转变攻击方式,不再掠身过去近战,而是对准钩尾血蝗群发出一声尖锐刺耳的鸣叫,这声音在空中震动不止,几乎带着撕裂空气的急速,顿时给对方来了个突然袭击。

    “啪啪啪!”眨眼工夫,数十只血蝗的薄翼被硬生生震成齑粉,纷纷坠向地面。

    蝠王尖吼的大范围攻击,可以说是它们万不得已才会使用的杀手锏,第一要在体力充沛的时候使用,因为会耗费大量精神力和体力,掌握不好就会耗力过度,有生命危险。

    第二,这种尖吼噪音对沙魇蝠本身也有影响,声音可是不分敌我的,尤其是在身上有伤痕的情况下最危险,使用这招就会让自己的创口瞬间扩散绽裂……

    消灭了数十只血蝗以后,这蝠王全身上下也爆出了大蓬血雾,“噗噗噗”响声此起彼伏,它在空中歪歪斜斜不断摇晃,眼看就要耗尽体力坠落下去。

    “吱吱吱”原本已经逃远的另外两只蝠王见状尖叫嘶鸣,它们岂能放弃自己的兄弟不管,顿时展翼再次掠空疾飙回来,“啪!”飞到重伤蝠王的下方,勉强将其接住。

    可是此时,三只蝠王伤痕累累,都已经油尽灯枯,而对面尚有几十只嗡嗡振翅的钩尾血蝗,眨眼工夫就围拢了上来。

    “哪里来的虫子,竟然在此逞凶?!”电光火石间,地面的沙丘陡忽飞奔来一骑,正是跨着戎宣尸马急匆匆赶来的若桃,至于她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那就得从半刻之前说起了。

    最先回到关横他们这边的,是在镂空巨岩遭遇项匡的蝠王,它被邪气之刃受伤,其实不太严重,再加上飞回来的途中把邪气彻底吸收,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向懂得兽语的卿凰说明了情况,对方立刻转达给了大家。

    紧接着,在大流沙坑那边被柔骨邪蟒的毒雾所伤、铩羽而归的蝠王也飞了回来,这家伙失去了大部分同族,自己降落的时候重重摔在了地上,好不狼狈。

    见此情景,关横急忙检查对方的伤势,发现蝠王中了剧毒,于是让巨蜂过来用尾蛰针戳了它几下,替蝠王化解了毒素。

    “好家伙,这两只蝠王遇到的强敌都很棘手啊。”卿凰说道:“看来它们吃了不少苦头。”

    “嘿嘿,毕竟是魇化盟内的精英爪牙,肯定有两下子。”关横抱着肩膀冷笑一声:“但我们未必会害怕。”

    “说的也是,可能也是因为蝠王一时大意,这才被对方钻了空子。”若桃此刻拍了拍吞雷刃的握柄,刚要继续往下说,不远处半空中突然传来大伥鬼的尖啸。

    她侧耳聆听之后立刻开言:“好像是那三只没回来的沙魇蝠王遇到麻烦了,我现在就去看看。”

    时间,眨眼又回到现在,若桃骑着尸马急匆匆赶来,正好看见一群钩尾血蝗在围攻受伤的蝠王,她身边还有关横派来跟随的大伥鬼和四只。

    “嗷嗷嗷”说时迟,那时快,鬼啸之声陡起,这五伥鬼的啸声力量远胜蝠王,直把那些血蝗震得浑身剧颤,转瞬之间砰然暴响,变为一团团血雾齑粉。

    “吱吱吱”三只沙魇蝠王此时齐声低鸣,倏地展翼向若桃身后、关横他们所在的位置飞去。与此同时,若桃指着空中剩余的二三十只血蝗叫道:“快上,把这些家伙都灭了!”

    “噌噌噌”们率先掠空急扑而上,利爪翻飞,将对方躯体抓挠撕碎,大伥鬼晃动魂影在周围疾旋一圈,发出数之不尽的细小风刃,血蝗们稍微碰触到一点,就立刻化为齑粉。

    “嗡嗡嗡”若桃面前黑影振翅嗡鸣,原来是仅剩的妖虫挟风疾落,想要发动自毁似的进攻袭击她。“找死,竟然自己送上门来了。”

    “唰唰唰!”若桃的话音甫落,吞雷刃转瞬连斩数次,顿时将两只钩尾血蝗齐刷刷剖为残尸。

    “呜噜噜”尸马倏然打了个响鼻,用玄磁黑沙在空中一卷,把几只想要冲来的虫子彻底覆盖。

    黑沙陡然收拢旋拧,“咯吱吱噗嗤!”暴响声陡起,已经将包裹住的血蝗挤压成了肉糜。

    “摆平了,走吧。”若桃话音甫落,顺手一拍尸马的脑门,对方立刻转身疾奔而去。……不一会,关横他们和蝠王回合的地点这边。

    看着关横正在检查那三只沙魇蝠王的伤势,若桃随口说道:“看来那些血红色的妖蝗还真厉害,竟然能够伤到蝠王。”

    “我估计对方也是仗着数量取胜。”卿凰在旁边搭言道:“阿横,看来那些控制妖虫的魇化盟爪牙,也需要仔细留意一下。”

    “不错,之前我和你们说过,有一股二百人的队伍,后半夜要回防进入邪王血堡内,那群人就留在最后对付好了。”

    关横说到这里,稍微一顿,这才继续言道:“至于其余那三批家伙,都已经找到了下落,咱们来商量一下,如何分兵来对付他们吧。”

    “嗯……”卿凰稍一沉吟,随即说道:“刚才蝠王提起大流沙坑那边的敌人有一条怪蟒助阵,我想去对付他们。”

    “那好,我把六伥鬼派给你,希望可以迅速解决战斗。”听到卿凰和关横的话,小黑突然开了腔。

    “巨蟒?!好像很有意思的样子,我也要去看看。”听了小黑的话,关横瞥了她一眼说道:“你就不怕大蛇张开嘴把自己给吞了?太危险了,还是跟在我身边吧。”

    “就不,老是待在你身边多没意思。”小黑这下是铁了心,她接着言道:“再说了,你都把六伥鬼派给了卿凰,她身边还有众神兽,我这里也有御雷犴,你再让两只蝠王跟着我们不就没问题了吗?”

    “是啊,阿横。”卿凰笑道:“难得小黑愿意和我一起行动,你就答应了吧,我们身边有这么多帮手,就算是直接攻打血堡大门都绰绰有余了。”

    “也罢。”关横想了想,认为万无一失,于是点头应允。

    若桃在旁边说道:“既然卿凰小黑已经决定去大流沙坑那里,那我和尸马就去收拾兽骨山那边的敌人,因为刚才我们已经和对方御使的血蝗动过手了,比较熟悉它们的攻击方式。”

    “吱吱、吱吱。”此时此刻,刚才和钩尾血蝗撕斗受伤的三只蝠王都围拢了过来,它们低声嘶鸣着,坚持要和若桃同往,一起去找那些妖虫报仇。

    “哈哈哈哈,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爬起来,你们还真有志气。”

    若桃此时扭头对关横说道:“公子,那就让这三只蝠王跟着我。”

    “好啊,不过它们之前吃过血蝗的一点小亏,这样吧,我再给你们添一个帮手。”

    关横倏地一弹手指,把猎獬叫了出来,随即开口:“猎獬的金网阵疏而不漏,绝对可以对付血蝗的,有它跟着你们,我放心多了。”

    “没问题,关横。”猎獬此刻大大咧咧的说道:“这小女鬼的安全就由我来负责了。”

    “呜噜噜”闻听此言,尸马不服气的喷了个响鼻,那意思是说,保护若桃是我的活儿,你别想和咱抢。

    “既然你们已经选好了各自的对手,那么镂空巨岩那边的家伙,就让我来摆平吧。”关横说着,对白眉老猴、吞鬼喵和小白勾了勾手指:“都过来,待会咱们一起去。”

    “喵呜。”小白晃着脑袋低鸣一声,随即轻巧的一纵身扑进怀里。看着对方老实不客气在自己衣襟里眯缝起双眼,模样好不惬意,关横叹了一口气说道:“难道你就不能自己走路吗?非要搭我的便车?”

    “呵呵呵,公子,这白猫崽最近越来越黏你了。”若桃语带狭促的讪笑道:“你就不怕卿凰吃醋吗?”

    闻听此言,卿凰气得一跺脚:“若桃,你在瞎说什么?我怎么可能吃一只小猫的醋?”

    “就是嘛。”关横嬉笑道:“在下宽厚的胸膛,永远都会为卿凰敞开的,有需要的话,你尽管扑过来。”

    “去你的。”卿凰狠狠白了他一眼:“连你也跟着没正经。”

    众人在这里商议了一阵,眼见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于是便决定各自开始行动。

    ……

    少时片刻之后,关横带着赤瞳犟驼、老猴和吞鬼喵它们来到了镂空巨岩附近,眼看着对面火光闪烁,有不少人在走动喧哗。

    关横此时随便找了一块大岩石坐下,嘴里开言道:“根据那只来过此处的蝠王描述,那个魇化盟的头目有一只能够发出邪气之刃的妖兽,待会咱们应该注意这个家伙。”

    “喵呜、喵呜。”吞鬼喵这时倒是满不在乎的晃了晃脑袋,它跟随关横已久,身经百战,自然不会惧怕区区几个魇化盟爪牙。

    而白眉老猴和犟驼就更不在乎了,看着这几个家伙满脸骄傲的模样,关横忍不住摇了摇头,他刚要申斥对方几句,警告它们不要轻敌大意,耳边却突然传来一阵阵兽吼哀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