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2041章 安顿群鼠(第一更)
    “找死!!”说时迟,那时快,关横和卿凰的声音瞬间响起。

    “唰嗤嗤嗤”顷刻间,十余道五行灵气之箭破空而至,以无比迅猛之势钉进了那个怪物的身躯。

    “轰”原火劲瞬间爆发,烧得怪物三颗头颅霎时泛起黑烟,紧接着,土灵气立刻席卷对方下身怪足,让周围的沙土将其固定在原地。

    关横扯着嗓子喊道:“喂,你们发什么愣?还不赶紧跑过来!”

    “呃,对对……快溜……”闻听此言的若桃拔腿就向他们这边掠来,身后还跟着犟驼、尸马和老猴它们仓惶跑路。甚至还有那几百只的鼠群也在肥硕鼠王带领下紧跟过来了。

    “嗷呜!!”原本身上就有不知名的伤痛,再加上关横那十余道灵气之箭掼入身躯,三颗脑袋的怪物终于在惨号声中摔倒在地。

    见到这番情景,卿凰、小黑不约而同问道:“它是不是要死了?”

    “不太清楚,卿凰,你和我过去看看。”关横的话音甫落,两个人立刻晃身疾掠而去。

    “啪嗒、啪嗒。”瞬间落在此兽的近前,卿凰的莲花奇刃立刻释放极寒气息,“唰唰唰!”眨眼工夫就把对方给彻底冻住了。

    “呵呵呵,安全第一,这就对了。”关横倏地拽出双剑,刚要走上前去,他突然扭头问道:“若桃,刚才这家伙都用什么手段进攻你了?我没瞧清楚。”

    “对了,公子,这家伙曾经用水柱、火焰袭击过我们。”

    若桃此时看到对方已经受制待死,于是快步跑到他们身边说道:“可使用了两三次,到了钻破沙土、冲出来的时候,水柱和火就都喷不出来了。”

    稍微一顿,她又继续开言道:“你也瞧见了,这家伙似乎耗尽了体内邪气,两颗脑袋只能勉强吐出一丁点涎水、黑烟。”

    “哼,看来这家伙御使水、火的手段,也就是个二把刀。”关横对卿凰使了个眼色,对方立刻伸手拍了拍腰带上的宝石,叫道:“喂,神兽们,都出来吧。”

    “呼唰唰唰”转瞬之间,数道魂影浮现而出,正是、凿齿、封、修蛇、白龙、绿蛟和御雷犴,它们齐声说道:“叫我们出来有事?”

    “哈哈哈,快看、快看这个。”封之魂发现面前三颗脑袋的怪物,立刻大笑道:“这不是九婴那家伙衍生的‘分身’吗?居然会出现在此处。”

    “没错没错,就是这个东西,虽然只有三个脑袋……”从小黑项链里飞出来的御雷犴说道:“以前听小九自己介绍过,这玩意和它一样,能够喷火吐水,嘿嘿,只不过嘛,使用几次招数之后就萎了。”

    听着几只神兽之魂在那里七嘴八舌的议论着,关横不由得笑出声来:“没想到真的是九婴的分身,若桃,咱们要是能借着这个线索找到对方,你可就立了大功喽。”

    “真的吗?”

    闻听此言,若桃当然高兴,可是没等她笑,却在旁边泼冷水说道:“那可不一定,按照小九的习惯,这种分身它是一路制造、一路丢弃,因为分身能存活的时间很短,所以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被它抛弃扔掉。”

    “是啊,要是想利用分身找到九婴,除非附近出现不止一个。”

    白龙此刻掠到关横面前开言道:“小九的分身实力和存活时间,都是按照头颅的数目来决定的,一般来说,三颗头颅是最差的一种,和随时舍弃的渣滓差不多。”

    闻听此言,众人不约而同道:“这么说,要是想利用此物找到九婴,也没多大机会,是吧?”“呃呃呃真是岂有此理!”

    若桃气得往冻成冰坨的分身上踹了一脚:“该死的,早知道你这么没用,姑奶奶怎么会逃了一路,早就回身把你给劈了!”

    “咯剌剌……”没等若桃踢出第二脚,这被彻底冰封的三头分身已经开始产生龟裂、继而变成无数碎片齑粉,眨眼间就消失在了众人眼前。

    “哎呀,若桃,你是怎么搞的?”关横故意夸张的大呼小叫:“我们说的是,要单是指着此物,不一定能够找到九婴,但最少可以弄到一些线索,你这么一踢,等于是毁尸灭迹呀。”

    “呃?!”听了他的话,若桃顿时有些不知所措,她连忙带着哭腔说道:“公子,我不是故意的,一时冲动而已,对不起、对不起。”

    “喂喂,关横你别再吓唬她了。”旁边的凿齿之魂有些看不过眼,它接着开言道:“要想找到这种三头分身还不容易吗?只要沿途继续搜索,肯定能够有所发现,又不是什么稀罕玩意,用得着这样吗?”

    其余几个神兽也都相继劝道:“是啊是啊,我们大家都可以帮忙寻找,你就别怪若桃了。”

    “笨蛋,我可没说真的要怪她。”关横笑着拍了拍若桃的肩膀说:“只是开个玩笑而已。”

    “呼……开玩笑啊?吓死我了……不对,我好像本来就死了。”小女鬼此时扶着心口大喘气,卿凰在旁边拧了关横胳膊一把,并没好气的说道:“都到什么时候了,还在没轻没重的开玩笑。”

    “抱歉,嘿嘿,我也是想缓和一下气氛。”关横先是笑着辩解了一句,而后接着问那些神兽:“寻找九婴的事,你们还有什么办法吗?”

    “总而言之,你们就一直往下接着找就好。”绿蛟闷了半晌,此刻终于开口献策:“按照我的想法,既然已经出现了小九的分身,那就距离找到它的本体也就不远了,只要有耐心就行。”

    “小绿说得对。”

    修蛇也在旁边言道:“不过有一件事你们得多注意,我感觉到这大漠内的邪气已经向北方区域不断归拢,而寻找小九的线索,也都是朝着那边去的,我怕……我怕那些邪气有可能会影响它清醒过来。”

    “不错,关横,通过把我们几个从邪气中解脱出来的事情,你也应该能察觉到,邪气对于神兽之魂的影响,原本不是很深,可拖延得越久,对兽魂就越不利。”

    封此刻用少有的认真语气说道:“所以,要抓紧时间了。”

    “嗯,你们说的这些,我心里有数。”关横此时说道:“好了,这里的事情也了结得差不多了,咱们先回树屋。”

    下一刻,若桃对肥硕鼠王说道:“喂,你们这个族群接下来有何打算?”

    “唧唧、唧唧唧……”鼠王接连叫了两声,卿凰在旁边充当翻译:“它说附近的地下还有更深、更广的岩洞区域,想带着大家迁居过去,又唯恐遇到其余的猛兽袭击,所以有些犹豫,哎呀,对啦!!”

    说到这里,卿凰突然想起某事,立刻摘下腰间的小哨子呜呜吹动了起来。眨眼之间,从远处飞来一大片魂体,正是魅影蓝绒鼠王带着自己那一群子嗣血脉之魂到了。

    “二位鼠王,你们见个面吧。”卿凰这个时候笑着说道:“正好,肥鼠王要带着鼠群往地下迁移,需要有‘保镖’护送,蓝绒鼠王你们这些魂体可以陪同过去,大家好好相处。”

    “嗯,这倒是个办法。”

    关横摸着下颌笑道:“蓝绒鼠王,你们这些魂体存在世间已久,所缺的就是一些可以寄宿的肉身,以后这群妖鼠要是遇上意外死亡的情况,它们的躯体,大家可以附身上去,继续生活,你看如何?”

    关横这个主意,可以说想得比较周到,毕竟魂体和肉身存在的感觉不一样,虽然蓝绒鼠们的魂体都可以凝实,与正常妖鼠无异,可到底还是有个肉身会更好。

    就这样,两个鼠王高高兴兴带着自己族群一起踏上了迁徙的旅程,卿凰、若桃和小黑看着对方远去,俱都说道:“这个结局也不错,算的上是皆大欢喜吧。”

    “老猴、尸马、犟驼,你们和吞鬼喵一起保护若桃,大家都辛苦了。”关横此时看着它们笑道:“等到回去以后,再好好犒劳你们。”

    “对了公子。”若桃带着几分难过,把小白猫从怀里取出来,捧到了大家面前,她继续道:“你们看看吧,小白被那个三头分身怪物的吼声吓唬到了,一直昏迷不醒,它会不会出危险?”

    “让我先来瞧瞧。”

    关横说着,用手指轻轻撑开对方的眼皮观察了一下,而后说道:“唉,也看不出来这到底是什么毛病,它也许只是被吓昏了,而且,身上没有任何外伤痕迹,体内的五行灵气也很充足,最少不会有生命危险。”

    “嗯,阿横说的是。”卿凰伸手抱过小白,嘴里说道:“不要吵醒它了,等到明天再检查一下吧。”

    闻听此言,若桃连连颌首点头:“那就听你们的。”

    大家就这么说着聊着,不知不觉走到了树屋下面,柏翁在这时三步并作两步走下了阶梯,而后说道:“你们可回来了,癞斑犀所需要的那三种植物食材,我刚巧已经找到了一种。”

    “已经找到了?!”关横急忙问道:“是什么东西?”

    “是‘六叶黄蕨’。”

    柏翁回答道:“在向着西南风向,发现了大量疤面鸪这种妖禽移动的迹象,它们的窝巢附近肯定肯定有黄蕨生长,不过疤面鸪都是黄昏开始活动,清晨归巢,要想找到它们居住的地点,差不多得等到明天早上。”

    “那正好,反正今天癞斑犀们也吃饱了,咱们大家晚上继续休息,明天早上去找六叶黄蕨。”既然关横已经做了决定,三女自然不会反对,大家就再次返回树屋内休息了。

    偏生关横在下午睡了一觉,此时颇有精神还不想歇息,躺在房间的榻上想事情。

    关横心中暗想:“眼看着就要到达邪王血堡了,和巴隆那伙魇化盟的家伙即将展开决战,虽说我见过这家伙两次,可是每一回都是和分身动手,与他本人毕竟没有打过……”

    思忖到这里,关横长出了一口气,嘴里喃喃自语道:“我这是怎么了?昔时不是也对付过更厉害的万魇邪王吗?难道巴隆那个家伙,比邪王还要厉害?竟然让我有心悸之感?”

    “不对!!”突然间,关横猛地从榻上坐起身,他突然一拍大腿失声道:“难怪我会觉得有些心绪不宁,原来是产生了这样的失误!”

    此时此刻,关横突然想到在两界缝隙古战场、三邪灵遗迹那里对付万魇邪王的事情,那个时候,说是关横自己打败了邪王,其实不然。

    因为关横、卿凰和小黑在对付邪王、烈风邪魇和巨石魇王这三个家伙的时候,都使用了隐藏灵王分身的魂石,实际上是灵王的力量将对方彻底毁灭,关横他们出力不是很多。

    “嘿嘿嘿,现在想来,我多次宣称自己打败了万魇邪王,倒是有些名不副实了。”关横这个时候紧盯着攥紧的双拳,而后缓缓松开,又取出一直贴身收藏的“邪王晶石”。

    他看着里面蛰伏蓄势,始终想要突破桎梏、脱困而出的邪王残存气息,突然低声道:“你这家伙,就这么败在我手里,一定很不甘心吧?”

    “嗡嗡嗡嗡嗡嗡”似乎是一灵不灭,这晶石内的邪气满怀愤恨,发出低沉颤音,不住震动。

    关横笑了,他一字一顿的说道:“好,你败得不明不白,我也赢得十分憋屈,因为当时胜了,毕竟不是靠着自己本身的实力,放心好了,真到了关键时刻,我会考虑将你释放出来,到时候大家来一场无悔之战,你看如何?”

    这些话,充满了一个至强者的自信和骄傲,晶石内的残存邪气好像被触动了一般,渐渐停止了自己的挣扎。

    “大话是已经说出口了,但是我究竟能不能赢得了代表邪王的巴隆呢?这可就要见仁见智了。”

    关横此刻轻笑一声,随即喃喃自语道:“左右闲着无事,不如出去练习一下前些天想到的新招数,这样的话,以后对付强敌也会更有把握。”

    打定了主意,关横倏地翻身跃出窗外,三步并作两步树屋阶梯的时候,正好看见柏翁悠然自得的坐在树椅上欣赏月色。

    “哎呀,是神使大人,怎么,您也想欣赏一下满天星斗和柔美月光吗?”听了对方的话,关横莞尔一笑:“不了,我暂时没这么好的兴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