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2040章 怪物追袭(第五更爆发)
    对于直接杀死碧鳞沙彘,那个九头怪物似乎并不乐衷,它的真正目的,是这家伙身上大量的邪气。

    在碧鳞沙彘疯狂逃窜的时候,怪物对它是抓住一次,吸收一部分邪气,而后放生任其逃走,然后隔一段时间、距离,再次将沙彘抓获,吸收它的邪气。

    因为逃跑的妖兽身上邪气消失,会在沿途继续摄取、收敛周围的邪气,那个怪物,根本是在利用沙彘作为自己搜集邪气的“工具”。

    意识到被对方利用,最终会招致杀身之祸,沙彘只能豁尽全力逃命,此时距离自己上次被捉住,已经过了半刻时间,这家伙心中惊惧,用力挖掘出一个通向地底溶洞区域的隧道,希望能借机逃跑。

    ……

    “砰砰砰砰!”若桃一手挥舞吞雷刃挟风狂斩左边妖蝠王,一手攥拳狠狠轰在右面妖蝠王头上,这两个家伙同时中招惨号,身上的邪气倏地锐减三分。

    电光火石间,犟驼尸马的重蹄践踏转瞬落在其中一只妖蝠王身躯上,这家伙立足不稳翻滚在地,白眉老猴不会放过这种打便宜手的机会,骤然疾窜上去,骑在对方身上挥拳猛揍:“砰砰砰、咣咣咣!”

    重拳轰击之声此起彼伏,那拳劲里挟裹的原火之力让妖蝠王痛不欲生,全身褐色的表皮霎时间变为漆黑焦臭。

    “嘶嘶嘶”旁边那只妖蝠王见到同伴惨状,顿时发出勃然大怒的尖叫声,正要上前抢救帮忙的时候,若桃却冷笑道:“你还是先顾着自己吧,着!!”

    说时迟,那时快,她手腕上的锁链断掌倏地疾飞而出,“唰唰唰哗啦!”不偏不倚匝住对方的脖颈,转瞬用力收紧。

    “咯吱吱……”刺耳的骨裂声响起,那妖蝠王顿时疼得双眼外凸,若桃再次用尽全身力气狠命一扯,“嗤啦!”妖蝠王的脑壳立刻飙到半空中。

    “嚓嚓嚓!”疾掠上前,挥起吞雷刃疾斩,这蝠王残躯被削成数爿,“呼”若桃掌中的锋刃泛红,也释放出一股原火劲,将对方的残躯烧尽。

    与此同时,白眉老猴也用火劲重拳将自己那边的敌人轰碎,若桃叫道:“好了,解决了这里的敌人,咱们走……”

    她的话音甫落之时,突然听见不远处骤忽传来阵阵剧烈响动,紧接着,就是一连串疯狂急促、异常杂乱的脚步声:“咚咚咚咚咚咚”

    “这是怎么回事?!”若桃心中凛然大惊,可就在这个时候,素来冷静淡漠的小白猫突然发出一声凄厉尖叫:“喵呜”

    这声音就像是划破天际的闷雷相仿,刺激的若桃一捂耳朵,说时迟,那时快,小白已经发了疯似的向前疾奔而去。

    “喵喵?!”吞鬼喵在它身后陡忽感觉不妙,立刻发足直追。

    “喂,等等我。”

    若桃的话音甫落,也和犟驼、尸马、老猴它们跑了过去。下一刻,小白正对面陡起轰雷般的蹄声,浑身是血的碧鳞沙彘急冲而来,也不知道这家伙到底是在躲避谁,眼看着就要和小白猫撞个正着了。

    “喵喵呜”这个时候,小白眼中都是迷乱疯狂之色,完全失去了冷静,也根本不知道要躲避。

    千钧一发之际,斜刺里骤忽扑出吞鬼喵的矫健身影,狠狠撞中了它,“砰!”小白猫登时尖叫跌了出去,可就在下个瞬间,“咣!”暴走失控的碧鳞沙彘和吞鬼喵来了个头碰头。

    吞鬼喵的身体实在是太小了,和对方相撞的瞬间已经将被大力冲击袭遍全身,忍不住喷出一口血箭:“噗”

    “唰!”但是此时,不远处突然飞来一物,有声音喊道:“吃了它!”

    剧痛袭遍全身、意识逐渐开始模糊的吞鬼喵还在空中停滞,听见喊声的瞬间突然猛地一睁双眼,“咔嚓!”正好咬住若桃扔来的一块魂石。

    “嗷嗷嗷!”顷刻在空中变成雄壮彪躯,吞鬼虎猛地汇聚所有的力量,集中在头顶,“呼!”势如万钧奔雷的巨虎头槌破空直捣,“砰!!”不偏不倚落在了沙彘的前额。

    “咯剌剌噗嗤!”这暴走疯兽的脑袋登时绽裂迸红,四肢瘫软的那一刻扑通栽倒在地。

    “噗!”吞鬼虎之前受的伤害也不轻,此时也喷出一口血箭,缓缓倒卧在原地,继而因为耗尽全部灵气缩小变回猫儿。

    “喵呜?喵呜……”小白刚才跌出去的时候,才渐渐恢复清醒意识,当它看见吞鬼喵为了救自己奋不顾身,立刻跑过去询问对方的情况。

    此时此刻,若桃也吓得够呛,立刻跑了过来,她扬声问道:“喂,你们有没有事?”

    “滴答……”就在下个瞬间,若桃猛然听到有水滴坠地的声音,在一刹那,她陡忽感到一股狂猛的杀意朝着自己蔓延而来。

    “不好,这里有危险!”饶是小女鬼这副坚韧的尸鬼之躯,也承受不住此等压力。

    说时迟,那时快,她以最快速度抱起二喵的身体,向后疾掠,与此同时扯着嗓子吼道:“快走啊”

    “轰隆”这句话喊出来的同时,前方不远出现天塌地陷的一声暴响,数个诡异的黑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疾伸而来。

    脚下不停后退,若桃此时定睛细瞧,对方原来是几个硕大头颅,其中一个大嘴甫张,“噗!”正好咬中碧鳞沙彘残躯,将它身上残存邪气全部吸收殆尽,与此同时,另外两个脑袋俱都迸现凶芒,紧紧盯着若桃。

    “糟糕,这家伙该不会……是想对我不利吧?”若桃心中焦急,对方凶焰滔天,实力难以预测、深不见底。

    她身后的尸马、犟驼甚至好勇斗狠的善战老猴都吓得浑身栗抖,那是因为野兽的本能告诉它们,面前这个家伙,自己根本就打不赢!!

    “呜呜……”一双头颅在瞬间发出低沉吼声,震得这一片地底溶洞区域不断颤晃,土屑碎石接二连三崩落,若桃突然发现怀里的小白有些不对劲,原来已经被这怪物的凶威吓昏了过去。

    若桃只觉得自己也在不停战栗,她心中狂叫:“啊!太棘手了。”

    “呼”就在下一刻,怪物的两颗头颅同时大嘴甫张,朝着若桃这边发动进攻,其中一张嘴倏地喷出狭长水柱,另一张嘴却在瞬间吐出一道火光。

    “嗤嗤!”疾响声中,水与火两道不同的攻击居然在同时出现,破空疾飙,这显出一种说不出诡异。可是若桃可来不及多想,因为水柱、火光顷刻已经来到自己眼前了。

    “呀啊!”尖叫一声,若桃倏然向溶洞一个拐角闪身躲避,“砰砰、咣咣!”那两道攻击顿时轰在石壁上,打得那里崩塌陷落。

    可是对方这一招倒有些乌龙之势,因为坍塌的碎石正好把通路彻底堵死了,那几颗能吐水、喷火的脑袋一时之间过不来。

    感到此时正是逃跑的良机,若桃立刻尖声对身后群兽叫道:“快走快走,千万别在这里待着啦。”

    “唰噌噌噌”说时迟,那时快,几团迅疾黑影赫然落在了她的脚前,正是刚才预感到形势危急、抢先一步开溜的肥硕鼠王,它此刻伸出爪子一拽若桃的衣角,示意对方赶紧跟着自己离去。

    “呃,算你这小东西有良心,不枉姑奶奶从恶蜥嘴里救了你。”

    见到鼠王肯带着自己和同伴逃跑,若桃心中倒是有几分安慰,她和大家随着上百只仓惶疾奔、不断尖叫的妖鼠一起向前跑去,但是身后还是不停传来轰隆响声,看来那个家伙正在疯狂击毁的坍塌碎石。

    “可恶,这家伙压根就没打算放过咱们。”若桃嘴里叫道:“伙计们,快跑啊,不然的话,有可能……是极有可能会没命!”

    “砰砰砰轰隆哗啦”

    若桃的话话音未落,头顶上方倏然掉落几块百斤大石。见此情景,白眉老猴转瞬纵跃而起,挥拳直捣,“咣咣咣!”三块大石应声粉碎,可是还有一块较小的径直压向前面疾奔的肥硕鼠王。

    “危险,你这向导可不能有事。”

    电光火石间,若桃拽出吞雷刃“唰唰唰”连斩三次,硬生生把那石块绞得粉碎,她疾伸出一只手抱起鼠王,此时自己怀里揣着昏迷的小白,只好让猫鼠这俩冤家同时挤一挤了。

    “鼠王,要是向左,你就叫一声,向右的话,你就叫两声。”若桃一边跑一边说:“直走不用拐弯,你不用出声就行了。”

    “叽、叽。”她的话音甫落,鼠王立刻就叫了两声。

    “呃,是向右吗?!”若桃下意识的向右边疾拐,没想到却是死路,要不是及时刹住脚步,她险些一头撞在石壁上。

    “你这逗哔鼠王是不是在耍老娘?”这句话刚一骂出口,若桃想想又有些不对,原来鼠王刚才的叫声是在回答自己的命令,不是指路,她跺跺脚连叫晦气,在怀里鼠王的指挥下又向另一边跑去。

    ……

    与此同时,天色逐渐到了傍晚,关横睡了一觉之后,感觉精神好了许多,便迈步走到了树屋窗前。

    “呃,大漠夕阳的景色也不错,要不要把卿凰也叫出来瞧瞧?”刚想到这里,他的眉头倏忽一皱:“怎么回事?哪里来的剧烈响动?”

    “轰隆隆轰隆隆”不远处陡忽传来一阵天塌地陷般的声响,关横骤感不对劲。

    “呃,吵死人了……”卿凰、小黑此时也揉着眼睛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她们不约而同问道:“是什么声音?”

    “不太清楚,咦?若桃怎么不见了?”关横挥掌一拍窗台叫道:“赶紧去找她,我有预感,这个响动八成和若脱不了关系。”

    “是啊。”二女此时激灵灵打了个寒战,立刻随着关横往屋子外面跑去。

    ……

    “砰砰砰砰……哗啦、哗啦……”若桃和老猴同时挥拳向上方狠命击打,转瞬间,一个可以依稀瞧见夕阳光辉的洞口出现在了眼前。

    “走!”说时迟,那时快,若桃倏地拔身而起窜出了沙土洞,紧接着就是老猴、犟驼、尸马和吞鬼喵。

    “噌噌噌唰啦啦”与此同时,大批妖鼠也趁着这个机会涌出地洞,它们不但要给若桃与同伴引路,也是想让自己赶紧撤离危险之地。

    “唧唧唧”肥硕鼠王在若桃怀里探头探脑,倏地跳落在平地,此刻,它指挥着数百只妖鼠围拢在若桃周围,这家伙心里也清楚,别的地方未必安全,还是先躲在她的身边吧。

    “呃?!”突然间感到地面一阵剧烈震动,若桃心中凛然大惊,她立时叫道:“大家快跑!”

    “轰隆隆砰砰砰!”在她们四散逃开的瞬间,地面产生无数龟裂痕迹,“啪!”一颗硕大头颅转瞬破土而出,紧接着,就是第二颗、第三颗……

    “这个家伙也受伤了?!”若桃见到对方的头颅微微颤晃,上面都是血迹斑斑的痕迹,心中稍定,下意识向后快步退去。“咔哒……”

    谁知道就在下个瞬间,她的脚陡忽踩到一块圆溜溜的石头,“扑通!”跌坐在地的同时,若桃怀里的小白猫猛地摔落在地,对方尚在昏迷之中,居然一溜顺势翻滚,径直朝着巨大头颅的方向冲去。

    “糟了,小白!!”若桃惊慌之下急忙扑纵上前,伸手抱住小白猫,可是此刻,有两个怪物头颅已经向她这边气势汹汹的疾伸过来。

    “嗷!”

    “叽叽叽”

    “喵呜!”

    电光火石间,尸马、犟驼、老猴和吞鬼喵齐刷刷护在了若桃面前,大家虽然是精疲力竭,可是依然不减斗志。

    “噗……”一颗怪物头颅大嘴甫张,正想喷出狭长水柱,可是勉强滴答出些许涎液,竟然吐不出来,另一颗头颅不住呕呕作响,似乎向吐出火焰,却也未能如愿,只是喷出一股灰黑烟柱。

    “呃?!这是怎么回事?”见此情景,若桃有些瞠目结舌,一时忘了逃跑。

    可就在下个瞬间,无法发出水、火两种攻击的怪物从沙土内冲了出来,原来这家伙总共也就三个脑袋,下身是一些巨柱似的怪足,它趁着若桃没来得及远去,立刻用自己狭长的脖子向小女鬼身躯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