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2039章 恶蜥斗鼠王
    “对呀,要是不认识路,就找个本地‘土著居民’做向导,呵呵,小白,你还挺聪明的。”

    此时此刻,若桃看着小白大摇大摆走出溶洞,而后倏地抬起前爪摁住可怜的大鼠,对它喵呜叫了一声,没想到这肥硕妖鼠还挺硬气,唧唧叫着连连摇头,似乎是在拒绝小白的命令。

    这倒是也难怪,小白虽然说三两下就制服了对方,可它身躯娇小,威慑力不足以让这妖鼠言听计从。

    “呦呵,看不出这只肥鼠还挺傲气,你都快变成小白嘴里的肉了知道吗?”若桃心中一动,立刻就有了主意,她伸手拍了拍尸马、犟驼说道:“你们上,我倒要看看,这大鼠能硬气到什么时候。”

    闻听此言,尸马一晃自己那颗硕大的狮子头颅,犟驼瞪着一对铜铃似的赤红双眸就迈步走了过去。

    “唧唧……唧唧?!”不到数息时间,那只被吓得连连惨叫的大鼠就彻底服软了。

    没想到,这家伙还是一股鼠群的领袖,不过它们这些沙地妖鼠成年没离开过此处,一时之间还真找不到通路。

    但是不要紧,鼠王昂首嘶鸣几声,顿时招来了一大批手下,随即命令它们分散出去,找找那条路能走到外面去。

    若桃看到鼠王还算卖力“工作”,于是也就客气了几分,当即和大家随着对方向前走去。

    ……

    少时片刻之后,鼠王引领“落难”的这群人来到了一处偏僻的地下隧道附近,正要往左侧前进,就在电光火石间,斜刺里突然窜出一只额头上有无数漆黑星斑的恶蜥,“噗嗤!”这家伙动作迅猛犀利,竟然霎时间咬住左边妖鼠背脊,转身便走。

    “唧唧、唧唧唧”那只妖鼠和鼠王有亲缘关系,见到对方无故被捉,鼠王就知道它是凶多吉少,当下奋不顾身的就追了过去。若桃见状急忙叫道:“等等,我们也跟去。”

    下一刻,她扭头开口道:“吞鬼喵、小白、犟驼、尸马都留下,老猴,就你跟我过去吧。”

    “唰唰唰嗖嗖嗖”

    风声甫动,那只黑星斑恶蜥叼着妖鼠已经跑出去老远,它的动作迅疾无伦,又兼着对附近溶洞路径熟悉无比,七拐八绕之间,几乎把身后的追兵甩掉了,然而,也只是“几乎”而已。

    “唧唧唧”

    说时迟,那时快,一声暴叫赫然响起,鼠王竟然从侧面迂回绕路跑到了恶蜥前面,呼的飞纵出来咬向对方前爪。

    “呼”下个瞬间,这恶蜥毫不客气的甩动自己的粗尾,“嘭!”不偏不倚挟风抽中鼠王躯体,让它哀叫着倒飞了出去,撞在石壁这才落下,一时之间已经爬不起来了。

    “啪嗒!”

    带着几分恼羞成怒,黑星斑恶蜥赫然松嘴,把半死不活的妖鼠摔在一边,它低声吼叫向鼠王扑纵而去,那意思是说,我本来想吃个零食也就算了,你这大餐既然自己送上门来,那就别怪我不客气。

    “哗啦啦”转瞬之间破空声疾响,“嘭!”若桃的锁链断掌正好打中恶蜥额头,这凶兽闷哼一声,立刻晃着脑袋“腾、腾、腾”后退了数步。

    “喂,你可不要欺负我的肥鼠向导啊。”若桃瞬息间凌空撤回锁链,任其缠绕在手腕上。

    她呵呵笑道:“我没兴趣顺手宰了你,但是也不证明你就可以胡来,识相的话立刻给我滚,不然姑奶奶就把你剁碎了做鼠粮,让它们开开荤。”

    “嗷嗷嗷”要让自己放弃到嘴边的肥肉,黑星斑恶蜥岂肯罢休,这家伙霎时间凶相毕现,朝着若桃晃头甩尾扑将过来。

    “叽叽叽”就在下一刻,白眉老猴咆哮一声,出战迎敌。

    “唰噌噌噌”劲风甫动,老猴转眼间晃动身形,在恶蜥身侧游走不息,对方看的眼花缭乱,目不暇接,那家伙不由得有几分恼怒,登时狂甩自己的粗尾呼呼刮风,倏地抡圆了转了一大圈。

    “咣当砰砰砰”刹那间,粗长巨尾以横扫千军之势把周围岩洞侧面的碎石弄得飞溅翻滚,老猴的动作顿时遏止停滞。

    “找到你了,贼猴子!”

    这恶蜥也是紫气顶峰之境的凶兽,此时大嘴甫张,亮出无数尖牙利齿狠狠咬了过去。

    这一刻,老猴是站在原地不动,可它并非没有还手之力,相反的,以逸待劳也是个好主意,猴爪倏忽间攥拳对碰,随即挟裹劲风狂轰而出,“啪嘭嘭嘭!”打得这恶蜥头脸连吃数拳,牙齿不住崩落坠地。

    对方吃疼的瞬间,白眉老猴眼中倏地闪过一丝寒芒,说时迟,那时快,它一个凌空翻身堪堪落在了恶蜥背上,挥拳便揍。

    “砰砰砰、咣咣咣!”重拳疾如雨落,疼得恶蜥口鼻飙红窜血,下一刻,这家伙发疯似的一扳身躯,老猴没坐稳险些摔落,电光火石间,恶蜥的粗尾倏地拧转倒甩,向它脖颈这边卷了过来。

    “叽叽?!”猛然听到脑后恶风不善,老猴不敢有所迟疑,瞬息间灵机一动,也把自己的尾巴挟风甩了过去,“唰啪啪啪!”风声一响,猴尾、蜥尾立刻纠缠在了一起。

    论起粗长,老猴的尾巴比不上对方,可是它的尾巴霎时灌注了原火劲,就算黑星斑恶蜥不是邪化妖兽,也惧怕烈焰灼烤,顿时烫得它“嗷嗷嗷”直叫。

    “砰砰砰、啪啪啪!”趁着对方无法忍受尾巴上的烧灼剧痛,老猴的乱拳再次犹如急雨狂落,打得这恶蜥在原地不住转圈惨号。

    倏然间,白眉老猴举起一只利爪挠中对方眼球,“噗!”恶蜥吃疼,顿时一头撞在了附近岩壁上,老猴唯恐遭了池鱼之殃,倏地凌空后翻落回了若桃身边。

    “哈哈哈,这回你算是过足瘾了吧?”若桃笑着开口说了一句,而后又对受伤的恶蜥道:“还不快滚?再要迟疑,我可就要动手了。”

    “嗷嗷嗷”一听说对方放自己逃命,黑星斑恶蜥扭身向着最近的溶洞隧道疾窜而去,那惶急逃命的样子,只恨自己少生了几条腿似的。

    “哼,刚才好言好语劝这家伙,它不听。”若桃摇了摇头:“现在吃了亏、瞎了眼,这才知道厉害。”

    她的话音甫落之时,鼠王和那只被救回来的妖鼠倒是兴高采烈的叫了两声,因为白眉老猴可是把它们的仇人恶蜥给打发走了,要不然,弱小的鼠王此刻只怕也进了恶蜥的肚子。

    “喂,赶紧走吧。”心中有些担心在岔路口等候的小白、吞鬼喵它们,若桃一挥手,鼠王立刻带着她和老猴往回折返。

    ……

    再说犟驼、尸马和二喵这边,最开始没什么事端发生,没料到只不过数息工夫,不远处的拐角赫然飞出十余只巨大褐色的妖蝠,径直朝它们这边掠来。

    这群妖蝠一个个恶形恶相,锐利獠牙闪烁寒光,一看就不是好惹的角色,尸马想起若桃的嘱咐,不想惹事,便往后退去。

    可那些深褐妖蝠发现了小白猫的踪迹,其中两只晃动翅膀,倏地疾飙而来,张开大嘴就要咬它。

    “喵呜!!”吞鬼喵一见勃然大怒,昂首嘶鸣的瞬间护在小白身前,想来个英雄救美。

    却没想到人家小白猫根本不领情,陡忽窜跃而起,踩着吞鬼喵的脑袋急冲上天,双爪挟裹五行灵气转瞬落在了一只妖蝠头脸上,“嗤啦!”破肉风声响起的同时,妖蝠躯体彻底碎成了几片。

    眼见小白已经动了手,尸马和犟驼自然也不甘示弱,“噌噌噌!”它们瞬间挪移到了前方各自拦住几只妖蝠的去路。

    “嘶嘶嘶”其中两只尖叫的深褐妖蝠猛力扇动翅膀,加速的瞬间扑到尸马近前,张嘴就往它的身躯上狂咬。

    “咔嚓、嘣嘣嘣!”双蝠的锋利獠牙不但没有咬破对方的皮肉,反而在瞬间接连崩掉了十几颗之多,疼得它们尖声嘶吼,浑身颤抖。

    原来尸马身上早就覆盖了一层玄磁黑沙,让自己体表坚固程度更胜铁石,这家伙骤然一晃脑袋猛撞过去,“砰砰!”双蝠顿时身躯倒飞,在空中就爆碎成两团血雾齑粉。

    与此同时,赤瞳犟驼那边也和三只深褐妖蝠鏖战不休,说时迟,那时快,它的前蹄转瞬凌空踢中其中一只妖蝠头脸:“啪!”

    这家伙飞出去的时候好不倒霉,正好撞中两个空中的同伴,三个家伙顿时翻滚坠落在地,摔了个七荤八素。

    “喵呜”成心占便宜的二喵顷刻疾窜而上,落在深褐妖蝠身上疯狂抓挠,顿时让它们死于非命。

    “哎呦,这边打得也如此热闹?”恰在此时,若桃她们和鼠王急匆匆跑了过来。

    见到大家弄得满身尘土、脏得不成样子,若桃摇头叹气:“唉,你们可真是闲不住。”

    “嘶嘶嘶”可就在这一刻,剩余的五只妖蝠陡忽发起决死进攻,竟然尖叫着一股脑扑向她这边来了。

    “我不去撩拨你们,你们竟然自己上来找死?!”若桃此刻哭笑不得:“罢了,姑奶奶就送你们上路好了。”

    “锵!”吞雷刃瞬间出鞘,在空中划过一道厉闪寒芒,“唰唰唰!”劲风陡起,三只疾飞而来的妖蝠额头霎时绽裂,紧接着躯体左右两分。

    “叽叽叽!”若桃刚刚杀了几个,旁边的老猴急得发出尖叫、抓耳挠腮,它心说,你出手也太快了吧,好歹给我留两只耍耍呀。

    “噌!噌!噌!”下一刻,白眉老猴决定抢先出手,倏地跑到若桃前面,她一惊之下险些收势不住,吞雷刃差点劈在对方后脑上,若桃忍不住叫道:“喂,你倒是小心一点呀。”

    “叽叽叽”老猴此时嘻嘻怪笑,转瞬间纵跃而起,后腿猛地一踩侧面石壁,立刻跳到了两只妖蝠头顶上。

    “嘶嘶嘶?!”惊恐尖叫声陡起,妖蝠甚至来不及闪展腾挪仓惶躲避,身躯就已经被落下的利爪撕碎了。

    “嗤啦、噗呲!”碎肉残躯霎时间飞溅四方,若桃见状转瞬挪动步伐退出去老远,她嘴里叫道:“喂,小心一点,要是这些污血落在我衣服上,可难洗了。”

    此时此刻,二喵和鼠王、尸马、犟驼都回到了她身边,老猴甩掉爪子上的血渍,也心满意足的朝这边走来。

    可就在下个瞬间,肥硕的鼠王倏地浑身颤抖,随即发出唧唧惊叫,若桃感觉敏锐,也意识到有一股极为炽烈凶戾的杀气迅速迫近。

    “老猴,快过来!”若桃的尖叫声响起的刹那,白眉老猴头顶上骤忽出现两团漆黑魅影,赫然挟风探爪挠向它的额头。

    “叽叽!”情知自己一对二没胜算,不吃眼前亏的老猴骤忽抱头前窜,“骨碌碌”霎时滚出去丈余之遥。

    “砰砰砰砰!”对方四只尖爪悍猛轰中地面,打得土石碎屑向四周迸溅疾弹,声势好不骇人。

    “这两个家伙是……妖蝠王?!”若桃和群兽定睛细瞧,面前这两只妖蝠周身暴现凶悍气势,虽然比起刚才那十几只体型还要小上三圈,但是实力远超对方数倍。

    “哼,妖蝠王又怎么样?是你们这些该死的东西先惹上我的同伴,死有余辜!”

    若桃经验老道,早就在瞬间感到这两个家伙体内潜藏着一股压制的邪气,就知道对方已经完全邪化,而且把自己本身的邪气控制自如,要是不细心观察,还真被它们给骗过去了。

    “完全邪化的家伙杀无赦,上!!”若桃的话音甫落,立刻和身边同伴疾掠上前,向两只邪化妖蝠王发起猛攻。

    ……

    与此同时,就在这一片地底溶洞的某个角落,陡忽响起了不同寻常的动静,“砰哗啦!”石壁霎时间龟裂爆碎,一颗硕大头颅从对面缓缓探了出来。

    这是一只膘肥体壮的“碧鳞沙彘”,而且满身诡异气息,双眸赤红闪耀寒芒,分明是已经进入了完全邪化的家伙。

    但诡异的是,这只相当强悍的碧鳞沙彘头脸上不断涌出鲜血,它……已经是身受重伤了!

    就在刚才,沙彘钻出沙土内,到了一片荒漠沙丘附近,正要寻找一些能够吞噬的活物,却十分倒霉的碰上了一个比起它还要凶悍十倍、百倍的家伙。

    “那个生有九个头颅的怪物实在是太厉害了!”碧鳞沙彘原本还想和对方大战一场,谁知道只是在转瞬间,自己就已经遭受重击,败退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