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2030章 险阻重重(第五更爆发)
    “姐夫!”“神使大人!”三步并作两步,这一老一小火急火燎跑到大家面前,小黑噌的一下扑过来搂住关横问道:“你有没有哪里受伤了?快让我看看?”

    “行啦小黑,我没事,只是虚惊一场而已。”关横费了老大的劲,才把黏在自己身上的小鬼头拽下来,他接着开言道:“诸位,走走吧,先回古柏树屋再说。”

    ……

    另一边,魇影荒滩的尽头。

    “快、快把那些家伙都押到这边来。”随着为首的荼蒙一声大吼,十余刀斧手推搡着大量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家伙走到诡异黑土边缘。

    荼蒙冷哼一声说道:“你们这群渣滓,都不知道为邪王大人献祭血肉是何等的光荣,竟然和彰革那群人一样企图逃跑,真是该死,来人,杀、快杀!”

    “荼蒙,你这个畜生,不肯放过老子,我和你拼……”有几个被绑着的也是穷凶极恶之徒,正想要挣扎反抗,身后的刀斧早就挟风落下,让他们尸首两分栽进了黑土泥坑里,瞬间就被彻底吞噬。

    “饶命啊,我不想死!”

    “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加入魇化盟,后悔迟啊啊啊”

    下一刻,不断有人凄厉惨号,飙红倒地。

    “哼,死得好、死得好,哈哈哈”此时此刻,荼蒙眼中都是嗜血凶戾的疯狂之色,他肆意狂笑道:“大哥,你不会白死的,我一定汇聚更多的‘奇雾魇鬼’,让它们为你报仇!!”

    “荼家兄弟都是丧心病狂之辈,我们在他们手下做事,这小命也是朝不保夕。”那些刀斧手看到荼蒙势如疯狗乱吠,心中俱都惴惴不安。

    可就在这个时候,荼蒙倏地一挥手,他那只食沙墨甲兽骤忽从土内钻了出来,在其身边摇头晃尾,凶威毕现。

    “哼,今天早些时候,荒滩边缘的红雾有剧烈响动,一定是遭遇到了那些强敌,可恶,竟然让他们侥幸跑了。”

    想到这里,荼蒙把双拳攥得咯吱吱作响,他喃喃自语的说道:“不行,还要继续增加魇鬼魂体的数量,否则赢不了就连主人也认为棘手的家伙。”

    突然间,荼蒙瞪视着旁边一个刀斧手问道:“今天杀了多少叛徒,献祭给‘荒滩祭坛’?”

    他所指的祭坛,就是这片诡异黑土,此处吸收献祭者的血肉和邪气,不断衍生“奇雾魇鬼”,非常厉害,乃是魇化盟巴隆的杰作之一。“是、是这样的……”

    那个刀斧手战战兢兢的说道:“今天斩杀本盟叛徒一百零六人,此外还有八十余个主动前来自戮献祭的……”

    “混账东西,如此说来,连二百人都不到?”倏地,荼蒙把脸一沉:“现在魇鬼的数量不够,你们说给怎么办?”

    “这、这……”那些刀斧手似乎与感到有些不妙,下意识向后悄悄挪动步伐,为首的一人说道:“我们、我们马上就去再寻找其余的人和妖兽过来献祭。”

    “不必了,我眼前就有几十人可以使用,嘿嘿嘿……”荼蒙的的话音甫落,刀斧手已经知道对方要想自己下手,登时吓得魂飞魄散,向着周围疯狂逃窜:“快走啊,他已经疯了!”

    “混账东西,凡是不愿意把自己献祭给邪王大人的家伙,统统都是该死的叛徒!”到了此时,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荼苍,那就是丧心病狂。

    “畜生,还愣着做什么?和我一起杀呀!!”听见主人的怒吼声,食沙墨甲兽也像发了疯似的,噌噌噌几下扑到三个刀斧手身边,张开血盆大口就咬。

    “呃啊啊啊老子和你拼了!”其中两个家伙已经血灌瞳仁,挥动着手里的兵刃疾劈而落。

    “当当当、啪啪、咔嚓……”连串疾响声陡起,让这些家伙想不到的是,刀斧的锋刃斩在对方厚实鳞甲上只是火星四迸疾弹,对于墨甲兽如同隔靴搔痒,丝毫没有作用。

    “嗷呜”这凶兽陡忽一声暴吼,用巨尾横扫,“砰砰砰!”这几个家伙身躯登时飞起,咯剌剌骨裂声响起此起彼伏,在空中时,他们就已经惨然毙命了。

    “扑通、扑通……”残尸顺势栽进“诡异黑土祭坛”,眨眼工夫就被彻底吞噬,直把周围的家伙吓得瞠目结舌。

    就在刚才,这些刀斧手还在肆意收割别人的小命,万没想到,这才一会工夫,就轮到了自己头上。

    “嘭!”荼蒙倏地攥住一人的颈嗓咽喉,五指稍一合拢用力,对方立时眼球外凸、舌头吐出老长。

    “死!”厉吼声中,这家伙抡动他大哥留下的开山巨刃,将抓住之人硬生生斩成数爿碎尸,全部踹进了面前的黑土坑。

    “哈哈哈,杀、杀呀”挥舞着掌中的开山巨刃,荼蒙已经把那几个刀斧手斩杀殆尽,他嘴里不住吼叫:“你们这些家伙,没听见主人和邪王在叫嚷吗?他们需要更多的活祭品!”

    此时此刻,就在不远处的沙丘岩石后,有两个黑影在暗中观察荼蒙的疯狂杀戮状态。

    其中一个是女人,她低声说道:“骜哥,我在魇化盟多年,认识那个家伙叫‘荼蒙’,没想到,他如今已经疯了……”

    “笨蛋,那不是疯癫,而是脑中被过盛邪气占据,如今处于半清醒、半狂躁的状态,因为他在这个充满魔魇血雾的环境待得太久了。”

    回答女人的家伙,正是从玄雪尖雾冰城跑出来的骜碌,他旁边那个自然就是霍岚了,这两个家伙辗转来到此处,因为本身就是拥有邪气的体质,故此可以在诡异红雾内出入自由,恰在此时看见了荼蒙凶威大现,杀尽了身边的活人。

    “那、那这家伙就没机会恢复清醒了吧?”霍岚此刻有些忧心对方会过来伤害自己,于是低语道:“咱们还要前往邪王血堡那边,不如现在就离开吧。”

    “哼,你着什么急?”

    骜碌冷笑一声:“难得遇到血雾、魇鬼魂体这样的好东西,岂能不利用一下?等着,爷爷要施展手段,增强这血雾的威力,到时候可以阻挡关横他们时间久一点,你我就会更安全了。”

    “真的?”闻听此言,霍岚心中大喜,紧接着,骜碌又说道:“不过还需要你那些剧毒妖虫的帮忙,知道吗?咱们走。”话音甫落的瞬间,骜碌一拉对方的手腕,他们立刻就消失在了原地。

    ……

    另一边,古柏树屋。关横在房间里踱来踱去,沉默不语,周围的卿凰、若桃也是陷入思考中,唯独小黑那丫头没心没肺的和吞鬼喵、小白玩耍着,完全不在乎大家异常紧张的气氛。

    “对了!”小黑突然叫了一嗓子,众人的目光登时齐刷刷瞧向她,这小丫头笑嘻嘻的说道:“那个招引雨云的屋脊外壳已经装好了,咱们是不是该求一回雨了?”

    闻听此言,卿凰摇了摇头说道:“唉,小丫头,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想着玩?”

    “才不是玩呢,那东西是之前费了如此多的精力把材料凑齐,而后请柏翁爷爷弄出来的杰作,难道不该在这个时候试验一下吗?”

    小黑不服气的嚷着:“你们别忘了,尸马得了玄磁黑沙以后,是小犴说的,有了雷电之力,就可以帮它提升实力,这可是大事。”

    “罢了,小丫头的话也没错,反正早晚也得尝试一下。”

    关横此时点了点头说道:“咱们现在先把屋顶的花弄进来,而后吸引雨云降水吧。”众人一想,反正此时也没有解决对方那种诡异血雾的办法,倒不如转换心情,去瞧瞧,自己的辛苦成果如何。

    ……

    少时片刻之后,大家把正在孵蛋的玄翎花弄到了一个房间里,让它们歇着,而后都聚集到了屋顶。

    “啪、啪。”伸手拍了拍身边的吸引雨云的屋脊外壳,关横冲着对面的卿凰一笑:“好了,就像上次一样,开始输送水灵之精吧。”

    二人随即把手掌按在两端的黑纹矿圆石上面,就只听“唰唰唰”风声疾响,一股带着湿润气息的水灵之精顿时直冲天际。

    大家此时昂首抬头,目不转睛的观瞧,可是过了半晌以后,头顶那片云层倒是越聚越大,可就是没有别的反应,也不见雨水落下来。

    “咦?这是怎么回事?”小黑此时活动了一下僵直发酸的脖颈,而后嘟着嘴对柏翁说道:“爷爷,难道是你制作的东西有问题?”

    “胡说,老夫这可是精雕细琢的佳作,如何能出纰漏?”柏翁最怕别人说自己做的东西不管用,于是赶紧矢口否认毛病出在自己这边。

    “那……”小黑刚要继续问,突然间一阵清凉风声吹过,紧接着,滴答一声,她的额头上就出现了一个水滴。

    “好凉。”小黑伸手一摸,立刻笑道:“是雨水,你们看见没有?是雨水呀。”

    “真的下雨了?!我们用水灵之精汇聚雨云的方法成功了。”关横笑着和对面的卿凰互击一掌,就在下个瞬间,若桃急忙叫道:“别发愣了,赶紧回去避雨吧。”

    话音甫落之时,吞鬼喵、小白猫与一直在旁边闷声不响的老猴齐刷刷向房间内窜去,若桃、小黑和柏翁紧随其后,可是关横、卿凰却满不在乎的站在原地,令人惊奇的是,那些雨水根本就落不到他们的身上。

    “淅沥沥的小雨,不错不错。”关横轻轻一挽卿凰的皓腕,柔声道:“愿不愿意和我来一个雨中漫步?”对方报以微笑答道:“呵呵呵,乐意之至。”

    言罢,这二人居然手拉手,顺着阶梯走到古柏树屋下面去了。

    “真奇怪,姐夫和卿凰怎么没被雨水淋到?”见到二人的状态,小黑有些莫名其妙,下一刻,若桃突然一拍巴掌:“哎呀,我知道了。”

    “哦,这是怎么回事?”

    听到小黑和柏翁齐声询问,若桃带着几分卖弄说道:“原因很简单嘛,公子和卿凰都可以控制水灵之精,那些雨水落下时,就会被他们体内的水灵气息弹开或者吸收了。”

    “原来是这样。”小黑点头表示明白了,此刻她把手伸出窗户,接住那些掉落的雨滴说道:“真凉爽,自从进了大西漠之后,我基本上就没见过雨天,现在总算是得偿所愿喽。”

    “呵呵呵,我看你的愿望不止这么简单。”若桃突然犯坏,从背后抱住了小丫头叫道:“被扔进雨里洗个澡,才是你的愿望对吧?”

    “呃啊啊啊,快放开我,衣服淋湿的话,很难洗的。”小黑正和若桃嬉闹挣扎的时候,关横、卿凰溜了一圈,也进了房间,看到她俩这副模样,也都是忍俊不禁:“又在胡闹了。”

    “啪嗒。”就在下个瞬间,由于过力撕扯,小黑脖颈上连接项链的绒绳应声断折,她大叫一声:“糟了。”

    想要伸手去接即将坠落的御雷晶石,已经来不及了,好在吞鬼喵从斜刺里窜了过来,张嘴就把此物叼住了。

    见此情景,小黑这才舒了一口气说道:“好险好险,多谢了,吞吞。”

    “喂?是谁咬着御雷晶?你不要用力嚼啊!!”

    说时迟,那时快,双尾御雷犴赫然从晶石内浮现了出来,它大声叫道:“好啊,我就知道是你这只死喵,你平时胡吃海塞习惯了,竟然把主意打到了我的‘临时房间’上,岂有此理。”

    “喵呜?!”被它这么一吼,猫儿顿时有几分不服气,原本自己是做好事接住了即将摔碎的晶石,没想到却被对方误会冤枉,它恼怒之下,将此物用力往空中了一啐:“噗。”

    晶石顿时凌空翻滚,啪嗒一声落在了小黑手里,她急忙说道:“小犴,你不要冤枉吞吞了,它是好心帮我接住了晶石,要不然你这个‘临时房间’可就摔碎了。”

    “啥?!我、我冤枉它了?”闻听此言,御雷犴的语气登时变得有些尴尬,随即飞到猫儿近前,稍一犹豫,便嬉皮笑脸似的说道:“嘿嘿,巨虎兄,别生气了。”

    “喵呜……”吞鬼喵见到对方道歉,却低鸣一声把脑袋扭向旁边,不理会御雷犴。

    这家伙向来是越扶越醉,你越是向它服软,这猫儿就越是要拿着一把,傲娇的很,御雷犴此刻真是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有些为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