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2029章 攻入血雾
    “也好,那咱们就……”关横刚说到这里,骤忽感到半空中飘来一丝若有若无的邪气,他不禁皱起了眉头,心中暗忖:“怎么回事?这邪气与普通货色大不一样,血腥味也太浓了!”

    “阿横,你这是?!”听到卿凰发问,他就把自己的感觉说了出来。“公子,难道说前方有什么危险?那我也跟着……”

    关横急忙挥手打断对方的话:“不用了,咱们就维持原计划,你和小黑慢慢跟随,不要赶得太快,记住,我们一会就可以回来。”

    “那好,为了以防万一,七鬼都跟着你好了。”

    “好,咱们先走一步。”若桃的话音甫落,关横便和卿凰催动坐骑向前疾驰而去。

    一路上,空中的浓郁血腥味、邪气果然越聚越多,关横嘴里嘀咕道:“看来和昨天那个小喽临死之前说的什么‘奇雾之阵’有关系。”

    “是啊。”卿凰嗅到血腥气的时候,秀眉微蹙,她说道:“也不知对方弄得这是什么邪门歪道……”

    “嗷呜呜”话音甫落之时,大伥鬼倏地尖啸一声,晃动魂影挪移到她身前,“呼呼呼!”霎时间就是挟风三拳,正中迎来的目标。

    “叽叽叽!”对方爆发惨叫,顿时在空中溃散湮灭,关横双眼倏忽一眯,随即低声道:“是鬼物,没想到这里会出现如此之多。”

    “七鬼,全力驱散这些……”卿凰一挥手正要发出命令,可是前面那些在空中徘徊的鬼物却在顷刻间四处逃散,眨眼工夫就隐匿到了附近诡异的赤红雾气中。

    “跑得这么快?!”卿凰和关横对望一眼,顿时都觉得有些就惊异,可就在下一刻,四周围呜呜鬼啸声此起彼伏接连不断,让他们感到不胜其烦。

    关横倏地把脸一沉扬声吼道:“马上用伥鬼风圈将这些雾气驱散。”

    “唰唰唰嗖嗖嗖”说时迟,那时快,七鬼魂影疾旋,转瞬飙飞半空,它们豁尽全力产生的强大风压顿时组成一个风圈,将方圆十丈之内的雾气驱散。

    “成功了?!”卿凰见状,脸上刚刚出现一丝喜色,可就在这时,逐渐消散的赤红赤红邪雾再次围拢过来,硬是把那个伥鬼风圈造成的“缺口”再次添补上了。

    “嗷嗷嗷”见此情景,大伥鬼怒不可遏,在嚎叫声朝着更上方疾飞而去,电光火石间,它的魂体周围聚集了无数炽烈原火之力。

    大伥鬼此举无异于孤身犯险,可是它的实力是群鬼之冠,故此卿凰和关横都不是很担心。

    说时迟,那时快,咆哮的大伥鬼猛地向半空血雾发出迅猛攻击,“嗤嗤嗤!”无数风刃狠狠击中雾气,打得对方砰砰砰作响。

    与此同时,其余六鬼都在下方尖啸为其助威,可是大伥鬼那些风刃好像打在了棉花上似的,竟然应声被弹开。

    “嗷呜?!”

    下一刻,就在它爆发恼怒低吼之时,漫天诡异血雾突然化出无数张丑陋的面孔,这些家伙惟妙惟肖,或是愁容满面、或是怒目狰狞,冲着大伥鬼的魂体发出惊天动地般的怒吼:“呜呜呜”

    “呼呼呼唰唰唰!”风声甫动的瞬间,大伥鬼暴现无比炽烈的原火劲,硬生生将对方袭向自己的邪气威压尽数驱散。

    “嘶嘶嘶”可是对方就趁着大伥鬼释放一遍原火劲,前力衰竭、后力不济的顷刻,立刻从血雾里探出无数无形巨爪,“嘭!”一下子擒住了它的魂体。

    “糟糕!”电光火石之间,关横摘下自己的似雪弓,冲着半空唰唰唰连出十余箭,那些五行灵气汇聚的飞矢顿时钉中邪气巨爪。

    “噗噗噗、啪啪啪!”暴响声中,擒住大伥鬼的巨爪接二连三被灵气之箭绞碎,巨蜂和四只趁隙疾掠上前将其救回,与此同时,婴白鬼一声尖啸,对准那些浓郁血雾喷出鬼王珠:“呼”

    “嘭!”鬼王珠挟裹着炽烈原火劲,正是恶魇邪气的克星,那些血雾自然也不敢硬抗,中招以后,倏忽间退去十余丈。

    有了大伥鬼的前车之鉴,婴白鬼见好就收,绝不贪食,转瞬收回了自己的珠子,呼的一声折返到了关横和卿凰身边。

    此时此刻,群鬼、关横将自己五行灵气输送给大伥鬼不少,总算让它脱离了虚弱状态。

    “呜呜、嗷呜……”大伥鬼此时连比带划,告诉关横自己遭遇的一切,原来半空血雾里那些鬼影在化成巨爪擒住自己的时候,居然吸走了它不少灵气,故此才难以挣脱。

    “可恶,这些野鬼有这种能耐?”关横此刻哼了一声,他说道:“看起来,诡异血雾和困住大伥鬼的家伙,是专门留在这里对付咱们的,魇化盟这回可真是下足本钱了。”

    “嗷嗷嗷、嗷呜。”大伥鬼接着又吼叫了几声,关横听了之后,也不禁为之动容。

    “卿凰,咱们必须赶紧离开这里。”说罢,关横倏地一拍犟驼的脑袋,就要带着她一起离去。

    “咴咴咴”谁知道卿凰那匹坐骑陡忽惨叫一声,它只是普通良驹,在此处逗留太久,吸了血雾以后终于受不了,四蹄发软扑通栽倒在地,二人观察时,这嘴角泛出黑沫的牲口已经断气了。

    “来,和我同骑犟驼吧。”关横马上把卿凰拽到自己身后,她大声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大伥鬼说,咱们头顶那些血雾里,汇聚了上千恶鬼,而且生前都是已经完全邪化的魇化盟爪牙,像这种家伙,凶悍程度自然非比寻常,咱们毫无准备,对付起来不吃力才怪呢。”

    关横一边催促犟驼往前疾行,一边回答道:“为今之计,就是立刻撤回古柏树屋那里和若桃汇合……”

    “阿横你看,那些诡异血雾已经自动追上来了。”

    听到卿凰的话,关横在电光火石间向后拢目光细瞧,顿时叫道:“不好,必须加速了,犟驼,你平常吃得那么多,现在是该卖力跑的时候了,快点!”

    “嗷嗷嗷”闻听此言,发出高昂吼声的犟驼已经把自己全身每一丝力气全榨了出来。

    “哒哒哒哒哒哒”急促蹄声骤然疾响,犟驼霎时间驮着他们狂飙出去一箭之地,可是那股急掠而来的诡异红雾速度也不慢,竟然紧追不舍。

    “吱吱吱”

    “嗷嗷嗷”

    婴白鬼和大伥鬼同时发出尖啸怒吼,朝着红雾隔空发出猛攻,四只和巨蜂更是汇聚全力,从旁协助,七鬼联手爆发的力量正面轰中给对方,产生一连串惊天动地的巨响:“轰轰隆轰”

    主动担任掩护殿后的七鬼果然有效遏制了对方的追击,就在此时,关横和卿凰骑着犟驼来到二里多地以外,可是让他们凛然大惊的是,来时的路已经被厚重血雾阻隔,现在根本就出不去了。

    ……

    另一边,若桃、小黑和柏翁驱赶着那群癞斑犀拉动古柏树屋,来到了一片荒漠。

    “等等,快让癞斑犀全都停下。”柏翁看到前方有异常状况,顿时扬声大吼起来:“天上有诡异红雾向这边飞过来了。”

    “可恶,公子和卿凰肯定是被那些雾气包围了!”骑着尸马的若桃大声叫道:“不行,我要去前面看看……”

    闻听此言,柏翁立刻高声道:“不许去!”

    “为什么?万一他们俩要是出危险……”

    柏翁此刻打断若桃的话说道:“别忘了,神使大人、卿凰姑娘是带着七鬼进去的,有这么厉害的保镖随护,他们不可能出事,你还要留在这里保护小黑,这才是应该做的事情,别太冲动了。”

    “不不,我不要桃桃保护,我也要去救姐夫。”小黑说完,刚要冲下树屋,就被柏翁紧紧抱住,他说道:“小祖宗,拜托你就别添乱了好不好?”

    “我……”小黑刚刚要大喊挣扎的时候,他们几个在树屋这里猛的听到一阵轰隆巨响,那铺天盖地的诡异血雾顿时颤晃不止。

    “是公子?还有七鬼的气息?”若桃和对方相处已久,自然熟知,她急忙说道:“他们肯定是想要脱困而出,此时在攻击血雾的边缘地带,我要过去看看。”

    “尸马,快跑”她的话音甫落之时,戎宣尸马立刻撩开四蹄向前疾奔,柏翁在若桃后面叫道:“注意安全,小心一点!”

    其实那笼罩大片荒漠的血雾近在咫尺,若桃她们没跑两步就已经到了近前,此时暴响之声络绎不绝于耳,若桃还隐隐约约瞧见了对面关横、七鬼的影子。

    “好奇怪,这诡异血雾就停在我前方丈余远,既不往前、也不后退。”若桃脑中陡忽灵光一闪:“难道说,这就是‘它’延伸的极限吗?”

    “若桃若桃”就在这一刻,沉闷的呼叫声从血雾彼端传了过来,正是率领卿凰、七鬼一起攻击血雾边缘的关横发出。

    “公子,你想说什么?”

    若桃也不知道对方能不能听见自己的声音,只能尽力喊叫,倏然间,关横瞧了一眼自己身后,脸色大变之下,他立刻打了个手势,那意思是告诉若桃,大家一起使尽全力、内外夹攻!

    “我明白了!!”若桃狠狠的点了点头,可就在这时,骤变忽生!

    “噌噌噌唰唰唰”若桃身后骤忽传来一阵物体疾窜的声响,还没等她扭头观瞧,吞鬼喵的叫声就已经传入耳中了:“喵呜”

    “对了,还有你!”和关横周围所有的人一样,若桃也总带着几块“宿魂之石”,因为猫儿要变身的话,必须用到此物。

    “给,快吃,然后和我一起攻击这血雾!”将手里的魂石硬生生塞进对方嘴里,转瞬间,惊天动地的虎啸声赫然响起,吞鬼虎和若桃、尸马的全力攻击已经施展出来了。

    “砰砰砰轰轰轰!”诡异红雾内外,暴响轰鸣瞬息频发、接连不断,这可是汇聚了关横和同伴们全员的力量,第一次联手施展出来的攻击,五行灵气霎时间迅猛爆发。

    刹那间,这诡异红雾终于扛不住压力,边缘发出“咯剌剌”刺耳响声和数不清的龟裂痕迹,下一刻,“啪嚓!”应声绽裂溃散。

    “出来了!快走!”关横猛然把身边的卿凰往前一推,自己随即纵出丈余距离,堪堪落在若桃、吞鬼虎和尸马身边,他大声吼道:“七鬼,不要停,继续用原火劲攻击,若桃,跟着一起出手。”

    “砰砰砰、乒乒乓乓轰隆!”剧烈响动爆发的同时,关横他们不住后退。

    “呼呼呼嗖嗖嗖”

    风声甫动、气浪疾涌,群鬼们的风刃、血刃以及所有挟裹原火劲的攻击不停轰向诡异红雾,这东西屡次遭受重击之后,缺口却在瞬间弥补合上,里面还传出了那些邪化鬼物不停嘶吼咆哮的声音。

    “公子,可以停止了,我发现那些诡异血雾只能在丈余外停滞不前。”若桃发出一阵竭尽全力的攻击之后,扑通坐倒在地,有气无力的说道:“我觉得,这些雾气是过不来了。”

    “原来如此,这片血雾有活动范围的限制,不是无限延伸,这就好。”

    关横此时松了一口气,和卿凰互相搀扶,也是有气无力的坐在了旁边岩石上,大家此刻看着前方不远那浓郁的血雾,兀自心有余悸。

    “真没想到,身边带着七鬼,还被对方紧追不舍逃了一路。”关横现在带着几分自嘲苦笑道:“这种情况,似乎很长时间都没有经历过了。”

    “呵呵呵,阿横,你也不用这么想啊。”卿凰拍了拍他的肩头笑道:“对方可是拥有上千邪化魂体的诡异血雾,咱们这是以寡敌众,能够全身而退已经不错了。”

    “现在回想起那个魇化盟小喽的话,才知道所言非虚。”

    接过若桃递过来的水袋,关横狠狠灌了一大口,而后说道:“我也是大意了,明知道魇化盟那些狂热信徒在前面荒滩自戮、用血肉献祭,肯定是有大动作,结果莽撞躁进,也让你陷入了危险,真是,稍有偏差,咱们可就出不来了。”

    “呃……”听到关横的言语中颇有自责之意,卿凰张了张嘴,刚要安慰他几句,就在这一刻,不远处突然传来了小黑和柏翁的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