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2035章 黑土祭坛(第五更爆发)
    得到了六伥鬼输送灵气,古桑女立刻召唤出十几根粗长的古柏灵根,将沙骷髅和巨虫紧紧匝住,让它们动弹不得。

    “这样还不够……”听到关横喃喃自语,卿凰立刻说道:“还有我呢。”

    “锵!”她在转瞬间拽出莲花奇刃又继续道:“只要婴白鬼的水灵之精让对方变软,我就马上让它们结冰冻住。”

    “好主意。”关横的呼喊声甫一出口,大家顿时行动起来,转瞬间,那些沙骷髅和巨虫都被水灵气弄得瘫软在坑底,到底是沙子衍生之物,原来水灵气真是它们的克星。

    “疾”卿凰霎时间晃动莲花奇刃,立刻将坑底这些家伙统统冻住。

    可是关横却说道:“这群家伙周围都是沙土,很快就可以依靠邪气复原破冰而出,要是用原火之力直接攻击它们也不行,炽烈火焰会让沙骷髅引爆自毁的。”

    若桃恰在此时拉着小黑跑过来问道:“公子,那现在怎么办?”

    关横立刻回答道:“按照原来的计划,咱们迅速撤离,走得越远越好,六伥鬼,你们留在这里,只要对方有了破冰出来的迹象,立刻用最强的原火之力攻击,而后撤离!”

    关横这句话甫一出口,群鬼立刻浮现在周围,他随即挥手叫道:“咱们先撤!”

    ……

    片刻之后,大家随着拉动古柏树屋的癞斑犀一鼓作气跑出去数里之遥。

    就在此时,六伥鬼那边也发现坑洞里传出“咯剌剌、咔嚓”的冰层龟裂脆响,说时迟,那时快,群鬼倏地施展自己最强的原火劲攻击,狠狠轰向了坑洞。

    “轰砰砰砰”惊天动地的暴响声此起彼伏,余劲震得正在拉着树屋不断奔跑的癞斑犀又惊又怕,它们只好卯足全力持续疾驰,丝毫不敢停歇。

    “呼……总算是有惊无险打发了那些沙骷髅和巨虫。”

    关横骑着犟驼,嘴里不停咒骂:“该死的骜碌、杀千刀的霍岚,不管走到哪里,都给老子添这种麻烦,什么时候要是遇上,我绝对让你们不得好死!”

    “阿横,癞斑犀也快跑得精疲力竭了,你说咱们何时能冲出这邪气血雾的范围?”听到卿凰的问话,关横刚想回答,若桃突然扬声叫道:“快看,前面的天空又有不少鬼物过来啦。”

    “还有这么多?咦……”关横抬头时猛然发现一件事情,他马上叫道:“停停停,大家都先别跑了。”

    闻听此言,驱赶着癞斑犀的柏翁立刻让它们刹住脚步,弄得周围泛起无数扬尘,小黑被呛得直咳嗽:“咳咳、咳咳,姐夫,到底怎么了?”

    “前面那群鬼物飞来的地方邪气和血腥味很重,你们还记得吗?那个魇化盟小喽临死之前曾经说过……”

    关横此时沉着脸低语道:“他们的头目荼苍强行命令大家在一片黑土边缘自戮,把自己的血肉邪气献祭,也许,那群鬼物魂体和血雾的来源,就是所谓的‘黑土祭坛’。”

    闻听此言,卿凰和若桃对望一眼,继而不约而同问道:“难道说就是天上鬼物飞来的地方?”

    “没错,很有这个可能。”眼看着天上大群的邪气鬼物越飞越近,关横心转如电,他立刻说道:“六伥鬼已经回来了,你们配合猎獬,马上去迎战那些鬼物。”

    稍微一顿,他又继续开言:“记住,只要它的金网缠住对方,先用水灵气削减对方身上血雾气息,而后立刻用原火劲焚烧,这样会奏效更快。”

    这就是关横与那些血雾邪鬼多番较量之后,悟出的针对它们的攻击方法。

    “嗷呜呜呜”听了关横的话,六伥鬼立刻扬声尖啸,扑向半空迎敌去了。

    “吱吱吱”尖叫声陡起,一只邪鬼陡忽疾窜而上,好巧不巧,找的正是速度最快的巨蜂。

    “呼呼呼!”凌厉鬼爪挟裹扑鼻血腥味,屡次狂挠巨蜂魂体,“唰!”巨蜂懒得和对方硬碰硬,转瞬挪移到这恶鬼的背后,“噗噗噗!”尾蛰针破空疾点,正中对方魂体。

    “啪!”脆响声响起的同时,此鬼惨号溃散,就连魂体碎片也被巨蜂施展原火劲烧了个点滴不剩。

    “呜呜呜”

    四只在瞬间融合成巨大伥鬼之拳,倏地破空狂轰直捣,爆发的正是水灵之精汇聚的气劲,十几只邪气鬼物魂体附着的血腥味顿时锐减九成,这些家伙感到自己虚弱的同时,再想躲都已经来不及了。

    “嘭嘭嘭啪啪啪!”伥鬼之拳霎时间转化为炽烈原火劲,顷刻就把周围鬼物烧得魂体化为乌有。

    “吱吱吱?!”剩余两三只羸弱小鬼见此情景,吓得一个个魂飞魄散,在空中迅速折返,向着北方逃去。

    “没错,就是那里。”关横伸手一指前方叫道:“卿凰,咱们要过去瞧瞧。”

    言到此处,他翻身上了犟驼的背部,又对若桃说道:“你在这里帮着柏翁、老猴守住树屋吧。”

    “知道了,卿凰,你骑着尸马去,自己多加小心。”若桃的甫一出口,关横和卿凰已经疾奔出去一箭之地了。

    ……

    另一边,在血雾黑土祭坛边缘。浑身颤抖的荼蒙已经变得人不人鬼不鬼,这家伙初时被沙骷髅释放的剧毒妖虫叮了几口,感到体内邪气力量猛增,自然是欣喜若狂。

    可只是过了小半时辰,这家伙就感到大大的不对劲,因为那些妖虫转送给自己的邪气在体内不断翻腾,让他的肉身绽裂、毛孔反复爆出血雾,实在是太痛苦了。

    旁边那只忠心耿耿的食沙墨甲兽此时根本就不敢靠近主人,因为就在刚才,荼蒙剧痛袭身难以忍受,终于向它下手,硬生生斩断了墨甲兽的一只前爪。

    “畜生,你跑什么?跑什么?”荼苍手里拄着开山巨刃昂首狂吼:“过来呀,让老子把你斩成碎块,哈哈哈”

    “呃呃呃……好疼,我身上为何这么疼?”

    “当啷啷!”荼蒙喃喃自语,手里的巨刃骤忽摔落在地,他整个人也扑通栽倒在了黑土边缘。

    “吭哧。”一头扎进这诡异黑土,这家伙竟然发了疯似的将一把土塞进了自己嘴里大嚼起来。

    “哈哈哈,主人建造的血雾黑土祭坛,你吃了那么多血肉邪气,不介意老子也吃你几口吧?”

    好像变成闻到腥味的疯狗一般,荼蒙一发不可收拾,两手抓起黑土不停塞进嘴里,就仿佛那是世间罕见的珍馐美物,旁边的墨甲兽看得触目惊心,渐渐就想后退逃走。

    “呃?!嗝……畜生,你想去哪里?”

    给自己塞了一肚子黑土的荼蒙打着饱嗝站起身,他的赤红双眸狠狠盯住瑟瑟发抖的墨甲兽,嘴里恶狠狠说道:“所有的家伙都背叛老子了,就只剩下你,竟然也敢背叛老子?!”

    说着这些话,荼蒙摇晃着身子迈步走向对方,他手里还有两大把湿漉漉的黑土,蔓延着腥臭气息。

    “嗷呜……”食沙墨甲兽此刻心生恐惧,却在积威已久的主人面前不敢有丝毫抵抗情绪,只能趴伏在原地,身躯栗抖颤晃。

    “你不是喜欢吃沙土吗?老子就让你尝尝这个的滋味!!”荼蒙倏地把一只手伸进墨甲兽的大嘴里,将黑土硬塞了进去。

    “嗷嗷嗷嗷呜”只觉得满嘴都是黑土的墨甲兽显得痛苦不堪,情急之下将大嘴迅速合拢,“咔嚓、噗!”荼蒙这家伙的手臂顿时被咬了下来。

    “呀啊啊”尽管荼蒙已经变得半疯不傻,可是断臂剧痛之下,依然发出一声惨嚎,电光火石之间,荼蒙自己的拳头不断捶落,狠狠轰击墨甲兽的头脸身躯。

    “砰砰砰!”拳拳到肉,暴响声此起彼伏,此时他虽然不人不鬼,但力量大增,居然打得墨甲兽皮开肉绽,不断哀嚎,却只能连连后退,都不敢还手挣扎。

    荼蒙一边打,一边丧心病狂的狂嚎厉吼:“畜生,老子好心请你吃土,你竟敢咬断我的手臂,我要打死你!!”

    “嘭!”陡忽间狠命一拳直捣墨甲兽左眼,硬生生将其震成齑粉,墨甲兽顿时疼得昂首惨号,这家伙就算是当了一辈子奴兽,可是此刻也觉得再不反抗就没活路了。

    说时迟,那时快,巨兽倏然间狂甩长尾,“咣!”这一击正好将荼蒙扫到半空,但就在下一刻,这家伙倏地伸出双掌,十指微曲,犹如锐利钢钩,“噗噗噗!”瞬息间齐刷刷抠进了对方的鳞片缝隙和血肉内。

    “哈哈哈,和老子一起下来吧!”

    “咣当!骨碌碌”疯徒和巨兽搂在一起向前疾滚,“噗通!”正好落进血雾黑土祭坛的湿泥里。

    “咕嘟……哗啦……”翻涌冒泡的诡异声音此起彼伏,黑土湿泥转瞬就吞噬了一人一兽大半身躯。

    “呃啊啊啊”厉吼声中,荼蒙奋力从湿泥里伸出一只手,那墨甲兽也晃动着自己的头尾不停挣扎,可是没有任何用,眨眼工夫,他们就已经被黑土彻底吞没了。

    “咦,这是什么状况?!”关横和卿凰赶到此处的时候,已经在沿途把那些鬼物全部灭杀,到了这里才看见荼蒙和那只倒霉墨甲兽双双坠落进诡异黑土湿泥内。

    “如此浓重的血腥味,血雾邪鬼肯定都是从这里跑出来的。”关横倏地从犟驼背上落在平地,卿凰随后跟随,双双走到了黑土湿泥坑近前。

    “呜呜呜”大伥鬼陡忽尖叫一声示警,原来那湿泥里倏然冒泡,在瞬息间窜出两道鬼影,分别扑向二人。

    “找死!”关横倏地拽出虹云剑悬空一绞,二鬼顿时被旋成齑粉,那些碎魂残渣也被大伥鬼释放原火劲化为乌有了。

    “看起来没错,邪气血雾从黑土湿泥内衍生,鬼物也是从这里窜出来的。”卿凰看了看这方圆十余丈的巨大泥坑,而后说道:“咱们有必要彻底毁了这里。”

    “只要让这泥坑消失,那漫天的邪气血雾也……”关横刚说到这里,突然感到一股凌厉无比的杀意从坑里蔓延出来,顿时一揽卿凰手臂,迅速把她向远处拉去:“危险,避!”

    “呼嘭!”说时迟,那时快,一道迅疾黑影从湿泥内疾窜而出,挥动粗壮前肢向关横狠狠挥落。

    “啪!”眼见对方来势凶猛,关横倏地出掌,将卿凰向侧面送出数尺之遥。

    “啪!”第一击挟风狂落,打得关横脚边土石四迸飞溅,紧接着,就是疯狂胡抡的横扫:“呼呼呼”

    关横左躲右闪,连续避过对方猛攻,倏地挪移倒掠七、八步站稳身形,凝神一看,他顿时倒吸冷气:“这是什么怪物?!”

    只见对面这个家伙浑身上下七零八落,有的地方挂着零星血肉碎片,大部分躯体都是森然白骨,周围散发着浓郁血腥恶臭,好似一具活尸。

    看面貌更是恶心,头脸腐烂不堪,半边脑壳内有红白之物和几只蠕动肉蛆,样子像是妖兽,前后四肢和脊背有鳞有爪,与荼蒙那只墨甲兽极为酷似,不过这厮却是人立,后足着地,刚才出手袭击关横的动作更是迅捷无伦。

    “呀啊啊啊”突然间,这家伙嘴里爆发出人类的吼叫声:“好难受、我好难受啊!!”

    “这声音听着有几分耳熟?!”卿凰的话甫一出口,关横立刻叫道:“就是之前骑着墨甲兽掘洞救走荼苍的那个家伙!”

    “荼苍!!”这怪物伸出前爪捂住自己的脑袋大吼道:“大哥,谁在叫我大哥的名字?!”

    “估计是个和自己的邪化妖兽混在一起的渣滓。”关横此刻倏地拽出双剑说道:“七鬼听令,大家一起联手,合力诛杀此贼,不要耽搁时间!”

    “你想杀我?!老子先灭了你!!”

    荼蒙这家伙原本就因为吸收大量毒虫转送的血雾邪气导致自己疯狂濒死,而后装了一肚子腐臭黑泥,再与那只墨甲兽融合在一起,全靠着周身浓郁的邪气作祟,这才变成人不人、鬼不鬼、尸不尸的模样。

    耳中听见关横下令七鬼围攻自己,这家伙气得狂吼咆哮,就听见“砰”的一声惊天巨响,此獠周身血肉骨架顿时爆散化为无数碎片。

    下个瞬间,荼蒙的声音仍在空中回荡,他竟彻底变为魂体形态,那是一团闪耀着赤红异芒,散发作呕恶臭的血雾邪鬼魂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