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2032章 意外被困
    其实这只是一道隐含试探的攻击,电劲不是很强,打在红雾上只有轻微轻微响声:“嗤啦!”

    可让大家万万没想到的是,这细如发针似的微弱雷电之劲,竟然直接穿透了血雾包围,直接钻了出来,“呼”余势不减之下,转瞬到了数尺之外,噼啪一声落在了小黑脑门上。

    “哎呦,好麻!”小黑一捂脑袋,看着血雾内傻笑的尸马,她挥着小拳头叫道:“坏蛋,敢打我,等你出来,我让姐夫好好收拾你!”

    就在下一刻,似有明悟的关横沉声说道:“诸位,刚才的情形,你们都看见了吗?”

    “呵呵呵,那是当然,我们又不是瞎子。”卿凰笑道:“瞧得一清二楚。”

    若桃此时面带喜色说道:“我、我也看见了。”

    “那还不赶紧后退?!”

    “啪。”说时迟,那时快,关横倏地伸手薅起小黑的胳膊,而后说道:“喂,不想再被电到,就离远一点。”

    与此同时,血雾内部的御雷犴对尸马说道:“看见没有?大家都已经明白了,这血雾也许厚重、诡异,不易脱身,可是唯独怕咱们的雷电之劲,这可真是太好了,伙计,准备往外冲吧。”

    “呜噜噜”此时尸马信心百倍,猛然打了个响鼻,它用前蹄不断刨地扬土、蓄势待发,但恰在此时,它们身后陡忽响起一阵阵刺耳的尖啸之声。

    “糟了,之前听关横说过,这诡异血雾里有上千邪化鬼物的魂体,犴爷虽然有些能耐,可却架不住对方蚂蚁啃大象般以众欺寡。”

    霎时间,御雷犴做出决定,它大声叫道:“尸马,你在这里用玄磁黑沙吸收的雷电劲攻击血雾,争取把它穿透破坏,我去拖延那些邪化鬼物。”

    “唰嗖嗖嗖”风声甫动间,疾影掠空而行,好个御雷犴,眨眼工夫就迎上了那群气势汹汹而来的鬼物。

    “嗷呜呜呜”为首的一个家伙凶形恶相,厉吼咆哮时,亮出邪气双爪,狠狠抓向敌手。

    “杂鱼小鬼还敢在犴爷面前逞能?”

    御雷犴的速度可不是一般的快,陡忽间掠空挪移,分出十余道形态各异的残像,晃得此鬼眼花缭乱,应接不暇,邪气之爪更是屡屡落空,气得它尖啸不止、恼怒异常。

    但是数息之后,这邪化凶鬼登时意识到对方是在拖延时间,立刻发出吼叫,指挥身边上百只鬼物全部围拢归来。

    “好家伙,这群家伙果然要群殴我!”御雷犴虽然不是个泥捏的,可在古柏树屋附近吸收不久的雷电之力毕竟有限,在连番使用急速挪移和攻击以后也几近告彀。

    它一边躲避招架众多邪化鬼物的群攻,一边偷眼向后方观瞧:“尸马那家伙怎么还没有轰破红雾表层?!”

    其实戎宣尸马此刻也是有苦说不出,刚才玄磁黑沙吸收的那些电劲,早就在急速奔跑冲进血雾里面的时候耗得差不多了,说起来它也和御雷犴仿佛,也就是个空壳子而已。

    “糟了糟了,公子,你说它们的雷电之力是不是耗光了?”这个时候,若桃对着尸马连连招手,可对方光是在原地跺蹄运气,就是不动弹,若桃又不是傻子,自然瞧出了其中的端倪。

    关横在旁边也有几分焦急,突然,他脑中灵光一闪,立刻说道:“我想起一件事来,在初时接引雨云的时候,血雾这边也被淋到了,它们有变小、回缩的现象,卿凰,咱们赶紧用水灵之精试试。”

    他的意思很明显,就是打算尝试一下水灵气能否破开红雾表层。闻听此言,卿凰立刻颌首点头:“明白了,咱们一起动手吧。”

    “呼呼呼唰唰唰”电光火石间,二人周围风声甫动,大量水灵之精朝着红雾疾飞而去,就只见那些水气接触到血雾的瞬间就已经渗透了进去,原本殷红似血的雾气登时变得淡薄了几分。

    “太好了,没想到对付这些红雾,水灵气比起原火劲还管用。”一听到旁边若桃说的话,关横和卿凰忍不住同时点头。

    因为原火之力虽然可以迅速炼化邪气,那只是针对少部分、小范围的邪气起效才快,像这种铺天盖地似的邪气血雾蔓延速度实在太快,一旦原火劲将雾气表层烧出小洞,对方周围瞬息就会把缺口弥补上,完全不给你扩大裂缝的机会。

    但是水灵之精却不是这样,它们并非直接破坏、杀灭邪气,而是渗透其中,将其淡化、削弱,如此一来,反而能造成血雾表面更大的缺口。

    “好机会,血雾在水灵气影响下已经变淡了。”关横扬声吼道:“若桃,立刻指示尸马向外冲,这种时机可不等人。”

    “明白。”说时迟,那时快,若桃对着血雾彼端的尸马接连打手势,对方一见雾气变淡,顿时精神抖擞一声咆哮,继而退出去老远。

    见到这番情景,关横自然明白对方是在拉开距离、借势助跑,他立刻说道:“卿凰,你带着若桃、小黑都退到一边去,让婴白鬼来帮我就行了。”

    刚才之所以没有让身边的婴白鬼、猎獬出手,那是因为关横在以防万一,因为二者几乎算得上是最后杀手锏,要是贸然叫它们出来,实乃不智之举。

    “走!”三女霎时间向后疾退,落在了犟驼和其余坐骑的身边。“就是现在,全力输出水灵之精!”

    关横一声低喝,和婴白鬼同时释放水灵气,顷刻间,这方圆丈余的血雾表层已经变得淡薄清透,对面尸马陡忽让全身覆盖的黑沙爆发电劲,猛力向着雾气边缘冲来。

    “噼啪嗤啦”说时迟,那时快,暴响声陡起,尸马终于嚎叫着冲出血雾,由于速度过快,窜行犹如星移电掣一般,它居然从关横的头顶跃了过去。

    “做得好!!”关横的话音甫落,身后不远的小黑突然叫道:“哎呀,御雷犴呢?它在哪里?”

    “我在这”御雷犴转瞬间雾气笼罩下的高空疾掠而来,后面还跟着一大群嘶吼咆哮的邪化鬼物,关横心中暗叫:“不好,它这是被缠住了。”

    可是下个瞬间,被无数带着浓重血腥味的邪气迅速修补,尸马刚刚撞出来的窟窿已经收拢到了拳头大小,御雷犴的速度就是再快,也要来不及了。

    “看我的。”不远处的卿凰陡忽间疾掠而上,她伸手拽出莲花奇刃向前疾挥,释放大股极寒气息,猛然将雾气冻住减缓,让窟窿合拢的时间延缓数息。

    “唰!”关横的似雪弓顷刻连出灵气之箭,“嗤嗤嗤嚓嚓嚓”无形箭矢挟裹风声破空疾飙,堪堪贴着御雷犴之魂侧面钉中它后方数只鬼物。

    “砰砰砰砰!”箭劲摧枯拉朽一般,对方应声爆碎湮灭,御雷犴此时已经疾掠到了距离雾气窟窿近在咫尺的位置,可下个瞬间,这缺口再次迅速收缩,眼看就要合上了。

    三女奔到近前的同时失声大叫:“糟糕!”

    “都到了这个地步,岂能放弃?!”关横的吼声赫然响起,在间不容隙的刹那,他疾伸左手穿过雾气窟窿,一把抓住御雷犴之魂,将其狠狠拽了出来:“嗤!”

    “出来了!!”御雷犴飞上半空的瞬间扬声大笑:“哈哈哈哈”

    “砰砰砰砰、乒乒乓乓!”那些追踪而来的鬼物一个个收势不住,全都撞在了血雾表面。

    “哈哈哈,活该、活该!”小黑看着血雾内那些张牙舞爪的鬼物,失控撞成一团的狼狈模样,忍不住开心大笑起来。就在此时,卿凰一指里面说道:“你们快看,追过来的邪化鬼物都被……”

    听了她的话,众人拢目光细瞧,都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原来那些鬼物魂体只要碰在血雾内侧,转瞬间就会砰然溃散,魂体碎片倏地被吸入雾气之内,从此消失不见了。

    “我明白了,这些邪化鬼物和血雾是一体的,血雾可以衍生魂体出来袭击咱们,也能将其重新吞噬,壮大雾气的力量和范围。”

    关横此刻沉声说道:“看来咱们还应该多加小心才是,不过这回的尝试误打误撞,让我知道了水灵之精和雷电对其都有克制作用,也算是不小的收获了。”

    “阿横说的不错,水灵之精可以削弱血雾的浓度,使其变得淡薄,雷电则是可以直接穿透对方。”卿凰接着开言道:“所以都是可以大加利用的杀手锏。”

    “呵呵呵,尸马,听见了没有?”若桃此时满脸都是开心的表情,她搂住戎宣尸马的脖颈叫道:“你是杀手锏,你最厉害了。”

    “呜噜噜”闻听此言,尸马也打了个响鼻,显得异常高兴。

    御雷犴此时对小黑说道:“这一趟可是累死我了,不行,犴爷要休息一会,丫头,别让关横他们来烦我,当然要是可以进食雷电的时候,可以叫我醒来开饭。”

    “明白明白。”小黑笑嘻嘻的说道:“辛苦你啦,小犴。”

    “嘿嘿,不客气,能者多劳嘛。”话音甫落之时,御雷犴魂体已经哧溜一声钻进了她的晶石项链内。

    “诸位,大家可以回来了吗?”就在下一刻,不远处传来了柏翁的喊叫声,原来他已经让癞斑犀把把古柏树屋拉到了附近。

    “对了!”关横和卿凰似是心有灵犀一般,不约而同开口说道:“我有一个主意。”

    “呵呵呵。”卿凰对关横莞尔一笑:“你先说吧。”

    “就是用古柏树屋那个吸引雨云的屋脊……”“来对付这些诡异的血雾?”她抚掌叫道:“太好了,咱们想到一起去了。”

    “我就说嘛,和你是最默契不过了。”关横说着,还轻轻握起了卿凰的双手,她接着言道:“走吧,咱们先回树屋商量,这趟大家都很辛苦,是该歇息、歇息了。”

    ……

    少时片刻之后,树屋房间内。

    关横说道:“那就这么决定了,咱们先把天空的雨云、雷电引过来,然后赶着癞斑犀拉动树屋前行,如此一来,血雾就没办法拦阻抵挡你我前进了。”

    闻听此言,三女俱都说道:“这是个好主意。”

    “还有,尸马、犟驼和其余坐骑以及癞斑犀的身上必须始终覆盖水灵气,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够防止它们血雾邪气侵袭。”

    关横继续开言:“这些事情,卿凰和我一会回去做,大家现在准备好,咱们很快就要出发了。”

    “好。”众人刚聊到这里,柏翁和负责望监视血雾那边动静的老猴就跑了进来。“神使大人,老猴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柏翁此时火急火燎的说道:“它看见那些血雾开始移动了。”

    “什么?!”关横一听这话,霍的站起身来问道:“是不是向咱们这边扩散了?”

    “叽叽、叽叽……”白眉老猴此时一边抓耳挠腮尖叫,一边大摇其头,卿凰在旁边开言道:“不是,老猴说,那些血雾似乎是向内侧收拢了一些。”

    “是吗?那倒是有几分古怪。”关横对白眉老猴说:“走,带我去瞧瞧。”

    不一会,他们来到附近沙丘前面,关横向远处眺望一看,那诡异血雾果然向内里收缩了一大块,约莫有半里左右,都出现了泛着猩红颜色的土地,那就是曾经在血雾范围内留下的痕迹。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说血雾即将消失了?”关横摸着下巴心中思忖:“这个似乎不太可能,毕竟是上千邪化鬼物汇聚的雾气啊。”

    “老猴,你在这里继续监视红雾的动静,我把猎獬、婴白鬼都留在你身边好了。”

    闻听此言,白眉老猴点了点头,关横又继续道:“也许一会咱们就要出发了,要是这雾气又有变化,记得来通知我一声。”

    ……

    与此同时,诡异血雾内部,确实出现了一些意外情况。不知从哪一刻开始,这红雾内侧出现了大量四处徘徊的“邪爆沙骷髅”,它们伸出自己的爪子,不停撕扯面前血雾的碎片吞噬。

    沙骷髅们吃得越多,自己的体型也就越变越大,而且它们身上还涌出无数四处窜爬的妖虫,也在不断蚕食雾气。

    “嗷呜”就在此时,骑着食沙墨甲兽的荼蒙赶了过来,见到这番情景,他登时勃然大怒:“哪儿里来的家伙,竟然敢动老子的血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