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2033章 血雾之阵(第三更)
    “杀!”荼蒙拎着开山巨刃扑向面前的沙骷髅,只想将对方全部劈碎,可就在这个时候,其中一只沙骷髅倏地张开双爪,“呼嗤嗤嗤!”十余只肥硕的巨大妖虫立刻掠向对方的头脸身躯。

    “岂有此理,给老子滚开!”转瞬间,荼蒙把开山刃舞得风雨不透,“唰唰唰、嚓嚓嚓!”寒光迭闪的刹那,妖虫肢体被锋刃绞得粉碎稀烂。

    尽管荼蒙这家伙身手不错,无奈是百密一疏,“啪嗒!”两只妖虫倏地落在他的前额和手背上。

    “噗噗!”这俩虫子立刻用獠牙咬破荼蒙的皮肉,他一惊之下顿时想拼命抖手甩脸,把对方震退。可就在下个瞬间,荼蒙陡忽感到有些不对劲:“怎么回事?不疼也不痒,反而……呃啊啊啊”

    说时迟,那时快,这家伙一声暴吼,周身顿时涌出方圆数丈范围的邪气涡流,他失声叫道:“怪事,被虫子咬了之后,我体内的邪气竟然飙升三成?”

    紧接着,荼蒙发现周围那些沙骷髅停止撕扯吞噬血雾碎片,倏忽张开大嘴,又喷出一股更浓郁的雾气。

    转瞬间,这家伙就想到了其中原因:“明白了,这些骷髅和妖虫是来帮我的!”

    沙骷髅吞噬血雾,却能在短时间内再喷出更浓郁的雾气出来,虽说这样会缩减血雾的范围领域,却可以让它的威力更强,更别说这些扑咬荼蒙的妖虫,把大量自己吸收不了的血雾邪气全都转到了他的体内。

    荼蒙此刻感到力量不断飙升,心中暗喜:“虽然不知道谁在帮老子,但这可是个天大的便宜,不要白不要!”

    其实这家伙根本就不知道,沙骷髅和剧毒妖虫都是经过此地的骜碌、霍岚留下的。

    那是因为骜碌存心想利用荼蒙以及这诡异血雾,借他们之手拖住关横等人的脚步,以便自己离开。

    其实骜碌用意歹毒根本就没安好心,沙骷髅吸取血雾邪气,只要遭到外物攻击,随时都可能自爆,把方圆数十丈内夷为平地,连荼蒙都会受到连累,变得尸骨无存。

    还有霍岚的那些毒虫,在骜碌的授意控制下寄宿于沙骷髅体内,也顺便吸收血雾,在啃咬荼蒙的过程中,将邪气转送给了这家伙,那样做不是没有代价的,会大大侵蚀荼蒙的生命力,让他在短时间内非死即残。

    不过荼蒙就算知道这些事,估计也不会在乎,此獠心中所想,就只有变强、再变强,而后帮助自己的主人抵御关横他们前进。

    “呃啊啊啊老子还要更多的邪气,虫子,快给我、快给我!!”

    荼苍此时就像一只发现肉骨头的恶狗,发了疯似的朝着沙骷髅那边扑了过去,对方倒是没有丝毫犹豫,向荼苍身上不断飞掷剧毒妖虫。

    眨眼之间,他的头脸身上就已经爬满了一层接一层,变成了一个“虫人”似的。

    ……

    另一边,关横他们准备就绪,在古柏树屋上给那些黑纹矿圆石输送水灵之精,不多时,天上的云层再次厚重了起来。

    “轰隆噼里啪啦”

    瞬息间,电闪雷鸣、大雨倾盆,无数水灵气汇聚的雨滴不停倾泻在前方那些血雾表面,众人就听见雾气周围异响频频,“嗤啦啦……”被雨水狂浇的红雾泛起大股腥臭气息。

    关横此时瞧得清楚,他立刻纵下屋顶到平地,并大声叫道:“血雾变薄了,赶紧让御雷犴和尸马出手攻击,快快快”

    这句话甫一出口,戎宣尸马陡然咆哮一声,让全身覆盖了玄磁黑沙,紧接着,嘴里叼着引雷金锥的御雷犴之魂掠空疾行,转瞬落在尸马的背上。

    “轰隆噼里啪啦”转瞬间,一道水桶粗的雷电破空直落而下。

    “嘭!”雷电之力瞬间和尸马身躯、御雷犴魂体碰撞,这股力量立刻就被它们分别吸收,说时迟,那时快,御雷犴叫道:“跑”

    “唰噌噌噌”接连纵跃的瞬间,戎宣尸马带着御雷犴掠到红雾正面,它俩在下一刻倏地释放凶猛强劲的电力。

    “轰砰砰砰砰!”暴响声中,诡异血雾顿时被炸出一个巨洞,而且正在天上倾盆大雨的影响下,周围的血雾邪气无法迅速将其修补复原了。

    关横此时叫道:“若桃、柏翁,抓紧时间让癞斑犀拉着树屋冲进去!”

    就只听“哒哒哒”纷乱蹄声急促响起,癞斑犀们豁尽全力跑进了血雾范围内,关横骑着赤瞳犟驼和七鬼、卿凰、若桃她们在旁边策应,这古柏树屋侧面的两个车轮疯狂转动,也跟着进了血雾里面。

    “咱们也走。”电光火石间,关横他们一鼓作气冲了进去,可就在下个瞬间,他的心陡忽一沉:“糟糕,雨停了……”

    因为这是在血雾以内,所以他们利用古柏树屋房顶的黑纹矿圆石、水灵之精召唤来的雨云已经被隔绝在了外面。

    “大家注意,全都向树屋这边靠拢。”

    关横此刻大声说道:“千万别让自己和那些血雾邪气接触过多,否则的话一定会出危险。”他的甫一出口,正在前方望的白眉老猴突然扯着嗓子尖叫了起来:“吱吱吱叽叽叽”

    “呃?!那是……邪化鬼物吗?”

    关横昂首向天,拢目光细瞧,果然是百十只暴现邪气的鬼物气势汹汹杀来,他随即一挥手说道:“都是些杂鱼货色,六伥鬼,你们和猎獬一起去,抓紧时间把它们都打发掉吧。”

    “嗷呜呜呜”说时迟、那时快,群鬼厉声咆哮疾飙上天,和那些“血邪恶鬼”斗在了一处,要论起实力,对方根本就不是六伥鬼的对手,怎奈有一节,它们数量众多,简直是前仆后继,数不胜数。

    “看我的!!”

    独角猎獬倏忽一声吼叫,将自己魂体化为数不清的金线,继而编织成网,将那些血邪恶鬼彻底兜住,一个漏网的都没有,电光火石间,六伥鬼各自各自施展猛招,打得敌方群鬼尖声惨叫,纷纷溃散消失。

    不过这一次,大伥鬼它们连对方溃散以后残存的邪气都没放过,因为关横已经事先提醒了,血雾邪气衍生鬼物,即使是魂碎湮灭,也能在被雾气吸收复苏。

    就因为如此周而复始,对方的数量才会有增无减,这一下,六伥鬼和猎獬它们学聪明了,只要是金网阵里粉碎的鬼物,一丝气息都不能放过,全都要用原火劲彻底炼化。

    “姐夫,你看。”小黑在关横身边说道:“六伥鬼消灭那些家伙的时候,天上血色雾气好像变淡了一点。”

    “没错,那就证明咱们的方法还算是有效。”

    关横这时低声说道:“毕竟,这魇影荒滩的‘血雾之阵’也是靠着献祭生灵血肉、邪气形成的,只要持之以恒,不断彻底毁灭提供邪气来源的鬼物魂体,这血雾必定会逐渐衰减变淡。”

    “公子,你说的虽然有道理,但是我总觉得这种方法实在太过缓慢。”若桃在旁边问道:“你说,有没有什么好办法,能够迅速击溃血雾,或者把那些邪气鬼物彻底消灭?”

    “一口吃不成个胖子,我到现在还没想到更好的主意呢。”关横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就在这一刻,卿凰倏然催动坐骑,在哒哒哒马蹄声响起的同时从对面不远疾驰而来。

    “喂,我发现前方有一些熟悉的东西出现,大家都过去看看吧。”卿凰铁青着脸说道:“不过记住,一定要小心。”

    “什么意思?卿凰究竟看见了何物?”关横带着这个疑问,和她并驾疾行,数息间来到前方,这里依然是被血雾彻底笼罩的区域,可却有几十个诡异影子在四处徘徊。

    “呃?!邪爆沙骷髅!!”见到对方的刹那间,关横的心中一动,他喃喃自语道:“这不是骜碌那老东西才能控制之物吗?难道说,他也在附近?”

    “这我就不知道了。”卿凰面色凝重的说道:“沙骷髅的自毁威力,咱们可都是一清二楚,尤其是在这邪气血雾笼罩的环境下,更有难以预测的变故,到底该怎么办才好?”

    “我……”关横刚刚说到这里,猛听到背后传来一声尖叫:“呀啊”

    原来是一只沙骷髅陡忽从小黑面前的土内窜出,这家伙是和同伴分开,无意中落单以后跑到这里来的。

    小黑被这家伙一吓,顿时跌坐在地,若桃、尸马和犟驼,甚至七鬼它们都是距离太远,无法救援,情况瞬间变得十分危急。

    “叽叽叽”多亏旁边还有一只时刻警戒的白眉老猴,它尖吼一声霎时晃身疾扑上前,“砰砰砰!”重拳挟裹原火劲接二连三落在了沙骷髅躯体上。

    “咔嚓、啪!”这高大沙骷髅被拳劲猛攻,顿时塌陷半边,可是周围邪气狂涌,它已经开始进入自毁状态了。

    “叽叽?!”老猴见状大吃一惊,顾不得对付那家伙,扭头疾纵扑向小黑,双臂一搂将其护在身下。

    “轰隆”霎时间邪气赫然向周围呈涟漪状爆发,震得老猴和小黑瞬间就飞了出去,“扑通、咣当!”她们坠落的瞬间,老猴大口喷血委顿在地,双眼一阖眼看就要伤重昏迷过去。

    “老猴,醒醒!”急扑过来的关横知道,要是对方就这么迷糊过去,九成九就醒不过来了。

    “啪啪啪啪。”狠狠抽了老猴四个耳光,猴子此时才晃动着脑袋,勉强清醒了些许。

    “咬着牙,别怕疼啊。”关横转瞬把它扶起,看着对方腹部、肋下和背脊的伤口不断窜出血,此时跑过来的卿凰、若桃急忙给它包扎伤口。

    关横不断地为老猴输送五行灵气,原本,那些创口已经逐渐愈合,眼看就要止血了,可就在下一刻,白眉老猴倏地惨嚎一声,带着满脸痛苦再次喷出一口血箭。

    “嗤啦!”这股滚烫血水落在地上的一刹那,陡忽冒起腥臭气息。

    “这血里有毒?!”关横见状顿时脸色大变,他稍一思索,立刻摸了摸老猴的一个伤口表面,意识到鼓鼓囊囊有些硌手,于是立刻叫道:“大家赶紧后退!”

    “噌噌噌”闻听此言,若桃、卿凰立刻同时拉起小黑退出七、八步之遥,与此同时,关横伸出五指微曲如钩,“噗!”霎时间狠狠戳进了老猴肋下伤口。

    “叽叽”剧痛袭身之下,尖声惨叫的老猴险些昏过去,小黑吓得惊叫道:“姐夫,你在做什么?”

    “先看看这个吧。”

    “啪嗒。”关横说罢,随手将掌中之物扔在了地上,三女定睛细瞧,顿时触目惊心,原来那是一只毛茸茸的黑蛛,虽然只有拇指大小,可是尚未断气,节足身躯不停扭曲颤抖,让人毛骨悚然。

    “这里还有呢。”

    “啪、啪嗒……”关横的话音甫落,接连在老猴的伤口里掏弄,又扒拉出来几只蜈蚣、小蝎子之类的剧毒妖虫,他每弄出一只,白眉老猴都疼得浑身一哆嗦。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很简单。”听到若桃在旁边吃惊询问,想通一切的关横便说道:“你们别忘了,霍岚那个妖妇也在骜碌身边。”

    “对呀,霍岚那个婆娘最擅长驱使毒虫了。”卿凰一拍巴掌说道:“你的意思是说,他们两个人联手弄出了这些沙骷髅,对方躯体内还有毒虫存在。”

    “没错。”招呼若桃、卿凰过来继续给老猴再次包扎,关横又说道:“所以沙骷髅在自爆的时候,那些毒虫才会趁着这股强烈的冲击力道进入老猴的身体。”

    “骜碌和霍岚的手段越来越狠毒无耻了。”言到此处,他气得以拳捶地:“可恶,要是我没有及时发现的话,老猴说不定会活活疼死的。”

    “老猴,对不起,都是因为要保护我,害得你受伤了。”

    小黑此时带着几分赧然歉意,从怀里拿出一个果子递给它说道:“这个,原本是早上卿凰给你准备的,我悄悄拿了一个想在路上吃,还是……还给你吧。”

    “叽叽、叽叽。”一见到吃的,老猴大为开心,它接过果子就大口啃了起来,这家伙皮糙肉厚,再加上关横取出毒虫,又用五行灵气为其疗伤,创口已经愈合得差不多了。

    “关横”就在下一刻,独角猎獬从远处疾飞而来,刚才它负责监视前方沙骷髅的动向,现在火急火燎回来报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