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2031章 急中生智(第一更)
    下一刻,御雷犴突然看到外面有潺潺雨声,于是大喜叫道:“哈哈,下雨了,这样吧,巨虎兄,变个好玩的戏法给你瞧瞧如何?你要是觉得精彩,大家就把今天的误会揭过算了。”

    说罢,这家伙也不管吞鬼喵答应没有,自己晃动魂体,哧溜一下掠出了窗外。

    这一下,可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过去了,就连吞鬼喵、老猴和小白猫也不例外,纷纷凑到窗前观瞧。

    说时迟,那时快,御雷犴之魂在空中倏忽一转,周围雨幕顿时向着四外疾迸,犹如一颗颗银珠“啪嗒、啪嗒”应声落在地上。

    不过这些都是前奏,转瞬间,御雷犴往前疾掠,并且用大力一喷:“呼”

    一个硕大的泡泡顿时缓缓在空中浮起,这泡泡经过雨水点滴浇打,竟然没有破碎,而是不停的在古柏树屋窗前旋转,看得吞鬼喵眼花缭乱,喵呜直叫。

    倏地,巨大水泡堪堪停在了猫儿面前,这家伙好奇心起,忍不住用小爪子轻轻一拨,“啪!”水泡应声破碎,那瞬间溅起的水帘,竟然在窗前形成了一道小小的彩虹。

    此时的景象,就是远处细雨淅沥,近处却是可以清晰瞧见的七彩虹幕,煞是迷人。

    “哇,好漂亮啊,小犴,你真棒!”卿凰、若桃和小黑都忍不住抚掌叫好,吞鬼喵、小白也是喵呜低鸣赞叹好看。

    “嗯嗯,确实不错。”见到关横和柏翁微微颌首点头,御雷犴哈哈笑道:“这都是小把戏啦,以前芫歆公主要是有烦心事闷闷不乐,我都使用这一招哄她开心的。”

    “只可惜……”它说到这里的时候,稍微顿了顿又继续言道:“这雨实在是太小了,无法接引天雷下来,不然我还能饱餐一顿呢。”

    “想要让雨大一点?那还不容易?”关横微微一笑:“瞧我的吧。”

    电光火石间,他倏然掠出房间来到屋顶,伸手一摁那里的黑纹矿圆石,将大股水灵之精输了进去。

    这灵气转瞬朝着空中雨云径直掠去,数息之后,这雨势果然逐渐增大,而且传出了隐隐雷霆响动:“轰隆轰隆”

    “呵呵,好了,简单轻松。”关横心中暗道:“现在只要让小黑拿出引雷金锥,把雷电接引下了,让御雷犴吃个饱就行了,咦……”

    刚刚想到这里,他眼角余光突然瞥见北方那一片诡异红雾,从方才离开的时候开始,他就把婴白鬼留在了原地,让其监视红雾的动态。

    “怪了,我是不是有些眼花了?”关横挠了挠自己的头,嘴里嘀咕道:“那诡异红雾也在雨水笼罩之下,它好像、好像变小了一点?”

    又复想道:“嘿,肯定是错觉而已,此雾难缠的很,怎么可能轻易变小?”

    一边想,他一边跑回到房间里,小黑此时笑着把引雷金锥和毒手套递给关横:“姐夫,一事不烦二主,反正你也不怕淋雨,帮帮忙吧。”

    “嘁,你这小丫头就知道占我的便宜,好吧。”关横伸手拿过东西,又对身边的御雷犴说道:“咱们走。”

    数息之后,关横和御雷犴来到古柏树屋附近的空地,正好空中“嚓啦”一声疾响,水桶粗的霹雷赫然直落,关横随手把引雷金锥往上一抛:“咬住它。”

    “咔嚓。”御雷犴之魂叼住金锥的瞬间,这道雷电就已经落在了它的魂体上,这个家伙如鱼得水一般,顿时大叫道:“哈哈哈,美味,真是美味。”

    “对了,你不是说,自己可以教给戎宣尸马几招御使雷电的本事吗?”关横此时笑道:“丁是丁、卯是卯,现在时辰刚刚好,我去把尸马叫来,你们俩好好沟通一下。”

    “去吧去吧,我现在心情大好,再吸收几道雷电吃得饱饱的,立刻就指点它。”

    听了御雷犴的话,关横立刻跑到房檐下,此刻尸马正和犟驼在这里避风赏雨,他开口说道:“喂,尸马,学本事的时候到了,赶紧跟我去吧。”

    谁知道,关横三催四请,这家伙就是不肯动地方,此时此刻,他一拍脑门才记了起来,尸马这家伙不喜欢沾水,平常若桃要是给它刷洗一遍,它能折腾一晚上,不让小女鬼得手。

    “唰啦咔嚓!”就在此时关横身后又落下一道雷电,御雷犴晃动魂体将其彻底吸收,它随即叫道:“喂喂,你们怎么还不过来?我可快要吃撑着了,再不赶紧的,咱就回去了。”

    “别别,马上就来。”关横此时看着戎宣尸马,满脸都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他立刻叫道:“犟驼,听我的口令,这厮要是再不动弹,就给我尥蹶子狠狠踹它!”

    “嗷呜”闻听此言,犟驼这个喜欢打便宜手的家伙立时欢快嘶鸣,撩起双蹄就要蹬出去,尸马气得七窍生烟,没奈何,只好和关横一起冲进了雨幕内,三步并作两步跑到了御雷犴的面前。

    “嘿嘿嘿,承蒙招待,金锥还你。”说时迟,那时快,御雷犴用力一甩,将金锥抛给关横,可就在这么个时候,好巧不巧,天上又落下来一道雷电,被这金锥吸引,径直扑向了关横。

    “好啊,你这家伙分明是故意靠害。”关横可不愿意吃这种亏,倏地一闪身,这金锥砰然打在了它后面的尸马脸上,疼得这家伙刚张嘴叫嚷,金锥正好卡在了牙齿缝中间。

    这道雷电可真不客气,反正是金锥在谁那里,我就狠狠的给它一家伙,“轰砰!”暴响声中,尸马顿时被当场雷殛。

    就只见尸马身上顿时噼里啪啦作响,无数闪动金芒的细小电蛇游走不停,疼得这个家伙连窜带蹦,绕着周围嚎叫狂奔了起来。

    “尸马?!你们这些家伙到底在做什么呀?!”见到尸马出了事,若桃气得连连跺脚,她甚至来不及跑下阶梯,直接从窗户纵跳而出,砰然落在了平地,就要冲向尸马。

    “别别……别让她过来!”御雷犴看见小女鬼即将狂怒暴走的样子有些发憷,立刻对关横叫道:“快拦住若桃,我这可是在教尸马学本事,不能让她打搅了。”

    其实教本事之类的,都是御雷犴情急之下胡诌出来的屁话。

    但要是让若桃知道自己和关横胡闹,这才连累尸马身遭雷殛,若桃铁定饶不了他们俩,关横还好说一点,御雷犴自忖若桃知道真相以后,那可是有不小的麻烦。

    “学本事?”若桃看着尸马浑身跑电,嚎叫着绕圈狂奔,她瞪着眼睛怒吼道:“你简直是在胡说八道,有这么学本事的吗?让我家尸马挨了雷劈,现在和发了疯有什么区别?”

    “这、这……”御雷犴此刻理屈词穷,急忙说道:“办法是关横想出来的,你去问他吧,我只是照做执行而已。”

    闻听此言,关横气得七窍生烟,几乎要破口大骂,他心里说:“该死的御雷犴,你特么不连累我决不罢休是吧?”

    可此时若桃已经瞧向自己,手摁吞雷刃的握柄冷冷说道:“公子,你能不能给我个解释?”

    “我……这个很深奥,所以一句两句话……”关横嘴里支支吾吾,正想绞尽脑汁找借口搪塞过去。

    就在下一刻,极速奔驰的尸马晃动脑袋,他禁不住浑身雷电之劲不住流窜的威力,忍不住又再次昂首嘶鸣起来:“嗷嗷嗷”

    “哎?对啦!”脑中倏然灵光迭闪,关横心说,成不成功就在此一举了。

    电火行空的瞬间,关横突然对尸马大吼道:“喂,快把你体内的‘玄磁黑沙’全部调动出来,让它们吸收体表的雷电之劲,快快快”

    闻听此言,已经快跑到脱力的尸马毫不犹豫照做了,霎时间,无数黑沙从它耳中、鼻孔和嘴里涌出,倏地和身上那些残余的雷电之劲碰在一起。

    “噼里啪啦唰唰唰咔嚓!”古怪刺耳的声响反复不断、此起彼伏,尸马站在当场,身躯不住颤晃,黑沙和电劲不断挤蹭摩擦,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喂,关横。”趁着若桃紧盯尸马、变得瞠目结舌的时候,御雷犴飞到他身边低声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废话,我哪里知道?”关横皱眉嘀咕道:“你才是控制雷电之力的大行家,自己琢磨去吧。”

    “呃,你别说,我也许还真的能指点尸马,让它运用这些携带电劲的黑沙。”御雷犴此刻向着尸马飞去,嘴里还说:“唉,就当是误打误撞,反成其事吧。”

    “我去。”关横心中暗笑:“本少爷随口胡诌几句,这样也能成功?我真是个天才。”

    “唰!”转瞬间,御雷犴落在尸马耳边,对它嘀咕了几句,这家伙闻听之后立刻昂首嘶鸣一声,向着远处拔腿便跑。

    “哒哒哒哒哒哒”一阵急促蹄声不断响起此起彼伏,尸马顿时绝尘而去,站在原地的若桃这才缓过神来,她有些茫然的问关横:“公子,它们这是要去哪里?”

    恰在此时云散雨歇,天空放晴,卿凰和小黑一起下来,她俩也同时开言道:“对呀,我们也想知道。”

    “唉,三位姐们,正所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依我看,咱们还是跟过去看看吧。”

    话音甫落,关横打个唿哨叫来了赤瞳犟驼和其余几匹坐骑,大家立刻翻身纵上,疾追而去。

    ……

    “噌噌噌嗖嗖嗖”此时此刻,尸马竟然带着浑身挟裹电劲的黑沙一路疾驰狂奔,跑到诡异红雾附近,在距离那里十几丈远的地方又开始疯狂的兜起圈子来了。

    “喂,这里很危险!”不远处,关横等人策马疾驰而来,他忍不住扬声大吼:“够了小犴,你赶紧让尸马停下来,别去冒险了。”

    “抱歉,既然我们已经决定赌一把,就不会中途放弃,诸位,你们就瞧好吧。”

    御雷犴此时大声回答着,随即又对狂奔的尸马叫道:“你的速度还不够快,要尽全力跑,快呀”

    “呜噜噜”倏然间打了个响鼻,尸马眼中闪过一丝倔强的狠厉,它再次转圈的时候,速度猛然飙升了三成。

    “嗤啦刺啦啦”顷刻间,它身上玄磁黑沙已经顺势彻底融合了雷电之力,在尸马周身上下布满了一层光滑如镜、犹如蟹壳青般光泽的“黑沙之甲”。

    “好,第一步成功了,听我的口令……”瞬息之间,御雷犴之魂在尸马耳边大喝一声:“就是现在,放!!”

    “嗤嗤嗤吱吱吱”

    刹那间,尸马猛地刹住四蹄,晃动全身与空气产生剧烈摩擦,一道借由急速奔跑、吸收雷电劲之黑沙互相融合产生的力量霎时从尸马嘴里喷出,“噼里啪啦轰”狠狠轰在了前方诡异红雾的表面。

    “唰嘶啦”电光火石间,红雾被扯开了一道口子,尸马奔跑的余势未减,顿时一头扎了进去。

    “呃?!”关横见状立刻大吼道:“喂,别去!”

    可是这句话也喊出来了,对方也已经进去了,诡异红雾一如既往,裂口闭阖得极快,顿时把尸马和御雷犴困在了里面。

    “尸马呀”见此情景,心急火燎的若桃尖叫一声,就想冲进血雾里去把对方救出来,关横立刻叫道:“别去,它们两个进去就够让我头疼的了,你不能再陷进去,快帮我拦住她。”

    “啪。”听了对方的话,卿凰急忙伸手抱住若桃的腰,可是这小女鬼的力气实在是太大,硬是拖着卿凰跑了七、八步。

    关横此时气得七窍生烟,对着若桃的脑门连拍几巴掌:“你这丫头,怎么就不听话呢?我不是让你看看情况再说吗?”

    “我……”哭丧脸的若桃心疼尸马,刚要张嘴嚎几声,小黑突然指着红雾彼端叫道:“你们快看,尸马没事,还对咱们打招呼呢。”

    被对方这么一提醒,大家这才注意到,尸马进入红雾内部也没跑远,它就在边缘溜达。

    此刻带着几分好奇,尸马还用蹄子踢了踢红雾,无奈这东西已经把它给困住了。

    “呃,事到如今,咱们只能再把红雾表面破开,然后救出尸马。”

    若桃说着,伸手拽出吞雷刃想马上动手,可就这一刻,戎宣尸马旁边的御雷犴之魂陡忽发出一道电劲,“砰!”这突如其来的攻击霎时落在了红雾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