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2026章 花鶄产蛋(第一更)
    它继续说道:“我原本就是个魂体状态,寄宿在金梭里面,如今那东西已经融进了此甲,你要赶我走,我就没地方住了,而且脱离了寄宿之物,我会湮灭消失的。”

    “我才不管呢。”关横冷冷说道:“这副甲是我的,平白无故让你住了,老子连房租都收不到,我才不做这种吃亏的事。”

    “你、你……灵族的人拿走我的蛊卵,用它们铸剑铸甲,邪魇族的家伙害死我,又把我的魂体血肉制成金梭,现在连你们也欺负我?”

    蛊母此时气得魂体乱颤:“你不给我活路,那我就和你拼了,反正这副甲也是我的血脉幼蛊融炼材料而成,我拼着自爆魂体,也要毁了它!”

    “住手、住手!”闻听此言,卿凰赶紧走过来拽了拽关横的衣袖:“你就不能好好和蛊母说两句话吗?别这么凶好不好?”

    “卿凰姑娘,你怎么可以帮助外人说话?”封有些不满的叫了一声,呼的扎进了她的怀里,趁机蹭了蹭说道:“刚才真是吓死我了,你应该多安慰安慰才是。”

    “色猪头,滚一边去。”关横看到那家伙毫不客气的占卿凰便宜,立刻扬手作势欲打。

    “哎呦,此处不可久留。”封见状立刻从卿凰怀里逃了出去,卿凰又接着对蛊母开言:“说到底,那万魇邪王和邪魇族的家伙才是你的大仇人,我们也正好要消灭对方,咱们不如合作吧。”

    “这、这人如此凶恶,和你可没法比。”蛊母见到卿凰和善可亲,自己也客气了几分,但是它又说道:“我可不敢跟他合作,你瞧,他还想把我赶出聚灵甲呢。”

    “你说什么?这聚灵甲本来就是灵王送给我的,凭什么让你寄宿?”

    “这灵甲是我的孩子血肉融合材料制成的,和我有亲缘关系!!”没说两句,关横又和蛊母吵了起来,卿凰听得头疼欲炸,而后说道:“别吵别吵,我有办法了。”

    而后,她又说道:“我身上也有一件九转聚灵甲,阿横,你把有蛊母之魂寄宿的灵甲给我穿,我拿自己的和你调换,这样总行了吧?”

    “那不行,谁知道这蛊母会不会趁机伤害你?”关横把眼一瞪说道:“我不放心。”

    “姐夫,我也有一件灵甲,不如咱们俩换吧?”听到小黑的话,关横面无表情摇摇头:“免了,我才不要你穿过的东西呢。”

    “你!我都没嫌弃你,你反倒嫌弃我的聚灵甲,讨厌!”小黑气得鼓起两腮,活像蟾蜍在喘气似的。

    蛊母此时说道:“卿凰这么好,我是不会伤害她的,而且这件聚灵甲有我的魂体附着,以后可是有意想不到的好处,你们去搜集一些坚固的材料,拿来让我给此甲融合吸收,它就会更坚固耐用了。”

    “好啊,就这么决定了。”闻听此言,卿凰笑嘻嘻的拉住关横的手:“来,到我的房间去,我给你脱……聚灵甲。”

    少时片刻之后,关横穿着这件聚灵甲走出房门,他心中暗道:“这倒是也不错,此甲上面还有凰妹的体温和异香呢,呵呵,很舒服。”

    关横又复想道:“不过,蛊母附在卿凰的聚灵甲上也好,最少她的安全多了几分保障,我也悄悄的把些许原火劲留在了甲胄和对方魂体内,要是它敢有什么异动,伤害我的女人,原火劲爆发,立刻将其化为乌有。”

    为了保证卿凰的绝对安全,关横可是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务求做到万无一失。

    此刻,那几只神兽之魂对蛊母叫道:“告诉你,卿凰姑娘是我们哥几个罩的,不许你耍花样,要不然就弄死你。”

    闻听此言,蛊母只好唯唯诺诺的答应着:“是是。”

    道:“卿凰姑娘,我们几个就先回去休息了,遇到九婴那家伙的时候,大家再出来帮忙。”卿凰微微颌首点头:“好,你们去吧。”

    “唉,没意思,到头来,咱们什么好处也没捞到。”小黑很无聊的看了若桃一眼:“桃桃,咱们出去找犟驼和尸马玩吧。”

    “好好,看你这么失落的样子,姐姐就陪你走一圈。”若桃说着,就陪小黑走出了房门,柏翁在二女身后说道:“喂,一会那个可以吸引雨云的屋脊做好,我就让御雷犴去叫你们。”

    “知道啦。”柏翁听到对方答应之后,又对关横、卿凰笑了笑:“行啦,我先去水池那边看看木玄鳖和骨蛇的情况,刚才树屋的震动不小,老夫担心它们会受惊的。”

    目送着柏翁离开,关横随意往身后的木椅上一躺,他嘴里说道:“啊,金梭离体,伤势痊愈,这感觉真是太爽了,总算是让我松了一口气。”

    “说的也是,这两天害我担心死了。”卿凰往他身边一坐,突然敲了敲聚灵甲说道:“蛊母,能听见吗?出来和我说说话吧。”

    “唰。”蛊母的魂影瞬间浮现出来,它说道:“正好,卿凰姑娘,我也想问问你,什么时候能替我报仇,去把邪魇族那些家伙消灭掉。”

    “呵呵,我看你是在玄瞳巨水母体内待得太久,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才对。”

    关横此时用双手枕头,微眯双眸,无比惬意的翘起二郎腿说道:“真正的邪魇一族嘛,早就被我们消灭了,就连万魇邪王也败在本少爷手下,喏,让你瞧瞧此物。”

    说着,他掏出邪王晶石在对方面前一晃,蛊母感到这熟悉无比的邪恶气息,顿时大惊失声道:“这是万魇邪王的……”

    “别紧张,只是对方的残存气息而已。”关横满不在乎地说着,又把晶石收好。

    可是蛊母却忧心忡忡的说道:“你们有所不知,我和万魇邪王相处也不是一天两天了,那家伙基本上就是个不毁不灭的怪物,只要自身邪气吸收生灵精华到了一定程度,哪怕是魂体受伤再重,他也能复苏过来,可怕之极。”

    “竟然有这种事?”听到蛊母这一番话,关横和卿凰彼此对方,眼中都闪过一丝警惕之色。

    关横喃喃自语道:“看来,一定要找个机会将邪王残存气息彻底消灭!”

    “不错,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卿凰此时低语道:“一切,等到攻打邪王血堡,对决巴隆那家伙的时候,应该就可以见分晓了。”

    蛊母听了有些好奇的问道:“巴隆是谁?”

    “哦,对了,你还不怎么清楚魇化盟的事情,左右闲着无事,我就给你讲讲吧。”关横这时心情不坏,对蛊母招招手,让它落在自己和卿凰身边的桌案上,开始讲述过往的事情。

    ……

    另一边,若桃和小黑带着白眉老猴跑到了屋顶那里,因为她们无意间听见那里的玄翎花在低鸣,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咕咕……咕咕……”其中两只花一边叫唤,一边面带痛苦表情摇晃着脑袋。小黑见状就问:“桃桃,它们这是怎么了?”

    “我、我也不知道呀。”若桃摇头,可就在这时,白眉老猴倏地前窜过去,而后用自己的爪子伸进对方窝巢,迅速捧出一枚热乎乎的鸟蛋。

    “哎呀,是花在生蛋呢。”若桃和小黑立刻失声惊叫起来,可却引起了其余几只花的不满,尤其是对方看到老猴捧着鸟蛋,把它当成偷蛋贼了,目绽凶芒之下就想用鸟喙啄击它。

    “叽叽、叽叽……”见此情景,老猴急忙尖叫两声表示一场误会,迅速将那枚蛋又放回了窝里。

    “可这两只花为什么还是满脸痛苦的表情?”若桃问道:“老猴,你知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白眉老猴闻听此言,在窝巢周围转了一圈,而后悄悄的用爪子,在那两只花尾翎下面、产蛋的“位置”摸了摸,这才点了点头,紧接着,它拽起若桃就往下面跑。

    “喂喂,你们去哪里?等等我呀。”小黑在后面紧追不舍,一路扯开大嗓门嚷嚷着,就连在房间内的关横和卿凰都听见了。

    “这是怎么了?”卿凰开门的同时,就看见大家一阵风似的跑了过去。数息之后,树屋下层,柏翁的房间里。老猴对着柏翁连比带划,叽叽怪叫,对方越听脸上的表情就越凝重。

    随后赶来的关横随口问道:“喂,你们急急火火的,到底是因为什么?”

    “公子,是这么回事……”若桃一口气把事情说了一遍,他和卿凰相互对望,顿时齐声笑了:“花产蛋?这是添丁进口的好事啊。”

    “那可不一定。”此时此刻,柏翁的话彻底泼了大家一头冷水。

    “从老猴形容的情况来看,两只花都遭遇了同样的情况。”

    这个时候,他接着捻须说道:“神使大人你以前也说过,它们是遭人暗算虐待,心脏被割去一半,制成了半禽半尸的怪物,多亏你用五行灵气和妖珠替花做了新的完整心脏,它们这才能活下来,对吧?”

    “没错,可这个和花产蛋有什么关系?”

    “大有关联。”

    柏翁摇头说道:“一般妖禽产蛋,大小都差不多,但是这种五行灵禽应该是第一次下蛋,导致蛋壳在衍生过程内大小不一,刚才老猴告诉我,它们即将要产下的一颗蛋,实在是太大了,根本生不出来,所以才让花痛苦不堪。”

    “哎呦,糟糕。”三女此时都是大惊失色,她们不约而同问道:“那有什么解决的办法吗?”

    “要想让五行灵禽顺利产蛋,这个嘛,我是没主意。”

    柏翁说道:“毕竟我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不过有个办法,适用于所有禽类,你们不妨尝试一下,就是弄到一些特殊食材,让它们吃下去,减缓痛苦,放松压力,让那颗巨蛋自然生产出来。”

    “特殊的食材?”关横问道:“都是些什么东西?”

    “呃,在大西漠内有很多种,都适合妖禽的口味。”柏翁说道:“我知道附近的一片向阳沙丘生长着一种‘马尾蓝棘’就很合适,另外,这种马尾蓝棘附近还有一种伴生妖虫,都是禽类喜欢吃的。”

    闻听此言,卿凰立刻问道:“柏翁,那妖虫叫什么名字?”

    “名字叫‘伪叶银蚯’,这种蚯蚓长着一对枯叶似的暗绿薄翼,在沙地上滑行来去无踪,速度极快。”

    柏翁说道:“你们赶紧去找吧,对了,顺便把七鬼留下来几只,它们可以为花输送五行灵气减缓痛苦,直到食材被取回来。”

    “这个好办。”关横对若桃、小黑说道:“我把四只留给你们去照顾花,至于采集两种食材的事情,就由卿凰和我完成吧。”

    “好好,公子你可以骑犟驼,那就让尸马驮着卿凰吧,这样来去方便迅疾。”听了她的话,关横二人便急匆匆出了古柏树屋,向着柏翁所说的方向疾驰而去。

    ……

    一望无尽的荒漠,被骄阳笼罩,烤得地面滚烫,就连空气都已经扭曲变形了,此时此刻,西北方突然出现数十道狂奔疾走的人影。

    还有人嘴里呼喝道:“快、再快一点。”

    这些人虽然个个长得凶神恶煞一般,可已经是满脸疲态,俱都气喘吁吁了,其中有个家伙按捺不住心中焦急,扬声问道:“彰革老大,距离那个荒丘还有多远?”

    “真嗦,这句话你已经问了十八遍了。”

    为首名那个名叫“彰革”的壮汉扭头怒吼道:“早就告诉你了,还有几里路就到,我已经把能骑乘的单峰驼全放在那里了,你再不赶紧走的话,一会荼苍那个疯子追来,咱们都得被抓住,死无葬身之地。”

    听了彰革的话,几乎所有人都激灵灵打了个寒战,想起荼苍那个疯子强迫大家前往“魇影荒滩”,在诡异黑土旁边自戮的事,他们还是心有余悸。

    在此之前,荼苍带着这些魇化盟的小喽前往荒滩,其实他们都知道是去送死,心中怕得不行,可是既然已经上了魇化盟这条“贼船”,再想离开就困难了。

    多亏荼苍旧伤发作,突然在地上狂嚎打滚,痛不欲生,这些人才趁机开溜,一鼓作气跑到了这里。

    那家伙之所以会受这种苦,是押解第一批喽到荒滩自戮的时候,好巧不巧遇上飞去探查情况的玄翎花,自不量力袭击这些五行灵禽,却被对方啄瞎了一只眼睛,体内也被花留下了些许原火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