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2027章 食沙墨甲兽
    荼苍当时被火劲烫得死去活来,情急之下,他挥动兵刃硬生生剁去了最先被烧着的左臂,这才勉强压制住了伤势,但却不知道原火劲已经潜藏在了他的身体内,随时都有发作的可能。

    碰巧的是,玄翎花那个时候急着回去报告讯息,扔下这个重伤的家伙没管,才让荼苍捡了一条小命。

    这魇影荒滩的奇雾之阵要启动,需要献祭大量邪化人、兽的血肉,所以荼苍才奉命带着几批小喽来这里自戮受死。

    其中大部分人都是魇化盟的疯狂信徒,他们认定,就算为了万魇邪王献出自己卑微的小命也是无限光荣,故此心甘情愿一死。

    不过也有一些家伙,就像现在逃往荒丘的这几十人,便是贪生怕死之徒,不愿意白白送死,似他们这样的,就会遭到魇化盟高层的无情追杀,难怪要玩命奔逃呢。

    突然间,众人身后不远处传来一声怒吼咆哮:“站住,你们这些贪生怕死的畜生!!”

    “糟了,是荼苍!”临头逃命的彰革吓得魂飞魄散,立刻叫道:“加把劲跑啊,被抓住肯定是死路一条。”

    这小子倒不是心善在乎周围的人,只是多一个人逃命,就能吸引对方注意力,方便自己开溜而已。

    这群魇化盟的小喽,平素也没少做屠戮无辜的勾当,如今换成自己被追杀,顿时只恨爹娘少生了几条腿,脚下生风豁出命似的狂奔起来。

    “噌噌噌”风声甫动的瞬间,独眼单臂的荼苍已经拎着开山巨刃急扑而来,这家伙自从残废之后,更是增添了几分凶戾狠毒,势要把那些贪生逃跑、不肯自戮在荒滩的叛徒斩尽杀绝。

    “还想跑?”

    “嘭!”开山巨刃陡忽斩中旁边一块岩石,此物登时四分五裂,“嗤嗤嗤嗖嗖嗖!”碎片转瞬间打中前方不少奔逃的小喽。

    “呃啊!”惨叫声陡起,其中一人小腿被飞石击中,“咔嚓!”顿时骨碎跌倒。

    还没等他挣扎爬起,身后倏地掠过一抹寒光,“噗嗤!”一颗大好头颅转瞬离体,向前疾飞而去。

    “啪。”这脑袋好巧不巧落在了前面一个人怀中,他低头细瞧,顿时痛断肝肠似的大吼一声:“哥哥!!”

    死的人正是这小子的亲兄长,他此时又疼又怕,脚步稍微一慢,身后倏然响起荼苍狠鸷恶毒的声音:“别伤心了,老子这就送你去陪他。”

    “不……”“噗!”这家伙嘴里刚刚惨叫出一个字,躯体顿时被开山巨刃剖为两爿。

    就在数息之间,暴怒的荼苍已经将七、八人虐杀,这些家伙或是被剁成肉糜,或是尸首两分、四肢飙飞,死得俱都凄惨无比,可就是趁这段时间,彰革领着其余的人已经奔至二里之外去了。

    ……

    另一边,关横和卿凰骑着犟驼和尸马急匆匆来到生长马尾蓝棘、栖息伪叶银蚯的地方。

    “就是这片沙丘吗?赶紧找找。”卿凰倏地翻身跳下尸马,正要往前走,关横突然说道:“咦,前面为何有这么多西漠单峰驼?还有人!”

    这句话甫一出口,二人就看见十余丈外那些家伙突然一阵躁动,他们立刻跑了过去。

    此时此刻,就听见其中一个家伙叫道:“不要再等彰革他们了,再不走,大家都不安全,撤吧。”

    “放屁,彰大哥待我不薄,我岂能弃他而去?老子要继续等。”

    “白痴,身在魇化盟,竟然还讲义气?老子不陪你疯了。”率先喊话的家伙心中焦急,骤忽翻身骑上一只单峰驼,扬声吼道:“驾驾驾”

    “混账东西,你敢先走不等我?”就在此时,彰革带着一批逃亡的魇化盟小喽出现,看到对方打算抢先开溜,登时气得目眦欲裂吼道:“去死吧!”

    “呼噗嗤!”彰革也算是出手利索狠毒,转瞬掷出一柄短刃,此物化作一道掠空惊鸿,径直穿透对方后背,直接透出此人的前心,这家伙在单峰驼上摇晃两下,顿时惨号坠落。

    “弟兄们,魇化盟不拿咱们当人看,大家今天就各奔东西,此处不宜久留,跑吧!”彰革的吼声甫落,十几只单峰驼上的家伙齐刷刷叫道:“走啊”

    见此情景,躲在不远处沙丘后的卿凰问身边的关横:“看来这些人是魇化盟的叛徒,咱们怎么办?”

    “嘿嘿,都不是好东西,既然有人在追杀他们,这群家伙想要急着逃跑,那我就偏偏不让对方如愿。”

    关横倏地一弹手指:“巨蜂,你用最快的速度去蛰那些单峰驼一下,不用致命,只要让这些牲口全身麻痹,无法行动就可以了。”

    “嗡嗡嗡”听到命令的巨蜂在瞬间向前疾飙而去。

    “嗤、嗤、嗤……”细不可闻的疾响此起彼落,巨蜂穿花绕树似的在所有单峰驼身侧迅疾转了一圈。

    就只是眨眼的工夫,那些单峰驼或是感到腿部一麻,或是觉得脑袋发懵,居然不约而同瘫倒在原地,见此情景,企图逃走的魇化盟小喽顿时吓得魂飞魄散。

    “糟了,这些畜生怎么会在此时出了毛病?!”看着胯下口泛白沫、昏厥不醒的单峰驼,彰革气得对身边那个在沙丘等候、负责看守牲口的家伙大吼道:“到底是为什么?”

    “我也不知道啊……”此人刚刚说到这里,身后陡忽响起恶风,“嘭!”十余丈外飞来的大石正好打在后脑,这小子登时脑壳迸碎,红白之物顿时洒了一地。

    “荼苍?!”见到死神一般的存在追杀而至,彰革吓得浑身一颤,随即纵下半死不活的单峰驼,向着远方疾奔。

    “唰!”不知从哪里飞了一道疾影,风驰电掣般蹭过彰革的脚踝,这家伙顿感一股狂炽的灼热涌上全身,不由自主惨嚎着翻滚在地。

    紧接着,那道疾影再次扑向其余四散奔逃的魇化盟叛徒,这些家伙没有一个能逃脱对方的暗中偷袭,全部尖叫着扑跌打滚。

    “呵呵呵,巨蜂的越来越快了,这一手玩儿得漂亮。”关横趴在沙丘后轻声一笑,卿凰随即在旁边说道:“快瞧,那家伙追过来了。”

    “呃啊啊啊叛徒,你们的死期到了!”疯狂的独眼大汉荼苍拎着开山巨刃转瞬奔到这里,面带狞笑向着距离最近的一个家伙大步走去。

    “呃啊啊……饶命……”

    对方的哀叫声甫一出口,凶相毕现的荼苍就挥动疾斩而落,“唰唰唰噗噗噗!”寒光迭现,对方顿时变成数片尸块,紧接着,那家伙又向其余的人扑去,周围的空气登时蔓延一股浓重血腥味。

    “阿横,别让这家伙再逞凶了,咱们动手吧,先制住他问问情况再说。”

    “此话有理。”关横话音刚落,已经和卿凰疾扑而出,与此同时,他还低吼道:“大伥鬼、巨蜂,一起拦住那家伙。”

    “呃,你们是谁?!”

    看到两团鬼影、关横和卿凰倏然拦在自己前面,荼苍心中凛然大惊,正要抡动巨刃和对方动手,猛地感到体内有一股炽热翻涌而出,烫得他哀嚎一声,“当啷啷!”开山巨刃立刻应声坠地。

    “这家伙体内竟然有潜伏的原火劲?!”关横见状顿时乐了:“好啊,省得咱们费事制服他了,只要这厮过分催动邪气,立刻就会被烧得死去活来。”

    看着在地上痛苦翻滚的荼苍,卿凰心里有些纳闷的问道:“可他是什么时候被原火劲侵体的呢?”

    关横伸手指着对方说道:“我想起来了,你看,他是个独眼。”

    “他这独眼的伤痕很新。”紧接着,关横继续道:“之前玄翎花返回树屋的时候,曾经表示和一个家伙发生争斗,把对方的眼睛弄瞎了。”

    被对方这么一提醒,卿凰立刻明了:“不错,原来就是这个家伙。”

    “呃?!原来那几只该死的妖禽是你们的。”此刻被原火劲折磨得死去活来的荼苍气得目眦欲裂,这家伙好似一条秃尾巴疯狗,倏地伸手攥住身边的开山巨刃还想逞凶:“老子和你们拼……”

    “渣滓,找死!”关横的话音甫落,早就飞起一脚踹了过去,正中对方面门,“嘭!”这一下直踢得荼苍飞出丈余外,口飙鲜红,不住惨吼:“噢噢噢”

    “哼,你这个样子,活着都没用了,还是让我送你上路吧。”关横说着,正要走上前动手,陡然听见附近地面传来阵阵诡异沉闷的响动,卿凰立刻叫道:“有东西在地底,快躲!”

    “噌噌噌!”衣袂破空声响起,他俩转瞬倒掠出去老远,“轰!”电光火石间,有一物从沙土内疾窜而出,这家伙身长超过数丈,躯体庞大,巨尾尖吻獠牙尖锐锃亮,长满了椭圆厚实的墨色甲片。

    最重要的是,此兽身上还骑着一个家伙,他倏然间伸手拽住荼苍的胳膊叫道:“大哥,快跟我走!”

    “荼蒙?!”见到自己亲兄弟前来救援,荼苍也顾不得再和关横他们纠缠不休,转瞬窜到了巨兽背上。

    “想走?!大伥鬼、巨蜂、婴白鬼,上”关横的呼吼声甫一出口,三道迅疾无伦的鬼影立刻疾飙而去,可是荼蒙双眸骤忽闪过一丝厉色,随即厉喝道:“食沙墨甲兽,用‘邪血之雾’!”

    “嗷呜!!!”

    说时迟,那时快,巨兽昂首暴吼一声,全身随之颤抖,“砰砰砰、噗噗噗!”诡异暴响频起不断,这家伙身上鳞甲齐刷刷立了起来,无数毛孔喷出血箭,在空中形成浓郁红雾,呼的一声罩向三鬼。

    紧接着,食沙墨甲兽晃动彪躯,浑身百余片锋锐鳞片“嗤嗤嗤”破空疾飙,铺天盖地袭向群鬼和关横、卿凰。

    “竟然来这招?可恶呀。”关横和卿凰瞬间拽出兵刃拨打格挡飞来的鳞片,三鬼也忙着驱散周围的诡异红雾,荼苍荼蒙二人趁机骑着墨甲兽就此遁地而走,逃去无踪了。

    数息之后,漫天红雾才被大伥鬼卷起魂影风压彻底吹散。

    “这些人大部分都已经吸入毒雾,死了……”

    关横此刻左右扫视,遍地横躺竖卧,都是魇化盟的喽叛徒,他们临死前痛苦之极,双手扼住自己脖颈,充满血丝的两眼凸于眶外,竟然是因为无法呼吸,活活憋死的。

    “他们投奔魇化盟,作恶多端,最终也是死在了对方手下,真是可悲。”卿凰刚刚感叹了一句,不远处婴白鬼突然尖叫一声:“吱吱。”

    “怎么,还有活口?”三步并作两步,关横急忙奔到那里,只见一个满脸痛苦、浑身都是伤口的家伙趴伏在地,他不断抽搐着躯体,眼看着就要断气。

    “救、救我……求你……”听到那家伙的微弱呻吟、细不可闻的求救声,关横摇了摇头说道:“不是我不想救,你的伤势实在太重,我就算出手驱除你的痛苦,也只会让你死得更快而已。”

    “喂。”卿凰此刻问道:“你们这些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何会被身为同党的魇化盟追杀?”

    “呃……我、我……”那人刚想挣扎着说几句,可是噗的喷出一口漆黑血箭,已经喊不出声了。

    “唉。”关横叹了一口气,倏地挥掌拍在了对方的头顶上:“啪!”

    顷刻间,一股原火劲涌进对方躯体,把他体内残存的邪气驱除殆尽,不过关横也输进去些许自己的灵气,让此人的伤势稍微缓解了一下,他顿时感到自己没那么痛苦了。

    “多、多谢……”但这家伙已经是油尽灯枯,关横的举动,无非替他延缓数息生机而已。

    此刻勉强撑着一口气,他说道:“刚才逃走的……那个荼苍,强迫我们在魇影荒滩自戮……以此完成‘奇雾阵’……你们要是去前方,小心……”

    “扑通。”断断续续说完这一番话,这个奄奄一息的魇化盟小喽顿时软倒在地,大口喷血。

    见此情景,关横蹲在他身边大声问道:“喂,什么是奇雾阵,你倒是说清楚一点呀?不要这么没头没尾的。”可是卿凰在旁边低语道:“阿横,这家伙已经断气了。”

    “可恶。”关横恼怒的跺了跺脚,他说:“那个荼苍也不知道要搞什么鬼阵,这下咱们可就弄不清楚了。”

    “依我看,也没什么关系。”卿凰抱着肩膀开言道:“刚才动手的时候,咱们也知道荼苍体内潜伏着原火劲,他就算有再多的诡计,下次见面也是难逃一死,你说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