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2023章 巨蜂斗蚁王(第三更)
    “嗡嗡嗡!”随着它的叫声,魂体内所有残余的五行灵气全部汇聚在周身,紧接着,巨蜂狠命的向前方土层急冲而去。

    “呼嘭!!”过丈厚的土层在暴响声中粉碎,巨蜂终于带着古桑女疾掠出了地洞,“啪!”然而下一刻,耗尽力气的巨蜂狠狠坠落在地,魂影黯淡乍明乍暗,好像快不行了。

    “噗通!”古桑女也顺势栽进了旁边的绿洲,连灵根枝杈都沉进了水底。

    “呃,总算是出来了……”古桑女喘着气从水内爬出来,刚想松口气的时候,地面上那个破洞窟窿赫然掀起一阵剧烈响声:“轰隆”

    “叽叽叽”巨大黑影窜出来的同时,惊天动地的虫鸣也随之爆发,那只身长足有数丈的尖锥黑蚁王转瞬就扑向倒地不起、魂影黯淡的巨蜂。

    这家伙心里清楚得很,要是让巨蜂彻底恢复实力,自己未必杀得了它,还是趁你病、要你命的好!

    “不要啊,巨蜂,快躲开!”古桑女的一声叫嚷,似乎起了作用,巨蜂在瞬间奋力飞起,但是它没有躲闪,而是以凶悍无比的气势用尾蛰针向前猛力一刺:“嗤”

    “嘭!噗!”

    尖锥黑蚁王万万没想到,如此虚弱的敌人还有反扑的一手,自己左眼一凉一疼,登时什么也瞧不见了,非但如此,巨蜂尾蛰针附着的混合鬼毒瞬间涌遍这家伙的全身,让黑蚁王的身躯剧烈一震。

    “叽叽叽!”剧痛袭身,咆哮狂吼,这家伙再次前扑,黑蚁王毕竟是彻底邪化的凶兽,说一千道一万,让它甘心受死绝不可能,“嘭!”巨蜂魂体遭到对方尖锥硬头猛撞,顿时倒飞了出去。

    “哗啦啦”千钧一发之际,不远处赫然飞来一条锁链断掌,硬生生在巨蜂魂影上连匝几圈,“呼!”顺势把它拽了过去。

    “哈哈,来得早不如来得巧。”若桃看着手里虚弱的巨蜂说道:“喂,别忘了,你欠我一条命,以后记得还。”

    小黑也在旁边喊道:“喂,古桑姐姐,你没事吧?”

    “我没……呃?!”古桑女刚刚想报个平安,却没留神附近那只濒死黑蚁王的动静,这家伙闻声而来,张开血盆大口就要咬她。

    “哎呀!”说时迟,那时快,古桑女狼狈的向前一窜,堪堪躲过这一击,顺着水边的沙地骨碌碌滚到了一边。

    “砰哗啦啦!”黑蚁王这凶猛一噬直接咬碎了绿洲旁边两棵歪脖树,“噗通!”顺势把脑袋扎进了水里。

    “古桑女。”若桃此时把对方扶了起来,她说道:“唉,好在你是木灵之体,没受多重的伤。”

    “呀,糟糕啦!”突然间,古桑女大喊一声:“我把柏翁爷爷枝杈灵根掉在水里了,那家伙……”

    “哗啦!”她的话音未落,绿洲水面猛然涌动掀起数丈高的水幕,紧接着,嘴里叼着那截枝杈灵根的尖锥黑蚁王晃着脑袋、目绽凶芒的看着她们,直把对方当成了不死不休的敌人!

    “嗡嗡嗡”刹那间,若桃手里的巨蜂魂体终于恢复了七成灵气,这多亏了它本身五行灵气充裕,随时互补衍蕴,生生不息的缘故。

    “什么?你有个办法能夺回枝杈灵根?”听到巨蜂的嗡鸣声,若桃顿时精神大振:“快说,要怎么办?”

    下一刻,巨蜂迅速表述了自己的意图,在场的每一位,就连小黑都被分配了任务,她们齐声说道:“好,那就这样定了。”“首先是你家姑奶奶动手。”

    “噌噌噌”若桃的话甫一出口,拔身似电疾掠过去,挥起吞雷刃就斩在对方身躯上:“咔嚓!”

    “叽叽叽!”

    剧痛袭身之下,尖锥黑蚁王晃着脑袋连连后退,险些连咬住的枝杈灵根也掉落了,这也是若桃占了对方的便宜,毕竟这黑蚁王的眼睛瞎了半边,她是专挑对方看不见的视角往死里下手招呼。

    “唰唰唰嚓嚓嚓噗噗噗!”寒光迭闪乍现,吞雷刃不断劈砍斩剁,在对方身上留下无数伤痕,可是这黑蚁王铁了心肠,那怕是身上被剁得稀烂、血肉模糊,就是不肯松嘴把灵根吐出来。

    “岂有此理,姑奶奶就不信你的嘴还有多紧。”

    “哗啦啦”电光火石间,若桃振腕抖手甩出锁链断掌,此物破空疾飙倏地匝住黑蚁王嘴边一颗獠牙,她顺势猛拉硬拽,对方的脑袋顿时向前一颤。

    “好机会。”说时迟,那时快,骑着巨蜂的古桑女顷刻飞到黑蚁王嘴边,伸手就去抓枝杈灵根,可这家伙剩下那只独眼绽放凶芒,陡忽晃动尖锥似的脑袋钉向她和巨蜂正面。

    “还想逞凶?!”见此情景,若桃暴吼一声猛地向前疾冲,就听咔嚓一声脆响,黑蚁王獠牙被硬生生拽了下来。

    “呲溜溜”若桃因为用力过猛,顺势滑出去老远,噗通掉进了绿洲水里。

    但是若桃这一下也不算白费力气,因为尖锥黑蚁王同样用力过猛,它一仰头就把大嘴一张,枝杈灵根呼的一下脱口而出,古桑女骑着巨蜂急忙飞上前,刹那间,她挥手猛力打在灵根上:“啪!”

    此物破空飞出老远,因为古桑女是瞧准方向用力,所以灵根径直飙向西北方向,小黑骑着戎宣尸马,在对方急速狂奔的瞬间,将此物接在了怀里。

    “哈哈哈,我接住了!”就在她扬声大笑的一刻,尖锥黑蚁王也醒悟了过来,这家伙并不傻,在失去最后筹码的时候,它只想着要和其中一两个敌人同归于尽!

    “呼”血盆大口朝着距离最近的古桑女和巨蜂疯狂噬去,巨蜂见到情况危急,立刻一晃魂影,猛地将古桑女甩了出去。

    她在空中疾飞的时候,眼睁睁看着巨蜂被对方吞到了嘴里。

    “啪!”下一刻,从绿洲水内爬出来的若桃正好接住古桑女,她问道:“怎么样,你不要紧吧?”

    “呜呜呜……别管我,救救巨蜂呀。”古桑女此刻急得又哭又叫:“是我害了它。”

    “笨蛋,拜托你动动脑子好吧?”若桃说道:“巨蜂一身原火劲,被邪化妖虫吞了,到底谁会倒霉?”

    “这……”

    她的话甫一出口,古桑女顿时为之愕然。下个瞬间,那只尖锥黑蚁王立刻发出凄厉吼叫,因为这家伙的肚子里已经被烈焰烧着了,巨蜂方才几乎是自己扑进对方嘴里,从喉咙径直向下飞,烧得这叫一个痛快。

    把黑蚁王肚子内的肠、脏、血肉烧了个精光净,巨蜂狠狠往前面一撞,“砰啪噗!”暴响声传出的同时,它已经得意洋洋的飞出来了。

    “看见没有?这就是胡吃海塞的下场,肠穿肚烂而死。”若桃呵呵笑着对古桑女说道:“所以嘛,我才叫你不要担心的。”

    “嗯嗯,我这回算是知道了,巨蜂不好吃……”听了她的话,若桃和随后赶来的小黑顿时笑了起来:“噗……哈哈哈……”

    “嗡嗡嗡、嗡嗡嗡”就在下一刻,巨蜂骤忽尖鸣示警,原来黑蚁王钻出来那个大洞,传出阵阵急促虫鸣。

    “哈哈哈,还有?太好了,我也来过过瘾。”若桃的话音甫落,挥手对戎宣尸马叫道:“喂,还愣着做什么,现在可是熟练你那些玄磁黑沙的好机会。”

    “呜噜噜”闻听此言,尸马亢奋的打了个响鼻,追着她扑到了那边。

    “叽叽?!”两只壮硕黑蚁刚刚尖叫着冒头,尸马疾掠过去扬起双蹄,“砰砰!”二蚁身躯直飞出去,它在瞬间让玄磁黑沙在自己头顶汇聚成角状,“噌噌噌”几下就奔了过去。

    “唰!”说时迟,那时快,若桃翻腕疾斩,吞雷刃正落在另一只黑蚁外壳上,“当!”对方的躯体应声龟裂,血肉粉碎四迸。

    “哈,杀这些小喽黑蚁没难度,它们比起刚才的黑蚁王差远了。”

    若桃此时轻松之至,挥手之间再次斩杀五只尖锥黑蚁,古桑女此时突然有些疑惑的说道:“奇怪,刚才我看见的那些尖锥黑蚁比它们体型要大很多,这些好像都是还没成年的幼蚁……”

    “什么?!”小黑在旁边笑道:“古桑姐姐,你该不会是眼花瞧错了吧?”

    “怎么可能?”古桑女分辩道:“我、我眼神好得很,再说,你可以问巨蜂啊,它也瞧见了。”

    “呵呵呵,我才不不问呢。”小黑两手一摊说:“你明明知道我听不懂巨蜂的嗡嗡声。”

    “总而言之,我可没说谎。”古桑女刚要扬声提醒若桃她们注意,可就在此时,尸马那边却先起了异常变化。

    “呜噜噜”说时迟,那时快,尸马仗着头顶有玄磁黑沙凝聚的尖角横冲直撞,把两只黑蚁耍得团团转。

    “噗!”一个失手,尸马尖角将左边黑蚁的脑壳顺势贯穿,它原本没想这么快就把对方弄死,还打算再玩一会,现如今“玩具”就只剩下一个了。

    “唰唰唰啪嗒”恰在此时,尸马头顶陡忽传来一阵巨大翅膀闪动的响声,紧接着,“啪、啪!”这突袭而来的猛禽闪电般探爪抓住了那只毙命黑蚁,顺势还扣住了尸马背脊。

    “嗷呜呜!”骤遭突袭的尸马吓了一跳,可是它头上的黑沙尖锥还和蚁尸连接在一起,一时间挣扎不开,“呼!”转瞬间,二者就被猛禽同时拽上了半空。

    “尸马?!”赫然见此情景,不远处的若桃勃然大怒:“该死的杂毛鸟,你给我把它放下来!”

    “呼呼呼!”怒火冲天的若桃此时抄起几块石头,狠命掷向空中那只猛禽,此禽周身灰白羽毛杂乱不堪,唯独头顶、尾端各有三根竖得笔直、如同剑锋般的翎羽,故此被称为“剑翎狂”。

    “啪嗒、啪嗒,呼”展翅腾空之时,那剑翎狂得意洋洋,还咕咕叫了两声。

    它以为自己是占个便宜,捕捉两个到嘴的肥肉,却没料想眼前一黑,“砰砰砰砰!”暴响声中,立刻被飞石砸中头脸。

    “啪!”惊慌失措之间,剑翎狂松开一只爪子,正好把蚁尸丢在了距离若桃不远的位置,她气得怒吼道:“混账东西,谁要这个破玩意?我是说让你把尸马留下!!”

    “叽叽”虫鸣声尖锐响起,偏偏这个时候,地洞里又窜出数十只壮硕黑蚁,体型远比刚才的要大出很多,俱都向若桃围拢而来。古桑女此刻说道:“我就说嘛,那些大只的肯定在后面。”

    “哎呀,你就别再说了,咱们赶紧想办法救救尸马吧。”听到小黑这么说,古桑女笑道:“想不到你还挺关心它的?”

    “那当然,待会尸马要是摔断腿,我可就要走着回古柏树屋。”小黑咬着嘴唇说道:“想一想就觉得脚疼。”

    “呃……小妮子,我还当你善心发作,原来只是想着自己。”古桑女苦笑一声:“罢了,你在这里好好待着,我和巨蜂去救它吧,就当是为了不让你的脚疼也好。”

    “嗡嗡嗡”电光火石之间劲风疾响,巨蜂振翅掠行,猛地追上了那只剑翎狂。

    “咕咕?!”猛然觉得背后恶风不善,低鸣一声的狂疯狂扇动翅膀不停加速,这家伙天生就喜欢占便宜,所以才会趁隙抢夺蚁尸和尸马。

    但是刚才被若桃几块石头硬生生砸得晕头转向,狂把到手的肥硕蚁尸给扔了,这尸马虽说不知能不能吃,可要想叫它轻易放弃,那是比死还难受。

    谁知道被利爪扣住的戎宣尸马挣扎得越来越厉害,它原本就是一个狮子脑袋,此刻张开獠牙利齿,吭哧一口咬在了狂的爪踝上,嚼得咯吱吱作响。

    “咕咕咕”剧痛袭身之下,剑翎狂猛地一晃身躯,险些栽落下去,这家伙此时才察觉到自己是找了个祸胎,想要松开爪子把尸马扔下去,可是这回倒好,尸马咬住了鸟爪死活都不松开了。

    尸马想得也很清楚,现在距离地面已经好几丈了,你把马爷爷这么扔下去,我岂不是要变成肉饼?!除非你这贼鸟肯降落下去,否则休想脱身!

    就这样,在空中的一禽一马不断互相撕扯,看得后面追踪而来的古桑女和巨蜂都傻了。

    古桑女喃喃自语道:“哎呀,他们已经揪扯成一团了,怎么动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