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2025章 异食蛊母(第五更爆发)
    “噗”说时迟,那时快,一声轻响过后,修蛇和封陡忽从聚灵甲表面被弹了出来,“啪!”它们正好和半空中的凿齿撞成了一团。

    气得破口大骂:“你们俩瞎了眼啦?也不看着点?”

    “真不能怪我们。”修蛇此时紧张兮兮的说道:“刚才被吸进甲内的时候,里面有几个涡流想把我们吞进去,我挣扎不过,原本想就此认命,谁知道下一刻竟然被‘吐’了出来。”

    “呵呵呵,看来是我们不合聚灵甲的‘胃口’。”封得脱大难,犹如死里逃生,它大笑道:“咱们的运气不错呀。”

    关横沉着脸说道:“你的运气是不错,可白龙和绿蛟呢?它们不会是已经让聚灵甲彻底消化了吧?”

    “别开玩笑,这不可能!!”周围几个神兽之魂齐声叫道:“不要小瞧我们的力量,虽然只是魂体,白龙和绿蛟照样可以克服困难险阻冲出来。”

    “不过它们已经被吸进去有十息时间了,情况有些不妙啊。”卿凰和若桃互相对望了一眼,而后不约而同问道:“现在该怎么办?”

    “要我说,不如狠狠砸这个聚灵甲几下。”小黑此时出主意道:“看看它能不能把绿蛟白龙给吐出来。”

    “啪!”闻听此言,若桃伸手拍了对方额头一下,并没好气的说道:“别乱出馊主意。”

    “呃。”小黑捂着被打疼的脑袋回嘴道:“说我出馊主意,可你不是连这种办法也想不到吗?”

    “你!!”若桃刚要和她斗嘴,卿凰立刻叫道:“好啦好啦,这里已经够乱了,拜托,别再吵了。”

    “不,小黑虽然是误打误撞有些胡闹,但是这种办法不是没可能奏效。”关横突然一挥手低呼道:“其余的神兽都听着,立刻用尽全力大声呼唤绿蛟和白龙,我要看看聚灵甲的反应。”

    闻听此言,那几只神兽不敢怠慢,“唰唰唰”风声陡现的同时,全都聚集在了灵甲周围。

    “呼嗷呜!!”齐刷刷一声厉吼咆哮,直接冲击聚灵甲正面,但旁人却没有听见丝毫声响,因为这是只有神兽彼此间才可以听见的吼声。

    “嗡嗡嗡!”正面承受神兽之吼,聚灵甲陡忽在桌案上剧烈震颤,关横双耳一动,赫然听见此甲内隐约传出绿蛟、白龙的啸声。

    “就是这个了。”关横的心中一喜,突然大声叫道:“七鬼何在?与我一起攻击聚灵甲,把神兽之魂震出来!”

    “嗷呜呜”说时迟,那时快,尖啸的婴白鬼、六伥鬼魂影在周围齐聚,卿凰和若桃见状,立刻拉住小黑齐刷刷退出房间,柏翁、白眉老猴也跟着退到了门口。

    “动手!!”迅猛一击汇聚而成,夹杂着关横的吼声、七鬼的咆哮,重重轰在了九转聚灵甲正面,“砰!”巨响声中,古柏树屋都为之颤抖。

    可是没等这股力量向周围继续扩散,就已经被聚灵甲彻底吸收,“啪、啪!”电光火石间,两个神兽之魂被弹出灵甲,狼狈不堪的飞落到关横他们面前。

    “呃啊!能逃出来真是侥幸……”“是啊,好险好险。”听到白龙和绿蛟的话,关横倏地把脸一沉:“喂,到底是怎么回事?”

    “呼,等等,先让我们喘口气再说,喂,卿凰姑娘呢?大家都过来吧,我有话要说。”白龙此时心有余悸的瞥了一眼桌案上的聚灵甲,它低语道:“咱们还是离这样东西稍微远一点吧。”

    绿蛟也说道:“就是,刚才因为出不来,差点把我吓疯了,也不知道封和修蛇为啥运气那么好,一下子就溜了。”

    “嘿嘿,侥幸、侥幸。”封此刻得意洋洋的开言道:“承让了。”

    “承让个屁!”

    白龙没好气的骂了一句,眼见周围的人都聚拢过来,它立刻说道:“刚才我和小绿被吸进聚灵甲内,经历了好凶险的一幕,这玩意里面好像有个凶猛的残魂存在,实力嘛……比我们稍微高那么一丢丢,所以我俩差点就被它吞噬了。”

    接着,白龙就把刚才的事情叙述了一遍。

    不知为何,四个神兽之魂被吸进聚灵甲内以后,封和修蛇很快就遭到对方排斥,被吐了出去,不过白龙和绿蛟却被扯进了其中一个涡流,那里面有个硕大的巨虫颅首,发出一阵阵强大吸力,要把它们吸到嘴里吞噬。

    白龙、绿蛟也不是任人随便捏的软柿子,情急抵抗,拼命和对方僵持周旋,这个时候,巨虫颅首为了松弛、削弱它们的反抗情绪,不断把自己的残存记忆灌注到二神兽脑中,让它们知道了不少讯息。

    原来,聚灵甲的核心材料是一种叫做“异食蛊虫”的家伙合成的,这异食蛊虫能吞噬各种世界衍生的金属,在体内融合强化,让自己变得坚硬无比,借此抵御敌人的攻击。

    异食蛊虫本来生长在极为遥远的异域空间,与灵族、邪魇一族没有什么瓜葛。

    但是,上古灵族远征天邪域,和上古邪魇一族开战的时候,有一回无意中让空间绽裂出一道缝隙,一只蛊母恰巧坠落到了双方的战场上。

    这种蛊母毫无战斗能力可言,在双方施展全力攻击下,慌忙产出几颗蛊卵,就被邪魇族强行抓走,而那些卵则落到了灵族手里。

    很快,两族的人都发现了异食蛊虫的秘密,他们决定利用此虫吞吃金属和矿石加以融合、强化自身的特点,为自己改善兵器甲胄的功能。

    可是最终由于双方战事紧迫,异食蛊虫还没有实际应用到战场上,上古灵族和上古邪魇族就已经消亡了。

    最终,几枚蛊卵孵化出来的幼虫被灵王拿去融合了各种珍贵材料,铸成了一柄灵剑和几件九转聚灵甲,而蛊母的下场,则要悲惨很多。

    蛊母落在万魇邪王手中以后,被迫吞噬无数材料、金属和矿石,最终变成物极必反,撑爆了自己的身体,惨然毙命。

    但是万魇邪王依旧不肯放过它,强行禁锢蛊母死后衍生的魂体,和它所剩的坚固残躯融炼在了一起,制造了一根“灭灵金梭”,此物的威能初时不显,但是堪称潜力无穷。

    原本打算用自己的邪气彻底洗涤这金梭,使其变成与自己心意相通的魔兵,可是邪王却因为遭受重大变故,不得已将此物只留在了人间。

    非但如此,那只蛊母的魂体禁锢在了金梭内,使这魔兵从一开始就具有潜在的灵性,但是蛊母魂体和金梭内的邪气都需要长期滋补,故此,历代的魇化盟先主在到处搜寻生前实力强大的妖魂,供它们吸收。

    那只玄瞳巨水母是上古异种,可以免遭邪气侵染毒害,不过其腹内空间可以容纳大量妖魂,便被选为了储存魔兵金梭的“容器”,如此一直过了多年。

    关横和卿凰之前大战巴隆分身,与之抢夺盛有金梭的长匣,关横豁尽全力用双剑斩击金梭,其实那时,蛊母之魂和金梭内的邪气正在疯狂抵抗。

    受到剑斩冲击的刹那间,蕴含万魇邪王残余气息的金梭一端意识到自己未必可以完全压制蛊母魂体,立刻决定舍弃对方,顺势挣断半截,自愿被巴隆取走。

    而蛊母寄宿的那半截金梭收势不住,正好钉进关横的胸椎骨缝。

    在蛊母魂体拥有自己的意识,感到关横穿着的这件九转聚灵甲有自己异食蛊虫血脉的气息,顿时控制半截金梭,与聚灵甲融合起来。

    经过了这段时间的加紧融合,半截金梭的材质完全汇入了聚灵甲,让它更为坚固、结实耐用,而蛊母也得到了一些力量的补充,就在刚才封凑到附近的时候,这蛊母下意识的产生吸力,把它和修蛇、白龙、绿蛟之魂直接扯进了灵甲内。

    由于封和修蛇的魂体味道不适合蛊母,立刻就被它扔了出去,但白龙和绿蛟原本属于近亲,它们魂体产生的灵气,让蛊母觉得很舒适,这家伙顿时起了吞噬之心。

    二神兽与之周旋,拼命挣扎的时候,蛊母这些过往的记忆迅速进入它们脑中,企图迫使二兽丧失抵抗意识,别说,这一招还真好使,白龙和绿蛟数息间就要支撑不住了。

    千钧一发之际,关横在外面让众神兽之魂发出咆哮,白龙、绿蛟登时振奋了几分精神。

    与此同时,关横和七鬼的合力重击狠狠轰在了聚灵甲上,那蛊母之魂立刻感到毁灭危机临头,立刻放弃和二神兽的纠缠,迅速将关横他们这股五行灵气攻击吸收、融合、化解。

    “就是这样,一切都赶得太凑巧了。”白龙讲述到这里,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呼……所以我才说,这回是凭着几分运气得救。”

    “那这么说,聚灵甲现在因为蛊母的存在,倒成了十分危险的东西喽?”关横气得一拍桌案:“岂有此理,本少爷好好一副九转聚灵甲,倒是被你这莫名其妙的东西给占据了,你混账……”

    “嗡嗡嗡”他的话音未落,聚灵甲陡忽发出一阵震颤之音,似乎对关横的语气很不满。

    “呸。”关横看到对方这样,气就不打一处来,他继续扬声骂道:“还有,你这该死的蛊母之魂,控制金梭扎进我的骨缝,差点害得我丢了半条命,骂你又怎么样?要不是怕手疼,我还想打你呢!”

    “唰唰唰”这句话甫一出口,聚灵甲上方顿时风声涌动,继而浮现出一个巨虫颅首虚影,对着关横“吱吱吱”叫了几声。

    “哇,这就是那个异食蛊虫的蛊母吗?”卿凰、小黑和若桃,甚至白眉老猴、柏翁都一起围拢过来,上下打量这个家伙,她们纷纷说道:“长得五彩斑斓的,还挺好看。”

    “吱吱、吱吱。”这蛊母又对着关横怪叫了几声,他问道:“卿凰,这家伙在说什么呢?”

    “我也听不懂。”卿凰此刻摇头苦笑道:“大概是因为蛊母自异域而来的缘故,我不明白它想表达的意思。”

    “真是件麻烦事。”

    关横抱着肩膀,此刻和那只蛊母怒目相对,他突然说了一句:“既然它很麻烦,咱们不如就直接解决掉这家伙算了,七鬼,你们把这蛊母魂体撕碎吃了,我用火烧掉聚灵甲,大家一了百了、万事大吉。”

    闻听此言,亢奋的七鬼顿时围了过来,那巨虫颅首虚影顿时吓得一哆嗦,而后叫道:“等等,有话好说,我不是想和你作对。”

    “呃?!”听到这家伙开口说了人话,众人顿时瞪大了双眼盯上了它。

    “你这死虫子不是会说话吗?刚才为什么吱吱怪叫,是不是在耍我?”

    关横怒不可遏,立时暴现浑身杀气,那巨虫虚影此时嗫嚅道:“别、别生气,我虽然可以听懂、会说你们的语言,可是太久没和别人对话了,所以、所以一时想不起来而已。”

    “关横,别和这家伙如此客气了,继续吓唬它!”绿蛟在旁边气哼哼的说道:“它刚才还想吸收我和白表哥,你一定得为咱哥们出口气。”

    “喏,虫子,你也听清楚了。”关横这时把脸一沉,故意显出一副凶恶模样开言:“这几只神兽之魂都是我罩的,你问也不问一声就胡乱吸收,是不是活腻了?”

    “呃呃……我、我、我不是故意的,最开始那个魂体是自己凑过来的,我之前豁尽全力把金梭融合在这副甲上面,耗力过甚,实在太虚弱,所以、所以忍不住才想吸收它。”

    看到那几只神兽之魂都绕着自己打转,似乎不怀好意,巨虫虚影急忙说道:“后来其余几个魂体拼命拉扯,我要是不把它们拽进甲内,害怕出来以后被你们攻击,这是被迫自保。”

    “胡说八道!小小虫魂,竟痴心妄想吞了你封大爷?让我吞了你还差不多!”

    “就是,你这厮是不是瞧不起神兽之魂?哥几个,教训它!”八只神兽在附近吵吵嚷嚷,对着巨虫颅首虚影连唬带吓,那家伙哆哆嗦嗦都不敢继续说话了。

    若桃和小黑在旁边捂嘴偷笑,语带狭促揶揄:“呵呵呵,这蛊母之魂原来是个胆小鬼。”

    “喂,你是蛊虫之母对吧?”关横此刻敲着桌案低吼道:“本少爷对于毁灭你没有兴趣,可这件九转聚灵甲是我的东西,你立刻把自己的魂体挪出来,我要把灵甲穿回去。”

    “这、这个要求太过分了,万万不行。”闻听此言,蛊母立刻大摇其头,断然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