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2020章 迷宫银蝇(第五更爆发)
    “卿凰,别再磨蹭了,大家一起出手吧!”摩拳擦掌的若桃此时拽出吞雷刃,大有跃跃欲试之意,不但如此,旁边的老猴也是张牙舞爪叽叽怪叫,也想跟着凑热闹。

    “真是受不了你们两个打架狂……”卿凰扶额苦叹了一声,随即说道:“就算是要出手,只怕也轮不到你们了,巨蜂,你上,用霾雾攻击!”

    “嗡嗡嗡”闻听此言的巨蜂倏然振翅疾掠,迎向大群马首银蝇。那些沙蝎正有些奇怪它想做什么,可是巨蜂已经喷吐出无数浓郁的鬼毒之雾罩向对方了。

    “吱吱吱!”为首的几只硕大银蝇甫一接触到鬼雾,顿时发出嘶鸣惨叫,它们浑身青肿、躯体转瞬就被烈焰焚烧了起来。

    其余的银蝇见状,立刻施展开风驰电掣般的神速,霎时脱离了鬼毒迷雾蔓延的范围,但是巨峰依然驱使着浓雾黑霾紧追不舍。

    “好极了,就是这么做。”小黑和若桃看着兴奋异常,不由得大声叫好。

    可就在下个瞬间,远处空中骤然飞来一只巨大妖虫,这家伙身躯足有寻常骡马牛犊一般大小,正是这群银蝇的首领。

    “吱吱吱”尖锐叫声响起的同时,这家伙猛地扇动自己的翅膀。

    “呼呼呼”强烈的风压转瞬间席卷而来,让正在追杀群蝇的巨蜂猝不及防,周围所有的霾雾都被吹得无影无踪了。

    见到巨蜂这个敌人终于现身,群蝇顿时勃然大怒,一个施展神速在它周围急转不休,“嗖嗖嗖唰唰唰”刺耳风声此起彼伏,弄得下方观瞧的三女和老猴眼花缭乱,应接不暇。

    “呼噌噌噌”说时迟,那时快,急速旋转的五只银蝇终于按捺不住杀意,以自己最快的速度冲向巨蜂。

    只可惜它们面前的巨蜂也是以速度见长,在关横手下七鬼中,与婴白鬼并称神速,银蝇的动作在它眼中,和慢动作回放没什么区别。

    “嗡嗡嗡”电光火石间,巨蜂一晃魂影,消失在了原处。

    “砰砰砰!”

    五只银蝇收势不住,顿时在空中互相对碰,撞得自己晕头转向,就在下一刻,巨蜂陡忽出现在它们身后,尾蛰针倏地破空疾刺猛袭,正中银蝇的身躯,让它们一个个惨然毙命,栽向地面摔个粉身碎骨。

    “吱吱吱”见此情景,其余的马首银蝇登时泛起心中同仇敌忾之意,它们呼啦啦一大群振翅疾掠而上,把巨蜂彻底包围在中间。

    这一下巨蜂不惊反喜,因为对方的行动正好遂了它的心愿,要是这些高速移动的银蝇四处飞散徘徊,巨蜂都不好把它们全歼了。

    可是此刻,巨蜂忽然暴现魂体内的原火之力,霎时席卷方圆数丈的范围,那些已经完全邪化的银蝇等于是送上门找死,只要稍一碰触原火劲,立刻就变成空中烈焰升腾的火球了。

    “吱吱吱”见到自己的亲族手下瞬息惨死,那银蝇首领知道对方拥有能全灭己方的火劲,便在瞬间尖叫嘶鸣,带领着残兵败将向着远方疾逃而去。

    “嗡嗡嗡”此时此刻,大获全胜的巨蜂飞回到卿凰身边,颇有几分得意洋洋之态,三女齐声夸奖道:“了不起,你可真行。”

    “叽叽、叽叽。”旁边的老猴都有些嫉妒了,喉咙内发出几声不服气的低鸣。

    就在下一刻,众人周围的髅纹沙蝎突然群情激愤,纷纷对着沙蝎王尖叫不止,那意思是想鼓动大王带领大家杀回去,找到溃逃的马首银蝇报仇。

    可是沙蝎王心知肚明,银蝇之所以败走,可不是因为己方,那是巨蜂厉害的缘故。

    “其实,你们要想打败马首银蝇,也不是很困难。”卿凰此时一挥手:“巨蜂,把你身上的原火之力分一些给群蝎,这样的话,以后它们的普通攻击都可以对付邪化妖虫妖兽了。”

    闻听此言,巨蜂立刻在空中迅速兜转一圈,将星星点点的原火之力撒向群蝎身躯,这些蝎子在接受原火之力以后,原本青黑的外壳陡忽罩上一层赤红光泽,都变成“髅纹火沙蝎”了。

    “吱吱吱”沙蝎王实力最强,得到的原火之力也最多、最充足,此时它晃动着咔嚓作响不断开合的巨螯,显得十分亢奋。

    “蝎王,你一定知道银蝇现在逃往何处,赶紧带我们去吧。”

    听到卿凰的话,沙蝎王这才想起现在是报仇要紧,于是连连颌首点头,它吱吱尖叫两声,立刻带领着蝎群冲在前面,卿凰、若桃、小黑和老猴在后面紧紧跟随。

    ……

    另一边,银蝇首领带着几十只残存的同族,狼狈不堪的跑回地底乱石迷宫,此时此刻,好不恼怒,正在大发雷霆。

    “唧唧唧!”暴怒的银蝇首领倏地咬住旁边一只同伴腰身,“噗!”随即就将它大口吞噬了。

    由于这地宫内对于邪气极为排斥,导致银蝇们无法补充失去的力量,只好靠着互相吞噬融合,勉强苟延残喘而已。

    可是一时半刻之间,这些马首银蝇还不想离开乱石地宫,因为这里有一样东西,是它们想要迫切得到之物,就是迷宫尽头巨大石屋内水池里那株奇异的莲花。

    这莲花生长在水池中,也不知经历了几千几百年,但是散发出来的香气,却能够给予妖虫妖兽平和心情、消除暴戾狂躁的奇效,所以那些沙蝎才会选在在此地栖息繁衍。

    不过现在,这里成了马首银蝇抢夺到手的地盘了,银蝇们也对莲花香气非常痴迷,甚至已经到了无法离开的地步。

    只因为大西漠内原本浓郁的邪气逐渐稀少,在近期全部朝着邪王血堡那边归拢,某些实力较弱的邪化妖兽根本补充不到邪气,一旦它们靠近血堡上空,就会莫名其妙的粉身碎骨。

    没奈何,这些已经被完全邪化的家伙,只好互相残杀吞噬,吸收被打败对手的血肉和残存邪气,借此保住一时残命。

    可就在那时,有只银蝇首领凭着敏锐嗅觉,找到了乱石迷宫这里,发现了奇异莲花的踪迹。

    此花的气息在吸收以后,居然可以暂时遏制银蝇们因为缺少邪气带来的痛苦,这如何能不叫它们欣喜若狂呢?

    于是,在自己首领的统率下,马首银蝇用武力霸占了这个乱石迷宫,虽然髅纹沙蝎已经败走,可是银蝇并不打算放走这些原来的住户,认定其是潜在威胁,所以一路搜寻追杀。

    谁知道,马首银蝇在半路上遇到卿凰等人和巨蜂,这才倒了大霉,铩羽而归。

    “唧唧唧!”吞噬了几只同类、发泄心中的愤怒之后,昂首嘶鸣的银蝇首领这才感觉好一点,于是又把目光瞄上了附近水池内的那株奇异莲花。

    这只银蝇首领自忖体内的邪气几乎快要消耗光了,那种没有后续邪气补充的痛苦,实在是难以忍受,有好几次,银蝇老大都想直接吞了那株莲花镇压自己痛苦,可是它不敢轻易这么做。

    因为这只银蝇虽然是首领,掌握着对手下几十只同伴的生杀大权,但却不能独吞莲花,此物是所有马首银蝇镇压邪气流逝痛苦的最后宝物。

    一旦失去了奇异莲花,银蝇们会立刻暴走狂乱,到时候就算是首领自己也无法镇压,极有可能会被它们反噬而死。

    “唧唧……”强行按捺住眼中贪婪之色,迫使自己不再去看那株莲花,银蝇首领此时静静趴卧在原地,也不知在思考些什么。

    “吱吱、唧唧唧”突然间,乱石迷宫内传来了一阵阵银蝇的惨叫声,吓得银蝇首领赫然飞起,它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冲啊”

    “叽叽叽”此时此刻吼叫声陡起,若桃和白眉老猴跟着那群髅纹火沙蝎掠进乱石迷宫,见到那些邪气银蝇,她们就扑上前去,将其斩杀、拳毙或者硬生生撕碎。

    “哈哈哈,真过瘾,还是斩杀这些邪气杂碎最痛快了。”若桃晃着手里的吞雷刃,时不时还扭头叫道:“卿凰,你们倒是快点来呀,否则我和老猴就不等你们了。”

    “别催别催,是你们冲得太猛了。”卿凰拉着小黑的手,急匆匆从后面赶过来,她嘴里说道:“也不知道你们着什么急,那些银蝇又不会凭空消失。”

    “呵呵呵,那可说不定,我先想过过瘾再说喽。”若桃的话音甫落,倏地晃身形向前疾掠,旁边的老猴紧随不舍,她们和蝎群霎时间就闯到了迷宫尽头的巨大石屋。

    “吱吱吱”沙蝎王此时发出厉吼咆哮,因为看见了半空中振翅飞舞的银蝇首领,直气得它目眦欲裂、七窍生烟,对方也是“嗡嗡嗡”尖鸣不休,意在疯狂挑衅。

    “唰!噌噌噌”破空声陡起的瞬间,这银蝇首领急速俯冲而下,释放邪气猛攻沙蝎王身躯,谁知道对方不躲不避,倏地晃动双螯暴现一股炽热火劲,“砰!”下一刻,狠狠轰在了银蝇首领头上。

    “啪嗤!”

    “唧唧唧”脑壳迸碎的响声和激烈惨叫同时响起,银蝇首领只觉得剧痛袭身,险些从空中直接栽下来。

    卿凰和二女、老猴赶到时,立刻挥手叫道:“巨蜂,上!把其余的银蝇喽都打下来。”

    说时迟,那时快,巨蜂立刻施展开风驰电掣般的速度,或是用尾蛰针刺中银蝇身躯,或是双颚咬碎它们的翅膀,几十只马首银蝇在顷刻间惨叫着纷纷坠地。

    见此情景,髅纹火沙蝎发了疯似的扑将上去,用尖牙利齿和双颚将其彻底撕碎,一时间银蝇濒死惨叫此起彼伏、接连不断。

    对于这些银蝇,群蝎是痛恨无比,它们原本与世无争在这里生活得好好的,却遭到对方无辜袭击屠戮,还被赶出家园,银蝇甚至不肯放过它们,还要继续追杀下去。

    要不是遇到卿凰、若桃等人,髅纹火沙蝎此时早就饮恨惨死了。

    “砰砰砰砰!”

    突然间,沙蝎王的双螯再次接连挟风直捣,击中了银蝇首领肚腹好几次,顿时打得对方身上出现多个飙血坑洞,疼得那厮嚎叫不止。

    但是银蝇首领注意到此时自己的同伴已经死伤殆尽,既然如此,它也无需再顾忌,仓惶暴退之时,急急向水池那边飞掠而去,这家伙的目标,就是那株奇异莲花。

    “你想得倒美!”若桃的吼声赫然响起,“唰!”破空风声甫动,她手腕上的锁链断掌登时疾飙而去,“嚓嚓嚓!咔嚓!”正好匝住银蝇首领的一条后腿。

    “混账东西,你给我下来吧!”若桃奋起全身神力,猛然把锁链往怀里一带,“扑通!”银蝇首领应声摔在了平地。

    正当它想要挣扎着爬起来时,周围立刻围拢上来无数愤怒的火沙蝎,紧接着,“噗嗤、咔嚓、咯剌剌!”血肉迸碎、骨骼断折声响此起彼伏,这银蝇首领已经被硬生生撕成了无数碎片。

    “好了,老猴、巨蜂,你们用原火劲把邪化妖虫残骸烧尽,咱们也该离开了。”听到卿凰的吩咐,对方立刻依言照办,可是下一刻,沙蝎王悄悄溜到她的身边,用螯钳拽了拽卿凰的衣角。

    “咦,这是怎么了?”看到沙蝎王示意自己跟过去瞧瞧,卿凰便好奇的走到了水池附近,她突然叫道:“若桃、小黑,你们也过来看呀,这莲花,好像就要开了。”

    “在哪?在哪?我来瞅瞅。”二女闻言都围拢上来,此外还有好奇的老猴和巨蜂,不过大家等了数息时间,那株奇异莲花还是没有彻底展开花瓣,众人和沙蝎王都有些焦急起来。

    “该不会是那些银蝇在此地吸收了莲花太多的灵气,让它虚弱下来了吧?那可得滋补一下才行。”

    下个瞬间,卿凰立刻把一股水灵之精输送进池子里,莲花得到这灵气滋润的瞬间微微颤晃,紧接着,就将自己的花瓣一层接一层缓缓展开、彻底绽放了。

    “啊,好香啊……”小黑此时嗅到莲花四溢的香气,忍不住赞叹一声:“我从来见过如此清新怡人的味道,真好、真好。”

    “嗯,确实很香……咦,沙蝎王,你要做什么?”下一刻,卿凰看到对方伸出一只螯钳在水里捞来捞去,连身子都差点跌进池子里,她急忙伸手把对方扶住:“你小心一点呀。”

    就在此时,蝎王将自己的螯钳从水里抽了回来。“吱吱、吱吱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