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2019章 髅纹沙蝎
    “呃……嗬嗬嗬……”喉咙内霎时发出垂死野兽般的低声嚎叫,这个企图逃走的家伙硬生生被高壮恶汉荼苍举过头顶,他怒吼道:“你要去哪里?难道是打算逃走?!”

    “不不、我不是……我,饶命啊……”听到此人挣扎求饶,荼苍更是怒不可遏:“在这里每一个魇化盟的兄弟,都是心甘情愿为邪王献身的精英,你,你只不过是个怕死的垃圾渣滓!!”

    “呃啊啊啊胆小鬼!”厉吼声赫然响起,对方的四肢顷刻就被荼苍发力扯断,“噗噗噗噗!”手脚断处立刻飙出血箭,那人当时长声惨嚎起来:“呀呀呀呀”

    “嗤啦……嗤啦……”手里拖着断肢的残躯,摩擦的地面沙砾不断作响,滚烫红浆不断涌出,直接把沿路涂抹出一道触目惊心的血痕。

    此时此刻,荼苍把那家伙再次拎了起来,而后对所有人说道:“这家伙不敢献出自己的生命,是个胆小鬼、可耻的叛徒渣滓,你们说,该怎么处理他?”

    “杀杀杀杀杀杀”这群疯子嘴里反复说着这个字,血灌瞳仁的双眸尽是疯狂之色,迈着大步,全都向荼苍身边围拢而来。

    “呀啊啊”半空中不断回荡着惨叫声,那个人最后被折磨成一堆烂肉,紧接着,荼苍大吼道:“兄弟们,不要再犹豫了,动手!”

    “噗!”有人用染血的短刃蹭过自己的脖颈,也有人将反手兵刃戳进心窝,几十个人毫不犹豫的在诡异黑土旁边自戮,尸身全部倒在了上面,很快就被彻底淹没吞噬。

    “哈哈哈哈,巴隆大人,小的很快就能帮您完成这个‘魔魇魅影奇雾之阵’了。”

    荼苍看着那一大片诡异黑土得意狂笑:“上千狂热的魇化盟成员在这里自戮而死,用自身血脉、魂体和邪气相融合,让这奇阵已经接近完美,只要、只要再死上一百人,那就足够了。”

    这家伙正在黑土边缘喋喋不休自语着,远处空中却飞来了几个黑点,正是关横派遣出来到附近探查情况的玄翎花。

    “可恶,那几只死鸟越看越恶心,杀!”话音甫落之时,荼苍头上赫然浮出一道本源魔魇之影,径直朝着远空疾掠而去。

    ……

    另一边,关横躺在树椅上,显得悠闲惬意,不过在和卿凰她们说话的语气,却显得格外凝重:“咱们也审问岑鸿那个家伙,据他说,疑似是九婴的怪物,却是已经向邪王血堡方向去了。”

    “但是岑鸿相当狡猾,他说的话未必可信,如今只能在沿路仔细搜查确认了。”

    卿凰说道:“好在其余八只神兽之魂对于九婴的气息十分熟悉,再加上它身上邪气浓郁,你的那个邪王晶石应该也会有感应的。”

    “嗯,所以说,咱们也不用担心找不到它。”若桃在旁边搭言:“如今,还是去邪王血堡对付巴隆和它的余党要紧。”

    “对了,可别忽视另外一个潜在的敌人。”关横眼中闪过一丝寒芒,他继续道:“就是骜碌和霍岚那两个家伙。”

    “哈哈,你不说的话,我都要把他们忘了。”卿凰莞尔一笑:“这种敌人的存在感,也太低了。”

    “哒哒哒哒哒哒”就在此时,急促脚步声响起,小黑从外面跑了进来,她开口问道:“姐夫,伤口还疼不疼?”

    “呦呵,小丫头还挺关心我的。”关横笑着开言道:“不疼了,只是那金梭消失的很快……”

    “说来也奇怪。”卿凰言到此处,迈步走上前伸手掀开关横的衣襟,她说:“瞧瞧,钉在阿横胸椎附近的金梭真的快彻底消失了,只有数寸长的尖端留在外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个真是不太清楚。”关横此刻苦笑道:“我也检查了自己体内,那金梭也没在身体的任何部位滞留,透着十分的诡异。”

    “当当当。”卿凰随手敲了敲关横身上穿的那件九转聚灵甲,嘴里说道:“也多亏了义父送的这副甲,在金梭破体的时候你才能保住小命……”

    “不错不错,就光是凭这一点,我就得对他老人家感恩戴德了。”关横刚说完这句话,心中突然一动,似乎想到了什么事情,顿时陷入沉思。

    卿凰和若桃知道他有这个习惯,思考问题的时候,不喜欢被人打断,于是拉着小黑走出了树屋房门。

    “卿凰姑娘。”就在下一刻,柏翁急匆匆的走了过来,他对三女说道:“玄翎花回来了,它们好像和什么人经过了一番激烈搏斗,十分疲惫。”

    “什么?!”闻听此言,卿凰心中暗惊,她火急火燎的问道:“花们受伤没有?”

    “这个倒是没有。”柏翁领着大家一边往屋脊方向走,一边说道:“它们的爪子和鸟喙上都有血迹,但不是自己的。”

    闻听此言,卿凰稍微松了一口气,她继续道:“明白了,那我就来问问吧。”

    “咕、呱呱……”看到卿凰走过来,为首的一只花连忙从自己的窝里站起,卿凰说道:“你还是卧下吧。”

    接着,她就抚摸着花的脑袋问了几句,而后对身边的同伴说道:“它们说,刚刚飞到荒滩边缘附近,就遭到了陌生人袭击,那家伙用的是本源魔魇之影,应该是魇化盟的。”

    闻听此言,若桃低声笑道:“呵呵呵,这大西漠境内的坏人,好像除了魇化盟没有其他家伙,怎么样,花吃亏了没有?”

    卿凰答道:“当然没有,它们不但打得那个偷袭的家伙抱头鼠窜,还顺便抓瞎了对方一只眼睛。”

    这句话甫一出口,三女顿时笑了起来:“哈哈哈哈,真是自作自受。”

    “叽叽、叽叽叽”就在下一刻,白眉老猴的尖叫声赫然响起,它的身影在三窜两跃之间就落到了屋脊上,卿凰微微一愕:“咦,你不是带着那些癞斑犀去找食物了吗?它们呢?”

    “叽叽叽、吱吱……”老猴的脸上,此时显得有些羞愧赧然之色,卿凰听了它的叫声以后,这才扶额苦叹道:“唉,你们可真会惹事,罢了,阿横在养伤,别惊动他了,我去吧。”

    “啪。”小黑此时拽了拽对方的衣袖,而后问道:“出什么事了?”

    “唉,老猴带着犀群去数里外的沙丘寻找食物,无意间与那里的‘髅纹沙蝎’起冲突了。”

    卿凰苦笑一声:“要论实力,癞斑犀当然不怕对方,可那些沙蝎擅长喷吐毒雾,把犀群都给迷倒了,要不是老猴发火把沙蝎赶走,估计要出大事,现在我得赶紧过去看看。”

    小黑眨了眨眼,来了几分兴趣,她说道:“那我也要去。”

    “这孩子,你跟着去添什么乱?”心念一动,卿凰刚要开口拒绝,小黑却瞧出了她的心思,立刻叫道:“你要是不答应,我立刻就去告诉姐夫。”

    “别别,你要是去惊扰他,我就更头疼了。”卿凰摇了摇头:“我答应带你去就是了。”

    “呵呵呵,要去的话,大家就一起去吧。”若桃说道:“我来看住小黑。”

    三女商量妥当,在老猴的带领下急匆匆赶到了癞斑犀中毒倒下的沙丘附近,当然,她们身边还跟着一个家伙,那就是能解百毒的巨蜂伥鬼。

    “嘶嘶嘶嘶嘶嘶”刚刚接近那里,卿凰耳边就听见一阵尖锐刺耳的虫鸣声。

    “嗯?!难道是……”眉头一皱,她立刻带着若桃、小黑疾奔过去,白眉老猴更是连窜带蹦抢前疾掠而去。

    沙丘背面,果然出了事,有数百只大大小小的髅纹沙蝎把犀群围了个水泄不通,要不是有几只没中毒的壮硕癞斑犀嘶吼咆哮,不断威慑对方,只怕这群蝎子早就扑上来了。

    “叽叽叽!”见此情景,尖啸的白眉老猴勃然大怒,“噌噌噌”几下冲上去,“啪。”伸出利爪闪电般擒住一只巨蝎,而后就要把对方撕成碎片。

    这一下可惹毛了群蝎,它们纷纷扭头,把目标变成了老猴。

    “不行,必须赶紧组织它们,若桃,我吹竹笛,你是用御虫血丹。”卿凰的话音甫落,立刻和小女鬼行动了起来。

    “嘀嘀嘀……呜呜呜……”

    悠扬悦耳的笛声赫然响起,闻听此音,群蝎和老猴异常激动的情绪顷刻间便缓解了下来,与此同时,若桃将御虫血丹高高擎起,此物绽放奇异光芒,让那些张牙舞爪、扬起尾钩的怒蝎平静了许多。

    “老猴,快把蝎子放下,咱们没必要杀生的。”听了卿凰的话,白眉老猴没办法,只好依言照做,老老实实把对方放在了平地。

    “抱歉抱歉,我们没有恶意。”卿凰此时俯身对那只巨蝎说道:“一场误会,如果老猴和癞斑犀惊扰到你们,实在是不好意思。”

    卿凰说话客气,自身散发着一种能慑服群兽的圣洁气势,而且刚才的笛声、若桃的御虫血丹都让这只巨蝎感到对方不好惹,既然她们客气道歉,那自己赶紧见好就收,这才是上策。

    “嘶嘶嘶……唧唧唧……”

    这只巨蝎就是髅纹沙蝎的首领沙蝎王,它此时对卿凰叫了几声,意思是说,自己和蝎群也并非无故生事,只是有几只癞斑犀在这里寻找食物的时候,竟然对着沙蝎睡觉的地窟孔洞哗哗便溺。

    那股温热骚气的东西,换了是谁都受不了,所以才惹怒了群蝎出来,老猴负责保护癞斑犀,所以又和它们打了一架。

    “唧唧唧、唧唧……”蝎王说到这里,扬起自己的双螯,指挥着蝎群向后撤退,这就要远远离去,但它嘴里又低鸣了几声,似乎是在抱怨什么。

    “等等,沙蝎王。”卿凰听了它的声音,立刻伸手拦住对方说道:“你刚才说什么?自己的蝎群是被敌人赶出家园,被迫来到这里的?”

    她这句话甫一出口,小黑、若桃甚至是老猴都来了兴趣,齐刷刷围拢了过来,想听清楚。

    那沙蝎王看到众人把自己拦住,当时有些害怕,不过稍微一顿,就把自己和族群的事情叙述了一遍,卿凰一边听,一边向二女解释。

    原来,这群髅纹沙蝎原本生活在附近一块无名沙丘的地底,那里有一座不知何年何月兴建、乱石堆砌而成的古怪迷宫。

    迷宫尽头有一个巨大石头房子,里面有个经年累月哗哗流水的池子,群蝎在此处栖息,过得逍遥自在,已经很多年了。

    除了因为石屋里有水源可以供大家饮用之外,那池子里还有一株植物,按照沙蝎王的形容,应该品种独特的莲花,此莲的藕和莲子都有驱除毒素、治愈伤患的奇效,沙蝎们要是不慎受伤,都是取食此物疗治。

    不过就在两天前,乱石迷宫里出现了大股不速之客,它们是一群已经完全邪化的妖虫马首银蝇。

    这种虫子有个古怪的马脑袋,体型差不多拳头大小,飞行速度迅捷无伦、快似闪电,最重要的是它们嗜血凶戾,髅纹沙蝎原本与世无争,但是此时却被迫要抵抗这些侵略者的袭击了。

    要说本事,髅纹沙蝎也有一些,不管是近战、还是喷吐毒雾的攻击,它们俱都擅长,怎奈那些银蝇移动速度实在是太快,而且挟裹邪气的攻击对沙蝎也造成了巨大伤亡。

    偏生髅纹沙蝎这种妖虫,血脉里有抗拒邪气侵袭的能力,无法被邪化,这也引发了那些马首银蝇的痛恨,终于一路追杀把群蝎赶出了家园,让它们被迫来到了地表荒漠。

    “岂有此理,那些银蝇还真是过分。”小黑听了卿凰翻译的沙蝎王叙述,气得跺脚说道:“咱们应该去把对方收拾掉。”

    “别冲动,还没搞清楚敌人的底细,怎么能够胡乱出手呢?”卿凰此时摇了摇头:“我认为……”

    “嗡嗡嗡嗡嗡嗡”就在下一刻,在附近巡视望的巨蜂突然出声示警,三女、白眉老猴抬头一看,俱都凛然大惊,因为正前方陡忽飞来一片黑压压的影子,正是大群马首银蝇急袭而来。

    “唧唧唧”说时迟,那时快,沙蝎王倏地昂首嘶鸣,众蝎更是尖叫回应,显得异常激动,卿凰听得出来,蝎王是在说,这群马首银蝇把大家迫到这种地步还不肯罢休,咱们只有和对方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