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2017章 意外受伤
    “呼”婴白鬼挨了一拳之后,直接向后倒掠而去,“啪!”正好狠狠摔在巨大肉瘤表面。

    “呜呜呜”霎时间,凄声吼叫响起,肉瘤内有无数触手挟裹风声窜出,“啪嗤嗤!”眨眼工夫,婴白鬼就被它们死死缠住,硬生生拽进了肉瘤内部。

    “糟了,婴白鬼!!”关横和卿凰见此情景大惊失色,可是此时,破冰而出、身躯比方才整整大了一圈的巴隆肆意狂笑:“哈哈哈,少了一个厉害的鬼物,我看你们怎能是我的对手,杀!”

    “嘭!”这家伙双膝微弯,猛地踹地疾窜扑向卿凰:“老子先杀了你!”

    “畜生找死!”卿凰是关横的逆鳞,旁人想要碰触与找死无异,关横此刻怒吼一声,迎上前去,双拳挟风猛捣直轰对方躯体:“呼”

    “拼了!”巴隆分身也是仗着刚刚吞噬一块肉瘤碎片,邪气大增,竟然挥拳和他硬碰硬。

    “乒乒乓乓!”霎时间就是数十击重拳硬拼,电光火石间,关横振臂狂吼一声:“不过如此,滚!”

    话音未落,巴隆就被他瞬间释放的五行灵气拳劲震飞倒飞出去。“呃?!想不到我的分身还是比不上他。”

    巴隆心中暗暗后悔不该和对方硬拼,“咣当!”下一刻,他扑倒在地的瞬间不停翻滚而去。

    “这家伙不是我的对手,卿凰,你快去看看婴白鬼的情况,记住,千万不要碰触那个巨大肉瘤的任何地方。”

    关横的话甫一出口,已经朝巴隆扑了过去,卿凰则是三步并作两步奔到了肉瘤附近,婴白鬼消失以后,这肉瘤表面还是缓缓跳动,完全没有对方挣扎的迹象。

    “古怪……”卿凰下意识想要伸手去触摸对方,突然想起关横提醒过自己千万不要乱摸,于是赶紧缩回手腕。

    可就在下个瞬间,这肉瘤突然凸起一个鼓包,“啪!”这鼓包应声爆碎的同时,一条粗长触手挟风卷向卿凰的纤腰。

    “本姑娘又不是泥捏的,怎么会任你抓住?”卿凰的话音刚落,倏地拧身倒掠,堪堪躲过触手席卷,可是下一刻,这肉瘤周围再次窜出七、八条触手,向她急袭而来。

    “可恶,看我怎么收拾你们。”说时迟,那时快,卿凰反手拽出灵剑、莲花奇刃,“唰唰唰”疾挥旋舞,转瞬削在一条率先扑来的触手上。

    “啪嗤、啪嗒!”这断折触坠地的瞬间顿时化成一滩烂肉。

    “呜呜呜”这滩碎肉好生古怪,此刻就竟然发出阵阵悲声,转瞬浮现出一道虚弱妖魂,卿凰拢目光细瞧,原来是一条漆黑妖鳅的魂体。

    “怎么?难道这些触手都是……”

    “唰唰唰嗖嗖嗖”来不及容她细想,对面五、六条触手再次挟裹劲风袭来。

    好在卿凰手里的灵剑锋锐无比、莲花奇刃又可以释放寒气,霎时间挥砍招架,瞬息就把几条触手绞碎,它们坠地变成烂肉之后,里面俱都浮出了虚弱的妖魂。

    妖魂们脱困之后有些茫然发懵,卿凰立刻说道:“都到我身后来,本姑娘罩着你们。”

    “砰!”关横正巧一拳又把巴隆震得倒退十几步,他呵呵笑道:“行啊,这句话真有大姐头的范儿。”

    稍微一顿,虎视眈眈瞪着巴隆的关横叫道:“既然肉瘤的触手内都禁锢着妖魂,你试试把肉瘤整个劈开瞧瞧,说不定可以婴白鬼放出来。”

    “好,就这么办。”卿凰此刻收起莲花奇刃,双手合握灵剑开始蓄劲,此剑是灵王亲手所铸,威力惊人,只要不断输入灵气,就可以发挥超出本身的强大力量。

    “住手,你们不能破坏肉瘤!”

    见到卿凰即将动手,巴隆急得目眦欲裂,这家伙奋不顾身猛扑过来就想动手,谁知道却被拽出双剑的关横堪堪拦住,他冷笑道:“怎么,想过去?你先问问我的剑答应不答应吧。”

    “呃啊啊啊”说时迟,那时快,卿凰把体内的灵气全部输入灵剑,猛力挥出这一斩,威力绝不逊于关横的全力施为,因为卿凰也是得到灵王本源之力的人。

    “嗤啦!”巨大肉瘤遭到狂猛无匹的剑劲正面斩中,顿时爆发出刺耳声响,里面的东西也在瞬间狂涌而出。

    “可能有危险的时候,我得挡在你前面。”关横的话音甫落,自己伸手一搭对方肩头,把卿凰拦在身后,与此同时,肉瘤内被禁锢得上千水族妖魂全部狂涌而出,这肉瘤也砰然爆成了无数碎片。

    “可恶啊!”巴隆眼见肉瘤被毁,气得七窍生烟,可就在这个时候,卿凰在关横身后叫道:“你看,是婴白鬼。”

    此时此刻,婴白鬼抱着一个长匣,就那么停滞在半空,目光呆滞,似乎丧失了意识。

    “婴白鬼,你怎么了?!”关横知道大事不妙,立刻纵身上前伸手去触碰对方,下个瞬间,婴白鬼的双眸倏忽闪动诡异光芒。

    “吱吱吱”一声尖啸陡忽响起,婴白鬼发了疯似的挥动手里长匣砸向关横头顶,他猛地一瞪眼:“混账东西,你忘了我是谁吗?还敢动手?这种东西怎么可以控制你呢?!”

    关横甚至都没有伸手招架婴白鬼的攻击,只是凭着平素对婴白鬼的了解,和这一声犹如当头棒喝的厉吼,婴白鬼的动作果然在下一刻硬生生停滞下来。

    “吱吱吱”尖声厉啸此起彼伏,婴白鬼骤然将掌中长匣奋力抛向远方,它自己的魂体霎时暴现汹涌的红芒,顿时把那些企图控制自己的精纯邪气彻底炼化,阵阵黑烟赫然升起,继而飘散。

    “好样的,我相信你能行。”关横的话音甫落,已经朝着那个御空疾行的长匣追了过去,身边还跟着卿凰。

    “邪王大人的魔兵?!”见到那东西,就连巴隆也不顾一切的冲了上来,两边的顿时堵住了空中长匣前后去路。

    “这是我的!”巴隆迫不及待疾纵上天,伸手就去抓长匣。

    “你休想得逞!”关横冷哼一声,陡忽用似雪弓连出数道灵气之箭:“唰唰唰嗤嗤嗤!”

    “噗噗!”巴隆分身力量太弱,只能避过其中三箭,让最后两支贯穿了自己的肩头和小臂。

    “啪!”饶是如此,这家伙依然发疯似的伸手搭住了长匣边缘,可此物瞬间暴现一股强大弹力,“嘭!”霎时震开巴隆的手,这家伙立刻扑通坠地。

    让在场的人大吃一惊的是,长匣在空中稍一犹豫,居然径直飞向了关横这边。

    “什么?它竟然会选择你?这不可能!!”倒地的巴隆气得以拳捶地。

    关横却在瞬间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他冷笑着说道:“错了,它盯上的不是我,而是此物。”

    说着,他反手一亮掌中的东西,原来就是那颗散发着万魇邪王残存气息的邪王晶石!

    “呼呼呼呼”感到关横手中晶石内的邪气是被禁锢的状态,那个长匣骤忽在空中狂旋急转,好似是在积蓄力量,准备给予关横全力一击,借此解放晶石内的邪气。

    “看来你这东西与万魇邪王脱不了关系,我岂能容你留在这个世界,准备接受毁灭吧。”关横此刻扬声大喊:“卿凰、婴白鬼,一起全力攻击此物,千万不要留手!”

    “好!”

    “吱吱吱”说时迟,那时快,两人一鬼豁尽全部灵气,“唰唰唰”气流涌动声响起,借此汇聚出最强一击,随即狠狠朝空中的长匣轰去!

    “砰!咔嚓!”电光火石间,长匣正面承受三股豪横力量的冲击,登时应声粉碎。

    见此情景,倒地不起的巴隆赫然爆发出一声惨叫:“不要啊”

    可就在这一刻,长匣尽碎,里面的东西也受到重击,此物似乎颇为通灵,感到即将被毁灭的威胁同时,嗡嗡嗡不住震颤,让关横和卿凰全都瞧清楚了它是个什么。

    长逾五尺,通体金芒暴现,有无数漆黑的花纹乍明乍暗,闪耀不停,原来是一根鸭卵粗细的金梭,最重要的是此物上面邪气和万魇邪王一模一样,稍一猜想,就能意识到与其有莫大的关联。

    “这东西……费毁掉不可!”霎时间,关横猛然意识到此物威胁不浅,登时用双剑狂猛压下,嘴里怒吼一声:“灭!”

    他这双剑暴现的力量几乎已经榨尽了体内每一丝潜力,不管是灵王本源之力、五行灵气也罢,毫无保留,在瞬间全部施展了出来。

    “嘭!咔嚓!”五尺金梭当然无法承受关横这至强一击,立刻应声断折成了两截。可就在这一刻,凶悍的金梭不甘心被毁,其中有半截顿时挟裹劲风疾飙而出,“噗!”就此掼进关横的上身。

    “呃啊啊噗!”

    关横的全身的灵力原本已经几近耗光,遭受这断折金梭攻击的时候猝不及防,顿时喷血重伤,要不是身上那件灵王赠送的“九转聚灵甲”稍微一阻,护住心脉,他的身躯都会被穿透一个窟窿。

    “阿横!”卿凰就站在他身边,对方那温热的血滴甚至溅在了自己额头上,刹那间,卿凰吓得花容失色,急忙伸手扶住关横:“你、你怎么样了?”

    “别管我,死不了……婴白鬼,去杀了巴隆,别让他去碰那半截金梭!”他的话音甫落之时,卿凰果然看见巴隆挣扎着去抓距离只有数尺距离的断折金梭。

    “吱吱吱”婴白鬼奋力向前扑去,但还是稍慢半拍,狂笑的巴隆已经伸手攥住了二尺余长的金梭:“哈哈哈,邪王大人的魔兵,终于到手了……呃?!”

    巴隆刚刚说到这里,顿时喷出一股黑气,这家伙的身躯骤忽变得透明薄弱,继而在原地砰然消失了!

    ……

    与此同时,大西漠尽头的邪王血堡密室内,巴隆的本体猛然喷出一口黑血:“噗!”

    “当啷啷”但是下个瞬间,那半截断折金梭也坠落在了他面前。

    “呃……呃……”由于分身再次被摧毁,巴隆这个本体也经受了极大的痛苦,他用颤抖的手攥住面前的金梭,霎时间一股莫名强大的本源之力猛地涌进了巴隆的身躯。

    “呵呵……嘿嘿嘿……邪王大人的力量,果然是全部寄宿在这半截金梭里了,它只是在离开时,狠狠给了那臭小子一击,留作纪念而已。”

    脸色惨白的巴隆此时冷笑着:“关横,总有一天,我要夺回你手里的晶石,吸收邪王剩余的残存气息,到那时,我要把你、还有你身边的人,全部斩尽杀绝!方泄心头只恨!”

    ……

    这个时候,关横的情况可是不太好,卿凰、婴白鬼护送着急匆匆的走到巨水母头部附近,这上古异兽感激他们驱走了巴隆让自己安全,就把二人送到了地下水泽的岸边。

    “呃啊啊啊”关横刚刚被三女扶到顺便水边附近的岩石坐定,顿时捂着伤口喊了出来,剧痛……很久没有感受过的剧痛,终于袭遍全身了。

    “姐夫?!”见此情景,眼泪汪汪的小黑在旁边急得直跺脚:“卿凰,你怎么不赶紧把那个东西拔出来,这样的话,他可是会疼死的。”

    “这、我……”还没等卿凰开口,脸色苍白的关横却抢着说道:“不能拔,是我说过不能拔的,因为这金梭嵌在胸椎的骨头缝隙里了,距离心脏太近,贸然拽出来的话,我可能会失血过多,死的更快。”

    “呜呜呜……阿横……”卿凰此时心疼得落下眼泪,关横急忙喘匀一口气说道:“别哭别哭,你一掉眼泪我就心慌意乱,气息都变弱了,拜托,别影响我好吗?”

    “对、对不起。”卿凰立刻把眼角的泪水拭去,她问道:“你说,我们该怎么办?”

    “是啊公子,这折断的金梭实在太危险了,到底要怎么处理才好?”

    听了若桃和卿凰的话,关横勉强一笑,又继续道:“其实刚才之所以中招,是因为在斩断金梭时耗尽力量所致,只要我的五行灵气逐渐恢复、修补这伤口,应该就能一点一点把金梭顶出来,只不过,比较耗时间而已。”

    “那可不行,你的灵力最少要等一天一夜才可以恢复,我可不想看着你一直受苦下去。”

    听了卿凰的话,关横轻轻捏了捏她的手掌心说道:“其实,真的是不疼了,只是刚才疼了一下而已,不信你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