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2018章 消失的金梭(第三更)
    言到此处,关横用手掀开衣襟,又继续说:“喏,五行灵气已经开始愈合伤口了,咦?这是怎么回事……”

    他的惊异声脱口而出,三女围上来一看,只见那半截金梭还戳在关横的胸椎附近,可是此物原先足有二尺余长的,现在却诡异的缩短了将近三分之一。

    “这、这……”卿凰秀脸惨白,额角霎时间渗出密密麻麻的汗珠,她带着几分惊慌低呼道:“怎么了这是?阿横,你是不是有哪里不舒服?”

    “没有啊,说真的,除了上半身有些麻痹、活动迟缓之外,伤口基本上已经不疼了。”关横此时也有些纳闷,他小声嘀咕道:“怪了,三分之一长度的金梭竟然不见了。”

    “姐夫,该不会是你的身体把金梭给‘吃’了吧?”小黑说着,屈指一弹那金梭顶端,关横顿时疼得脸上冒汗,他急忙叫道:“死妮子你疯了,是不是盼着我死呀?”

    “我、我不小心嘛。”小黑闯了祸,立刻缩到若桃身后,低声道:“桃桃,帮我说两句好话。”

    “你呀,开玩笑也要讲个轻重缓急,知道吗?”若桃摇了摇头,而后问道:“公子,咱们下一步去哪里?”

    “这雾冰城不是什么好地方,咱们先出去,返回玄雪尖山下的古柏树屋,只有那里是最安全的。”

    关横深吸了一口气,现在才感觉稍微好了一点,他接着开言道:“大伥鬼,我们临走的时候,记住在雾冰城这里放火,把这破地方彻底烧了吧。”

    ……

    少时片刻之后,玄雪尖峰顶火光冲天,雾冰城被熊熊烈焰包围,很快被烧成平地,就连山上那些万年不化的积雪,也不断被热气席卷,融化成一道道潺潺流动的小溪了。

    山下荒漠,古柏树屋里,关横此时躺在窗户旁边的木椅上,卿凰把切好的水果送进他嘴里,小黑轻轻捶着他支起来的一条腿,嘴里还问:“怎么样?姐夫,力道是不是刚刚好?”

    “嗯嗯,不错不错,但是你可以再用力一点。”嚼着甘甜的水果,关横双手枕头靠在椅背上,他心中暗想:“唉,这才叫神仙过的日子呢,要是能长久下去,我真希望自己的伤好不了。”

    “卿凰。”古桑女和柏翁抱着一大盆洗好的水果走了进来,她说道:“喏,这是关横最喜欢吃的,够不够?”

    “够了够了。”卿凰说道:“其实我们来照顾阿横就行了,不用麻烦你们的。”

    “是啊。”关横扭头说道:“我不是把句芒剑里面寄宿的那些木灵残魂都释放出来了吗?你和柏翁有没有想好怎么安置它们?”

    “神使大人请放心,我们已经想好了。”

    柏翁笑呵呵的说道:“在您的木灵气滋养下,木灵它们恢复的都不错,我们商量好了,以后就把残魂衍生的树种埋在大西漠边缘地带,千百年前,这里本来森林树海,希望有一天,能够再次恢复原样,就靠树种们茁壮成长了。”

    “嗯,也好,这是个不错的办法。”说完这句话,又伸手摸了摸身上的金梭,关横心中还是有些纳闷:“怪了,好像再次缩短了一部分,那缺失的些金梭凭空飞了不成?”

    “阿横、阿横。”此时此刻,卿凰推了他一把:“喂,你又在发愣了,我们在和你说话呢。”

    “呃,怎么了?”闻听此言,关横才抬头问道:“你想说什么?”

    “是我要说话才对。”旁边突然冒出了若桃的脑袋,她有些不满的说道:“公子,你无视我也要有个限度吧?我都走进来半晌,说了好几句话,你竟然没注意?”

    “抱歉,小女鬼,你要知道,嘿嘿,受伤的人反应迟钝嘛。”

    “我第一次见到受伤的家伙还有你这么好的胃口和精神。”若桃两手一摊说道:“瞧瞧,有两个大小美女给你喂水果、捶腿,啧啧,多滋润啊。”

    “嗦,我看你是羡慕嫉妒恨才对。”

    关横摸着下巴笑道:“小女鬼,有时候真羡慕你有个尸鬼之躯,简直结实到变态的程度,不管打多少次架,完全没有受伤的迹象,我每次不是吐血就是断胳膊断腿,疼死了。”

    若桃嘻嘻笑道:“那你是不是想用血肉之躯和我换换?”

    听了她的话,关横连连摆手说:“免了。免了,我不喜欢女尸……”

    闻听此言,周围的人都是捧腹大笑:“哈哈哈”

    “呃……笑得太猛,牵动伤处了……”关横这时疼得一呲牙,而后勉强笑问道:“若桃,你刚才想问我什么事情来着?”

    “我是想问,咱们是继续兼程赶路呢,还是歇息一天,等你的伤完全好了再说?”

    “哦,是这样啊。”关横挠了挠头,有些犹豫不决,但是他嘴里说道:“我的伤势不要紧,就算沿路颠簸也没关系,只要躺在树屋里就行,不过咱们下面的行程可得计划一下,把地图拿来吧。”

    “唰啦!”下一刻,若桃把取出来的地图在桌案上展开。

    她伸手指着其中一个位置说道:“喏,咱们现在身处玄雪尖山下,再向东北方向行进数十里,就是一片无名荒滩,穿过那里以后,只要径直前进,应该就是邪王血堡了。”

    “无名荒滩?!”听到若桃的话,旁边一直静观不语的的柏翁突然嘀咕道:“一说起这个地方,倒是有几分诡异。”听到他这么说,众人俱都抬头问道:“老人家,此话怎讲?”

    “呃,那是几个月之前的事情了,你们也知道,我的西漠苍柏树根能够蔓延到大漠每一个角落,那片荒滩也不例外,可是……”

    柏翁说到这里,脸色凝重了很多:“我的树根却无法接近那里了。”

    根据柏翁的形容,无名荒滩方圆数十里境内,突然变得充满邪恶的血腥气,非但寸草不生,就连任何活物都不愿意接近那里,荒滩俨然变成了彻头彻尾的“死亡之地”。

    “原来是这样。”听了对方的话,关横低声道:“给我的感觉,无名荒滩这种情况,肯定和魇化盟脱不了关系,这样吧,大家先不要急着过去了,等我的伤势大好再说。”

    “此外嘛……”关横想了想又继续说道:“知己知彼才是常胜之道,别让几只玄翎花闲着了,把它们派出去,探查一下前方环境,是否有魇化盟爪牙的据点或者埋伏,就这样吧。”

    “吱吱、吱吱。”就在此时,树屋窗口这边传来一阵尖锐的叫声,大家向外一瞧,原来是魅影蓝绒鼠王之魂飞来,它身后还跟着几十只蓝绒鼠魂。

    原来之前若桃在水牢内等候关横、卿凰的时候,蓝绒鼠王终于想尽办法,把子嗣血亲的妖魂从岑鸿那个杂碎体内救了出来。

    群鼠之魂逃出生天之后,总想找个机会报答关横他们,只是这些家伙不太敢接近树屋这里,因为此处是吞鬼喵和小白的地盘。

    此外,关横还把小骨蛇放到了木玄鳖的水池那里和对方作伴,本地二猫一蛇的气息,都是群鼠克星,让它们嗅到之后都有些哆嗦,故此鼠王只能隔三差五悄悄过来打招呼。

    “呵呵呵,鼠王,你又来啦,胆子还真不小。”

    关横此时有意开玩笑,便吓唬它说道:“知道吗?刚才我还看见吞鬼喵在这边巡视,想要看看你们藏在哪里,这猫儿的脾气你也有几分了解,它要吃谁,估计目标不可能躲太久的。”

    “吱吱?!”闻听此言,魂影乱颤的蓝绒鼠王吓得尖叫一声,而后满脸警觉的向四周观望,想找到暗藏杀机的吞鬼喵。

    “阿横,你也够了,不要总吓唬鼠王。”卿凰笑着把对方的魂影捧在手里说道:“放心,不管谁要伤害你们,必须得过本姑娘这关才行。”

    “吱吱、吱吱。”闻听此言,鼠王和群鼠之魂都开心的不得了,小黑拿起一个红彤彤的果子递上前去:“肥鼠,给你的,吃吧。”

    别看群鼠如今只有魂体,可是照样可以吃东西,那是因为它们以魂体存在世间,已经超过十余年了,看起来饭量还不小,一小盆水果,眨眼间就被群鼠消灭光了。

    “喂,那是古桑女拿给我的。”关横哭丧着说道:“你们竟然抢一个重伤者的午饭,不害臊。”

    “好啦好啦,公子你怎么和老鼠争嘴?要我说,是你不害臊吧?”若桃此时带着几分揶揄语气说道:“想吃的话,待会我去给你弄好了。”

    “对了,说起来,咱们是不是也得给魅影蓝绒鼠们安排一个栖息地呀?”卿凰突然想到了这个问题,她继续言道:“玄雪尖这里是一片伤心地,我听鼠王说,它们不想留在此处,徒增伤心。”

    “柏翁,您老人家可是‘大西漠万事通’。”关横笑着问对方:“有什么是和这鼠群栖息所在,说来听听吧。”

    “这个嘛……对了。”初时,柏翁捻须不语,未几,他突然抬头说道:“就在我刚刚和你们聊起的那个无名荒滩附近,地下有一整片上古留下的隧道洞窟,很适合魅影蓝绒鼠居住。”

    稍微顿了顿,这老头又继续开言:“而且那里还有地下水源,生长不少菌类和野菰,我知道群鼠虽然是魂体,偶尔也会吃东西,这一下食物的问题也解决了。”

    “那敢情好。”关横伸手捏住鼠王魂体,把它往空中一抛一接,嘴里说道:“胖墩鼠王,你就带着族群和我们一起前往荒滩吧。”

    ……

    另一边,无名荒滩的边缘地带,陡忽疾奔而来数十条人影。

    “噌噌噌唰唰唰”急促脚步声不断响起此起彼伏,转瞬间,他们就跑到一片散发着恶臭的漆黑土地前面。

    “止步。”为首一个满脸横肉的高壮恶汉抬手低呼:“咱们到地方了。”

    “这里就是……传说中的‘魇影荒滩’?”

    “果然不出所料,到处都散发着咱们最喜欢的邪气。”

    高壮恶汉身后跟着的几十人,几乎每一个眼中都闪烁着嗜血疯狂之色,这群家伙身上的邪气萦绕徘徊,每人头顶都隐隐晃动着本源魔魇之影,看起来实力不弱,就算放在魇化盟内部,也是属于精锐一流的人物。

    “诸位,现在就是大家为了复活万魇邪王大人,献出自己一份力量的时候了,我‘荼苍’保证,你们每个人的名字,将来都会记载名垂千古的魇化盟功劳碑上。”

    高壮恶汉荼苍瓮声瓮气的说道:“准备动手吧。”

    “是,荼苍大哥,我们早就准备好了。”

    “锵、锵、锵、锵……”闻听此言,那些眼中迸现嗜血疯狂凶芒的家伙说完这句话,闪电般拽出腰间的利刃,无数道在骄阳下寒光迭闪,让人不寒而栗。

    “哈哈哈,诸位兄弟,老子先走一步了。”

    话音甫落的瞬间,有一个人肆意狂笑着大步向前,当他迈步走到漆黑土地边缘的时候,竟然把短刃架在自己脖子上狠狠一勒,“噗!”大蓬血雾激溅而出,自戮的尸身瞬间倒在了黑土地上。

    “咕嘟……咕嘟……”这些黑土仿佛是有生命的一般,眨眼工夫就把尸骸彻底吞噬进去。

    “呀啊啊”吼叫声陡起,又有两个势如疯癫之人拎着兵刃扑到那里。

    “大哥!”

    “二弟!”

    “咱兄弟今天同时上路啦!”

    “哈哈哈万魇邪王大人万岁,邪魇一族永世不灭!!”

    “噗噗噗!”被称为大哥之人,用短刃在自己兄弟腹部几进几出,红雾瞬间飙飞而出,对方也不示弱,寒光疾闪,大哥的心窝附近顷刻就被戳了十余个窟窿血洞。

    “扑通、扑通!”两具尸身倒在黑土地上,霎时间就被吞噬,好像他们就根本没有存在过世上一样,只有周围刺鼻的血腥气,昭示着刚才发生的一切。

    “呃……呃呃……”突然间,人群最后传出了几声细不可闻的急促喘息,出声之人吓得两腿发颤。

    这家伙心中暗想:“我的妈呀,开始听说他们来这里为邪王大人奉献生命,我只当是句玩笑话,没想到是玩真的,不行,老子的小命金贵得很,不能死在这里!”

    打定了主意,此人仗着自己留在队伍最后,没谁留神,他立刻悄悄的向后挪步,想要开溜。

    “啪。”倏然间,身后突然撞到一个高耸坚硬的东西,没等这小子扭头,“嘭!”自己的脖颈顿时被人攥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