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2016章 诡异的肉瘤(第一更)
    关横的吼声甫一出口,自己、卿凰、若桃与群鬼齐刷刷朝着巴隆疾扑而去,只有老猴守在小黑身边纹丝不动,他们是铁了心要在联手一击之间灭杀对方。

    “邪王大人保佑,只要让我扛住一次猛攻就行。”巴隆知道自己的办法凶险之极,但是情急之下也没有别的计策可想,现在只能拼命了。

    “呃啊啊啊”电光火石间,这疯狂家伙猛地抡起铜杖、暴现全身邪气,四周围的魔魇邪气顿时变出七、八个硕大无形利爪。

    巴隆这个分身的力量本身就不是很强,再加上之前和玄瞳巨水母一场麓战,消耗大部分邪气,如今只能勉强抵抗。

    “唰唰唰唰!”其中数道巨爪迎向群鬼,在巴隆看来,这几个家伙来无影去无踪,出手迅猛犀利,最难对方。

    “砰!”大伥鬼在空中倏然一晃魂影,双爪挟风急落时已经把对方攻击震得粉碎。

    “吱吱吱”婴白鬼猛地尖啸一声,“嗤啦!”将攥在掌中的邪气之爪扯了个粉碎。

    紧接着,就是四只、和巨蜂,它们各自轻松抵挡了邪气攻击。与此同时,若桃、卿凰向左,关横的双剑则是从右边疾袭而至。

    “砰!”巴隆猛挥爆发全力的铜杖,狠狠撞在卿凰的莲花奇刃上。

    “呃……”由于对方力量奇猛无比,卿凰的兵刃险些脱手,可就在下个瞬间,若桃的吞雷刃倏地疾伸一挡,顿时帮她一起架住了巴隆的铜杖。

    “可恶呀!你们这两个贱……”急切之间抽不回铜杖,巴隆气得破口大骂,可是这句话还没说完,关横双剑赫然斜斜掠过他的左肩,“噗!”这家伙一条臂膀顿时应声坠地。

    “呃啊啊啊”巴隆忍不住爆发出一声惨吼,他这分身不同于本体,没有血肉皮骨,所以在暴退的同时瞬间用邪气汇聚,立刻又出现了一条手臂。

    “你去死吧!”

    “呼”就在这一刻破空声响起,原来是数丈之外的小黑陡忽掷来一块石头,此獠急着躲避关横追杀,却没留神这飞石偷袭,顿时打中脑门:“啪!”

    “岂有此理,贱丫头你找死!”虽然不疼不痒,但是巴隆觉得颜面扫地,顿时气得浑身颤抖,不过就在下个瞬间,关横和卿凰、若桃已经扑了过来,他们齐声叫好:“小黑,打得真准,棒极了!”

    “嘿嘿嘿,那还用说。”小黑摸了摸鼻子得意笑着,二女已经在瞬间欺身上前,率先对巴隆发起猛攻。

    “唰唰唰!”吞雷刃挟裹火劲,寒光迭现风声陡起,猛袭对方后周身上下,巴隆挥舞铜杖发疯似的抵挡,同时御使周围残余的邪气之爪挠向若桃。

    “呼嚓嚓嚓!”

    说时迟,那时快,卿凰的莲花奇刃倏地向前连环纵斩,不但绞碎那些邪气利爪,还趁隙掠向敌人颅首、脖颈,这巴隆分身扭头左躲右闪,还是没躲利索,半边脸颊脑壳瞬息间被剁中。

    “嗖嗖嗖”要不是风声涌动时邪气迅疾弥补伤口破损,这家伙已经玩完了,饶是如此,莲花奇刃释放的极冷寒气也让巴隆的脸部僵硬起来,嘴巴张大,喊喊不出声了。

    “不好,这群家伙比我想象的要厉害多了。”

    巴隆心中凛然大惊,就在这时,七鬼魂影解决了所有邪气之爪,立刻朝着他背后疾飞而来,关横呵呵冷笑,他振动掌中双剑低吼道:“渣滓分身,这回你跑不了了,着”

    “唰唰唰噗嗤、嗤啦!”抖手三剑疾袭对方,巴隆仓惶惊乱中只防住一下,却让剩余两剑顷刻斩中自己的小腿,最后挟风递进下腹位置。

    “去死吧!”二女陡忽出脚同时蹬中对方胸椎和心口,巴隆的身躯立刻朝着水面上飞去,这家伙承受着巨大痛苦瞬间,却不怒反笑:“哈哈哈,多谢相送,告辞了!”

    “糟了,这家伙伙的目标是那只巨水母!!”关横心中倏忽一沉,毫不犹豫的纵身向水中跃去,卿凰见状急忙道:“我和你一起去。”

    “噗通、噗通!”二人落入水中的同时,关横扭头大喊道:“若桃,你们在岸上等候,别担心,我们一会就回来。”

    话音甫落的瞬间,他们已经朝着巴隆坠落的地方疾游而去。

    “呼!啪嗒。”说时迟,那时快,巴隆正好不偏不倚的落在了巨水母头上。这即将完全沉入水中的凶兽感到对方到来,毫不犹豫的狂吼一声,张开血盆大口就把巴隆整个吞了下去。

    “桀桀桀,太巧了,我可是正想进入你肚子里。”怪笑声中,巴隆的身影消失不见,玄瞳巨水母也顺势沉入水里,关横沉声道:“这家伙进入水母肚子里,肯定是不安好心,这可怎么办?”

    “你忘了我可以和群兽对话沟通吗?”卿凰立刻晃身游向巨水母,她嘴里说道:“此兽身上邪气侵染,我去和它说一句。”

    “别莽撞,我跟着你。”

    看到卿凰游得甚急,关横急忙跟了过起。二人依仗着可以御使水灵气息,在这地下水泽内来去自如,他们倒是没想到,这下面宽阔的很,一眼望去看不到边,而且堪称深不见底。

    玄瞳巨水母此刻被巴隆之前释放的邪气侵染伤口,此时弄得虚弱不堪,但是看到卿凰游过来,它还是在暴怒之下挥动触手横扫过去,想把对方打得粉身碎骨。

    “吱吱”说时迟,那时快,关横身边的婴白鬼倏地疾窜前掠,转瞬来到卿凰身边挥拳直捣,“嘭!”两股力量在水内爆发,造成无数圈急速扩散的涟漪。

    “呃?!”卿凰一时不察,险些被水浪冲走。

    “啪。”关横的双手在下一刻扶住了她的肩头,随即低声道:“看看,我说让你小心一点吧。”

    “呵呵,我不怕,反正身后有你……”卿凰嫣然一笑,立刻对着前方和婴白鬼对峙的玄瞳巨水母叫道:“喂,我们没有恶意,只是想追杀进入你嘴里那个坏蛋,你把嘴张开,让我们进去吧。”

    “唧唧唧……呜呜呜……”下一刻,玄瞳巨水母显得异常激动,马上接连低吼了几声。

    对方这般恼怒,就连关横也听得出来它根本就不想和自己合作,果然不出所料,卿凰说道:“水母说,绝对不会相信咱们这些企图伤害它的人,让咱们别做梦了。”

    “哼,当真是有理说不清啊。”关横急着去追击巴隆分身,倏地把脸一沉:“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呃啊啊啊”厉吼声中,他周身陡忽产生强大涡流,这就是可以御使水行之力的好处,可以任意控制水流。

    “疾!”关横嘴里轻轻吐出一个字,前方不远的玄瞳巨水母猛然感觉到自己身边的水量减少,它居然被固定在了没有水的真空地带。

    这上古异兽就算是再厉害,也只是水中的兽类,一旦离开水源,巨水母顿感不适,更加衰弱了起来。“阿横,别这样,你要是弄死它,只会称了巴隆的心愿。”

    卿凰劝说道:“要不然,我再好好与水母商量一下。”

    “来不及了。”关横突然扬声说道:“婴白鬼,趁着我用无水区域困住对方,你赶紧过去用‘水灵之精’给这大家伙治疗一下伤势,然后告诉它,不管愿不愿意,我们都要强行进入它肚子里,快去。”

    闻听此言,婴白鬼立刻向前疾掠到了巨水母身边,急速释放水灵之精包裹住这巨兽受伤的两只触手,以及额头的那道狭长伤口。

    这水灵之精对于所有水兽来说都是大补之物,在瞬息间就帮助玄瞳巨水母愈合了伤口,婴白鬼买一送一,还顺便用原火劲驱除了对方体内残存的邪气,水母顿时感到增添了几分舒适。

    “哗啦啦唰唰唰”分水声涌动的同时,关横和卿凰已经来到了巨水母身边,当然,关横早就解除了它周围的无水状态。

    “喂,多余的话我就不多说了,赶紧张开嘴,让我们进去。”关横说道:“要是晚了的话,巴隆那家伙心狠手辣,说不定会弄得你肠穿肚烂,痛不欲生的。”

    闻听此言,那巨水母也感到体内危机尚存,只好乖乖地张开了嘴,任由关横和卿凰游了进去。

    ……

    另一边,抢先进入玄瞳巨水母嘴里的巴隆分身向前疾行,这巨水母的肚子里异常宽阔,几乎一眼望不到边。

    这家伙嘴里喃喃自语道:“万魇邪王大人早先曾经在‘梦谕’里告诉我,为了对方灵族人,他精心准备了一件魔兵,此物肯定可以克制一切灵气。”

    说到这里,巴隆倏地停住脚步,他突然皱起眉:“怪了,按理说,最后一个封住水族妖魂的‘封魂坛’应该就在水母肚子里,为何到现在都没看见?”

    那封魂坛里不但有数千只水族妖魂在其中,更是存放万魇邪王“魔兵”的容器,要是找不到的话,巴隆可就白来一趟了。

    “不能在这么盲目找下起了,虽然有些浪费本源魔魇邪气,也只有用这招了。”

    打定了主意,巴隆猛地一顿手中铜杖,终于勉强唤出三个魔魇邪气之影,因为和关横他们鏖战时,他已经把力量耗得七七八八,现在可以衍生的邪气只有这么多了。

    “去,赶紧在附近找找封魂坛的影子。”巴隆一挥手,三道魔魇邪影立刻向着其他方向疾飞而去,而他本人则是径直向北搜寻。

    数息之后,在一道魔魇邪影的引领下,巴隆辗转来到巨水母腹中西侧,刚刚走到此处,他就倒吸了一口冷气:“嘶……这是?!”

    面前的东西,确实有几分恐怖骇人,那是一个几乎赶上整间房子大小的古怪“肉瘤”。

    还如同心脏一般,缓缓跳动,“噗通、噗通”作响,见到它,巴隆眼中闪耀着惊喜的邪芒。

    “呃,虽然只有一丝邪气外泄,不过我已经感到这里面非比寻常的力量了。”巴隆下意识伸手去触摸这颗硕大肉瘤,却有一股巨大的反弹力猛地震开了他的手。

    这家伙心中不由得增添了几分恼怒:“怎么回事?”

    可就在此时,骤变忽生,巴隆身后赫然传来了关横的声音:“就是这边,越靠近此处,邪王晶石就颤动得越厉害……巴隆?!”

    关横这句话还没说完,猛地看见了前方一直在追杀的强敌,顿时气得他怒不可遏:“你这杂碎,跑不了了!”

    “臭小子,你还是不肯放过我?”巴隆万万没想到玄瞳巨水母会放任对方进入自己体内,竟然不给自己留有取得宝物的时间,气得这家伙目眦欲裂。

    但是此刻,关横、卿凰和婴白鬼已经从后方围拢过来了。

    “不行,再不补充一些邪气,我这副分身就撑不住。”明显感觉到身后肉瘤里散发着浓郁的邪气,巴隆终于忍不住伸手扯下一块碎肉三口两口吞进肚里。

    “呃?!呀啊啊啊”说时迟,那时快,巴隆发出一声凄厉惨吼,身躯突然涌出无数尖啸的水族妖兽魂体,原来那个肉瘤就是禁锢妖魂容器封魂坛。

    这封魂坛在玄瞳巨水母体内经历无数岁月,早就和对方的血肉肠脏连接在了一起,所以变成了巨大肉瘤形态。

    里面那些被禁锢的妖魂始终脱困,但是有一部分融进了肉瘤表面,正好被巴隆扯下一块碎肉塞进了嘴里,也不知是福是祸。

    “噢噢噢噢”嚎叫声响过一阵又一阵,关横瞧着对方的眼神突然有些不对劲,他低声对卿凰说道:“这家伙的身躯开始变异,肯定是吃了那个肉瘤碎肉的缘故。”

    “让我试他一下。”卿凰的话音甫落,倏地晃动掌中的莲花奇刃,大股寒气霎时间席卷而起,正好覆盖了巴隆的全身。

    “咯剌剌咔嚓”急促的结冰冻结声响起,就只是眨眼的工夫,巴隆浑身就已经冻住。见此情景,卿凰呵呵笑道:“也没什么了不起嘛,婴白鬼,你过去给他补一拳,打碎这家伙。”

    “吱吱。”听到她的话,婴白鬼登时掠空疾行扑过去,就要挥拳落下,关横突然扬声吼道:“小心!!”

    “轰砰砰砰!”说时迟,那时快,被坚冰包裹身躯的巴隆猛然催动浑身邪气破冰而出,抢先挥起一拳正中婴白鬼魂体内:“去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