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2015章 玄瞳巨水母(第五更爆发)
    “呃?!”他俩这一进去不要紧,正好看见看守岑鸿,逗留水牢门口的若桃、小黑和老猴。

    “好啊,是你们!”骜碌此时看到仇人分外眼红,暴怒之下倏然跺脚,召唤出是个邪爆沙骷髅,嘴里吼道:“杀!把这群家伙炸成碎片……”

    “叽叽叽”白眉老猴可不知道沙骷髅有自爆的能耐,看到对方袭来,它第一时间就尖叫着疾扑了上去。

    “老猴,别去。”若桃出声制止,却没有来得及,“砰!”白眉老猴一记重拳已经落在了沙骷髅身上。

    下个瞬间,就只听前方轰隆一声爆响,大股邪气狂澜向四方疾涌,若桃惊慌之下只能转身抱住小黑,把她护在身下。

    “叽叽叽”白眉老猴身躯倒掠,尖叫着向后摔跌而去,万幸它自己用释放出来的原火之力护体,才没有被邪气重伤,最后“扑通”一声摔在了地上。

    情况最惨的,就是倒在地上只剩一口气的岑鸿,这家伙的身躯飞起来的时候,就被爆发的气浪绞成齑粉了。

    “哈哈哈,两个死丫头,一只畜生,今天你们休想逃出爷爷的手掌心。”骜碌此时疯狂大笑,被巴隆分身迫得逃窜出来的恶气大多舒缓了。

    “你这老畜生想杀谁?问过我没有?”就在下一刻,有人伸手搀起了跌倒的老猴,而后迈步走到了骜碌和霍岚面前,正是关横和卿凰。

    “呃?!是你……”看到关横的瞬间,骜碌陡觉不妙,果不其然,四周围立刻浮现出七鬼魂影,不约而同爆发出厉声尖啸。

    “糟了,这小子的鬼物棘手得很。”骜碌心中竟然在暗骂身边的霍岚,要不是这贱婢多嘴说岑鸿在水牢里,自己不至于下来找麻烦。

    “公子!!”若桃此时扶着小黑叫道:“你看,她被老家伙的沙骷髅自爆余浪震昏了。”

    “老东西,敢伤我妹妹(小姨子)!”闻听此言,关横和卿凰怒不可遏,向着骜碌和霍岚猛扑过来:“杀”

    “呃啊啊骜哥,快走!”霍岚这个时候倒是拿出几分勇气,尖叫声中,她把身上的毒虫全部劈头盖脸扔向对方,自己和骜碌趁机向水牢大门那边跑去。

    “想走,先给你们俩一点教训再说!!”关横在疾奔瞬间摘下似雪弓,“嗤嗤!”两道灵气之箭霎时间钉在霍岚左肩、骜碌腰椎侧面,这两个家伙浑身一震,顿时哇的一声喷出血箭。

    可就在这时,骜碌已经奔到门口,他伸手一拽后面的霍岚,二人噌噌窜上了等候在那里的金妖蝗王和另一只滑翼金妖蝗。

    “嗷呜呜”说时迟,那时快,不远处跑来了犟驼、尸马,这二兽奉命在城内搜索残敌,已经兜了一大圈,正好看见骜碌他们要逃走。

    “唰唰唰”犟驼的动作迅疾无论、快似闪电,眨眼间就扑到霍岚那只金妖蝗侧面,扬起双蹄就踩了下去,“砰砰砰!噗呲噗嗤!”那飞虫躲闪不及,脑壳顿时迸碎稀烂。

    “糟糕,骜哥,救我!”听到霍岚的呼喊,那冷血凉薄的骜碌原本想弃她不顾,可是一想到刚才多亏霍岚在水牢内释放毒虫,这才稍微阻挡了关横等人。

    他一咬牙,抓住这女人的手臂,把她拽到了自己的金妖蝗王背上,嘴里吼道:“抓紧了!走”

    “咯吱吱……”可就在下一刻,冲出水牢大门的关横霎时间张弓,五行灵气之箭立刻在弓弦上汇聚,隐隐对准了前方的骜碌。

    这老东西陡忽感到死亡暗霾笼罩头顶,情急之下他大声吼道:“你死缠着我没用,还是赶紧去对付主城那边的巴隆吧!”

    “巴隆……那家伙也到雾冰城了吗?”闻听此言,关横双眼倏忽一眯,张开的似雪弓也缓缓放了下来,趁此机会,骜碌猛地一拍金妖蝗王的额头低吼道:“畜生,还不快起飞?!”

    “嗡嗡嗡”那金妖蝗王这时振翅疾掠向前飞去,它被骜碌的邪气灌体,早就完全邪化了,当然对他唯命是从。

    “呃?!”小黑在若桃怀里刚刚晃着脑袋醒过来,见此情景,立刻抱怨道:“姐夫,你怎么放这坏蛋跑了?”

    “笨蛋,我可没说要放过他,你就瞧好吧。”关横冷笑一声,目送着骜碌和霍岚骑着妖虫往城门方向疾驰,可就在下个瞬间,城门那里风声陡起,猎獬金网倏然在此处汇聚而成。

    “啊?有埋伏!”见此情景,二贼人大惊失色,猎獬真魂在空中浮现,“唰唰唰”甩出无数金线破空抽向他们。

    “啪啪啪!嗤啦!嚓嚓嚓”风声疾响中,骜碌和霍岚头脸身上增添无数伤痕,但是都不致命,这两个家伙情急逃窜,只能强忍着痛苦。

    不过那只金妖蝗王算是倒了大霉,被一条金线瞬间戳进左眼,硬生生贯脑而入,“噗!”大蓬红雾登时飙溅而出。

    “糟了,这畜生虫子要是死在这里,爷爷脱身不易。”骜碌大惊之下突然咬破自己的食指,在虫王额头上画了一个古怪的“血符”。

    只见赤红光芒暴现,这金妖蝗王身后的翅膀突然暴涨丈余,呼呼呼疾扇之下竟然腾空而起,载着二人直冲天际,就此远去。

    “奇怪,这种滑翼金妖蝗不是飞不高吗?”猎獬因为认识对方,所以感到有些疑惑,但是既然骜碌已经开溜,那就只能作罢了。

    “尸马、犟驼,你们和猎獬一起去守门口。”关横低吼一声:“其余的人跟我走,咱们去找巴隆。”

    ……与此同时,雾冰城客厅下方,地下密洞的水泽。

    “轰哗啦啦!”玄瞳巨水母震动周围水面,扬起数丈高的巨浪向前席卷而去,巴隆之前释放的数十道无形邪气巨爪瞬息受阻,顿时被迅猛水浪绞碎。

    “唧唧唧”这巨水母再次挡住敌方杀招,忍不住昂首咆哮,显得十分得意。

    要论真实本事,它和巴隆的分身也就在伯仲之间、不分上下,可就是借助身处水中的优势,巴隆接连攻击了一刻时间,竟然徒劳无功,拿它一点办法也没有。

    “可恶,我这分身的力量还是太弱,而且因为顾忌对方体内的那样‘东西’,我也不敢使用太厉害的招数,真是太麻烦了!”

    巴隆想到这里,心中暗恨,可就在下一刻,凶悍的玄瞳巨水母突然开始反击了。

    “唧唧唧”巨水母对着巴隆尖声厉啸,转瞬张嘴喷出十余颗巨大水球,一个个挟裹劲风来势汹汹。

    “可恶,竟然瞧不起我,用这种小伎俩进攻?!”这巴隆虽然是个分身,可也有几分自傲,说时迟,那时快,他顺手一晃掌中铜杖,无数邪气形成的怪爪向着空中疾掠而去,势要把水球捏爆抓碎。

    “砰砰砰!”果不其然,在邪气之爪的凌厉进攻之下,那些疾掠而来的水球应声粉碎,可是巴隆却觉得有些不对劲:“怎么回事?那球体内居然还有别的东西?”

    “呼呼呼嗖嗖嗖”电光火石之间,粉碎的水球内窜出数不清的细小魂影,在半空疾窜徘徊,眨眼工夫就把邪气之爪撞得七零八碎。

    “这些是……”巴隆凝神细瞧,赫然发现那些细小魂影灵巧疾动,竟然是一条条游走不息的银鱼之魂,他心中倏地一动,这才猜到对方的来历。

    “这银鱼肯定原本就在水泽里栖息,是巨水母的食物,在被吃掉之后,偶尔会衍生魂体,就成了对方能够御使之物,可恶,没想到玄瞳巨水母还能使用这一招。”

    巴隆心转如电,不住思谋对策,那玄瞳巨水母却是越来越嚣张,在水中来回游曳徘徊,弄得哗啦啦响声不断,似乎还有几分挑衅的味道。

    “嗖嗖嗖”四周围风声甫动,又有数十条银鱼魂体绞碎邪气之爪,径直朝着巴隆急袭而来。

    “该死的畜生,真以为老子敌不过你吗?”恼羞成怒之下,巴隆的铜杖倏地凌空疾舞一圈,“呼砰砰砰!”挟裹邪气顿时将银鱼之魂震成齑粉状。

    “本源魔魇分身,聚!”随着这家伙一声呼喝,周围两股邪气涡流顿时疾旋起来,“唰唰!”两个和巴隆模样一般无二的家伙顿时在原地出现。

    “上,立刻强攻对方,我不想再耽误时间了!”听到这句话,魔魇分身陡忽起飞掠空疾行,眨眼间就到了水泽上方。

    “唧唧唧?!”巨水母看到它们,顿时勃然大怒,倏地甩出两条粗长触手疾袭对方。

    “呼唰!”转瞬工夫,那两条黑影竟然凭空消失了。

    “啪、啪!”两条触手没打中目标,倒是让水浪应声掀起,还挡住了巨水母自己的视线。

    “嗖!”其中一个魔魇分身霎时出现在对方左侧,“呼呼呼!”风声甫动,邪气立刻在它手上形成一柄巨刃,而后挟风挥落!

    “嗤!噗!”巨水母的触手应声断落,疼得这家伙嘶吼一声,躯体晃动瞬间溅起无数水浪。

    “噌!”另一个分身赫然挪移到水母的眼前,双手抡起一柄邪气大斧,以开天辟地之势正面斩落。

    “唧唧唧”感到这一招对自己绝对有致命威胁,巨水母霎时间张嘴喷出无数水泡,“砰砰砰、啪啪啪!”接二连三打在了邪气大斧上面。

    “吼!!”这魔魇分身毫不在乎水泡对自己的猛袭,依然爆发力量将大斧挥动落下,只是这力道稍微受阻,“噗嗤!”转瞬在水母头上留下一道狭长伤痕,却没有把身躯斩为两爿。

    “唧唧唧!”

    剧痛袭身之下,玄瞳巨水母怒不可遏发出尖啸,数十条从水里疾伸出来了粗长触手狠狠打中两个分身,“乒乒乓乓!”激烈暴响此起彼伏,攻势迅猛无比,再加上分身此刻把邪气耗尽,顿时应声溃散无踪了。

    “桀桀桀,但是这样已经足够了。”巴隆在岸边大为得意:“虽然已经耗费了部分本源魔魇的邪气,可已经伤了这个家伙,这样就好。”

    说罢,他的铜杖倏地一顿地面,大股邪气赫然出现,从巴隆的脚底向着水里蔓延。

    “哼,只要这些邪气在水里侵染了你的伤口,那个‘东西’很快就会有反应的。”

    巴隆打定了主意,不断释放自己的邪气,数息间,玄瞳巨水母就已经感到不对劲了,因为自己那些伤口不断冒出腥臭异常的浆液,让它越来越虚弱。

    “哒哒哒……哒哒哒……”就在此时,急促脚步声此起彼伏,关横等人转瞬冲进了地下密洞的入口。

    “巴隆?!你果然在这里。”关横见到对方的第一眼,立刻拽出双剑,可是他又瞧了瞧对面那家伙惊骇表情,随即轻蔑的冷笑道:“我说你的邪气为什么如此之弱,原来是的渣滓分身!”

    “岂有此理,关横,你还是屡次和我做对,我今天就……”

    巴隆分身刚想大言不惭,说出“要替万魇邪王除去对方”之类的话,可是心中一颤,顿时把后半句又咽了回去,只因为他知道,说出来之后,无异于自取其辱。

    “哈哈哈,废话就不用嗦了,我上次就已经说过,就算是你的分身,老子也绝对不会放过,灭了你,就当是给那个本体一个‘小礼物’吧。”

    关横的话音甫落,倏地一弹手指,七鬼魂影陡忽浮现而出,将周围团团包围,巴隆分身脸色惨白,他知道这些鬼物魂体内蕴藏五行灵气,都是自己的克星,尤其是原火之力,单单是它就能炼化巴隆的邪气了。

    “可恶,仗着能克制本座的能力,竟然如此嚣张。”巴隆此时抽空瞥了一眼水泽内的玄瞳巨水母,对方已经遭到邪气侵袭,逐渐衰弱,向水底沉去。

    “不妙不妙,好不容易就要制服水母,把那‘东西’得到手,可是关横却偏偏来此搅局,真是要命。”

    巴隆心转如电,他知道自己区区一个分身的力量,根本打不过关横和群鬼联手,现在不找机会开溜,难逃灭亡厄运,更无法完成此次的任务。

    “对了,我记得巨水母栖息的水底有……”心中陡忽灵光一闪,巴隆突然有个主意,可就在这时,若桃锵然拽出吞雷刃大喊道:“公子,别和这家伙再嗦了,咱们上吧!”

    “好,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