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2014章 血纹刺僵
    闻听此言,关横倏地把脸一沉,继续吼问道:“还有几处妖魂聚集的地方,说!”

    “其中一个最大的,就在主城客厅下方,那、那里是上古凶兽‘玄瞳巨水母’守卫,但是、但是等闲之人都不敢下去,因为那凶兽根本不受任何人的控制,谁出现在地下水泽旁边,都是与找死无异。”

    岑鸿说到这里,已经脸色惨白,无力喘息着继续道:“最后一处,就是在水牢西侧的秘密岩窟里,那里有五只‘血纹刺僵’,是先代魇化盟之主用邪法炼制的怪物,没人、没人能打败它们。”

    “血纹刺僵?!”卿凰和若桃、小黑对望,都不知道那是什么古怪的东西。关横此刻冷冷说道:“没人能打败?那只是针对你们这些魇化盟的渣滓而言,说!秘密岩窟怎么进去?”

    “那里的墙上有个凸起石块,用力摁进去,墙壁就会分开……”岑鸿说到这里,陡忽喷出一口黑血,这家伙原本就伤势极重,此刻再也压制不住,终于进入濒死的状态。

    “哼,我还没问完,不会让你轻易死的。”说罢,关横对大伥鬼使了个眼色:“用原火劲狠狠烫他一下,刺激这家伙的生机。”

    “砰!”火劲鬼拳再次打在岑鸿身上,这家伙疼得双目外凸,嗷的惨叫了一声,顿时清醒过来,但这也仅仅是回光返照而已。

    “喂。”关横伸手拽起对方的衣襟继续问道:“魇化盟储存汇聚上万妖魂在这里,到底打算做什么?说!”

    “我……他……”岑鸿只觉得眼前发黑一片恍惚,嘴里只是呐呐自语:“邪王……魔兵……我、我就知道这些……”

    “哼,真是个没用的废物。”看着再次昏迷的岑鸿,关横把他扔到鼠王妖魂面前:“喏,留给你了,怎么折腾随便吧,但是记住,毕竟你同伴的魂体都被他吞噬了,要想救它们就得小心一点。”

    “吱吱、吱吱。”鼠王满心感谢的叫了两声,而后朝着岑鸿冲了过去。关横此时对若桃、小黑说道:“我和卿凰去一趟水牢的妖魂汇聚之地,对付那些‘血纹刺僵’,你们在这里等候待命吧。”

    “公子,你们行不行啊?”若桃手摁吞雷刃的握柄说道:“要不然,我和你们一起去?”关横摇了摇头说道:“不必,你看这这水牢地势并不宽阔,真要是打起来,人多了反而难以闪转腾挪。”

    接着,他稍微一顿又继续言道:“再说了,那个地方距离此处近在咫尺,真要是需要你们,我只要喊一声,大家就可以过去,这岑鸿还剩下一口气,他要是还能清醒过来,你就替我问问对方还有什么没说的秘密。”

    “是是,我明白了。”若桃点头答应的同时,关横和卿凰已经向前疾掠而去。

    “噌噌噌唰唰唰”衣袂破空之声不断响起,关横看到不远处的地方,双眼一亮低呼道:“就是这里了。”

    “你看,对方说的凸起石块,我来……”卿凰刚说到此处,就想伸手去摸,可是关横却将她拦住:“等等,岑鸿那家伙自知必死无疑,没准会算计咱们吃亏。”

    “大伥鬼,你去碰触那凸起石块。”关横的话音甫落,鬼影晃动掠空而落,爪子不偏不倚拍在了石块上面。

    “啪、唰唰唰……”说时迟,那时快,周围墙壁瞬间出现无数漆黑孔洞,一排接一排闪耀着人蓝芒的箭镞已经对准二人。

    “立刻毁了这些箭孔!!”关横的吼声甫落,七鬼顿时联手向前攻击,“砰砰砰轰隆哗啦啦!”剧烈响声此起彼伏,它们的力量直接轰塌了这一整堵墙,里面那些金属短箭也都被挤压粉碎了。

    “岑鸿这个混账东西,果然是故意算计咱们。”关横此时冷笑一声:“只可惜,这种小伎俩无法奈何你我。”

    “阿横,你看这边墙壁,也有一个突起石块。”卿凰说着伸手一指,但是这回没敢贸然走过去乱摸,只是说道:“大伥鬼,还是你来吧。”

    闻听此言,大伥鬼来了个依样葫芦,挥爪拍在了石头上,周围墙壁发出“咯吱吱、咣当”一连串声音,向左右分开,那里顿时出现了一个入口。

    “嗷呜呜呜”就在下一刻,里面传出阵阵凄厉怒吼,一个动作迅捷无伦的黑影,“噌噌噌”几下就扑到了近前。

    “吱吱!”婴白鬼距离最近、反应最快,发出尖啸的同时,挥拳直捣对方身躯。那家伙也不甘示弱,左爪疾出堪堪挡住对方重拳,右爪猛然挠向婴白鬼魂体,嗤嗤劲风刮动,好不迅猛。

    “嘭!”二者拳爪悍然对碰,对面黑影的力量虽然不逊于婴白鬼,可是在原火劲面前却毫无招架之功。

    “轰!”自己的爪子瞬间一接触婴白鬼拳头,顿时被升腾烈焰烧了起来,烫得那怪物一声惨嚎,趔趄之下扑通跌倒在地。“这是?!”

    卿凰和关横定睛细瞧,那怪物青面獠牙、浑身散发腐臭邪气,头脸、四肢和背脊俱都布满了扭曲的血色花纹。

    “这就是血纹刺僵吗?!‘刺’从何来?”二人心中疑惑,此时大占上风的婴白鬼一声长啸,立刻晃动双拳直扑对方。

    “嗷呜!”

    这只血纹刺僵骤忽用双爪拍地,“砰!”借助这力量霎时跃起的同时,它身上的血纹立刻旋转起来,转瞬就喷出无数破空疾飙的无形邪气尖刺,婴白鬼见状急忙挥拳格挡,但还是有十几只齐刷刷扑向自己的魂体。

    “呼唰唰唰”风声陡起,六伥鬼瞬间拦阻在周围,各自挥爪打碎袭向婴白鬼的尖刺,紧接着它们猛地喷出自己的鬼王珠,“呼呼呼砰砰砰!”接二连三打中此獠身躯。

    “嗷呜!”剧痛袭身之下,血纹刺僵不敢继续恋战,扭身就向里面跑去。

    “哪里走!”关横和卿凰齐声厉喝,双双联袂追了进去,七鬼更是在前后左右随护。

    他们刚刚往前跑了十余丈,来到一个巨大漆黑的岩窟附近,耳边便有风声席卷而来,“噌噌噌!”连同刚才那只血纹刺僵,一共出现了五只,拦住了大家的去路。

    “嗷嗷嗷”这五只血纹刺僵爆发出凶戾吼叫,朝着二人迅疾扑来,七鬼在瞬间迎了上去,“砰砰砰!嘭嘭嘭!”双方拳爪不断对碰发出暴响,看似暂时势均力敌,其实七鬼已经开始占上风了。

    “不要和这群家伙打持久战,一起上。”

    “锵、锵!”说时迟,那时快,关横拽出双剑倏地晃身疾掠,挟裹五行灵气的剑锋转瞬间蹭过其中一只刺僵的腰间。

    那家伙正打算迸射邪气尖刺,却遭到突袭,躯体噗哧一声上下两分,随即被婴白鬼用原火之力化为了灰烬。

    “嗷呜!!”看到同伴惨死毙命,其余四只刺僵惊慌失措,顿时向内侧靠拢,其中一只抱住身边同伴的脖颈疯狂噬咬,另外几个更是撕扯成了一团。

    “怎么自相残杀了?!”卿凰瞧着有些愕然纳闷,关横的心头倏忽一沉:“这群家伙想要互相融合?七鬼,立刻动手杀……”

    “咚、咚、咚……”他的话音甫落,巨大岩窟内陡忽传来沉重脚步声,紧接着,一个黑影猛然奔出,照着半空七鬼魂体就是呼呼呼十几记重拳,“砰砰砰!”群鬼自然是临危不惧,各自挡住对方袭来的攻击。

    不但如此,婴白鬼还用悍猛一击打中对方拳头正面,震得此獠臂膀高高颠起,电光火石间,关横低呼一声:“好大的血纹刺僵!”

    他所言非虚,面前这只巨大血纹刺僵堪称“刺僵王”,足足比那五只的身材高出一倍有余,每走一步地动山摇,浑身都暴现凶悍邪气。

    此时此刻,刺僵王倏地狂舞双臂迫退周围群鬼魂影,而后迅速抄起地上那几只啃噬厮杀的普通刺僵,将其塞进了自己的血盆大口,“咔嚓咔嚓”咀嚼了起来。

    “我估计那几只刺僵知道自己不是我们的对手,故此互相吞噬融合,没想到却被刺僵王作了‘点心’。”

    这个时候,关横低声对卿凰说道:“岑鸿那个混账东西,又耍了咱们一次,他根本就没提到这里有刺僵王的事情。”

    “嗷呜!!”就在此时,吞噬了五只同类的刺僵王昂首咆哮,震得四周岩壁剧烈颤晃了起来,土屑渣滓“噼里啪啦”不停掉落。

    卿凰倏地一指对方腰间低呼道:“你看,这家伙腰里匝着粗大铜链……”

    关横拢目光细瞧,铜链末端真的拴着一个黑乎乎的东西,原来是一截皴皮树根!

    “树根?!难道说……”关横心中一动,立刻屈指疾弹掌中句芒剑,大股木灵气霎时间向着刺僵王腰间席卷而去。

    “呜呜呜”对方腰间的树根碰触到木灵气的一刹那,顿时浮现出几个凄声惨叫的木灵虚影。

    此时此刻,关横把脸一沉:“果然不出我所料,这群魇化盟的混账东西,竟然利用古树灵根当成了禁锢妖魂的容器,那些木灵现在也被困在里面了,必须立刻救它们。”

    “呜呜呜”说时迟,那时快,大伥鬼它们不等关横发出命令,已经立刻咆哮着朝刺僵王扑去。对方虽然吞噬了几只普通货色的身躯,但是以寡敌众对付七鬼,招架都困难,更何况是取胜。

    下一刻,婴白鬼、大伥鬼的重拳悍然落在刺僵王头顶,打得这家伙扑通一声瘫坐在地,四只瞬间化为伥鬼巨掌,呼的向下拍落。

    “砰!”这一击的响声惊天动地,威力更是摧枯拉朽,震得刺僵王头颅绽裂,迸出无数腥臭浆液。

    “噌噌噌”关横和卿凰以电火行空般的迅疾速度掠过对方两侧,“咔嚓、咔嚓!”刺僵王腰间的粗大锁链应声断折,漆黑树根登时落在了关横掌中。

    “呃啊啊啊”目眦欲裂的关横猛地运劲于臂,就只听“咯剌剌”暴响声陡起,漆黑树根霎时应声迸碎,里面窜出无数悲戚尖啸的魂体。

    看到脱困而出的魂体九成都是木灵,怒不可遏的关横此时发出厉吼:“七鬼,给我杀!!”

    “啪啪啪!”

    四只瞬间攥住刺僵王身躯,大伥鬼的双爪倏然扳住对方脖颈,婴白鬼和巨蜂发出咆哮声的同时,暴现原火之力向前合身猛撞,“砰砰!”硬生生贯穿了刺僵王身躯,碰出两个巨大窟窿。

    “嗤啦!”一声刺耳声过后,大伥鬼和们把对方残躯直接扯成几爿,用火劲烧成了飞灰齑粉。

    “畜生,竟敢戕害木灵,死有余辜!”关横此时看了看空中众多木灵残魂,还是叹了一口气:“唉,它们的本体灵根已毁,我都不知道如何相救了。”

    “对了,古桑女不是在古柏树屋那边陪着柏翁吗?”卿凰眨了眨眼,随口出主意道:“你可以先把木灵残魂收进句芒剑,而后去和她商量对策。”

    “哎,你不说我都忘了,上一次我和古桑女遇到过五个被魇化盟迫害的木灵残魂,她说过,自己可以将对方重新蕴化为树种,而后择地栽种。”

    关横此时说道:“这样的话,那些木灵的本体古树就有机会再重新长出来。”

    说着,他晃动句芒剑,此剑倏地释放一股柔和的碧绿气芒,将所有木灵残魂都收纳了进来。卿凰看他做完这一切,立刻说道:“好了,赶紧出去找若桃她们。”

    ……

    可就在这个时候,若桃、小黑和老猴它们,却遇到了重大麻烦。刚才走进地下水牢内部的时候,若桃也用御虫血丹把那些毒虫都赶出了此处,虫子们冲到水牢大门的时候,正好被路过此地、惶急逃命的骜碌和霍岚看见。

    “咦?这些不是……我想起来了!”霍岚可是御使毒虫的大行家,自然认识这些是岑鸿的宝贝,她马上说道:“骜哥,咱们一直找不到岑鸿那个杂碎的下落,他就有可能是躲在地下水牢了。”

    “什么?那个杀千刀的在水牢?!”骜碌闻听此言勃然大怒,自从进了雾冰城,这老家伙最恨的就是此处的两个统领岑鸿和马狷,要不是二人百般阻挠,骜碌可能已经把想要找的东西弄到手了。

    “必须要杀了岑鸿这杂碎泄愤!!”想到这里,骜碌也顾不得逃命要紧,拽着霍岚胳膊就往水牢内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