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2013章 骜碌斗巴隆(第三更)
    金栋,就是魇化盟其中一个执事,擅长御使妖鬼活尸,骜碌的残魂就是抢了对方的肉身,这才能够借此用人类形态活动。

    “哈哈哈,谁说爷爷是金栋那个杂碎渣滓?”

    闻听此言,骜碌不由得大笑:“简直瞎了你的狗眼,就凭你这种不知所谓废物也敢自称魇化盟之主?老子掌管魇化盟的时候,你不知道在哪个犄角旮旯窝着呢!”

    “嗯?!”对面站着的,就是魇化盟之主巴隆的一个分身。

    他此刻凝神瞧向骜碌,嘴里低沉说道:“原来是先代盟主的残魂,虽然说你是前辈,不过说话太不客气了,这些我暂且不和你计较,你来此处,到底想做什么?”

    “哼,当着明人不说暗话,爷爷此来只为了一样东西……”骜碌瞪视着对方眼中凶芒毕现,嘴里吐出四个字字:“邪王魔兵!”

    “岂有此理,果然是没安好心,区区一个先代残魂渣滓,竟然敢打本盟至宝的主意?!”

    到了此时,巴隆分身彻底翻脸,他目眦欲裂的大吼:“那是万魇邪王大人的东西,凭你也配染指?畜生,老子宰了你!”

    “少和爷爷废话,我看出来了,你不过也就是个分身而已!”

    这句话甫一出口,二人同时凶芒大现,骜碌倏地前踏一步,地面上顿时冒起数个形状古怪的“邪爆沙骷髅”,张牙舞爪向着巴隆分身扑去。

    “小小的邪气秽物,也敢在本座面前卖弄。”巴隆猛然一顿掌中铜杖,方圆丈余顿时泛起强大的邪气狂澜,“砰砰砰!”

    这些力量顿时撞中沙骷髅正面。可就在下个瞬间,骜碌嘴角上翘,脸上泛起一丝诡笑:“爆!”

    “轰隆!!”那些沙骷髅应声迸碎,强大的爆发力瞬间向着巴隆分身席卷而去。

    “哈哈哈,渣滓,你就去死吧。”见到对方正面中招,骜碌忍不住昂首狂笑。可就在这一刻,对面四漫的扬尘内赫然响起巴隆分身的声音:“愚蠢,你以为用邪气制造出来的东西,能够伤到我吗?”

    “呼呼呼”这声音未落,周围顿时产生狂旋的涡流,把所有邪气全部收进了巴隆分身的体内,他桀桀怪笑道:“蠢东西,多谢你送给了我一顿大补之物。”

    “呃?!不可能的,只有一切邪气力量的本源,才能把我的邪气降服吸收,那、那是只有万魇邪王才会具有的本事,你怎么可以做到?!”

    “嘿嘿嘿,很简单,因为我就是……”巴隆分身嘴里吐出几个字,细不可闻,但是骜碌大惊之下顿时魂飞魄散,他心中暗道:“完了,今天遇到他,我是十死无生了。”

    就在骜碌万念俱灰,打算甘心受戮的时候,二人身边的巨大水泽顿时泛起阵阵狂涌波澜:“哗啦啦哗啦啦”

    “玄瞳巨水母要出现了?!”就是这一瞬间,巴隆分身的注意力全被吸引了过去,骜碌眼中倏地闪过一丝寒芒:“就是现在。”

    电光火石间,他的双掌狠狠落在身边大石上,“嘭!”暴响声陡起,无数碎石飞溅疾迸,地面上也钻出十几个巨大无比的邪爆沙骷髅。

    骜碌不指望这些东西能够伤敌,只是希望能够拖延对方数息时间,自己也好趁机开溜。

    “哼,真是不像话,竟然用这种招数逃走。”看着仓惶逃命奔向入口的骜碌,巴隆分身倏地弹动手指,周围所有的飞迸碎石、沙骷髅全部停滞不动,“砰砰砰!”俱都应声爆碎。

    “暂时饶你一命不杀,因为我今天的目标,只有‘它’而已。”巴隆的话的甫一出口,水泽内“哗啦啦”作响,已经冒出一个巨大的漆黑之影。

    ……

    另一边,霍岚正在地下室入口发愣,犹豫要不要悄悄跟进去,骜碌陡忽一头扑了出来,正和对方撞了个满怀:“砰!”

    “哎呦。”

    “咣当!”由于对方疾奔的速度太快,霍岚尖叫着撞到了墙上,骜碌此时心急逃命,立刻豪横无比的骂了一句:“瞎了眼的贱婢,为什么拦在路中间?”

    “骜哥,我……”没等霍岚说完这句话,对方伸手薅住她的头发就往外跑:“少嗦了,快和我走!”

    “哎呦呦,你轻一点,把我的头发都扯掉了。”霍岚哪里知道对方刚刚在生死边缘溜达了一圈,此时如同丧家之犬、惊弓飞鸟,正急着逃命呢。

    骜碌此刻一边走,一边低声自语:“可恶,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遇到巴隆的分身,这回爷爷吃亏不小,只能暂时撤退了。”

    “什么?!他、他遇到了盟主?”凛然大惊的霍岚脸色剧变,这女人想到背叛魇化盟的下场是何等凄惨,自是不必说了。

    魇化盟里诸般酷刑少说也有数百上千种,她要还是个鸡皮白发的丑陋老太婆也就罢了,如今恢复年轻美貌,这种痛楚可不能领受。

    “不行,我必须要想办法置身事外才行。”霍岚心惊胆战的想着,可脚下不停趔趄前行,已经被迫和骜碌跑出去老远了。

    ……

    与此同时,利用六伥鬼寻找妖魂的气息未果,关横他们却在蓝绒鼠王的催促下来到了雾冰城的地下水牢。

    “嗯,如果能找到岑鸿那个杂碎,也许能问出些有用的东西。”关横刚刚说到这里,走在最前面的老猴尖叫起来,若桃也扬声道:“公子,你们快过来。”

    “噌噌噌”说时迟,那时快,衣袂破空声陡起,关横和卿凰已经落在了她的身边。

    下一刻,目睹眼前情景的卿凰双眸倏忽一眯:“咦?这些是……”

    原来这水牢侧面狭道上,已经爬满了无数毒虫,蝎子、蜈蚣、毒蟾、蜘蛛等等俱都种类齐全,可诡异的是,这些虫子聚在一起,竟然老老实实趴伏不动。

    “看来是有人在暗中控制这些毒虫,不打算让咱们过去呢。”关横的话甫一出口,卿凰手里的蓝绒鼠王妖魂就尖声叫了起来:“吱吱吱……”

    “什么?你是说,这些就是岑鸿那个坏蛋的手段。”卿凰此时低语道:“看来,他当年没少用毒虫折磨你和群鼠吧?”

    “吱吱、吱吱。”

    闻听此言,蓝绒鼠王低鸣了几声,别看它如今只剩下魂体,想到悲恸伤心处,眼中还是似有泪光闪烁,好像想起了当年遭遇的惨事。卿凰叹了一口:“阿横,咱们过去吧。”

    “好。”关横扭头说道:“小女鬼,那颗从‘虫人邪魇’身上弄来的御虫血丹不是放在你那里吗?拿出来,现在正是用到此物的时候。”

    “好嘞。”若桃笑嘻嘻的拿出这颗红丹说道:“自从得了这个东西,好像很少用到,大家等等,我在前面开路吧。”

    “唉,你这小女鬼,什么事都想图个新鲜,也罢,自己拿住血丹,可别掉了。”听到关横的揶揄之语,若桃扭头佯怒道:“你少瞧不起我啦。”

    “哼,老猴,咱们走。”话音甫落之时,她已经领着白眉老猴向前快步走去。

    只见若桃手里的御虫血丹不住散发异样气息,那爬满水牢四周的毒虫嗅到以后,顿时如同老鼠见了猫,扭身四散疾逃,唰唰唰爬动声响接连不断此起彼伏,要是让胆小的人听了,说不定会吓个半死不活的。

    “嘿嘿。”看到有一只肥硕灰蛛路过自己的脚边,小黑忍不住淘气,就想去踩一脚。

    谁知道关横眼疾脚快,倏地伸腿过去,“啪!”小黑这一脚没碾死蜘蛛,却把他给踩了。

    “哎呦。”小黑差点硌了自己的脚,她呲牙咧嘴说道:“姐夫,你这是做啥?”

    “笨蛋,现在让这些毒虫悄无声息撤走,就是为了不惊动水牢里面的家伙,你要是踩死一只毒虫,让其余的炸了窝惊叫起来,把岑鸿吓跑了怎么办?”

    关横稍微一顿,继续言道:“小丫头,老老实实跟着我,不许再捣乱了。”

    听到这里,小黑颇有些不服气,可是被对方用眼睛一瞪,顿时不敢再说什么了。

    “公子,前面那个水牢单间里好像有响动。”听到若桃在前面低声说话,关横又见周围毒虫撤得差不多了,于是对若桃使了个眼色,他们顿时齐刷刷落在了水牢门口。

    “唧唧唧”可就在下一刻,牢内腐臭的黑水陡忽窜出一只嘶吼的巨大蜈蚣。

    “啪!”关横见机极快,瞬间飞起一脚踹在对方正面,这蜈蚣身躯在空中骤忽一滞,若桃的吞雷刃趁隙斜斜疾劈而落,“咔嚓!”顿时把这硕大毒虫的脑壳扫飞。

    “噗通!”断头蜈蚣重新摔回水里,咕嘟咕嘟冒了几个泡,便没了声响。

    “原来这水牢单间内只有一条蜈蚣,看来岑鸿那渣滓不在这里。”若桃将吞雷刃入鞘的时候说道:“咱们去别的地方搜一下吧。”

    “吱吱、吱吱!”可就在这一刻,蓝绒鼠王妖魂不住尖叫,而且还用自己的魂体狠狠撞击牢门,情绪异常激动。

    “嗯?!”关横和卿凰对望一眼,顿时觉得其中必有不寻常的地方。

    “大伥鬼,立刻把这水牢给我彻底轰塌!!”

    关横的吼声甫一出口,身后大伥鬼魂影呼的一声冲了进去,照准周围的墙壁狠狠直捣猛击,“砰砰砰……哗啦……啪嚓啪嚓……”碎石崩落的响声此起彼伏接连不断,砸得腥臭黑水不断溅起。

    就在下个瞬间,一声惨叫赫然响起:“呀啊啊”

    “哗啦”一个身影挣扎着从水里窜出,这小子只有独臂单腿,伤口俱都散发着恶臭。

    关横捂着鼻子,手拉卿凰退后两步说道:“可算是出来了,想不到他还真厉害,就光是这招‘老牛憋大气’敛息潜水的法子,就堪称旷古烁今了。”

    卿凰闻听此言笑出声来:“哈哈哈,哪有你说的这么夸张啊?”“吱吱吱、吱吱吱!”

    此时此刻,蓝绒鼠王妖魂看见仇人,马上尖叫着要扑上去报仇,关横立刻拦住它:“等等,你急什么?又没说不让你动手?我先问他几句。”

    言到此处,关横稍微一顿,突然扭头对若桃说:“先把这家伙剩下那条胳膊剁了,然后让大伥鬼炼化这畜生身上残留的邪气。”

    “嚓!”若桃出手一向利索,但见寒光迭闪之间,对方那只爪子顿时应声坠地。

    “呃啊啊啊”这个岑鸿感到剧痛再次袭遍全身,立刻爆发凄厉惨叫就地翻滚,他此时双臂皆断,几次都要疼晕过去,偏偏就是昏不了,似乎连老天爷都有心让这种手段残忍、天杀的畜生多受点苦。

    “砰!”说时迟,那时快,大伥鬼一拳捣中对方背脊,震断岑鸿脊椎所有骨节的同时,把原火劲送进他的体内,将其残存邪气彻底炼化。

    “为什么、为什么不杀了我?求求你们,让我死吧……”听到岑鸿的话,关横冷冷一笑:“死?你根本没资格得到这种解脱,看看这是谁?”

    “吱吱、吱吱!”蓝绒鼠王妖魂这时在关横身侧浮现,岑鸿虽然身受重伤眼前模糊发黑,可是依然能认出对方来。

    “你?你是鼠王!”岑鸿眼中陡忽闪过一丝垂死挣扎的邪芒,他立刻挣扎着吼道:“畜生,别忘了你所有子嗣血裔的魂体都被老子吞了,你是没办法反抗我的,快、快把这里的人都杀了……”

    “砰!”还没等这家伙的脏嘴把话说完,按捺不住愤怒的若桃早就飞起一脚踹在他脸上:“混账渣滓,到现在还想作恶?你真该死。”

    “叽叽、叽叽。”旁边的白眉老猴眼中迸现凶芒,挥拳打在对方耳门上,霎时间血肉绽裂、鲜红飙飞。

    “哇啊啊好疼!!”岑鸿这家伙现在又惊又怕,此时愤怒的鼠王之魂倏地掠过他另一侧脸颊,硬生生把耳朵给扯了下来:“嗤啦!”

    诸如此类零碎的折磨,持续数息时间,对面这个家伙已经变成了“血人”一个,关横问岑鸿什么,他就说什么,现在这小子不求活命,只想速死。

    “呃……那些妖魂聚集的地方,就、就在城内几个特定位置……”

    岑鸿哭丧着脸说道:“我身上有、有一颗‘响魂石’,只要走近那些地方,石头就会自动发出声响,你们刚才找到的是其中两处,凸骨巨蟾和吞天沙蠹负责看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