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2011章 凸骨花蟾(第一更)
    “嘶嘶嘶”

    听到关横的话,小骨蛇发出一阵嘶鸣,而后爬到他的掌心,直起上半身向左边微微颌首点头。

    见此情景,关横就知道自己的判断没错,靠着小蛇也能辨清道路,他说道:“就是那里,咱们走。”

    ……

    另一边,狼狈不堪的鬼眼妖藤顺着地底逃回到霍成躲避的地方。

    他一见妖藤伤得如此严重,顿时悲从心头起:“可恶啊,虽然杀了一个小喽灭口,但是却让宝贝重伤,实在是太不值得了。”

    但是骜碌已经对霍成下了严令,自己要是不能拖住关横等人的脚步,恐怕这个便宜姐夫会立刻出手宰了他。

    “实在不行,我就开溜吧,反正可以借助骑着滑翼金妖蝗的速度冲下玄雪尖,到时候直接赶往邪王血堡,我就不信自己不能逃出升天。”

    打定了主意,霍成这家伙再次恶向胆边生:“该死的骜碌、霍岚,你们想让老子拖住关横?哼,现在不知道谁利用谁呢?我就在逃走的时候,把你们的坐骑都弄死,看看狗男、贱婢如何逃出关横的手掌心。”

    别看霍成想得挺美,可就在下一刻,他身边的鬼眼妖藤陡忽起了诡异的变化!

    “呼”霎时间,妖藤表面蒙上了一层赤红之芒,霍成无意间伸手碰触,顿时烫得他惨叫一声:“哎呦,怎、怎么回事?”

    说时迟、那时快,在他脸上出现异常惊愕之色的瞬间,鬼眼妖藤轰得一声就烧了起来!

    原来刚才六伥鬼豁尽全力轰击地面,震出了在地底逃遁的妖藤,那股灵气当然包括五行之一的火劲,已经在妖藤身上潜伏多时,正巧现在爆发了。

    “叽叽叽唧唧唧”被原火劲焚烧的痛苦,导致妖藤凄声惨叫、就地翻滚起来,霍成本来极为心疼对方受苦,想去扑灭火焰,可是陡忽记起自己满身邪气,只要碰触到原火之力,他也活不了。

    “妖藤、妖藤,你别怪我……”霍成突然狼狈的向远处逃去,他嘴里还叫道:“我实在是救不了你,只能自己先逃了。

    “吱吱?!”

    鬼眼妖藤看到自己忠心耿耿,却遭到主人背弃,顿时气得这妖藤七窍生烟,虽然浑身被烈焰包裹,变成火球,可是它的本事仍在,倏然间甩出一根狭长枝条,“唰唰唰!”不偏不倚匝住了霍成的脚踝。

    “呃?!”惊慌的霍成只觉得脚下一紧,顿时扑通摔倒在地。

    “呼呼呼唰!”速度迅猛的火势顺着枝条一下子烧到了数尺以外的霍成身上,这家伙顿时发出凄厉惨叫:“呃啊啊啊”

    这下倒好,鬼眼妖藤和霍成变成了两团火球,眨眼工夫竟然抱在了一起,互相撕扯啃噬,好不惨烈。

    “嗖!”下个瞬间,有一条黑影赫然出现在他们附近不远。这家伙饶有兴致的看着妖藤和霍成之间的惨况,不住点头。

    他嘴里还喃喃自语:“真没想到,此次来到雾冰城,竟然能遇到这么有意思的家伙,唉,要是现在被彻底烧成飞灰,那就可惜了,罢了,我虽然无法抵抗过多的原火之力,可是牺牲一个微弱的分身把火势吸引过来还是可以的。”

    “呼!”话音甫落之时会,此人手里出现一根漆黑的金属杖,而后在地上轻轻一顿:“啪。”

    原地登时出现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分身,倏地扑向正在焚烧的霍成和妖藤。

    ……

    另一边,在骨蛇的感应下,关横等人找到了北边一个偏僻的房间。

    “砰砰砰轰隆!”若桃在周围没什么发现,恼怒之下照着墙角就是一通猛踹,墙壁崩塌的瞬间,竟然出现了一条暗道的阶梯。

    “哈哈,公子,卿凰,你们看见没有?这可是我找到的。”若桃得意洋洋,迈步就往里走,她嘴里还说道:“这就叫眼光独到,没错吧?”

    “嘿嘿,我倒是觉得像瞎猫碰见了死老鼠……”

    “吱吱、吱吱!”关横刚说到这里,卿凰身边那只蓝绒鼠王不满的叫了一声,这家伙聪明得很,自然可以听得懂人言。

    “嘶嘶嘶”不过他手腕缠住的骨蛇却在此刻朝着鼠王妖魂晃了晃脑袋,对方立刻吓得缩回到卿凰身后。

    “嘿嘿嘿,果然,鼠辈还是最怕蛇呀。”这几句话甫一出口,修蛇倏地飞向前边,它还叫道:“你们几个别玩了,赶紧找到妖魂聚集的地方要紧。”

    “知道啦,你就知道催催催。”关横没好气的说道:“我们这不是已经马不停蹄的在找了吗?”

    “公子,你们快来看呀”下个瞬间,若桃在前面扯着嗓子大声嚷嚷,关横、卿凰和小黑立刻快步向那里奔去。

    “嗤嗤嗤嗖嗖嗖”此时此刻,若桃面前劲风四起,不断地有东西向她疾飙而来,若桃本想挥舞吞雷刃格挡招架,可是那东西黏糊得很,甫一沾到锋刃,马上就甩不下去了。

    “岂有此理,这些都是什么垃圾东西?!”若桃气得目眦欲裂,七窍生烟,就在此刻,一团漆黑黏糊的东西骤然扑向她的面门,再想躲都来不及了。

    电光火石间,大伥鬼从斜刺里急扑而来,挥拳捣中那神秘之物:“呼嘭!”

    “小心,那黏糊东西粘上以后无法脱离。”若桃的喊声甫一响起,大伥鬼却毫不在乎的一抖鬼爪,“唰!”原火劲疾窜疾而出,立刻就把黏膜涎液烧得连渣滓都没了。

    “哈哈,我怎么没想到这一招呢?真笨。”若桃自嘲似的嘀咕了一句,便马上把吞雷刃高高扬起叫道:“喂,谁来把我这锋刃上面的脏东西烧掉。”

    “呜呜”一只陡忽尖啸掠来,霎时间挥爪蹭过吞雷刃,粘在上面的粘液登时化为乌有。

    此时此刻,在空中余势不减,照着那群黑影直接飞过去,“呼砰砰砰砰!”暴响声此起彼伏,一顿火劲乱拳打得对方呱咕尖叫四散奔逃。

    “咦,这些是……好难看的妖蟾,黑不黑、花不花的。”小黑此时刚要凑近一点观看,若桃退到她身边一拽对方臂膀:“小心一点,那些家伙吐出的粘液更恶心,要是喷你一脸,洗都洗不掉。”

    “呃?!”听了若桃的话,小黑吓得一缩脖子,赶紧躲到了她的身后。

    “小心,这些是‘凸骨花蟾’,它们背上凹凸不平的硬骨堪比金石。”

    修蛇常年游历天下,对于上古异兽知之甚详,又继续言道:“对方吐出的黏膜液体虽然无毒,可沾到身上很难处理,多亏你们有原火之力,赶紧出手把花蟾烧死就行了。”

    “嗯,都是已经被完全邪化的妖兽,留不得。”关横倏地下令道:“六伥鬼,杀,一个也别放过。”

    “呜呜呜”

    霎时间鬼啸声响起,周围魂影疾掠而落,向着地面上蹦跳嘶吼的凸骨花蟾下了死手,这群家伙全身硬骨,果然不惧普通攻击,但是原火劲一沾身,照样把花蟾烫得焦头烂额,顿时有数十只都化为了灰烬。

    “咕咕吼!!”倏然间,有一只躯体肥硕、高壮如同“肉山”相仿的凸骨巨蟾从远处蹦跳而来,这家伙脖子上还匝着一个古怪的巨大铜铃铛,每蹦一下,落地时都轰隆颤抖一声,好似地动山摇。

    “嚯,好肥的一只蛤蟆?!”修蛇和关横腕上的小骨蛇同时嘶嘶低鸣一声,俱都显得有些眼馋。

    这家伙还嘀咕道:“我要是还有肉身的话,张嘴就把这家伙给吞了,那可是一顿美餐。”

    “唉,你们这两个家伙,眼里不是肥鼠就是蛤蟆,能不能有点出息呀?”

    关横摇了摇头,看到对面那巨蟾气势汹汹一张嘴,就要喷出黏液,他立刻叫道:“快,想办法把这蛤蟆的嘴堵上,要不然它只要吐出一口,就能把咱们给淹死!”

    “呼呼呼唰唰唰”

    说时迟,那时快,半空中劲风疾响,六伥鬼不等对方把黏液吐出,抢先喷发自己的鬼王珠,“砰砰砰!”其中三颗瞬间嵌入巨蟾双眼和眉心,珠子随即爆发炽烈的原火劲,顿时烧得邪化巨蟾惨号不止:“咕呱呱呱”

    “嘭嘭嘭!”剩余三颗挟裹原火劲的鬼王珠霎时间钻入巨蟾嘴里,急速旋转之下,不但绞碎了对方的长舌和脸颊,更把里面烧得黑烟直冒,巨蟾顿时扑通栽倒在地。

    “轮到我了。”卿凰这句话甫一出口,顿时亮出莲花奇刃释放一股急冻寒气:“呼”

    “咯剌剌咔嚓!”濒死的凸骨巨蟾登时被冻成了一整个冰坨。见此情景,关横立刻招手叫道:“若桃,跟我上。”

    “唰!噗噗噗!”虹云剑、吞雷刃霎时间将巨蟾躯体劈成几爿,它脖颈上匝住的那个古怪铃铛砰的一声应声爆碎,从里面飞出无数暴走咆哮的妖魂。

    见到这些家伙受惊不浅,关横倏地把脸一沉,释放出全身灵气威压怒吼道:“都给老子安静一点!!”

    “呼”这股蕴含灵王本源力量的压力瞬息席卷周围十丈之内,所有的妖魂吓得在空中颤抖,却是不敢再动弹。

    “咦?找到了,是骨蛇的残魂!”就在下一刻,修蛇扬声大叫:“关横,就在左边,快抓住它。”

    “啪。”对方的话音甫落,关横已经出手如电,把那一缕晃颤残魂攥在手中,小骨蛇的动作也不慢,顿时张嘴将此物彻底吸收了。

    紧接着,它的白骨之躯倏地泛起一阵光泽,继而消失不见了。

    “公子,其余的妖魂该怎么办?”若桃说道:“不能把它们留在这里继续被魇化盟的杂碎利用了,难道说要全部消灭不成?”

    “没必要。”关横摇了摇头,倏然间大吼道:“在场的妖魂都听着,你们都是遭到魇化盟戕害而死的妖兽,想要报仇的话,就融入我的七鬼魂体内,增强它们的力量。”

    言到此处,他眼中闪烁精芒:“当然,我绝不勉强,你们要想走的话,立刻就远离此处。”

    在场的妖兽之魂闻听此言,都是一阵激动。

    关横说的不错,它们原本都是好好生活在自己家园的妖兽,堪称与世无争,可是魇化盟的家伙屠戮妖兽同族,将它们的魂体禁锢在此处加以炼化,最长的已经经历百年之久。

    这种彻骨难忘的仇恨,早已经深深烙在了魂体上面,关横的话音甫落,立刻就有上百只妖狼魂体昂首咆哮:“嗷呜呜呜”

    在这悲恸愤怒的啸声中,狼魂们接二连三涌进大伥鬼、四只和巨蜂的魂体,成为了它们的一部分。

    “叽叽叽吱吱吱!”此时此刻,白眉老猴朝着空中的妖魂不住尖叫,继而捶打胸膛,嘭嘭作响,因为它也看见这里有不少猿类妖魂,心中不由得泛起同仇敌忾之意。

    “呜呜呜”那些猿类妖魂听到老猴的声音,俱都是阵阵激动难以自已,它们也在尖啸声响起的同时涌进了老猴身躯,使它在瞬间飙升了几分实力。

    这个时候,周围还剩下三成左右的妖魂,它们在空中漂浮游走,极为不安。

    “够了,其余的妖魂,你们赶紧离去吧。”

    关横挥手说道:“六伥鬼,释放一些原火之力给它们,让妖魂不至于再受到邪气侵染,我希望你们以后好自为之,不要伤害其它生命,不然的话,原火劲会在适当时候爆发,让尔等魂消湮灭。”

    闻听此言,伥鬼们立刻照做释放原火之力,只见漫天火光星星点点,全部洒在了那些魂体上面,对方低啸几声表示感激,便纷纷疾飞离去了。

    “嘶嘶嘶嘶嘶”就在此时,小骨蛇在关横掌中低鸣了几声,卿凰立刻说道:“刚才吸收残魂之后,它的记忆恢复了几分,好像能清晰感觉到自己魂体所在的方位了。”

    “那就好,赶紧去找下一处聚集妖魂的地方吧。”关横说完,立刻带着大家往外走去。

    这一刻,魅影蓝绒鼠王的魂体在卿凰耳边吱吱尖叫,她立刻说道:“知道了知道了,你想去找岑鸿报仇,释放同族血亲的魂体,没问题,我们很快就能找到那家伙的。”

    ……

    另一边,骜碌领着霍岚走到城内某个隐秘地下室门口,突然驻足不前了。

    霍岚见到他神情有些异样,立刻开口问道:“骜哥,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