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2009章 玄雪尖峰顶
    “奴役它?”关横心中微微一动,突然说道:“难道是指岑鸿那家伙?毕竟这里是他的秘密宝窟。”

    猎獬此时说道:“关横,你不如把鼠王放出来吧,但是在那之前,我会和它好好谈一谈,告诉鼠王大家没有恶意。”

    “可以,不过你得和这家伙说好了,别动不动就玩什么自爆自毁的把戏。”说着,关横对着大家一挥手:“看来这里也没什么留意的东西了,走吧,先回到地面上再说。”

    他的话音甫落,众人已经呼啦啦走出了宝窟大门,可就在这个时候,走在最后面小白猫轻轻拱了吞鬼喵一下,这两个猫儿趁着谁也没注意,悄悄折返了回去一趟。

    “咦?!”

    回到三棵古树旁边的时候,小黑才发现两只猫都不见了,情急之下她刚要嚷嚷,就听身后传来了低低的喵呜叫声,扭头瞧去,二喵摇头晃脑、若无其事地走到了她身边,似乎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

    “好了,你们三个木灵的本体古树周围已经布置了五行灵力的陷阱,如果有邪化妖兽、魇化盟的爪牙靠近,立刻就会遭到毁灭,大家现在安全了。”关横此刻笑着说道:“我们也该走喽。”

    “神使大人,要不要我们追随您一起去……”听到中年木灵的话,关横立刻出言打断:“不必了,远离血腥杀戮,享受宁静与平和,才是你们应有的生活。”

    听了关横的话,身边的人俱都暗暗点头,三木灵没办法,也只能依依不舍的和大家告别了。

    离开了半山腰的树林以后,众人向上前进,这玄雪尖的山峰越来越陡峭难行,而且气温逐渐变低,冷风扑面,地上都是积雪痕迹。

    小黑原本穿着那件冰虱皮坎肩,抵御大漠酷暑炎热,此时也早就脱了下来,因为实在是太冷了。“快看。”

    走在前面的若桃倏地一指左侧岩石旮旯缝隙,她说:“瞧瞧,是一具冻尸……”

    “叽叽?!”白眉老猴常年生活在炎热的大漠荆棘丛内,可没见过活活冻死的家伙,它带着几分好奇凑过去观看。

    “噌!”可就在下一刻,那冻尸竟然在瞬间纵跃而起,挥起锋利双爪抓向老猴面门。“砰砰砰砰!”这老猴见机极快,以攻代守,陡忽挥拳直捣,正中对方双爪、头脸。

    打得冻尸倒飞而去,咣当一声撞在了附近岩石上。“叽叽叽”白眉老猴骤遭突袭,立刻爆发出怒吼。

    此时此刻,关横和卿凰走在最后,正在听那鼠王讲述自己被岑鸿禁锢、奴役的经过,老猴的叫声顿时惊动了他们。

    “吱吱、吱吱吱。”魅影蓝绒鼠王的魂影在卿凰手里叫了几声,因为对方可以听懂兽语,所以这鼠王还是和卿凰比较亲近,什么事情都不瞒着它。

    “什么?你是说,这些冻尸很危险?”卿凰立刻叫道:“大家注意,冻尸并非只有一只,赶紧向我这边靠拢。”

    “嗷呜嗷呜”就在下个瞬间,附近嚎叫声此起彼伏接连不断,紧接着就有百十只大大小小的冻尸从四面八方涌了过来,这群家伙的行动虽然不很迅疾,可是胜在数量极多。

    “叽叽、叽叽叽!”白眉老猴刚才揍趴下一个冻尸,觉得对方没什么了不起,就想继续上前搦战厮杀,可是关横却说道:“等等,你急什么,先观察一下再说。”

    言到此处,他倏然一挥手叫道:“六伥鬼,立刻在我们周围布置一个‘原火圈’。”

    “唰唰唰呼呼呼”漫天鬼影疾现,各自施展原火之力,倏地落在积雪上面,一个方圆超过数丈的巨大火圈眨眼工夫就形成了。

    “嗷呜!”有一只凶悍的冻尸迫不及待的向前疾掠扑纵,却没想到自己刚一奔到距离火圈数尺的地方,“唰啦”一声,整个身躯竟然彻底融化殆尽,就连携带的一丝残存邪气也化为了乌有。

    “哈哈哈,原来没什么了不起。”见此情景,小黑抚掌笑道:“只要它们一靠近就完蛋了。”

    卿凰此时捧着鼠王妖魂问道:“喂,你刚才还想说什么来着?”

    那鼠王吱吱叽叽叫了几声,卿凰便开始给大家翻译它的意思,那是多年以前的事情,玄雪尖这里还十分太平,魅影蓝绒鼠王领着自己的族群在地下生活,一直不曾在地表出现,过得舒适惬意。

    可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地底出现了一种诡异之物,它们的身躯坚固、性情凶猛嗜血,有不少蓝绒鼠都遭到了毒手,而且对方的数量越聚越多,严重威胁了鼠群生活。

    没办法,蓝绒鼠王只好打破以前祖先定下的规矩,带着族群往地面上迁移而去,谁知道,那些家伙就想疯了似的,也追到了地表、玄雪尖半山腰的森林。

    不过在那时,蓝绒鼠王利用自己和族群风驰电掣般的速度,将对方引到了峰顶附近的积雪区域。

    因为经过事先探查,鼠王知道玄雪尖这里每天会有两次短暂暴风雪和冰雹出现,会维持将近一个时辰,这就是对付敌人的办法。

    果然不出鼠王所料,在自己和族群豁出小命不要,将对方引入暴风雪之后,它们全都被冻成了冰坨。

    而蓝绒鼠却因为长着一层极厚的绒毛,仅仅是被暂时冻僵,只要暴风雪停歇下来,群鼠稍微歇息片刻就能恢复。

    就在魅影蓝绒鼠以为今后能彻底摆脱强敌的时候,却没想到,它们自己真正的噩梦才刚刚开始,因为,岑鸿那家伙出现了。

    当时魇化盟的人才来到玄雪尖兴建雾冰城,为了对付木灵,岑鸿四处搜找妖鼠妖虫,却没想到在家门口发现倒了一片、冻僵的魅影蓝绒鼠,甚至还有一只鼠王的存在。

    见到鼠群,这个畜生简直乐疯了,立刻将它们全部抓了起来,至于那些冻僵的怪物,根本就是魇化盟控制的变异邪化妖兽,岑鸿也没浪费,用邪法将冻尸重新炼制,成为了巡视附近区域的“守卫”。

    而后,让蓝绒鼠们痛不欲生的经历,终于开始了,为了能彻底控制它们为己所用,岑鸿用尽了所有最残酷的手段。

    众所周知,像魅影蓝绒鼠王这种上古异兽,是不可能心甘情愿被人奴役驱使的,虽然遭到了诸般酷刑,身边的同族也不堪忍受折磨死得只剩下几十只,但是它们都没有屈服。

    而且最重要的是,蓝绒鼠天生有抵抗邪气侵袭的血脉,就因为如此,岑鸿无法用自己的邪气灌注到它们体内加以控制。

    最后,这个丧心病狂的狠毒家伙使出了最后的手段,最后几十只普通蓝绒鼠都是鼠王的嫡亲血脉,在鼠王面前遭到了岑鸿剥皮屠杀。

    那些蓝绒鼠的妖魂经过邪气撕扯,硬生生和自己的血肉分离开,全部岑鸿自己吞噬掉了,原来这家伙学会了一种融魂邪法,只要吞掉妖兽之魂,就可以控制它们血脉至亲魂体,而且对方无法抵抗。

    就这样,几十只妖鼠之魂被岑鸿储存在体内,鼠王拼命抵抗后也遭到杀害,从此它的妖魂也被迫要听从岑鸿的控制。

    后来,魇化盟的盟主巴隆不知从何处得知了蓝绒鼠王妖魂的事情,就想命令岑鸿将其献给自己。

    可岑鸿这自私小人早有准备,悄悄把鼠王之魂困在了自己的秘密宝窟,然后对这件事矢口否认。

    巴隆知道消息,大怒之下屡次派使者前来玄雪尖雾冰城兴师问罪,可是岑鸿这小子用重酬贿赂使者,把这件事情一压再压。

    来此的使者拿了他的好处,回去之后也都向着岑鸿说话,再加上巴隆忙于其他事物,最后鼠王之魂的事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不过巴隆对于岑鸿的忠诚已经大大起疑,而后把第二个统领马狷派到了雾冰城,削减了岑鸿一大半权利,并且严令马狷监视对方一举一动。

    对于巴隆疑心自己,岑鸿暗地里没少咬牙切齿,只可惜胳膊拧不过大腿,只能暗气暗憋,这些事情只是暗表,鼠王和关横等人是不会知道的。

    “阿横,鼠王说咱们要是去雾冰城找岑鸿的麻烦,它一定得跟着。”

    此时此刻,卿凰说道:“因为岑鸿不死,这家伙吞噬的那些蓝绒鼠妖魂就会始终遭到禁锢,被对方控制,鼠王不想那些血脉亲族在死后还被这样虐待。”

    “嘶嘶嘶嘶嘶嘶”卿凰的话音甫落,关横手腕上那条小骨蛇突然也叫了两声,他笑道:“怎么,你也想去对付岑鸿吗?”

    “这小骨蛇说,自己死后好多事情都记不住了。”卿凰继续道:“但是对于岑鸿这个名字,它自己感觉十分痛恨。”

    “呵呵,这个岑鸿真是坏事做尽,谁都恨他。”关横冷笑道:“行了,看那些冻尸已经开始畏惧退走,咱们也该动手了,六伥鬼,清理它们!!”

    “嗷呜呜”听到他命令的瞬间,昂首咆哮的大伥鬼倏地掠空疾行,无数火劲血刃嗤嗤嗤破空疾窜,将周围百十具冻尸绞成齑粉,其余的家伙也在群鬼席卷过后被彻底灭杀殆尽。

    若桃说道:“唉,可惜,我还没来得及出手,就已经完事了。”

    “放心吧,咱们再往前走,敌人肯定会逐渐增多,想打架?少不了你的。”关横哈哈一笑,率领众人登山在白皑皑的雪地上疾行渐远,少时片刻之后,前面突然出现了一排房屋。

    “听那个被抓住的俘虏晁泺说过,雾冰城外围就是低等杀手聚居的地方,就是那排房子吧?”卿凰说道:“咱们过去看看。”

    “呼呼呼噌噌噌”她的话甫一出口,前方衣袂破空声陡起,骤忽出现数十条黑影,俱都手拿兵刃,恶形恶相,为首的一个高声吼道:“好大胆子,竟然敢闯进雾冰城范围内,杀!”

    这杀手头目的话一出口,身后的家伙一个个狂嚎扑上。见此情景,关横说道:“对付这些小杂鱼,我和七鬼就不必出手了……”

    “正合我意,让咱来呀!”若桃说话的同时已经拽出吞雷刃急窜出去,白眉老猴不甘示弱,也噌噌噌窜蹦跳跃跟随。

    卿凰笑着说道:“唉,这两个家伙还真是天生打架狂,瞧瞧她们急不可耐的样子。”

    “嗨,这有什么关系,由着若桃和老猴玩吧,咱们还是去对付那些真正的威胁。”

    关横说这句话的时候,眼光已经落在了十余丈外,那里有数道人影疾飙狂奔由远至近,全都是头顶浮现本源魔魇之影、已经进入完全邪化的家伙。

    “嚓嚓嚓唰唰唰!”

    电光火石间,若桃掌中吞雷刃上下翻飞,把周围七、八个杀手劈翻在地,白眉老猴那边更是嚣张无比,亮爪挥拳,不是把对方打得浑身血洞窟窿,鲜红狂飙,就是硬生生将对手撕碎。

    “岂有此理,你们这些家伙竟敢杀我的手下?!”

    疾奔而来的第一人是个满脸短髯、气势汹汹的矮壮黑汉,陡忽挥舞掌中的长柄重锤扑向若桃:“老子现在就要你死!”

    “呜噜噜”说时迟,那时快,旁边的戎宣尸马骤然打了个响鼻,“嘭!”突然疾伸的双蹄正好踹在了对方锤头上。

    “呃?!”那家伙没想到尸马瞬间爆发的力量如此惊人,低呼之下掌中的重锤几乎脱手而飞。可就在此刻,短髯汉子的同伴全都围拢了过来,那是四个已经完全邪化的家伙。

    “阿横,不要让六伥鬼急着出来,咱们也动手玩玩。”卿凰的话音甫落,“锵锵!”已经拽出灵剑和莲花奇刃冲了过去。

    关横低声道:“大伥鬼,你们负责保护小黑,犟驼,你去帮若桃她们清理杂鱼。”

    “嚓!”电光火石间,卿凰的灵剑已经斩向其中一人,那家伙晃动双斧往上一架,嘴里还不干不净的骂道:“你这个贱……”

    “唰唰!当啷啷”话还没完全出口,此人双腕和斧头已经被灵剑削断,顿时应声坠地,与此同时,关横的剑瞬息蹭过了他的脖颈。

    在对方瞪着惊愕双眸咽气之前,关横在他耳边冷冷说道:“胆敢骂我的女人,死!”

    “呃啊啊”另外两人也在霎时间被利剑一剖为二,同伴的惨叫声震慑得最后一人肝胆决裂。

    【第四更,大家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o′|┛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