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2010章 攻入雾冰城(第五更爆发)
    “你们到底是谁……”“噗!”关横随手一剑搠进他的颈嗓,随即挥掌拍在他的额头上,原火劲登时将此人烧成飞灰,他冷冷说道:“你们这种杂碎,没资格知道我的名字!”

    全部战斗,在十几息之内彻底结束,那些杀手的尸骸都被焚化,免得邪气再次造成尸体变异暴走。

    “啪!”若桃把一个生擒的家伙扔到关横面前:“公子,抓住一个活口。”

    “别杀我、别杀我……”那个家伙显然是目睹同伴惨死之后,吓得苦胆都裂了,嘴里不住哀求乞命。

    “雾冰城内,现在还有什么人?说!”

    “我说我说,除了刚才出现的,只、只有几十个人了。”

    听到关横沉声询问,这小子忙不迭答道:“另外还有自称新统领的霍成和一个妖艳的年轻女人名叫霍岚,以及一个神秘的家伙,不经常出现,不过那个女人叫他‘骜哥’。”

    “霍岚?!不是那个老太婆吗?”若桃在旁边嘀咕了一句:“怎么又变成妖艳的年轻女人了?”

    “这其中必有古怪。”心中微动,关横瞥了对方一眼,又继续问道:“你知道霍成那三个人为什么要在雾冰城逗留吗?”

    “呃,大爷,我只是个小喽,不知道对方为什么会在这里。”这个俘虏哭丧着脸支吾道:“但、但是我曾经亲眼看到马狷统领被那个叫骜、骜什么的给扼毙了,他们可是杀人不眨眼……”

    “废话,身在魇化盟的家伙和畜生无异,杀人不眨眼算什么?”关横乜斜了对方一眼,接着开言道:“你叫什么名字?知道雾冰城的地下水牢怎么走吗?”

    “知、知道,我叫马能,是马狷统领的堂弟,以前就是掌管水牢的狱卒头目。”

    “很好,就凭这一点,我能让你多活一会。”

    “啪!”霎时间扣住此人额头,用原火劲炼化对方体内微不足道的邪气,而后把火种留在这小子体内,他要是敢吸收邪气,立刻遭到烈焰焚身化为灰烬。

    “砰!”若桃踹了对方一脚之后叫道:“还不滚起来带路?要是耍花样,小心姑奶奶劈了你。”

    “不敢、不敢。”马能这小子嘴里说着,引领众人趔趄着向前走,其实雾冰城正门距离此处不远,只有百多丈而已。

    此时此刻,卿凰一边走,一边低声问:“你说霍家姐弟和那个神秘家伙,到底想在这雾冰城里寻找什么东西?”

    “嗯,到现在我也没什么头绪。”关横回答道:“不过我觉得那个叫骜什么的,很有可能是之前在咱们手下逃生的先代魇化盟之主残魂骜碌!”

    “原来是他?!”卿凰和旁边的若桃都是大吃一惊,并不约而同说道:“没想到这三个家伙倒是凑在了一起。”

    “呵呵呵,现在那些恶徒看到咱们人多势众,也开始拉帮结伙了。”关横眼中晃过一丝冷笑,接着说道:“只可惜,他们再联手也打不过咱们。”

    “叽叽叽”他的话音甫落,白眉老猴在前面怪叫了两声,原来大家到了城门近前。

    这老猴看见大门洞开,自己左瞧瞧右瞅瞅,而后三窜两跃之间爬上了附近的城楼,在上面又蹦又跳,得意大叫:“叽叽叽”

    “笨蛋,你在耍什么宝呢?快点下来。”小黑此时嚷道:“上面的目标太大,小心对方用箭偷袭你。”

    闻听此言,白眉老猴并不在意,还是在城楼上逛来逛去,可就在下一刻,周围陡然响起阵阵飞矢破空之声:“嗖嗖嗖嗤嗤嗤”

    “叽叽?!”老猴万万没想到小黑一语成谶,异常慌忙的左躲右闪起来。

    但是数息之后,箭雨停歇,老猴这才火急火燎从城楼上跃到平地,累得它呼哧直喘。

    “活该,谁让你贪玩的。”小黑和若桃齐声讥笑:“吃亏了吧?”

    “大家先退开。”关横此时一挥手,让众人躲在城门附近的墙下,而后扭头问马能:“喂,这些箭矢是从哪里发出来的?”

    ……

    另一边,雾冰城主城的大客厅里,骜碌正搂着霍岚那个娇声发嗲的婆娘嬉笑**,霍成却跌跌撞撞跑进门来,嘴里大声喊道:“姐姐、姐夫,大事不好了。”

    “混账东西,你慌什么?”骜碌最看不惯的就是这家伙动不动跑进来撞破自己的好事,他伸手一把推开霍岚,而后拧眉怒目低吼道:“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刚才城门那边起了一阵骚乱,我先后派了几十人过去,还把那些弓箭手安排在了左右拐角,可是他们眨眼之间就挡不住对方了。”霍成哭丧着脸说道:“我觉得,是关横那帮人已经杀过来了。”

    “呸!”骜碌闻听此言,啐了对方一个满脸花,而后怒吼道:“这些情况为什么不早点来报告,你这个混账,是不是想害死爷爷?!”

    对方啐在自己脸上的浓痰,霍成都不敢伸手拭去,他心中暗骂:“老子刚才正要进来,你不是正好摁住我姐姐要办事吗?我要是闯进来,说不定就让你给撕了,谁会找死啊?”

    但是霍成这家伙如今可不敢说别的,他赶紧低声道:“姐夫,咱们还是赶紧撤吧,真要是遇上对方,再打起来……”

    他给骜碌留着三分脸,没把话彻底说完,可意思是再明白不过了,你根本不是人家的对手,打起来就是死路一条。

    要是搁在平时,听到霍成这么说,骜碌早就把扬手抽他一个耳光了,可是此时,骜碌心中不住在盘算着自己的事情,没工夫理会霍成。

    “骜哥、骜哥。”霍岚此时轻轻摇着骜碌的手臂低语道:“霍成虽然没用又窝囊,但说的也有几分道理,要不然,咱们还是撤……”

    “不,那些残魂都是经过魇化盟多年炼制之物,眼看着就要大功告成了。”骜碌说到这里,把拳头攥得咯吱吱作响,目眦欲裂的低吼道:“要是现在放弃,未免太过可惜了。”

    “啪。”言到此处,骜碌伸手揽住霍岚的纤腰,对她说道:“小宝贝儿,难道你就不想得一点好处吗?”

    “这……”面带犹豫,霍岚心中暗想:“你这老东西贪得无厌,比起空口许下的那些好处,我倒是更想保住自己的小命。”

    可是慑于对方那股若有若无的杀气,霍岚还是把拒绝的话咽回了肚子里,她心里清楚得很,虽说自己陪着骜碌睡了几夜,但这老东西翻脸无情,捏死自己还是像碾蚂蚁似的。

    “骜哥,人家就是想一直陪着你,我可不在乎什么好处。”霍岚嗲声嗲气的说着,伸手搂住对方脖颈,还忍着几分恶心亲了对方那张丑脸一口。

    “哈哈哈,不愧是我的小宝贝儿,爷爷要是得了好处,忘不了你。”骜碌说着,霍的站起身,他继续言道:“霍成,你赶紧集中城内所有的人手,务必拖住关横他们的脚步,明白吗?”

    “是是,我一定尽力。”嘴里恭顺的答应着,霍成心里不住痛骂:“该死的老东西,你们一对狗男女跑去捞好处,却让我去对付难啃的骨头,这个仇,老子一定会找机会回报你们!”

    ……

    此时此刻,关横早就派出七鬼一起出动,把埋伏在城门附近的弓箭手全部灭杀殆尽,至于其余的喽爪牙,也已经死伤的七七八八了。

    “犟驼、尸马,吞鬼喵和小白,你们在城内搜索,看看有没有什么残敌流窜,全部消灭,别留活口,猎獬,你用分身堵住正门和其余侧门,不要让对方有机会逃跑。”

    关横一挥手,对方立刻飞奔而去,各行其事。

    若桃此时踹了马能一脚:“喂,你说的霍成和其他人在哪里?”

    “就、就在雾冰城的主城大厅。”马能揉着被踹疼的后腚,哭丧着脸说道:“我、我马上就带着你们去找……”

    这家伙的话甫一出口,关横手腕上的小骨蛇突然嘶嘶叫了一声,卿凰听了突然皱眉道:“这小家伙好像在说什么残魂、失落之类的话。”

    “喂,你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关横和卿凰、若桃、小黑都有些莫名其面,紧接着,他说道:“赶紧把修蛇叫出来,问问它。”

    卿凰依言而行,轻轻一抚腰带上的宝石:“喂,修蛇,快出来呀,那小家伙在找你呢。”

    “唰!”下个瞬间,修蛇之魂浮现在大家眼前,它苦笑着开言道:“卿凰姑娘,怎么连你也开始唬我了?这孩子根本就不认我,何来寻找一说?”

    “好啦好啦,叫你出来,就是想问问它要说什么。”关横屈指一弹腕上的小骨蛇,对方还亲昵的蹭了蹭他的手指,见此情景,修蛇立刻说道:“喂,你这明显是在向我示威嘛,有点过分了。”

    “好好好,不和你开玩笑。”关横说道:“自从进了这雾冰城内,我感到骨蛇的反应就有些躁动不安,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这周围的气息……很不寻常。”修蛇突然嘀咕了一句,而后火急火燎的飞到半空中,绕着转了一大圈,随即掠回到关横身边。

    “不好了,关横先不要管什么敌人了,现在有一件重要的事情,需要你们赶紧解决。”修蛇火急火燎说道:“我知道骨蛇为什么是躁动不安了,因为这孩子剩余的那些残魂,都分布在此城内各个角落。

    ”闻听此言,关横和众人都是微微一愕:“什么?!为何会变成这样?”

    “具体情况,我也不太清楚。”修蛇此时浮在半空中,拼命的感觉气息的流动,它嘴里解释道:“嗯……就好像是很多、很多妖魂,分别聚集在四面八方,它们处于即将被强行融合的状态中。”

    言到此处,修蛇的语气低沉严肃,稍微一顿,它继续开言:“少说也有上万妖魂的数量,这可不是一两年之内就能累积的。”

    听到这里,关横脑中突然灵光一闪,他喃喃自语道:“难道,这就是魇化盟在此处建立雾冰城的真正目的?”

    “不要管那些了,我对这座城不熟悉,你们赶紧搜索每一个角落,把骨蛇的残魂夺回来。”修蛇说道:“要是晚了,恐怕会出现巨大变故。”

    “明白,马能呢?”关横听到它的话,立刻扬声吼道:“把俘虏押过来,让他带路……”

    “呼唰唰唰”就在下个瞬间风声陡起,若桃身边的马能被地面里窜出来数根诡异藤条缠住,对方用力一勒,马能的脖颈顿时断折离体,大蓬红雾飙飞喷溅,尸体扑通就倒在了地上。

    “可恶,你这该死的藤条!”眼见马能在自己面前被杀人灭口,若桃气得七窍生烟,倏地抖出锁链断掌抓住其中一根即将缩回地里的藤条:“给姑奶奶留下!”

    可令她万万没想到的是,对方竟然自己用力一震,别断了枝条,“咔吧、啪嗤!”数声响动过后,藤条立刻逃遁无踪了。

    “岂有此理!”关横此刻也怒了:“六伥鬼,立刻用尽全力猛轰地面,我就不信那个藏头露尾的家伙能跑多远!”

    “嗷呜呜呜”大伥鬼、巨蜂和四只同时御空咆哮,而后豁尽全力将攻击恶狠狠的掼进地面:“砰轰隆”

    “啪啪啪呼!”电光火石间剧烈响动接二连三,十余丈外的地面绽裂,从缝隙里狼狈弹出一个家伙,“咣当!”紧接着它就重重摔在了地上。

    “是鬼眼妖藤?!这是霍成的帮凶!”关横双眼倏忽一眯,立刻吼道:“灭了这家伙,我看霍成还能有什么花招!”

    可就在他的话音未落之时,鬼眼妖藤周围陡忽泛起一阵诡异白烟,大伥鬼和们眼前视线被阻,巨蜂火速振翅吸收剧毒的白烟雾气,鬼眼妖藤趁此机会就溜之大吉、不见踪影了。

    “可恶,又让这家伙给跑了。”若桃气愤的跺了跺脚,卿凰却说道:“算了,妖藤出现,无非是奉了霍成的命令杀人灭口,如今咱们没工夫去和他耗费时间,赶紧去找那些妖魂所在的位置吧。”

    “卿凰说的有道理,对方虽然杀了马能,可是却没想到咱们手里还有它呢。”关横低头对骨蛇说道:“小家伙,你赶紧感觉一下,自己那些残魂的下落吧,现在可就要看你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