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2006章 窝里斗(第一更)
    “公子!”

    “阿横!”女孩子到了关键时刻,都是帮着自己人的,卿凰和若桃也不例外,她们同时叉着腰叫道:“别欺负小黑。”

    “嘁,你们又来了。”关横看到白眉老猴也想摸摸小骨蛇,顿时把将其伸出来的爪子拍飞,而后他又接着说:“看看,经过这一阵时间的折腾,都已经是上午了,咱们还是赶紧上山吧。”

    他的话音甫落,若桃似乎想起一件事情,立刻开口道:“等等,我好像忘了什么东西,对啦,柏翁爷爷说过,需要三种材料制造吸引雨云的树屋房脊,咱们已经有两种,还差一种需要在玄雪尖半山腰寻找。”

    “对呀,咱们已经有上古沙蝰獠牙、大漠红刺杜鹃了。”关横突然问道:“若桃,还缺的那样东西是什么来着?”

    “呃,我想想……”小女鬼稍一沉吟,便回答道:“是玄雪尖树林的特产,名叫‘黑纹矿’。”

    “没错,就是它了,咦?!”

    关横刚刚说到这里,缠绕在手腕上的小骨蛇突然微微颤晃了起来,他心中一动,立刻对卿凰说道:“这家伙在此地时间可是很久了,没准可以带着咱们找到矿石,你来问问它。”

    “嗯。”卿凰点了点头,随即对着小骨蛇低语道:“你要是知道什么,就告诉我们吧。”

    “嘶嘶嘶……”那小蛇对着卿凰低鸣两声,而后又用立起脑袋向远方玄雪尖峰顶一点。

    “原来是这样。”卿凰微微颌首,便对关横和大家说道:“这小蛇马上就能带着咱们找到黑纹矿的下落,可是它还有一个请求。”

    稍微一顿,卿凰这才继续开口:“小蛇的残魂记忆不全,有很多事都是迷迷糊糊,不过它感到峰顶方向有自己迫切需要找回的东西,希望阿横能带它去,毕竟是你的血和灵气将小蛇复活的,它只相信你。”

    “这个嘛……好好,反正也要前往峰顶雾冰城,大不了多耗费一些时间,我帮你了。”关横轻轻一抚小骨蛇的身躯:“这下你可以带着我们去找黑纹矿了吧?”

    卿凰听到对方细微的嘶鸣声,随即说道:“放心吧,到了地方之后,它会微微颤抖通知你的。”

    ……

    少时片刻之后,半山腰树林西北侧。

    “呼噌噌噌”风声响起的同时,两道迅疾黑影一前一后疾窜错落,此起彼伏,原来是白眉老猴和一只身手矫健的蓝瞳角马展开恶斗。

    就在方才,小骨蛇引领大家来到了此处,不巧得很,有大量黑纹矿石的地洞里,栖息着这只蓝瞳角马,这家伙可不是个吃素的,当时正对着自己捕获的小兽撕扯大嚼,吃得顺嘴淌血。

    白眉老猴嗅到一股血腥气,按捺不住就扑过去和对方打了起来,此时此刻,关横他们在地洞里转了一圈,找到不少黑纹矿收好带上。

    走出来的时候,若桃扬声叫道:“喂,老猴,公子让你速战速决,赶紧和这个家伙分胜负吧,记住,它可不是邪气妖兽,只要赶跑……”

    “砰砰砰!”她的话音甫落,老猴挟裹火劲的重拳就已经接连三次落在对方身上。

    “咔嚓!”独角断折。

    “砰、噗!”喷血的蓝瞳角马直接倒飞出去撞在了山壁上,不过对方也算是皮糙肉厚,一翻身站起来的时候,看见呲牙咧嘴晃爪子的老猴作势欲扑,顿时吓得屁滚尿流的跑了。

    “叽叽、叽叽叽”白眉老猴看着对方抱头鼠窜的样子,朗声嚎叫大为得意,还撅起后腚朝着角马逃走的方向拍击了几下,表示鄙视。

    若桃现在可是最高兴的,她呵呵笑着:“第三种材料,黑纹矿终于到手啦。”

    “恭喜恭喜。”小黑在旁边故意夸张的说道:“桃桃,这些黑乎乎的石头可是最最最重要的宝贝,不如这样,让我来保管吧。”

    “去去,毛手毛脚的丫头一边待着去。”若桃仔细把矿石收藏好,她说道:“不过有一句话你算是说对了,这玩意很重要的,我还是要妥善带好才行。”

    “够了,你们别闲聊了。”卿凰说道:“咱们还得上山,阿横……咦?阿横跑到哪里去了?”

    “我在这、在这里。”此时此刻,关横的声音陡忽从三女头顶上传出,紧接着,一枚殷红的果实呼的落在了卿凰手里,他说道:“吃吧,我尝过了,甜得发腻,正适合你的口味。”

    “咔嚓。”卿凰咬了一口,品了品滋味:“嗯嗯,不错。”“姐夫,我也要、我也要。”

    “好,这个半生不熟的青果给你。”说着,关横作势欲扔,小黑气得直跺脚:“为啥要给我半生的果子?你偏心。”

    “开玩笑的,我什么时候都是一视同仁。”关横笑着把青果向身后一抛,顺手摘下一枚熟透的红果嗅了嗅:“啊,很香,给你啦。”

    “啪。”小黑接住果实在衣襟上擦了擦,而后吃了起来:“这还差不多。”

    “骨碌碌……”与此同时,关横随手扔掉的那枚青果滚下了斜坡,朝着某处荆棘丛直接落去。

    好巧不巧,正有个家伙在那里,高高扬起手里短刃向身下一个人狠狠戳去:“你去死吧!”

    “啪!”挟风急落的青果直接砸到这厮后脑,疼得他哎呦叫了一声。就在下个瞬间,此人想要弄死的那个家伙也突然清醒过来,嘴里大叫道:“章蓬,你要做什么?”

    “做什么?老子要你死!”叫章蓬的人知道不能犹豫,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目迸凶芒的他用双掌瞬间扼住对方脖颈,嘴里还恶狠狠的说道:“晁泺,都是你自己找死,不肯说出秘密宝窟的下落,既然如此,老子就送你陪那两个死鬼统领好了!”

    “呃啊啊啊叛徒,你敢背叛魇化盟,我要杀了你!!”

    名叫晁泺的家伙也是不好惹的家伙,刚才只是遭到对方偷袭,自己才不慎昏厥过去,此时暴怒之下,顿时释放全身邪气,力量飙升猛增,“啪啪!”正好将章蓬双腕紧紧攥住。

    感到对方的膂力不弱,章蓬却怪笑道:“哼,我也可以用邪气杀了你,而且,你还没凝聚出本源魔魇之影,比起我差得远了。”

    “嘭!”章蓬的话音甫落,已经用脑袋狠狠撞在了对方面门上,晁泺发出一声闷哼,登时口鼻窜血,二人眨眼间扭打在一处。

    “哈哈,没想到我只不过扔了个果子,就砸出两个打架的白痴。”关横和卿凰她们闻声赶到,正好看见章蓬控制自己的本源魔魇之影浮出来卷裹在拳头上,此时疯狂猛攻,眼看就要把晁泺活活打死。

    “公子,这样一面倒的胜负也太没意思了。”若桃撸胳膊挽袖子,嘴里说道:“不如我上去帮一把。”

    “叽叽、叽叽叽。”听了若桃的话,旁边的老猴更是按捺不住、跃跃欲试。

    “没那个必要,我有个更好的主意。”

    言到此处,关横顺手摸出那块邪王晶石,此物对于邪气汇聚的魔魇之影最是敏感,立时产生绝强吸力,把数丈之外那个章蓬的邪气魔魇硬生生吸扯了过来,顺势拉进了晶石里。

    “呃?!”刚要挥拳继续痛殴对手,章蓬猛然感到手上一轻,觉得自己的邪气已经彻底消失了,他吓得脸色剧变:“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呀啊!”那个晁泺见到机不可失,倏然挥拳直捣,“砰!”打得章蓬脸颊塌陷,立时哀嚎着倒跌了出去。

    “咣当!”章蓬身躯撞在岩石上,背脊剧痛之下再次呕出一口血箭。那晁泺此时摇晃着站起身,嘴里吼道:“老子要打死……呃?!”

    下一刻,这家伙已经面如土色,因为他瞧见了关横等人走来,有杀气腾腾的白眉老猴、若桃、戎宣尸马、赤瞳犟驼向前围拢,还有空中咆哮的六伥鬼。

    “砰!”老猴急不可耐挥出一拳,正好捣在正想爬起来的章蓬后脑上,这小子双眼外凸,当场软倒咽气。

    “喂喂,你怎么如此急躁,好歹留个活口,让我问两句话呀,现在倒好,只剩下一个了。”关横摇了摇头,顺手一指晁泺说道:“大伥鬼,把这小子拎过来,我要问话。”

    “可恶,我才不想被你们抓住呢。”晁泺这家伙狡猾得很,知道自己不是这些人的对手,既然如此,那就只有跑了。

    “噌噌噌”这小子仗着对附近地形熟悉,晃身形疾掠几个起落间就扎进了一片草窠里。“只要能跑到十丈之外,找到马匹,我就安全……”

    “啪。”刚想到这里,突然有一只爪子轻轻拍在晁泺肩头,那意思,就好像是谁在和老朋友打招呼似的。

    “呃?!”慌忙间一回头,大伥鬼的拳头早在瞬间由远至近,“砰!”正好捣在这小子脸上。

    ……

    数息之后,晁泺的身子被狠狠扔在了关横等人面前,大伥鬼已经将他浑身的邪气用原火劲炼化,他已经是个废人了,而且原火之力已经在他体内生根,只要这厮再次吸收一丝邪气,身躯立时会遭到烈焰焚化。

    “嘭。”关横此时抬脚踩在对方脑壳上,他说道:“小子,我也不和你废话,就想问问现在峰顶雾冰城的情况,你要是照实说呢,兴许还能活个一时半刻,否则……”

    “我说……我、我说……”

    有道是好死不如赖活着,晁泺心想还是保住自己的小命重要,于是忙不迭开口道:“城、城里的人大部分都已经死光了,剩余的都投降了突然出现的三个人,其中一个叫霍成,另外两个一男一女,我、我不知道他们的名字。”

    “果然是霍成那个家伙在从中搞鬼。”关横和三女互相对望,俱都微微颌首点头,他又接着问道:“那两个统领岑鸿、马狷到底是死是活?”

    “这个嘛……我不知……”“啪啪啪啪!”关横何等精明,一眼瞧出对方言不由衷,伸手就给了晁泺四个耳光。

    这几下打得晁泺头晕眼花,脸颊高高肿起,吐噜噜喷出了几颗断牙。

    关横冷哼道:“我看你这杂碎是真的不想活了,也罢,我成全你。”说着,他举起拳头就要朝着对方头顶砸去。

    “别别,我是真不知道马狷的生死,不过、不过我在雾冰城的地下水牢里见到了被囚禁的岑鸿,这次、这次跑出来,我就是奉了岑统领的命令,想去他的秘密宝窟取东西。”

    听到对方这么说,关横双眼倏忽一眯,随即问:“怎么,岑鸿没有死?”

    “没死……不过也和死掉差不多了。”晁泺苦着脸说道:“今天早上我喝多了酒,跑到水牢墙下方便,无意间听见不远处的水里有人喘息,就走过去查看……”

    那个时候,晁泺还以为水里是什么古怪的妖兽出没,刚走过去,就被突然窜出水面的岑鸿制服,别看别看那家伙已经断了一条手臂和一条腿,制服晁泺还是很容易的。

    不等晁泺这小子有所反应,岑鸿就把一团腥臭黏糊的东西塞进了他嘴里,告诉他,此物是缓慢发作的剧毒丹丸,要是想得到解药,就必须替自己去秘密宝窟取东西,否则的话,毒发时就是肠穿肚烂。

    闻听此言,晁泺这小子几乎吓尿裤子,只好乖乖的听话,趁人不备悄悄溜出了雾冰城,急匆匆来到半山腰这里。

    谁知道,晁泺身后早就跟上了一个“尾巴”,那人就是章蓬,这两个家伙原本是酒肉朋友,倒也说得上几句话。

    章蓬知道晁泺这小子好酒如命,故意装作是和他在半路偶然碰上,还摘下腰间的酒壶请对方喝了几口,随即套问晁泺的秘密,晁泺一连灌了几口猫尿,顿时藏不住心中的话,把岑鸿的事情溜出了嘴边。

    结果,章蓬想要继续追问的时候,这小子突然心生警觉缄口不言,任凭章蓬费尽口舌,他死都不松嘴。

    愤恨恼怒之下,章蓬出手打晕了对方,还要下毒手,赶巧了,被关横扔的那颗青果砸中后脑,坏了他的好事。

    “啪!”听到这里,关横伸手薅住晁泺的衣襟吼问道:“那个秘密宝窟在哪里,说!”

    “我说我说。”

    这小子只觉脖子被勒得特紧,险些背过气去,他挣扎着低语道:“就在进入树林边缘北侧,有三棵漆黑古树,入口就在树后巨大岩石下,岑鸿用残忍秘法囚禁的几只古树木灵,强迫它们看守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