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2002章 上古沙蝰的獠牙
    听了他的话,婴白鬼似有明悟,倏地晃动魂影在附近游走起来,那岩蟹动作不及对手迅捷无伦,只好停在原地以逸待劳。

    但是婴白鬼在急速挪移的时候,间不容隙投掷火劲血刃袭扰对方,这巨蟹奋力挥动双螯格挡,终于百密一疏,“噗嗤!”一边眼球顿时疾掠而过的血刃绞个粉碎,疼得岩蟹大声嘶吼,顿时心生畏惧向后退去。

    “畜生,不许后退、不许怯敌!”苗庚此时已经缩到了墙壁角落,他心想,老子已经都到这里来了,你要是再后退,我岂不是没了地方?!

    “啪。”

    心生畏惧、万般无奈的苗庚只好使用最后的杀手锏了,他伸手触摸墙壁上的机括扳手用力一拉,“咯吱吱”响声频起,墙壁两分的瞬间又冲出六只体型较小的岩蟹,种类都和那只最大的一般无二。

    关横见状差点笑出声来:“你小子这么喜欢玩螃蟹?有点意思。”

    “哼,老子要让你后悔轻视我!!”苗庚的吼声的甫一出口,顿时暴现浑身邪气,头顶上聚集出自己的本源魔魇之影。

    此时此刻,关横昂首细瞧,这才感到对方的魔魇之影和别人的明显不一样。

    苗庚的本源魔魇之影,俨然是一只硕大无比的巨蟹模样,说时迟,那时快,这巨蟹魔魇之影倏地化为几股邪气,钻进了周围那些岩蟹身躯。

    “叽叽叽嗷呜!”被精纯邪气灌注以后,岩蟹登时爆发出阵阵凶戾吼叫,噌噌噌朝着关横、婴白鬼这边就围拢了过来。

    “哼,这些螃蟹就算再凶,也是靠着邪气增加实力,你以为它们能坚持多久?”关横的话音甫落,陡忽弹动手指:“啪。”

    电光火石间,独角猎獬浮现而出,昂首咆哮时化为无数金线,只听“唰唰唰”风声陡起,它们四下扩散编织成网,转瞬就拦在了那些岩蟹面前。

    “抓住这些家伙!”随着关横的呼喊声,金网铺天盖地一般挟风疾落,甚至想把苗庚那家伙一起罩进去。

    “可恶,岩蟹,保护我!”苗庚情急之下顾不得其他,忽的向侧面合身翻滚,那只最大的岩蟹听到主人命令,在他身前横加阻拦,和其余同伴都被金网抓了个正着。

    “叽叽叽、叽叽叽”独角猎獬金网阵勒得群蟹不住发出惨叫,别看它们的甲壳坚硬无比,可是如今猎獬的金网上附着了原火之力,照样能让这些邪化妖兽痛苦不堪。

    可就在下个瞬间,苗庚这小子已经扑到了郭森刚才挥拳击穿的墙壁破洞近前,他是不敢在此恋战,试图开溜了。

    “想走,我还没答应呢。”

    “呼”这句话响起的同时,关横的重拳挟风直捣,正中对方背脊:“嘭!”

    一来是实力有所不及,二来苗庚这家伙猝不及防,他感到大力涌来,后身剧痛袭遍全身,立刻哀嚎着飙出血箭:“呃!噗”

    “啪!”下个瞬间,关横伸手拽住苗庚的肩头,将其狠狠摔落在平地,“咣!”一声巨响过后,这家伙的身躯把地面砸得龟裂下陷,扬尘溅起、土石四迸。

    与此同时婴白鬼附近金网中的岩蟹一个个被烧得通红,就只听“咯剌剌咯剌剌”脆响声此起彼伏接连不断,它们的甲壳绽裂,俱都惨然毙命。

    关横此时对着面如死灰的苗庚说道:“好了,接下来,咱们就好好聊一聊吧。”

    ……

    另一边,郭森挥舞淬毒双短刃步步紧迫白眉老猴,屡屡发动猛攻。

    “唰唰唰!”短刃上下翻飞,招招不离老猴头脸心窝等要害部位,气得它不停叽叽怪叫左躲右闪,自己明明大占上风,就因为对方用了兵刃,此时竟然扳不回平手了。

    “嘿嘿,老畜生,要你的命!”

    “嚓!”郭森左手短刃以撕裂空气的急速直掼对方心窝,右手短刃狠狠横扫白眉老猴的脖颈,双管齐下,让它左右不能兼顾,无法全部抵挡下来。

    “叽叽叽”见到对方下了死手,老猴顿时也被激起凶戾狂心,它竟然不躲不避,倏地扑向郭森怀里,这家伙满脸愕然,手下不由得一慢,锐利猴爪已经挟裹原火劲疯狂挠下。

    “嗤嗤嗤、嚓啦、噗呲!”无数纵横错落的血痕出现在前心和头脸上,疼得这家伙哎呀惨叫,登时翻腕急转把双刃戳进了老猴的左右肩头:“噗、噗!”

    但是白眉老猴此时打得兴起,早就忘了疼痛,它霎时间攥爪成拳,漫天拳影好似急雨狂落,不住倾泻在对方身上,拳拳到肉,砰然作响。

    “呃!噗”郭森这副身躯被重拳轰出十余个血洞窟窿,下个瞬间爆喷血雾扑通栽倒在地,但是他临咽气之前,还兀自恶狠狠的嘀咕道:“畜生,你中了我的淬毒短刃,过不了多久,你也要死了!”

    “叽叽?!”这白眉老猴闻听此言,双眸里泛起一丝轻蔑之意,它用爪子拔出肩头的短刃,随手扔在了地上。

    时此刻,老猴倏地一晃躯体,对碰双拳咣咣作响,它体内的原火劲瞬息在全身上下游走不停,肩头两道毒刃造成的伤痕马上泛起了腥臭黑烟,这毒素已经尽数原火劲炼化了。

    过去,白眉老猴体内的火劲不多,没有这种“以火炼邪毒”的本事,可是就在不久之前,关横刚刚给它灌注了大量原火之力,这老猴刚才被毒刃所伤,情急之下激发了自己的潜力,居然一试便成功了。

    “叽叽、叽叽!”白眉老猴这时对着倒地不起的郭森龇牙咧嘴,那意思是说,怎么样,你那毒刃根本奈何不了猴爷爷!

    “呃啊啊啊!气死我……噗!”郭森见到这番情景,立刻目眦欲裂,大口喷血,竟然就此浑身抽搐,眨眼毙命,这家伙真的是被气死了。

    ……

    “砰砰砰!”关横的拳头屡次落在苗庚头脸上,对方吃疼忍受不住,嘴里哀嚎尖叫道:“饶了我吧,我知道的……真的、真的只有这么多了!”

    “哼,你说那只九头怪物经常在玄雪尖和邪王血堡之间流窜出没,可又无法提供具体位置,这叫我怎么信?”关横此时面沉似水盯着他道:“小子,看来你吃的苦头还是太少!”

    “我、我……”苗庚此时支支吾吾无法回答对方的话,心中更是叫苦不迭,下一刻,关横身后的墙壁窟窿外陡忽传来尖叫声,白眉老猴拎着一个血乎乎的东西晃悠着走了进来。

    “当啷。”老猴将此物往地上一扔,关横笑道:“哈哈,这不是逃走那个家伙的脑袋吗?行啊你,有两下子。”

    听到关横夸奖自己,老猴得意洋洋,可是苗庚那家伙却吓得肝胆俱裂、浑身颤抖,他思忖郭森的实力比自己还要高出一线,没想到却被关横手下一只老猴子给宰了。

    “啪!”关横此时再次薅住苗庚的衣襟,他沉声说道:“看起来再问下去也没什么结果,老子还是送你上路。”

    “别、别……有话好说。”

    此时此刻,这家伙情急之下脱口而出:“之前我是和玄雪尖上的两个统领,岑鸿、马狷在大漠上行进,结果遇到风沙迷路和他们分散,这才无意间察觉到了九头怪物遗留的踪迹,那二人……可能也知道些什么。”

    如今的苗庚好像胡乱攀咬的疯狗一般,把自己能想到可以靠害的人一股脑全招了出来。

    闻听此言,关横双眼倏忽一眯,就知道对方言不由衷,已经开始胡说八道了。

    察觉到这一点,关横照着苗庚的脸又是几个响亮耳光:“混账东西,我是问你知道的信息,没问其他人是否知晓,你要是再敢颠三倒四、胡编乱造,老猴……”

    言到此处,他又扭头对猴子说道:“待会这小子说的话要是还不能让我满意,你立刻撕了他!”

    “叽叽、叽叽叽!”闻听此言,白眉老猴怪叫着连连颌首点头,大有跃跃欲试之意。那苗庚挨了几巴掌,头脑稍微清醒了一些,此时嗫嚅道:“我说、我说……”

    原来那天苗庚奉命跟随两个顶头上司,岑鸿、马狷一起前往玄雪尖以东的某个沙丘办事。

    据说那里出现大群桀骜不驯的凶戾邪化妖兽,这种家伙要是不能控制在魇化盟自己手中为己所用,那就必须彻底灭杀殆尽,一个不留。

    但是三个人走到半途中,骤遇狂猛沙暴,任你一个人有通天彻地之能,也抵挡不住这种大自然的愤怒,这三个家伙就此遭到风沙侵袭,各自分离走散。

    苗庚身边只带着那只最大的荒漠岩蟹,它可以挖掘沙坑,保护苗庚掩藏其中,如此一来,这小子才算安全度过了沙暴侵袭,躲过了一劫。

    但是苗庚和岩蟹那个时候也耗力非轻,俱都倒在沙坑内歇息,可是他们突然听见了附近响起阵阵妖兽惨叫的声音,好奇心驱使之下,勉强爬起身前去查看。

    然而下一刻,这家伙就被数十丈外的情景惊呆了,多颗硕大头颅在前方某个坑洞内不断摇晃,周围都是嘶吼惨叫的妖兽,那些头颅时不时张开血盆大口,将妖兽的身躯吞噬,附近的沙漠地面都已经被染成红色。

    不但如此,那些被九头怪物吞噬的妖兽,全都是已经完全邪化的家伙,它们的邪气也被对方吸收殆尽。

    目睹这一切之后,苗庚吓得肝胆俱裂,他知道自己要是也被盯上,那就等同死路一条,所以这家伙心生恐惧毫不犹豫扭头猛跑,一口气奔出去十里之遥。

    此时,苗庚这才看见了从不同方向疾掠而来,同样满脸惊慌的岑鸿、马狷二人,怀疑对方也看见了那个神秘的九头怪物,但是苗庚不敢轻易发问,而且岑、马二人也是缄口不言,这件事就如此轻描淡写的被掩盖住了。

    不出几天,邪王血堡方面突然传来了盟主的命令,让所有成员全力寻找一种在大西漠境内游荡的怪物,那个家伙,有九个头……

    这个消息,传到了苗庚耳朵里,他突然意识到自己翻身的机会就要到了。

    原本,苗庚和岑鸿、马狷一样,是驻扎玄雪尖“雾冰城”的三位统领之一,权倾一时、气焰熏天。

    可是因为些许小事,苗庚这倒霉蛋无意中得罪了盟主巴隆,导致对方震怒,将严重责罚之后,扔到了荆棘丛边缘地堡这里做个小头目,等于是从天上直接摔进了烂泥潭,这如何不叫苗庚咬牙切齿的愤恨呢?

    为了返回邪王血堡,争取自己的翻身机会,苗庚这才把自己知道九头怪物下落的事情告诉自己的老朋友、盟主身边的红人郭森。

    果然不出所料,郭森那家伙知道消息以后,就像是闻到咸腥的馋猫,立刻找上门,只可惜好巧不巧,遇到关横这个“恶客”来临,郭森不但没有得到消息,反而搭上了自己的小命。

    “我、我知道的就是这些了,只求你别杀我……”

    听到苗庚这么说,关横继续沉声问道:“你遇到九头怪物的地方在哪里?说!”

    “呃,墙角的秘洞里有一张兽皮地图,上面标示玄雪尖的附近区域,我特意在遇见怪物的位置画了圈做记号,就是预备以后可以用到。”

    “呵呵呵,如此说来,你这个家伙还会动点脑子,不错,婴白鬼,去把东西取出来。”婴白鬼听了关横的话,立刻朝着墙角疾掠而去。

    可就在下个瞬间,关横突然注意到苗庚眼中闪过一丝诡异狡黠之色,他立刻扭头叫道:“喂,小心!”

    果然不出关横所料,婴白鬼刚刚碰触墙壁的瞬间,那里顿时发出巨响,“砰!”一股狂猛的邪气力量霎时爆发出来,震得整座房间立刻崩毁塌陷,无数碎石向着关横头顶落了下来。

    就在此时,苗庚发了疯似的抱住关横的腿,发出声嘶力竭的狂笑:“哈哈哈,你毁了我全身邪气,从此变成废人,老子要和你同归于尽!”

    那个墙壁角落的秘洞里,确实有装着兽皮地图的铜匣子不假,可是里面还收藏着十几颗的邪气妖珠,如果不按照步骤开启秘洞,直接碰触那里任何一个位置,都会导致妖珠销毁自爆,这股威力可是非同小可。

    “哼,早知道你这杂碎渣滓没安好心,可是这点小伎俩奈何不了老子。”

    关横随即一拳轰在苗庚的头顶,打得这家伙脑壳迸碎,他嘴里同时大喊道:“猎獬用金网托住上面的碎石,婴白鬼、老猴,咱们走。”

    “唰唰唰”

    猎獬金网霎时间向四面展开,堪堪拖托住那些巨大的落石,关横一脚踢飞旁边的尸身,和白眉老猴一起向前疾奔而去,婴白鬼发出吱吱尖啸,挥拳震碎不停落下的小块石头,随护在上方。

    ……

    “咕咕……呱咕……”才此时此刻,赤瞳犟驼在地堡侧面的秘密入口附近来回踱步转悠,而玄翎花卧在大岩石上嘴里不住低鸣,它们都在焦急的等待大家出来。

    “砰砰砰!”下一刻,连串轰鸣暴响接连从入口下方传出,关横、婴白鬼和白眉老猴联手挥拳开路,硬生生将洞口这里扩大,他们几个这才急匆匆跳了出来。

    “轰隆哗啦啦”刹那间,关横身后的隧道彻底坍塌,尘土飞扬、沙石四迸。

    “快走快走,这里已经不能待了。”他的话音甫落,立刻骑上犟驼的背部,老猴想起方才差点被犟驼摔进荆棘沟壑,心有余悸之下,自己噌的一声落在花身上,打算骑着它回去。

    “呱咕”这玄翎花原本有些不乐意,但是关横叫道:“喂,先离开这里再说。”

    说着,犟驼撩开四蹄一溜烟似的疾驰而去,花没办法,只好暂时充当了白眉老猴的坐骑。

    ……

    少时片刻之后,关横他们回到了古柏树屋这里,卿凰和小黑迈步疾奔而来,她们异口同声说道:“你可算是回来了,若桃、若桃她不见了!”

    “什么?!”闻听此言,关横登时觉得自己的脑袋有些大了。

    他没好气的问道:“你们姐儿仨是怎么搞的?平常好得像蜜里调油似的,虽然偶尔斗嘴打闹,却从没有翻脸的时候,若桃怎么可能平白不见?说吧,是不是谁把她给气走的?”

    看到关横的目光落在了自己身上,小黑急忙摆手道:“不是我不是我,我没和桃桃斗嘴,但、但是……”

    “还是让我来说吧。”就在就在下一刻,有个突兀的声音响起,原来是小黑项链里寄宿的双尾御雷犴之魂,而后,它就浮现在众人面前,解释了一番。

    就在关横和白眉老猴他们离开不久,小黑和若桃闲极无聊,在一起谈天。

    那个时候,尸马撒娇似的跑到若桃身边,又是舔她的掌心,又是亲昵的蹭来蹭去。

    若桃当时有些烦躁,就讲了两句不中听对话,说尸马如今的实力在大家中间属于垫底的那个,很没出息之类的,闻听此言,尸马觉得有点羞恼,立刻气得转身跑了。

    可是若桃说完这些话,立刻就后悔了,马上跑去寻找对方,小黑自然也是跟着,她们在附近荆棘丛转悠了半晌,这才找到正在怄气的尸马。

    这时,御雷犴浮现出来,说是自己有办法帮助尸马稍微提升一下实力,但是需要等一段时间。

    那个主意就是御雷犴用雷电之力附着在尸马体内的尸珠表面,让它以后攻击的时候可以增加一种麻痹敌人的效果。

    不过因为大西漠上少云少雨,骄阳当头,很少会有雷电出现,此时此刻,御雷犴自己蓄存的雷电之力已经不多,所以要等到下次有雷雨的天气再说。

    听了对方的主意,若桃和尸马都有几分亢奋之意,众所周知,小犴的电劲异常犀利,要是能够得到些许助力,就已经很不错了。

    这大西漠上天气变化无常,要想知道什么时候下雨,那就得去问这里的“老住户”了,最佳人选自然是西漠古柏柏翁了,谁知道若桃和尸马兴冲冲的去找对方询问天气,才这么一会工夫,居然不见了。

    “等等。”关横此时一摆手说道:“既然若桃去找过柏翁,那你们去问了他没有?”“这个嘛……”

    听到他询问,卿凰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我们刚要去找柏翁的时候,你就回来了,现在还没来得及去。”

    “那就走吧,去问问老人家。”数息之后,关横和二女在树屋里找到正在逗弄水池里木玄鳖的古桑女和柏翁。

    他听到大家的来意,便说道:“是啊,若桃刚刚是来找过我,还火急火燎问我这大漠上什么时候会下雨、打雷,当时我还纳闷呢,她为何这么着?”

    “那您是怎么告诉她的?”

    “我就和若桃说,现在大漠上是旱季,轻易不会出现雨水天气。”

    柏翁随即答道:“不过要是把几种东西放在古柏树屋的顶端,做成一片特殊的“房脊”,而后持续释放水灵气的话,应该能吸引空中的雨云汇聚而来。”

    稍微顿了顿,柏翁继续开言:“一共需要三种东西,分别是上古沙蝰的獠牙、百岁以上的大漠红刺杜鹃,还有玄雪尖半山腰密林内独有的黑纹矿,这周围的大漠荆棘丛内就可以找到两个。”

    “呃,这么说,若桃真是去寻找制作特殊房脊的材料了?”言到此处,卿凰显得有些不高兴:“这死妮子太会擅作主张了,她要是开口求助,我们不是都可以帮忙吗?”

    “好啦,现在可不是抱怨她的时候,先把若桃找回来再说。”关横扭头问道:“柏翁,那两种在此地可以找到的材料是什么?你和她说了去何处能找到。”

    “呃,就是上古沙蝰的獠牙以及大漠红刺杜鹃这两种,都在古柏树屋以西的区域能找到。”听了柏翁的话,关横晃了晃脑袋说:“好吧,我去找若桃,把她和尸马给揪回来。”

    ……

    与此同时,若桃和尸马已经在荆棘丛内发现了大小不一的沙蝰踪迹,她立刻带着几分兴奋跑上前去。

    “嘶嘶嘶?!”最大的一条沙蝰看见若桃奔来,原本想用自己凶恶的模样吓退对方,可是若桃毫不动容,反而释放出全身紫气顶峰的威压,顿时吓得几条黑气沙蝰扭身急窜四散急逃。

    “喂,别怕啊,我只是想掰掉你们两颗獠牙而已。”若桃刚说出这句话,突然自语道:“哎呀不对,这么说的话,也会把对方吓跑的,毕竟拔牙也不是件轻松的事情。”

    说时迟,那时快,尸马在旁边陡然打了个响鼻:“呜噜噜”

    原来它看见一条巨大壮硕的沙蝰从对面游走而来,显得异常恼怒,敢情若桃吓走的那几个是它的孩子。

    “嘶嘶嘶”这巨大沙蝰瞪着若桃不停吐信嘶鸣,大有和她拼命的架势。

    “你想做什么?别乱来啊。”

    虽是这么说,若桃已经手摁吞雷刃的握柄两眼放光了,因为她瞧见了对方嘴里四颗狭长逾尺的尖锐獠牙,不由得大喜过望:“呵呵呵,这个和柏翁老爷爷说的长度不差分毫,刚刚好、刚刚好。”

    对面的巨大沙蝰可不知道若桃的心思,这家伙恼怒若桃吓唬自己的孩子,顿时嘶吼一声直起三分之一的身子,紧接着以头做槌朝她这边直捣而来:“呼”

    “嗨!”若桃仗着自己是古尸之躯,膂力惊人,挥拳和沙蝰颅首硬撼一击,“嘭!”双方俱都收到极大震荡,不断后退出去。

    这沙蝰虽然没有被邪气侵袭附身,自己实力也达到了紫气顶峰,才可以在这一片大漠荆棘丛横行无忌,谁知道若桃的实力一点也不逊于自己,这倒让沙蝰暗暗心惊。

    “呵呵呵,你的力气不小,只可惜比我还差一点。”“锵!”电光火石间,若桃拽出吞雷刃扬声叫道:“大家伙,你要是不肯让我乖乖拔牙,那姑奶奶也就不客气了,尸马,和我一起上。”

    这句话甫一出口声音未落之时,她已经和尸马急窜而上,左边是寒光霍霍的吞雷刃接连劈砍斩剁,右边是气势汹汹的尸马扑咬加双蹄践踏,那巨大沙蝰顿时招架不住,连连后退避让。

    说时迟,那时快,若桃挥动兵刃迅疾斩落,恰巧落在沙蝰头顶,“砰噗嗤!”顷刻间鳞片飙飞,鲜红疾窜,这巨蛇疼得一晃脑袋,转身游走急逃。

    “呜噜噜!”尸马陡忽打个响鼻,左右双蹄赫然踩住沙蝰尾巴,这家伙一个前跌登时扑通倒地。

    “哈哈哈,姑奶奶已经手下留情了,你看,是用刀背落下,要不然你的脑壳早就搬家了。”

    说到这里,若桃飞掠而至,堪堪骑在对方壮硕的躯体上,她用吞雷刃敲了敲沙蝰的嘴:“忍着点疼,我可要给你拔牙了。”

    “嘶嘶嘶”闻听此言,巨大沙蝰气得目眦欲裂,它不住挣扎,让若桃来回晃悠,难以下手。

    “可恶,还不听话,是不是找死?”若桃此时尖声叫道:“尸马,用你的蹄子狠狠踹这家伙两下……”

    “噌噌噌唰唰唰”就在她话音未落之时,周围荆棘丛陡忽响起的声音。

    眨眼之间,十几只大大小小的沙蝰出现,齐刷刷围拢在巨大沙蝰周围,它们虽然害怕得不住发抖,还是拼命护住对方的身躯,不让若桃动手伤害自己的母亲。

    “呃,你们这是……”

    见此情景,若桃心中一软,登时下不去手了,正在她犹豫不知怎么办才好的时候,身后突然有人说道:“小女鬼,你还迟疑什么呀?常言说得好,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赶紧的,宰了这些大小沙蝰吧。”

    “公子?!”见到关横到来,而且还用揶揄狭促的语气挤兑自己,若桃立刻苦笑着站起来,还挥手叫尸马也跟着退开了,她接着言道:“你明明知道我不会那么做的。”

    “哈哈哈,脸皮太薄,可是做不成事的。”

    关横笑着走过来,而后对那条气喘吁吁的巨大沙蝰说道:“喂,你也看见了,我的同伴不想杀你,不过呢,咱们也并非无缘无故找你麻烦,只是想向你讨点无关紧要的东西,对了……”

    扭头问道:“柏翁说的是什么东西来着?”

    “上古沙蝰的獠牙,最好是超过一尺半的模样。”关横微微颌首,又对沙蝰言道:“这一下,你应该听明白了吧?”

    其实,刚才注意到若桃没有立刻对自己和孩子们下杀手,沙蝰就明白对方也不算是个恶徒,此时再一听关横和她的解释,此兽便点了点头,倏地扭身钻入了荆棘丛之间的一个地洞。

    紧接着,就听见里面“唰唰唰”摩擦声响不断,沙蝰再钻出来的时候,身躯才还缠着一堆骨架,看样子是它已经逝去很长岁月的同族。

    “哗啦咣当!”这堆骨头放在了若桃面前,沙蝰随即吐了吐信子,示意对方挑拣,若桃说道:“好吧,那我就不客气了。”

    数息之后,她看见几颗狭长的蛇牙,立刻伸手拽了出来:“找到了、找到了。”

    旁边的尸马也带着几分亢奋,用蹄子刨土打起了响鼻:“呜噜、我来了”

    “嘶嘶嘶……”

    低鸣一声,卷起剩下的骸骨,巨大沙蝰刚要领着自己的孩子们离去,关横却突然说道:“等等,白白拿走你们的东西,我也有些过意不去,这样吧,看你们是土居妖兽,我就送一点土灵气息给你们作为补偿吧。”

    说罢,他轻轻一挥手,大股土灵气立时在空中汇聚,而后分出一丝丝,不断涌入大大小小的沙蝰体内。

    感到这土行之力在自己体内生根发芽,四处奔腾不息,这群沙蝰俱都意识到实力有所提升,顿时心怀感激的向关横点了点头,随即离去远走。

    “小女鬼,看见没有?”关横此时呵呵笑道:“不要总想着打打杀杀的,要以德服人……啊不,这回以德服‘蛇’才对。”

    “哼,你要是真有道理,为什么不在我动手之前出现?”

    抱起几颗蛇牙,若桃带着三分不服气说道:“我认为自己和它打了一架,也起到震慑对方的作用了,至少沙蝰不敢轻举妄动,对咱们耍什么花样。”

    “好好好,你说的也对。”关横笑道:“那还要不要我帮你去寻找剩下的‘红刺杜鹃’了?”

    “要要要,当然要了。”若桃说:“咱们赶紧走吧,我出来的匆忙,还没有和卿凰、小黑说,糟了,这要是回去以后,肯定会被她们抱怨的。”关横两手一摊:“你知道就好,赶紧办完事情就回去。”

    ……

    少时片刻之后,关横带着若桃、尸马来到西面一个不起眼的角落。

    向四周围扫视,若桃嘀咕道:“奇怪,这里和柏翁爷爷说的位置一样啊,为什么没看见那些红刺杜鹃的影子?”

    “嗨,粗略一看是不容易找到,猎獬。”关横扬声唤出对方说道:“用你的分身在附近找找,记住,是红刺杜鹃。”

    “知道了,我以前见过这种植物,分辨的出来。”猎獬话音甫落,立刻释放出大量金线分身向着四面八方飞去。

    “唰!”猎獬刚刚消失数息,婴白鬼就浮现在他和若桃跟前,还低鸣了两声。

    “咦?!”他俩对望一眼,而后关横看着对方说道:“你是说,感到附近有个邪气四溢的地方,怪事,我身上的邪王晶石怎么没有反应?”

    “哎呀,公子,反正猎獬也没找到红刺杜鹃的踪迹,咱们就先和婴白鬼去看看吧。”听了她的话,关横微微颌首:“嗯,正有此意,走吧。”

    ……

    与此同时,一望无际的广阔荆棘丛西北角,陡忽泛起阵阵诡异黑烟,附近正在觅食的一些妖兽突然神情恍惚,停止了自己的动作,而后双眼发直向那边走去。

    “呼呼呼唰唰唰”数十丈外劲风甚劲,那股黑气越转越急,而且产生绝强吸力,把周围失控般蹒跚走来的妖兽全部拉扯进去,显得十分诡异。“呃?!这是怎么回事?”

    从远处疾奔而来的关横、若桃和尸马都有些愕然。

    但是下个瞬间,关横突然低吼道:“我明白了,原来邪气就是从这个诡异涡流里散发出来,为什么这涡流可以隔绝晶石的反应?难道说……”

    他现在意识到一个事情,那飞速急转的涡流似乎有种特殊力量,可以把自己的气息和外界彻底隔绝开来。

    关横那颗邪王晶石可能无法在短时间内探知这种情况,要不是婴白鬼警觉,他们差点就错过了消灭这股邪气力量的机会。

    “走,过去看看。”说时迟,那时快,关横对若桃她们一招手,大家立刻朝着急速旋转的涡流冲过去。

    这一刻,已经由逾百只妖兽被涡流强行扯进去,它们好像连惨叫声都没发出,就这样化为了乌有。

    “呼”

    此刻,猎獬真魂骤然浮现在关横身边,它扬声叫道:“关横,有些奇怪,我找了几只栖息地底的妖兽问过,附近原本有些红刺杜鹃的,好像突然间就不见了,妖兽们也开始不受自己控制,全都涌进了那个涡流内。”

    “这么说,还真得进去看看。”关横的的话音方落,自己突然感觉身躯向前一颤:“呃?!”

    “现在刚刚接近那个地方,还有十余丈距离,这股力量竟然连我都想吸进去?”关横倏地前踏一步,力量爆发的瞬间,前脚硬生生陷入地面数寸,稳住强行稳住自己身形。

    “呃呃呃”

    “呜噜噜”若桃和尸马此时不约而同发出尖叫,原来她们两个也被强大吸力拽动,也要奔过去。

    “再这样下去大家都有危险,倒不如……有了!”

    电光火石间,当机立断,他倏然发出一声厉吼,左右手同时挥出,把若桃和尸马向远处疾推而去,而关横自己彻底放弃了抵抗那股涡流的吸扯之力,身躯霎时间冲向十余丈外。

    “公子,危险!”若桃飞出去落地的瞬时,立刻扬声大喊,她知道关横让自己和尸马远离危险区域的用意,正想奔过去的时候,关横已经掠空疾行撞在了邪气涡流正面:“砰!”

    “呀啊啊啊”

    “唰唰唰嚓嚓嚓!”关横的怒吼以及双剑破空疾斩的声音接连不断响起,顿时将邪气涡流硬生生撕开一道狭长缝隙。

    “嗖”下一瞬间,他的身躯就被卷了进去,可是与此同时,猎獬、婴白鬼竟然齐刷刷被弹了出来,在空中倒掠而飞。

    “唰!”就在眨眼的工夫,这诡异的邪气涡流彻底凭空消失了,见此情景,疾奔而来的若桃凛然大惊,她立刻问道:“怎么回事,为何你们没有和公子一起进去?”

    “吱吱吱。”婴白鬼显得有些茫然不懂,只是摇头,可猎獬却说:“我知道了,这邪气涡流的内侧,似乎和某个狭小的空间缝隙连接在一起,刚才关横挥剑破坏了涡流将其斩裂,他自己也被吸进去了。”

    说到这里,猎獬稍微顿了顿,这才继续言道:“但我和婴白鬼却无法跟进去,大概因为只有魂体的缘故,与那个神秘空间有排斥。”

    “可恶,难道说公子就这么凭空消失了不成?”若桃急得连连跺脚,她自责说道:“都是我不好,没事找什么材料红刺杜鹃,这一下可糟了,公子要是回不来怎么办?”

    闻听此言,就连尸马也在旁边蔫头耷脑的低鸣一声,显得十分担心。

    猎獬见到她们如此焦急,马上劝道:“别紧张、别紧张,我听说,关于进出这种空间缝隙的事情,关横不止有过一次经验,相信我,他一定没事的,咱们就现在这里守候片刻再说。”

    “呃,现在也只能这样了。”若桃说罢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脑门,她叹着气继续道:“唉,每次都让公子救,我都觉得过意不去了。”

    ……

    与此同时,关横的身躯已经被卷入了神秘空间缝隙,但是在进入的刹那间,他赫然感觉到猎獬、婴白鬼都从附近消失了。

    “该死,难道说这里是和单纯魂体之类东西互相排斥的地方,所以那两个家伙无法和我一起进来。”关横是何等聪明,关于这种事情当然是稍一思索马上猜出八成。

    “呼啪嗒!”双足瞬间落地,关横并没有丝毫犹豫,倏然间向前方疾掠而去,“砰砰砰、咣当!”

    说时迟,那时快,有无数重物就此坠落在他身后,那是和关横几乎在同一时间被邪气涡流拉扯进来的妖兽。

    关横要是没有及时躲开,妖兽躯体掉下来的时候,就能把他活埋了。

    “哼,这个地方,几乎和大西漠一样,到处都是沙子,只是没有太阳,只剩下彻骨的寒意了。”

    关横晃了晃手中双剑,他心中暗忖:“那股邪气力量到底在哪里?当务之急,我得先把它解决了,至于如何出去,到时候再考虑吧。”

    “呜呜呜……”可就在这时,周围居然响起了一阵阵兽吼低嚎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