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2001章 地堡鏖战(第一更)
    “叽叽叽。”

    闻听此言的白眉老猴大喜过望,自己的族群以后要是得了原火之力相助,以后肯定生活无忧,再也不怕强敌来犯,而且戾火豪狨也不喜欢和其他的妖兽为仇作对,能够自保,已经是谢天谢地了。

    此时此刻,关横挥手说道:“去吧,把你的猴子猴孙都叫来。”

    对方点了点头,马上转身疾奔而去,可就在这时,犟驼显得有几分不服气,一想到今后要和那只差点勒死自己的白眉老猴同行,它就有些憋闷。

    看出犟驼的心思,关横摇头道:“你呀,就不能有点出息吗?自己好歹也曾经是族群领袖,要有点气量。”

    卿凰拍了拍手说道:“好啦,午餐已经准备了,大家先吃吧,估计那群猴子一会就会到。”

    小黑和关横同时笑道:“好啊。”

    ……

    “噌噌噌唰唰唰”荆棘丛内风声陡起不断,有几只惊声尖叫的戾火豪狨急匆匆逃窜,好像是有什么极为危险的东西在追着它们。

    “砰!”就在下一刻,有只猴子和对面奔来的家伙撞了个满怀,对方倏地伸出爪子把它拎起,原来正是白毛老猴。

    这几只戾火豪狨看见老猴,立刻急促叫了起来:“叽叽叽”

    听到这些猴子猴孙的叫嚷,老猴顿感形势不妙,紧接着从对面荆棘丛陡忽窜出几道迅疾黑影,朝它们猛袭而来。

    “叽叽叽”暴怒的白眉老猴发出厉吼,立刻晃身形迎了上去。

    ……

    少时片刻之后,有三三两两的戾火豪狨赶到了古柏树屋这边,可是让关横等人吃惊的是,这些猴子身上大部分都带着伤,趔趔趄趄互相搀扶走来。

    关横有些奇怪,便对卿凰使了个眼色,对方立刻走到一只戾火豪狨面前问道:“喂,你们这是怎么了?”

    “叽叽……吱吱、叽叽……”那猴子在卿凰面前低鸣几声,她顿时扭头说道:“阿横,猴群好像遭到别的妖兽袭击了,白眉老猴正在荆棘丛那边和对方动手呢。”

    “什么?”关横快步走了过来,他说道:“到底是什么样的妖兽这么不开眼,竟然给咱们添麻烦,走,看看去。”

    就这样,留下若桃和小黑在树屋,他俩火急火燎跑到了荆棘丛那边。

    “嘭!”不远处赫然传来一声爆响,关横三步并作两步疾掠过去,恰巧瞧见白眉老猴受到大群妖兽围攻,它为了保护身后几只小猴,左拦右挡,忙得满头大汗。

    “嘶嘶嘶”围攻猴子们的妖兽不约而同发出尖鸣,接二连三发起疾袭猛攻。卿凰在关横身边低语道:“是妖蝎,而且已经已经完全邪化了。”

    “嗯,难怪它们会袭击戾火豪狨,这些喜火猴就是邪化妖兽的克星天敌。”关横的话音甫落,倏地摘下背上似雪弓,弓弦急颤的瞬间,发出十余道灵气之箭,顿时洞穿了不少邪化妖蝎的躯体。

    “叽叽叽?!”白眉老猴看到关横出手救援,立刻精神大振,它厉吼一声招呼身后群猴向前奋力冲杀,一时间,妖蝎兵败如山倒,纷纷被戾火豪狨撕扯成碎片,其余的都向惊声尖叫着南边撤去。

    可是白眉老猴杀得兴起,不肯放过残敌,立刻晃身形急追过去,就只听“噌噌噌”疾奔风声此起彼伏,这猴子已经掠出去一箭之地。

    “喂,穷寇莫追。”关横的话还没说完,就听见不远处响起一声惨叫:“叽叽叽”

    “糟了,肯定是中了暗算。”关横和卿凰发足疾奔,群猴在后面跟随,终于在数十丈外看见了倒地不起、就要遭到一只巨蝎袭杀的老猴。

    “婴白鬼,上”关横的呼喊甫一出口,白光疾影登时掠空而去。

    “砰!”说时迟,那时快,婴白鬼一记重拳瞬间轰在对方高高扬起的锐利蝎尾上,打得巨蝎尖声嘶吼,“唰唰唰”倒退出去数丈之遥。

    “吱吱吱”婴白鬼在空中尖鸣咆哮尽显霸气,那只巨蝎感到它的魂体散发着炽烈火劲,就知道以自己的邪气不可能力敌取胜,登时舍了重伤的老猴,迅速向后撤走。

    见到那妖蝎周身萦绕着邪气不弱,关横立刻叫嚷道:“快追,别让这家伙跑了。”

    婴白鬼领命追去,关横和卿凰则是跑到老猴身边查看它的伤势。

    “是伤在了肩膀上,你看,漆黑一大片,流的也是黑血,肯定剧毒无比。”卿凰刚刚说到这里,躺在关横臂弯的老猴勉强睁开双眼,低低叫了一声:“叽叽、叽叽……”

    “呃,它说这是‘地炎瞽蝎王’偷袭自己,对方蝎尾钩上的剧毒,只能用蝎王自己的心脏来解毒。”

    关横闻听一皱眉:“可惜,把能够解除各种妖兽剧毒的巨蜂留在了树屋那边,咱们只好去追地炎瞽蝎王了,顺便把它的窝巢给踏平吧。”

    说着,关横随手把老猴负在了自己背上,和卿凰拔身似电撒腿如飞,顺着婴白鬼追去的方向跑去。

    ……

    “砰砰砰咔嚓!”说时迟,那时快,关横在地炎瞽蝎窝巢入口踹飞了扑过来的三只妖蝎,虹云剑劈落的瞬间又把一只剖为两半。

    “这群妖蝎的数量可是越来越多了。”关横倏地低呼道:“猎獬,你在此用金网缠住所有的妖蝎,不要让它们立刻这里半步,尽量多杀,我们先进去找婴白鬼。”

    “明白了,瞧我的吧。”话音甫落,猎獬立刻展开金网,将那些吱吱尖叫的地炎瞽蝎接二连三缠住。

    “阿横,我听见婴白鬼的叫声了。”卿凰此时在前方不远呼喊道:“就在向左的通路这边。”

    “走。”扭头看了一眼背上已经陷入昏迷的白眉老猴,关横嘴里嘀咕了一句:“你可别死啊,要不然本少爷的一番辛苦就白费了。”

    “呼唰唰唰”电光火石间,空中风声疾响,婴白鬼一口气晃出数十道疾影,地面上那只地炎瞽蝎王却不为所动,因为这家伙根本就是个瞎子,婴白鬼这一套急速身法算是白费功夫了。

    “嗤!”下一刻劲风撕裂空气,婴白鬼挥拳猛轰,那妖蝎王骤然挥动一双巨螯前肢迎了上来。

    “砰砰砰、啪啪啪!”

    瞬息之间,双方登时硬撼数十击,婴白鬼仗着双拳附有原火劲,越战越勇,把妖蝎王迫得连连后退,只有招架之功而无还手之力。

    可就在它倏然间用拳劲震得对方浑身剧震,而后要施展巨大火劲血刃劈过去的时候,妖蝎王身上骤忽产生异变了!

    “唰嗤嗤嗤嗤”顷刻间,这地炎瞽蝎王背脊上的鳞片挟风疾飙,接二连三猛袭婴白鬼魂体。婴白鬼自然是凛然不惧,立刻挥拳击中那些飞来的鳞片。

    “嘭嘭嘭!”但是鳞片爆碎之后瞬间涌出大股邪气席卷婴白鬼,这倒让它顿感猝不及防。

    “吱吱吱”一声厉啸,婴白鬼迅速释放周身所有的五行灵气,顿时把方圆数丈内的邪气彻底炼化。

    可就在下一刻,关横的喊声也响起:“小心暗算,快躲!”

    “唰嗖嗖嗖”关横的起了关键作用,风声涌动时,白光疾影瞬间倒掠数丈,到了他和卿凰身边。

    “砰!轰隆!”

    一声巨响过后,妖蝎王挥动蓄劲双螯的凶猛重击顿时轰在了岩壁上,打得那里破开一个巨大孔洞,原来这家伙利用鳞片爆碎出现的邪气做“障眼法”迷惑婴白鬼视线,想要藉此机会偷袭,结果被关横喝破。

    “哈哈哈,蝎子精,你的存在对于栖息于此处的戾火豪狨是一个威胁,所以,你们必须死!”关横的话音刚落,自己和婴白鬼、卿凰立刻扑了上去,用最猛烈攻击倾泻在了对方身上。

    ……

    少时片刻之后,关横他们走出妖蝎窝巢,顺便让婴白鬼轰塌了这里的洞口。

    “砰砰砰哗啦轰隆!!”一连串巨响之后,附近尘嚣四漫,土石迸飞。

    他对已经解毒伤愈的白眉老猴说道:“怎么样,这下你可以后顾无忧了吧?”

    “叽叽、叽叽叽。”听了关横的话,白眉老猴连连颌首点头,表示感谢。

    大家用了不多时,就已经回到了古柏树屋那里,小黑挥手叫道:“喂,你们可算是回来了,姐夫,玄翎花好像有了新的发现。”

    “什么?哦,我想起来了,刚才好像忽悠那几只花出去探查附近的情况,没想到它们还挺认真负责的。”

    关横此刻对老猴一挥手:“喏,自己去树屋上找个位置歇息吧。”

    “叽叽。”白眉老猴叫了两声,“噌噌噌”窜上了古柏树屋的顶端,左右扫视以后,它看到花们搭建的窝巢十分舒适,便老实不客气的往旁边一躺,和对方做起了邻居。

    “嘿嘿,这老猢狲的实力可不弱,短时间内几乎能和我打成平手。”关横摸着下颌笑道:“有它在这里,咱们就等于多了个保镖。”

    “呼啪嗒、啪嗒!”下一刻,花从天而降,在关横等人面前抿翅收翎落了下来,卿凰低声一问,对方立刻把探知的情况表述了一番。

    原来,这片荆棘丛极为宽阔,面积可以延伸到数十里外,花刚才就飞到了荆棘丛的边缘地带,有所发现。

    灵禽飞落在那里的时候,发现有不少人影晃动出没,可眨眼间就不见了踪迹,但它不肯就此放弃,于是仔细搜找,很快就寻到一处很古怪的地洞。

    这花不知道地洞有什么用处,只听见里面隐隐有人声说话、走动,它还有几分小聪明,没有贸然进去,而是叼了几块小石头在洞口不起眼的角落摆了个“十”的造型,作为识别标记,然后就飞回来了。

    “哈哈,想不到你这鸟儿还挺聪明的,厉害厉害。”关横此时拍了拍花的脑袋,接着对大家说道:“好了,咱们也该往荆棘丛边缘地带出发了,那里应该距离玄雪尖不算太远了。”

    “呵呵呵,走喽。”小黑抱起吞鬼喵和白猫,她随即笑道:“这回我要骑马跑在最前面,你们没意见吧?”

    “没有没有,你尽管去。”破天荒似的,关横此次并没有阻止对方胡闹,而是挥手让对方上马往前走了。卿凰在旁边说道:“咦,你今天对小黑的态度怎么不太一样?”

    “没有啦,我只是偶尔大发善心,让这丫头放纵一下而已。”关横抱着肩膀好整以暇的笑道:“虽然常言说,小树得砍,孩子得管,不过咱们也不能做的太过火嘛。”

    他这话甫一出口,若桃带着几分狭促揶揄的笑意说道:“呵呵呵,公子,看不出你也有温柔的一面啊?”

    闻听此言,关横的眉毛都皱得打卷了:“这是什么话?难道哥哥我以前没有表现过温柔的一面?”

    “哈哈哈”卿凰、若桃不约而同笑道:“我们好像没有见过这种情况。”

    ……

    片刻之后,拉着古柏树屋的癞斑犀们迅速跑到了荆棘丛边缘,关横骑着犟驼倏然一挥手:“停停停,暂时就先在这里待一会吧。”

    接着,他又问道:“你们谁愿意陪我和花去前面看看。”

    “叽叽叽”白眉老猴此时在树屋顶上叫了一声。

    “噌!啪嗒!”这老猴一个凌空翻越,不偏不倚落在了关横背后,也骑在犟驼身上。

    “嗷呜?!”感到对方到来,赤瞳犟驼有些恼怒生气,想到自己不久之前也是被对方骑在背上,用眉毛缠住脖颈险些咽气,它此时还是有些别扭呢。

    “好,老猴在荆棘丛这一带居住多年,对附近地形想必非常熟悉,你陪我去正合适。”

    关横随即对三女说道:“大家就在原地等着我吧,卿凰,我把六伥鬼和剩余几只花都留下,你们也得注意安全。”

    闻听此言,卿凰微微颌首点头:“放心好了。”

    此时此刻,犟驼用眼角余光瞥了一眼得意洋洋骑在自己身上的老猴,恨不得尥个蹶子把对方抛出去。

    偏偏这老猴瞧出犟驼心中有怨气,自己便坏笑着亮出爪子,轻轻挠了对方后腚一下:“嚓。”

    “嗷呜”说时迟,那时快,犟驼在嚎叫声中向前扑纵疾跃而去,关横差点掉下去,他气得破口大骂:“混账东西,你会不会正常一点?”

    “噌噌噌唰唰唰”耳边风声陡起,关横发现犟驼两眼发直,根本就没有要放缓脚步的意思,只好紧紧抱住对方脖颈,听之任之了。

    白眉老猴此时倒是得意非凡,暗中好笑自己戏弄对方得手,可就在下一刻,猴子和人以及犟驼就都笑不出来,前方,赫然是一个宽有两丈、布满坚硬荆刺的沟壑。

    “嗷呜”看到这个深沟周围都是荆刺,犟驼顿时吓得低吼发憷,关横却大声叫道:“喂喂,你可千万别停啊,要不然咱们就会直接栽进沟里去,扎得浑身都是窟窿血洞。”

    他这句话等同威胁,身后的老猴这时也吓得浑身打颤,伸出前臂搂住关横的腰间,死活不肯松开。

    距离荆棘深沟近在咫尺,赤瞳犟驼也没办法了,只好不断加速狂奔,“嗖嗖嗖”一阵迅疾风声过后,这家伙已经在沟壑边缘高高跃起:“呼”

    只可惜,犟驼跳得太高了,距离对面还有七、八尺的时候,就已经力竭直接向下坠去。

    “呃?!必须得自救了。”

    “啪!”关横瞬间反手抓住白眉老猴肩头,将其呼的一下掷向对面,老猴霎时落在平地,他的百尺妖虫筋也随之匝住了对方的腰部。

    “跑啊,用尽全力向远处跑!!”关横的吼声响起,白眉老猴顿时明白了它的意思,对方是要自己把人和犟驼飞奋力拽离沟壑上空。

    “叽叽叽”白眉老猴哀鸣一声,只好豁尽全力抓起妖虫筋向着身后狂奔,顺势带起另一端的关横和犟驼。

    这家伙也是自己找倒霉,它要没有用爪子挠了犟驼后腚一下,对方根本不会受惊狂奔,结果害得自己都快累吐血了。

    说起来,老猴果然有一股惊人蛮力,拽着妖虫筋跑出数丈之遥,这才力竭扑通跌倒在地。

    “嗷呜……”赤瞳犟驼此时吓得四蹄发软,低嚎一声瘫倒在了原地,关横翻身下来以后,气得破口大骂:“老子真是倒了八辈子霉,居然脑子进水挑选你们同行,呸!”

    一番怒吼之后,他都觉得嗓子眼要冒烟了,于是抓起腰间的水袋灌了两口,正要再说时,那老猴一骨碌身坐了起来,而后对关横打了个手势。

    “有人过来?”关横发觉的瞬间一脚踹在犟驼身上,对方一哆嗦,立刻晃悠着躲到附近岩石后面。

    至于老猴和关横,则是隐身在荆棘丛内侧。“快走快走,可别再耽误时间了,要不然老大又该不高兴了。”

    “嗨,你急什么?”另一个人满不在乎对同伴说道:“咱们也就是跑腿送个信而已,何必这么认真呢?”

    “唉,就是因为你平常漫不经心的样子,咱们才总是挨骂。”

    先开口说话的人继续言道:“盟主早就颁下严令,一旦有了那个‘能喷吐水火的九头怪物’的消息,立刻就得上报,要是有所延误,立刻处死。”

    “什么?!”第二个人闻听此言吓了一跳:“之前你没和我这么说过呀。”

    “那是我忘了……”关横听到他们言到此处,顿时对身边老猴说道:“马上出手,记住生擒,你收拾那个,我来这个,上!”

    话音甫落,一人一猴身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疾扑出去,堪堪拦在了二人前面。

    “呃,你们是谁……”

    “少嗦。”

    “呼”关横瞬间出手一拳轰中对方小腹,原火劲摧枯拉朽,顿时把此人体内邪气彻底炼化,这小子浑身剧痛,没来得及哀叫一声,登时被关横扣住颈嗓咽喉轻轻一捏,两眼翻白昏了过去。

    “叽叽叽”白眉老猴一声低吼,双爪狂挠急落,它的对手心中大惊,向后疾退的刹那间用双臂挡住头脸,就只听“嗤啦嗤”啦疾响不断,红雾飙飞四溅,这小子臂膀登时增添无数见骨伤痕。

    “呃啊啊啊”

    对方剧痛袭身一声惨吼,老猴杀得兴起,就要挥爪直戳那家伙的心窝,关横立刻低呼道:“喂,生擒、生擒呀。”

    闻听此言,老猴才算清醒了一些,随即晃身形疾掠而去,攥爪成拳瞬间落在这小子左右耳门上,顿时震昏此人。

    “这还差不多。”关横微微颌首,抓起自己揍晕的小子,对老猴一使眼色:“把它们拎到没人的地方去,我要好好盘问。”

    老猴依言照做,和关横向前走,他又对岩石后的犟驼说道:“喂,你也别闲着,守在这里注意动静,要是有人来,立刻通知我们。”

    赤瞳犟驼微微点头,并低吼一声权做答应。

    数息之后,被关横揍晕的那个家伙率先醒了过来,他毫不犹豫走上前,照准对方的脸狠狠抽去,“啪啪啪啪!”疾响声中扇了这小子四个大嘴巴。

    那家伙被打得莫名其妙,忍不住开口问道:“哎呦、哎呦……你、你为什么打我?”

    “打你,就因为你是魇化盟的杂碎。”关横此时伸出左手扣住对方的天灵额头,他冷冷说道:“说,你们刚才谈论那个能喷水火的九头怪物是怎么回事?要是敢漏掉半个字,我让你不得好死。”

    就在刚才偷听到对方谈话以后,关横就意识到他们说的极有可能是最后一只神兽九婴,为了得到九婴的消息,他立刻和老猴生擒了对方。

    尽管对方狡辩了两句,但是关横根本不管那一套,此人吃了一顿胖揍,顿时绷不住劲。

    这家伙嘴里哀嚎求饶道:“饶了我吧,具体事情我们也不是很清楚,只要在荆棘丛边缘地堡里的统领‘苗庚’才知道。”

    “哼,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花,过来。”关横一招手,在附近一块大岩石上歇脚的五行灵禽呼的掠来,落在他身边。

    “看见没有?这只凶禽素来不喜欢魇化盟的家伙,要是再不把实话都说出来,我就先让它啄瞎你的两颗狗眼!”

    “呃?!”听到关横杀气腾腾的威胁,这家伙顿觉满嘴发苦。

    他愁容满面的说道:“祖宗,我说的都是真话,对了,那个、那个还有一件事,我们的统领苗庚今天要去迎接一位玄雪尖来的客人,现在还没有回到地堡,你、你要想见到他,最少得等个半刻时间,我知道的,就只有这么多了。”

    闻听此言,关横把脸一沉:“哼,原来真是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小卒子。”

    (两千字)

    5)

    “叽叽、叽叽!”旁边的白毛老猴一听说此人无用,顿时对关横叫了两声,那意思是说,这种垃圾我来处理就行了。

    于是关横挥挥手:“嗯,你把这家伙拉走,记着找个僻静的地方。”

    “不要啊,我……”“嘭!”没等这小子喊出声,老猴已经挥起一拳捣在这家伙后脑上,此人登时咯喽一声昏了过去,随即被老猴拖走了。

    “还剩下这个家伙……”关横又瞥了一眼面前还没醒的魇化盟爪牙,他体内的邪气也被关横用原火劲炼化,估计今后连杀只鸡的力气都没了。

    “砰!”飞起一脚踹在了这小子身上,关横冷哼道:“喂,别装死了,以为我没看出来吗?”

    “哎呦!”关横这一脚踹得对方发出惨叫,此人顿时惊慌的睁开双眼,其实他早就醒了,只是看见关横和老猴在对着同伴拳打脚踢,自己吓得不敢出声而已。

    “小子,我懒得跟你废话,你那同伴的下场,自己也看见了吧?”关横此时薅住对方衣襟,面无表情的说道:“如果你提供不了有用的信息,就只有死路一条。”

    “我、我真的什么也不知道啊。”就在此人哆哆嗦嗦开口的时候,旁边的花突然低鸣了一声。

    “呃啊啊别再让这只鸟伤害我了,我什么都说!”

    这小子听见花低鸣,立刻吓得用双手挡脸,关横这才发现他的胳膊、手背和头脸上都是抓痕血道,一问才知道,此人在几只花飞来这边探查的时候,和它们见过一面。

    见到这些灵禽气势不凡,当时群贼还动了歪心眼,想要联手捕捉五行灵禽献给自己的统领苗庚,谁知道没有一个照面,五个魇化盟爪牙死了两对,只剩下这个小子一头扎进荆棘丛中,才逃过了死劫。

    “呸,活该。”关横朝着对方啐了一口,而后沉着脸问道:“那个苗庚知道你们遇到这几只灵禽的事吗?”

    “不知道、不知道。”此人连连摆手,接着言道:“当时那几个人奉命赶回玄雪尖办事,所以统领不知道他们已经死了,而且、而且我怕承担罪责,已经把、把尸体扔到妖兽经常出没的地方去了……”

    关横心说这小子也够狠的,就是怕自己受牵连,所以来了个毁尸灭迹。此人稍微一顿,这才继续道:“关于……关于那九头怪物的事情,我们的统领苗庚确实知道,他、他很快就会回到这里的地堡。”

    “哼,这些事情,你的同伴刚才都说了。”关横言下之意,你小子要是不提供更有用的东西出来,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对方闻听此言,脸上出现为难之色,可就在这个时候,白眉老猴晃悠悠的走了回来。

    关横瞥了对方一眼,随即道:“唉,你玩归玩,怎么弄得两只爪子上都是污秽东西,这又红又白的,是脑浆子吧?来,我给你洗洗。”

    说着,他就把一团水灵之精扔在老猴爪子上,这家伙连搓带洗,高兴地叽叽直叫。

    见到俘虏的眼中闪过极度恐惧之色,关横便笑着说:“喂,看见没有?你要是没什么用的话?我就只能让白眉猴把你的脑子捏出来了……”

    “别别,那个……地堡正面入口有十几个护卫看守,要是从那里进去,他们时会把挡路巨石放下来,非常麻烦。”

    这小子绞尽脑汁想到一件事,而后哆哆嗦嗦说道:“大爷,如果您想进去找我们统领苗庚,我、我知道一条隐秘的隧道可以直接潜入地堡。”

    “那还嗦什么?”关横一脚踹在他身上:“还不赶紧起来,给老子带路!”

    “是是是……”这俘虏连滚带爬趔趄起身,径直向前走去。

    荆棘丛边缘的这座魇化盟地堡,其实是最近才兴建的一个监视点,里面粗糙简陋,但挖得挺宽阔,地道路径纵横无数,四通八达。

    那个小喽一边和关横解释,带着他走到一个岩石后的隐蔽地方,这里果然有个能供单人出入的洞口,关横看到此洞,心中突然泛起一丝警觉,他突然说道:“小子,这下面没有什么陷阱吧?”

    “怎、怎么可能呐?”听了关横的话,那家伙的脸色登时一变,而后突然指着前方说道:“哎呀,有人来了。”

    “嗯?!”闻听此言,他扭头一瞧,根本就什么都没有,对方立刻拔腿疾奔,呼的扑到丈余外一个荆棘丛里,紧接着周围一阵响起“叮叮当当”的声音。

    “快来人呐,有敌……”

    “嘭!”“噗!”没等这厮叫出声,疾窜而上的白眉老猴一拳捣碎了他的脑壳,与此同时,玄翎花也用尖喙刺穿了对方的心窝。

    “呃……”这个小卒子闷哼一声登时软倒毙命。

    紧接着,四周围有数道黑影闻讯赶来,还有人喊道:“喂,敌人在哪里?”“老猴、花、婴白鬼,不用留手,全都杀了!”关横的话音甫落,大家就已经急扑了出去。

    “砰砰砰!噗嗤、噗嗤!咔嚓!”眨眼的工夫,周围暴现声陡起、血肉飙飞,几个魇化盟爪牙不是被火劲鬼拳打得浑身坑洞、变成火球,就是被花尖喙、老猴利爪给撕碎,死得真是痛快加利索。

    “哼,猎獬,你先飞到这隧道看看,是不是有埋伏。”

    “好。”答应一声,独角猎獬倏地晃身疾下,紧接着,就听见隧道内传出几声低不可闻的闷哼惨叫:“呃啊……呜呜……”

    霎时间,猎獬浮现在关横面前,它说道:“只有三个浑身邪气的家伙,已经被我的金线勒毙了。”

    关横微微颌首点头:“嗯,咱们下去瞧瞧。”

    ……

    另一边,简陋的地堡内,魇化盟的统领苗庚正巧返回这里的住处,身后还跟着一个身披兽皮斗篷的神秘人。

    “来来,郭森兄,要是不嫌地方窄小肮脏,请随便坐。”听了苗庚的话,那郭森面带着几分倨傲微微颌首,随即坐在了桌案前。

    这家伙说话的态度也是高高在上:“苗庚,当年你我一同加入魇化盟,都想着能出人头地,做一番大事,可是看看你现在,竟然从一个邪王血堡的统领混到了这里,啧啧……”

    郭森的话没有继续往下说,但是意思再明显不过了,那就是你……混得不如我。

    听到对方语带奚落,苗庚却是忍气吞声,不动声色。

    他反而恭恭敬敬说道:“可不是吗?比起郭兄,我确实混的实在太差,越活越回去了,您现在可是盟主身边的一号红人,大权在握,有机会的话,可得提携兄弟一下,我是感激不尽。”

    “要不是念在昔年之谊,我也不会主动来找你了。”

    郭森此时换上一副表情,脸上竟然出现了几分皮笑肉不笑,此君继续言道:“想必你也清楚,如今那只‘九头怪物’在玄雪尖、邪王血堡之间的区域闹得很凶,盟主颁下严令,命我等全力擒拿,不可懈怠。”

    说到此处,这家伙意味深长的瞥了苗庚一眼接着道:“兄弟,我的意思你可明白?”

    “哼,果然是冲着我手里关于九头怪物出没地点的信息来到,你这家伙打的好主意啊。”

    苗庚心中暗骂:“姓郭的无利不起早,你从我这里套走消息,以后什么功劳肯定是自己独吞,没我的份,老子不是照样得待在这鸟不拉屎的地堡里吗?想知道我的消息,做梦!”

    看到苗庚低头不语,郭森倒是有些沉不住气了,他带着几分焦急问道:“苗兄,你说话呀,那九头怪物……”

    “嘭!”就在此时,有人狠狠踹开地堡房间的门大步走了进来,他还说道:“喂,你们两个谁知道九头怪物的消息,不如告诉我吧。”

    来者正是关横,坐在桌案后的苗庚和郭森登时吓了一跳,苗庚随即吼道:“你是谁?怎么进来的?快来人呐,有敌……”

    “不用再喊了。”关横突然冷笑着打断对方的话:“你这地堡里一共四十一个魇化盟的爪牙,再加上外面的六个人,全都死光了。”

    “你……”听了关横的话,这两个家伙俱都大惊失色,他随即一挥手,猎獬、婴白鬼顿时把门口堵住,关横自己和白眉老猴往前走了两步。

    他沉着脸说道:“对于魇化盟的渣滓,老子从来就没有放生的习惯,我现在只想知道九头怪物的消息,谁要是知晓,自然可以多活一会,至于另一个家伙,死!”

    “你想让老子死?做梦去吧!”郭森也是个精明过人的家伙,他知道最近有一伙人屡次在妖族境内、大西漠里和魇化盟作对,凡是和对方见过面的同伴俱都尸骨无存,自己可不能在这里等死。

    倏地把身边的苗庚往前一推,郭森大叫道:“你还是去问他吧,老子少陪了!”

    电光火石间,郭森全身邪气暴现,汇聚成一股强大力量重重轰在墙壁上,“砰!哗啦!”一个硕大窟窿顿时出现,这家伙毫不犹豫拔身跃出,关横连看都没看他,只是对白眉老猴说道:“杀了这厮,你就可以回来了。”

    “叽叽叽”白眉老猴昂首尖鸣一声,它体内原火之力充盈,最恨的就是施展邪气的家伙,立刻朝着对方逃走的墙壁窟窿疾追而去。

    “现在,就剩你一个了。”听到关横的冰冷言语,再看看面前气势汹汹的婴白鬼和猎獬,那苗庚心中登时泛起一种如坠万丈深渊的极度恐惧感。

    ……

    “叽叽叽”另一边,在地堡通道里向前疾逃的郭森猛听见白眉老猴声音响起,这家伙心中暗骂:“可恶,竟然让一个畜生来追我,你这该死的瞧不起人也要有个限度吧?我杀了它!”

    打定主意,恶向胆边生的郭森倏地扭身疾掠,堪堪迎上奔来的白毛老猴。

    当这家伙瞧见老猴身躯佝偻,白眉拖地的模样,顿时气得目眦欲裂低吼道:“畜生,爷爷现在就撕了你!”

    “呼噌噌噌”说时迟,那时快,衣袂破空声响起的瞬间,郭森向前疾掠丈余,正落在老猴左近,这家伙号称盟主巴隆的心腹,自然有几分真能耐,双掌汇聚邪气猛轰老猴的前心:“去死吧!”

    劲风扑面,白眉老猴凛然不惧,晃动利爪相迎,“嘭!”掌爪硬撼的瞬间发出暴响,郭森心中凛然大惊,情急之下他没有奋尽全力,竟然无法占住上风,全身剧震。

    反观老猴爪劲凌厉,不但挡住对方双掌,而且挥落之时已经抓破郭森的肩头和手臂:“嗤啦!”

    虽然只是蹭破皮肉的轻伤,但郭森猛觉的周身邪气产生强烈异变,登时疼得大吼一声:“呃啊啊啊烫死我了!”

    “不好,这是专克我们魇化盟邪气的火劲,不能和它硬碰硬。”郭森大骇之下,就想开溜,无奈这老猴也是精似鬼的奇兽,一双利爪挟风翻飞猛袭不停,罩定郭森前后左右,让这家伙脱身不得。

    “呀!”电光火石间,恼羞成怒、又心生几分惧意的郭森低吼一声,翻腕亮出一柄兽骨短刃迅疾反撩,老猴觉得冷风扑面顿觉不好,急忙“噌噌噌”几个凌空翻身避过对方疾袭。

    虽然没有伤到对方,但是郭森另一只手也亮出同样短刃,他目迸凶芒低语道:“可恶的畜生,哼,这兵刃上抹了几十种妖兽混合的毒素,只要蹭破一点油皮,就能马上要了你的贱命。”

    “哈哈哈,我要你死”话音甫落之时,这家伙就狂笑着朝着白眉老猴那边扑去。

    ……

    “唰唰唰!嘭!”地堡房间里,高速移动带起的劲风和重物碰撞响声此起彼伏,婴白鬼正在和一个家伙恶战。

    关横在旁边看着,不住冷笑:“没想到,你这个家伙还豢养了如此古怪的家伙。”

    那是一只体型硕大、甲壳遍布花斑的岩蟹,刚才身上铺着兽皮,始终充当摆放杯盘器皿的“桌案”,关横走上前想擒拿苗庚的时候,这岩蟹陡忽发难疾袭,却被婴白鬼出手拦住。

    休看岩蟹动作不快,但是周身硬甲防御力超强,婴白鬼的重拳接连轰中对方身躯,打得“嘣嘣嘣”作响,实际上却没有重创这个家伙。

    “吱吱吱”感到对方的硬壳实在碍事,婴白鬼气得昂首尖叫,关横却在旁边说:“不要被对方牵着走,别忘了,你的实力远不止如此,比它可强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