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2000章 戾火豪狨(第五更爆发)
    “这也是大家通力合作的结果,要是让我一个人,打死也办不到。”说到这里,关横一下子坐在了桌案边,他喘着气说道:“有什么能吃的东西吗?我都快饿死了。”

    ……

    小半个时辰之后,柏翁跑来对说道:“神使大人,你说的让我把古柏树屋两侧加上巨大车轮,我已经办到了,接下来该怎么做?”

    “嗯,有了车轮以后,这树屋自然就可以随着我们一起行动,这样就快捷方便了许多。”

    听到关横的话,柏翁点了点头:“是是,您说的也有道理,可谁来拉动这带轮子的树屋?难道是你们骑的犟驼尸马不成?”

    “哈哈哈,那两个二货就不用指望了,让它们出力比登天还难,不过我已经找到不错的牲口拉动树屋了,你瞧。”

    关横指了指那十几只壮硕的荒漠癞斑犀说道:“这些家伙死乞白赖的非要跟着我不可,可我总不能养活一群白吃饭废物吧?正好它们力气大、奔跑速度也不慢,一共十几个同时拉动树屋,不用说,肯定又快又稳。”

    “阿横,我说你怎么改变了主意,愿意收留这些妖犀了呢。”卿凰在旁边笑道:“原来已经替它们做好了安排。”

    “是啊是啊,正所谓:人尽其才,物尽其用。”

    关横笑道:“要是连送上门来的资源都不会善加利用,也太浪费了,对了,还有最重要的一点,这些癞斑犀以前可是住在玄雪尖的,有它们带路拉着古柏树屋前进,咱们肯定不会迷路。”

    闻听此言,卿凰连连点头:“嗯,有道理,想不到连这一点也被你料中了。”

    “还有、还有……”

    若桃此时连奔带跑从树屋阶梯那边走来,她说道:“那几只玄翎花已经在古柏树屋顶上筑巢了,以后它们不用飞来飞去太费事,咱们身边又多了几只五行灵禽做保镖,这也算是额外的好处。”

    听了她的话,在场众人都是哈哈大笑起来,而后,关横收住了笑声说道:“好啦,既然准备的已经差不多,咱们也该出发了,争取一天之内抵达玄雪尖附近。”

    ……

    就在关横他们兴致勃勃准备上路的时候,附近沙丘出现了几个人的身影,正是骑着滑翼金妖蝗的骜碌、霍岚和霍成姐弟俩。

    那天,骜碌施展邪威,硬是利用邪爆沙骷髅灭杀了大量金妖蝗,最后生擒重伤的金妖蝗王,给它灌注了邪气,成为自己的坐骑。

    当然,骜碌这老家伙对待新结识的姘头霍岚也不错,给她选了一只体型仅次于妖蝗王的妖虫作为坐骑。

    霍岚有了新靠山,又得了一只妖蝗,自然欣喜若狂,嘴里“骜哥、骜哥”叫个不停,亲热得发腻,弄得骜碌那个老东西心猿意马,当天晚上又和她盘肠大战几番,无奈那话太不争气,未及三个回合就匆匆收场了。

    至于霍成这个便宜小舅子,只弄到一只病恹恹的滑翼金妖蝗,心中那个不忿憋屈就别提了。

    可他也是敢怒不敢言,因为过去和自己姐姐矛盾重重,双方还大打出手,要是霍岚算起旧账,只要歪歪嘴,霍成的小命可就没了。

    就这样,这三个恶徒以前往“邪王血堡”作为目标,一路疾驰到了火漠双井附近,却意外发现了关横他们的踪迹。

    “可恶,又是这群家伙。”

    骜碌此时遥遥望见关横等人,气得双拳紧攥,恨不得上去和对方拼个你死我活,可这老家伙原本是先代魇化盟之主的一丝残魂,如今夺得一个合适的肉身实属不易,要是贸然出去,估计难逃败亡厄运。

    骜碌还是有自知之明的,三番两次败在关横他们手中,早就让他心惊胆寒了。

    旁边的霍岚可是个见机极快、心机颇重的妖妇,她知道骜碌虽然痛恨对方,只是实力有所不及,于是专捡好听的说:“骜哥,算了,你虽然邪威盖世实力强横,怎奈对方人多势众,如果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让人家怎么办?”

    “嘿嘿嘿,小宝贝,老子就知道你舍不得我以身犯险。”

    骜碌此时看着面前的霍岚,心中腾地泛起一股邪火,而后在对方腰下三寸的软肉上狠狠拧了一把:“今晚上老子就好好疼你一疼。”

    “哎呦。”霍岚忍不住嗲声嗲气叫了一声,心中却暗骂:“这个老不休没好死的,那话明明不济,每晚还来折腾老娘,呸,活废物一个。”

    就在此时,骜碌看向身边的霍成,这张脸突然就沉下来,他随即说道:“喂,赶紧让你那个废物鬼眼妖藤去查看一下对方的动静,爷爷就算不马上出手,也要随时掌握他们的行踪。”

    旁边的霍岚抱着骜碌臂膀,有些狐假虎威搭腔道:“没听见你姐夫的吩咐吗?连个跑腿的活都做不好,你不是废物,谁是废物?”

    “是是,我是废物。”霍成心中暗骂不止,脸上却不敢显出任何违拗之意,随即说道:“我马上就去办。”

    这句话甫一出口,霍成挥手唤出鬼眼妖藤,低声嘱咐了几句,而后说道:“好了,去吧。”

    鬼眼妖藤在下个瞬间倏地钻进土里消失不见,此时此刻,霍成扭头一看那两个人,骜碌和霍岚就差没抱在一起啃上了,他知道对方要行苟且之事,便不动声色的退到了不远处的隐蔽角落,忍气吞声的坐了下来。

    可就在数息之后,霍成身边沙土里陡忽窜出一道黑影,正是伤痕累累的鬼眼妖藤,这家伙扑通一下摔落在地,吓得霍成哎呦叫了一声。

    “什么事?”“怎么了?”那边的二人惊慌站起身,一个系腰带,一个掩衣襟,显得异常狼狈。

    “姐姐、姐夫,大事不好啦。”

    霍成这时跌跌撞撞奔了过来,他也顾不得别的,刚要开口说话,骜碌扬手就给了他正反四个耳光,嘴里还骂道:“混账东西,坏了爷爷的兴致,该死!”

    “不是,你们听我说,鬼眼妖藤说自己被发现了,咱们……”

    “嘭!”闻听此言,骜碌毫不犹豫飞起一脚踹开霍成,他就连后面的姘头也顾不得了,噌噌噌几个起落跨上附近的金妖蝗王,嘴里低吼道:“愣着做什么?还不快走!”

    关横的名字此时对他们来说,就等同催命符一般,谁敢在此停留片刻,霍岚霍成也是忙不迭纵上自己的滑翼金妖蝗,这三个家伙登时狼狈逃窜而去。

    就在数息后,一条古柏灵根倏然从沙土内钻了出来,转瞬变成了柏翁的模样。

    “奇怪,那个邪气小藤妖就是朝这边逃来的,怎么不见了气息和踪迹?”

    柏翁向四周围瞧了几眼,随即自言自语道:“罢了,也许是老夫疑神疑鬼,对于那种家伙,略施薄惩也就行了,不值得赶尽杀绝,回去喽。”

    “唰!”柏翁说完这句话,自己的灵根再次缩回了土内,瞬息便消失不见。因为柏翁的灵根遍布在树屋附近十余里地下,有任何邪气之物袭来,他都可以察觉,并阻击对方。

    这也是柏翁一时大意,没留神对方到底有什么意图,让鬼眼妖藤带伤逃跑报信,导致骜碌那三个家伙开溜了。

    ……

    另一边,十几只癞斑犀卖力拉着古柏树屋飞跑起来,当真是一路扬尘风驰电掣般的速度。

    不过关横他们也不是总在树屋里待着,只是在即将休息的时候才进去歇着而已,大部分时间,他们还是骑乘尸马、犟驼前进。

    路上无话,和玄雪尖之间的距离越缩越短,全力疾行之下,大家很快就过了近半的路程,此时正好经过好大一片布满仙人掌和荆棘丛的区域。

    不过这个时候,癞斑犀们显得有些疲惫,脚步逐渐放缓下来,毕竟它们拉着古柏树屋跑了将近小半天,就算是铁打的身躯也觉得有些累了。

    有的妖犀饥肠辘辘之下,甚至忍不住啃食身边仙人掌,吃得津津有味。

    “哎,大家不如也休息一下,该吃午餐了。”关横轻轻一拍犟驼额头,对方顿时扭身走到树屋旁边,卿凰、小黑和若桃也跟着下了坐骑。

    “呵呵,看来这一片荆棘不错,倒是个可以充作防御敌人的地方。”关横笑着说道:“一般妖兽都不可能在这种进进出出的,非被剐蹭到皮破肉烂不可。”

    听了他的话,卿凰微微颌首:“说的不错,但是你似乎忘了它们的存在吧?”

    言到此处,卿凰一指树屋顶上,正是玄翎花的窝巢所在,关横一拍大腿说道:“是啊,忘了还有能飞的妖禽了,喂,花,你们可得在上面好好监视,别让天上的敌人钻了空子。”

    “咕咕呱咕”

    关横这句话甫一出口,几只五行灵禽俱都低鸣答应,甚至还有两只为了表示卖力,就此展翅腾空,认认真真在附近开始巡视了。

    “嘿嘿,这几个宝贝真是没得说,又听话又老实,咱怎么吩咐,它们就怎么做,唉,不像犟驼这个没出息的傻货,就知道吃,你们看,又和癞斑犀在争嘴了。”

    听到他这么一说,三女顿时扭头观瞧,不由得哭笑不得,原来犟驼悄悄走到大吃仙人掌的癞斑犀旁边,趁其不备张嘴咬走一大块,转身逃到旁边就吃了起来。

    “嗷呜、嗷呜……”发出几声恼怒低吼,癞斑犀可不答应了,立刻晃着脑袋要找对方算账。

    无奈犟驼这家伙是个偷嘴的老手,眨眼工夫就飙出去十余丈,妖犀自忖与其去追它,还不如埋头继续吃呢,故此再次低头大嚼起来。

    “瞧瞧它那个没出息的样子,脸皮又厚嘴又馋,羞羞羞。”

    小黑此时扬声说:“喂,人家都说,动物都会和自己的主人越来越像,你们说说看,犟驼是不是和姐夫有些相似?”

    “呃?!死妮子,你说什么?”闻听此言,关横气就不打一处来:“别把我和那个现眼的玩意儿相提并论。”

    “小黑,不要乱说,阿横怎么可能和犟驼相似呢?”听到卿凰替自己说话,关横立刻满怀感激连连点头,可对方立刻把话锋一转:“不过嘛,那副馋嘴的吃相也有三分近似吧。”

    “呃?!好过分,你这馋嘴媳妇未必比我强多少。”关横心里暗自腹诽,可嘴上说什么也不敢嚷嚷出来,要不然卿凰铁定翻脸。

    此时此刻,若桃也点头说道:“是了,犟驼那家伙总是一脸狡诈的模样,是不是在模仿公子你呢?”

    “什么叫狡诈?小女鬼你不会用词就别瞎说!”关横争辩道:“那叫睿智,睿智你懂么?”

    “呵呵呵,明明是一肚子鬼主意嘛,我是女鬼,都想不出来你那些损招。”若桃说道:“你看看尸马,现在变得和我一样耿直、老实,这才是好主人的典范。”

    “噗”听到她这么说,关横顿时笑喷了:“拜托,你和尸马那个叫耿直老实?依我看,二位叫榆木疙瘩还差不多……”

    “岂有此理,你奚落我不要紧,竟然捎带尸马,我生气了,尸马,赶紧踢他两脚……尸……咦?怎么不见了?”若桃扭头寻找戎宣尸马,却发现对方的踪迹早就消失了。

    “糟了,犟驼好像也不见了。”卿凰此刻说道:“大家还是快找找吧,不知道这两个家伙又要闯什么祸了。”

    “喵呜。”就在此时,一直趴在钢古柏树屋台阶假寐打盹的吞鬼喵和小白不约而同叫了一声,关横俯身问道:“怎么,你们瞧见了什么吗?”

    “噌!”下一刻,小白跳到了关横怀里,扬起爪子向北边荆棘丛指了指,吞鬼喵早就朝那边跑过去了。

    “哎呦,吞吞,等我一下。”见此情景,小黑拔腿便追,关横抱着白猫说道:“那我也跟去找找。”

    “还有我、还有我。”若桃立刻说道:“没看住尸马,是我的责任,公子,我必须和你一起去找它们。”

    卿凰挥手道:“行了,那你们三个去吧,我来准备午餐。”

    ……

    与此同时,戎宣尸马和赤瞳犟驼早就钻进一片宽阔的荆棘丛,在里面东寻西找,也不知是在搜查什么。

    早在刚才,犟驼就发现这边有些不对劲,时不时有黑影晃动起伏,于是叫了尸马一起过来看,对方移动速度好快,“噌噌噌”几个起落就不见了,二兽也是着急追踪过去,和谁都没打招呼,也径直进了荆棘丛。

    “呜噜噜”尸马找了半晌一点收获也没有,忍不住打着响鼻开始抱怨对方,犟驼无言以对,正愁眉苦脸的时候,斜刺里倏地飞来一物,“咣当!”不偏不倚砸中了它的前额。

    “嗷呜!”别看石头不大,可是对方用劲不小,也都是因为犟驼没防备,立时被打得两眼发花,直把旁边的尸马气得够呛。

    而且出手偷袭的家伙不但没逃走,反而在原地拍着前爪叽叽怪叫,显得异常得意。

    犟驼可是自己的“铁哥们”,如今遭了暗算,尸马岂能不怒,它顿时撩开四蹄疾扑过去,打算要教训一下那只浑身长满红绒毛的“怪猴子”。

    “呼呼呼唰唰唰”可就在下一刻,四周围冒出无数黑影,都是一样的红绒猴脸,它们抖手飞掷,将无数石头、断折荆棘抛向尸马。

    尸马左躲右闪,避开几次,最终被几块石头敲得头昏眼花,慌乱之下,立刻转身疾逃,正好和犟驼撞了个满怀,这俩家伙慌不择路,顿时失足踩进了荆棘旁边的沙洞,一骨碌就摔了进去。

    “叽叽叽叽叽叽”红绒毛怪猴见到二兽掉进了自己挖好的沙洞陷阱,更是笑得前仰后合。

    “可恶,这群死猴子竟然敢欺负尸马,我、我要劈了它们!”其实就在数息前,关横若桃小黑就已经来到了这附近,不巧得很,正好瞧见二兽吃亏挨揍的糗样,直把若桃气得七窍生烟。

    “啪。”

    关横伸手一拉若桃:“等等,你着什么急?那两个家伙皮糙肉厚,吃点小亏能有什么关系?这就是它们随便乱跑惹来的恶报,如今咱们贸然出手,无疑助长了它俩以后擅自行动的‘歪风’,再有下次,我可就不帮你了。”

    “嗯嗯,姐夫说的很有道理。”听见小黑在旁边也帮腔,若桃仔细一想,便微微颌首点头:“好吧,不过它们要是有生命威胁,咱可不能袖手旁观。”

    “放心,我心里有数。”关横此刻话锋一转又说道:“不过这些红绒怪猴的模样,我倒是觉得有几分眼熟,似乎是在哪里见过……呃?!对了!”

    若桃扭头问:“怎么,公子认识这种妖猴?”

    “不对不对,好像不是很相似,嘿嘿,也许是我搞错了。”关横挠了挠头说道:“以前见过一种名叫‘御虫赤’的家伙,它们可以在腹内收藏妖虫,趁机攻击敌人,相当有趣。”

    “御虫赤?听说过没见过……”若桃此时说道:“也许这大西漠的红绒怪猴和御虫赤有些亲缘关系,这也说不准,常言说得好,天下妖猴是一家嘛。”

    “呃,这是哪里的常言?!”关横差点没笑出声来。倏然间,小黑指着前方低呼道:“你们瞧,尸马和犟驼爬出沙洞了。”

    原来,就在大家聊闲天的时候,那群红绒怪猴已经围拢在沙洞边缘,它们捡起手边的石头等物,冲着沙洞内的二兽又扔又掷,打得尸马和犟驼嗷嗷直叫,可这些攻击全都不是致命的,看起来猴子是在耍着它们玩。

    谁知道就在此时,犟驼突然发现一件事,红绒怪猴扔到石头在沙洞内铺了一层又一层,逐渐把底部垫高了,它用脑袋一拱尸马,没等对方反应过来,噌的一下踩着尸马的背脊窜到了沙洞顶端。

    “呵呵呵,犟驼就是鬼主意多。”

    关横见到对方急中生智,自己把眼泪都笑出来了,若桃却晃着拳头低呼道:“这个死犟驼太没义气了,踩着我家尸马当踏板自己先上来,简直和公子一样无良,每次都利用我们。”

    小黑下意识微微点头:“嗯,听你这么一说,好像真是如此啊。”

    “啥?你们两个丫头可别乱说,哥哥我不是那样的人。”

    关横嘴里争辩,可是老脸微红,显然是有些心虚了。就在这时,火急火燎的犟驼纵上沙洞边缘,吓得最近的两只红绒怪猴叽叽尖叫,犟驼气得一晃脑袋就撞了过去。

    “砰、砰!”两只怪猴挨了头槌,当时就喷血飙红倒飞出去,扑通摔入荆棘丛的时候,也不知是死是活。

    犟驼出手够狠,这个举动顿时激怒了猴群,它们虽说用飞石投掷二兽,打得它们浑身疼痛,可是也没下死手,现在倒好,同族受伤的事情点燃了众猴的怒火。

    “叽叽叽”说时迟,那时快,忿怒嘶鸣声陡起,两道黑影越过群猴头顶,噌的一下落在犟驼面前,这二猴明显和其余同类不一样,浑身肌肉爆棚,绒毛油光锃亮,俱都散发着紫气顶峰的威压杀气。

    “嗷呜……嗷呜……”

    低吼的犟驼心中有些发憷,因为它看到对方随便挑出来一只都和自己实力不相上下,此时势成骑虎,它心里说:拼就拼了吧,驼爷我以前也是当老大的,岂能变成一个任你们欺负软柿子?

    可就在这时,有几只不怀好意的猴子悄悄摸向了沙洞那边。

    赤瞳犟驼是已经脱身了没错,可尸马还在沙洞内来回转磨磨,这家伙心里把犟驼一阵臭骂,可就在下个瞬间,大块的石头“呼呼呼”挟裹风声接二连三又飞了下来。

    那几只猴子把同伴被犟驼用头槌撞伤的怨气全都撒在了尸马身上,石头砸得对方东躲西藏,叫苦不迭。

    这些岩石可不比刚才戏耍二兽抛掷的小石头子,一个个最少都有近百斤重,尸马挨上四、五下,脑袋就已经被震得嗡嗡作响了。

    “呜噜噜”心中憋着一肚子火,尸马打了个响鼻,突然间蓄力猛跃,紧接着噌噌噌三个起落,前蹄顿时扒住了沙洞顶端的边缘。

    其实还是多亏几只存心报复的红绒怪猴“帮忙”,那些扔下来的百斤大石块头不小,再加上之前的石子已经垫高坑底,终于让尸马也脱困而出了。

    不过尸马现在的模样也够狼狈的,它的古尸之躯虽然皮糙肉厚远胜犟驼,可是被打得太久,也会觉得难受,此时尸马昂首咆哮一声:“嗷嗷”

    下个瞬间,憋足满肚子气的它朝着两只壮硕红猴其中一只就扑了过去。

    “叽叽叽?!”那猴子见此情景眼中凶芒大盛,立刻迎了过来。

    “嗷嗷嗷”与此同时,犟驼嘶吼着扬起前蹄,和面前的劲敌双爪狠狠撞在一起,双方顿时拼了个旗鼓相当。

    “砰砰砰砰乒乒乓乓!”拳脚兽蹄之间的暴响声此起彼伏接连不断,两只红绒怪猴和二兽的打得异常激烈,旁边的群猴不住尖鸣嘶吼,帮着自己这边的同伴呐喊助威。

    另一边,若桃急得像猴子似的抓耳挠腮,几次三番想要拎着吞雷刃扑出去助阵,可关横硬是拦着不让她过去。

    “公子,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不让我动手帮忙?”听到若桃的问话,关横笑道:“你急什么?那两个家伙又没输,再看一会吧。”

    “什么?还要再看?”若桃火急火燎的说道:“不行,我已经忍不住了,现在就要去……”

    可是关横突然挥手打断她的话头,而后沉声道:“小女鬼,难道你就没感觉到有哪里不对劲吗?”

    “呃?这是什么意思?”

    看到对方面带疑惑,他稍微一顿又继续言道:“这附近应该还有一股威压,远胜那两只红猴,我的意思是,等尸马和犟驼打败自己的对手,迫使那家伙跳出来的时候,咱们再出去。”

    “可是……”若桃稍一犹豫,关横便指了指前方:“喏,你自己看吧。”

    下个瞬间,猛听见前面不远传出砰然巨响,原来是犟驼和尸马闪电般换了方向,窜到彼此对手面前,不等那两只壮硕红猴做出下一步反应,它们已经将敌人狠狠重创了。

    “叽叽!”左边红猴的面门被尸马铁蹄踹中,脸颊塌陷喷血倒飞,正好和同伴撞在一起,对方也让犟驼的头槌顶中,就这样,二猴背靠背晕头转向瘫倒在地。

    “嗷嗷嗷”见到自己打赢,犟驼昂首尖叫,尸马也是不住地用蹄子刨土,“呜噜噜”打着响鼻亢奋不已。

    群猴见到两个强壮的同伴双双倒地,都有些惊慌失措,可就在下一刻,它们身后不远的荆棘丛中传来一阵低吼:“呜呜呜”

    “叽叽?!叽叽叽”听到了这个声音,原本躁动不安的猴群立刻停止嘶鸣吼叫,这些家伙就好像吃了定心丸似的,唰唰唰向左右纵跃,立刻闪开了一条通行道路,毕恭毕敬的等待对方到了。

    “咚、咚、咚……”异常沉闷的迈步声赫然响起,这即将出现的“巨兽”,似乎每走一步都会地动山摇。

    尸马、犟驼感到脚下地面不住颤晃,俱都骇然失色,可就在下一刻,那道兽影走出了荆棘丛,对方的模样,却让二兽感到大为失望。

    因为对方,俨然是个身高不足四尺、驼背喘息的佝偻老猴,两道洁白的眉毛几乎要拖到地上了,像这么一个老东西,又怎么可能是尸马和犟驼的对手呢?

    “刚才这老家伙走路的声音,一定是耍得什么鬼花招而已,驼爷何必怵这厮?”想到这里,犟驼先按捺不住了,呼的一下跳到老猴近前,扬起自己的双蹄就要踩下去。

    “小心,不要靠近它!”说时迟,那时快,关横陡忽从躲藏的岩石后疾窜而出,嘴里同时发出示警声。

    对关横的声音,犟驼当然熟悉,再加上它发现老猴眼中闪过一丝狡黠寒芒,顿时感到不妙,想要撤身而走的瞬间,却已经来不及了。

    “唰!”这白眉老猴霎时间晃动身形消失在了原地,犟驼猛觉头顶一黑,对方倏地落在它后背上,“呼”数尺的长眉转瞬匝住犟驼脖颈,顺势紧紧一勒。

    “嗷……呃呃呃……”只是息间,犟驼喉咙已经发不出声,它嘴边不断泛起白沫,眼看就要断气了。

    “老家伙,你给我放开它!”关横身形甫动已经窜到白眉老猴身后,卯足全力的一拳狠狠直捣对方后脑,“呼!”单是这拳劲风声的急速就可以撕裂空气。

    “叽叽?!”这白眉猴年老成精,早就没了刚刚出现时的佝偻老迈之态,转瞬间松开缠住犟驼的长眉,在空中“唰唰唰”翻滚数圈,随即轻巧落地。

    电光火石间,关横已经扑上挥拳直捣:“你这老猴头有两下子,少爷和你玩玩。”

    “啊呜……”下一刻,死里逃生的犟驼全身脱力,“扑通!”登时软倒在原地,尸马赶紧护在了它身边。

    与此同时,若桃、小黑,两只猫儿都跑了过来,至于那些红绒怪猴,它们看到关横和老猴恶斗甚疾,一个个惊得瞠目结舌,连出声喊叫都忘了。

    “呼呼呼砰砰砰啪啪啪!”双拳晃动、利爪翻飞,双方不断悍然硬碰。

    关横一鼓作气轰出百十拳,却都被白眉老猴双爪拦截格挡。

    他心中不免有些吃惊:“好家伙,看这猴子筋骨老迈,只怕不下数百岁,竟然能和我打个平手,罕见、实在是罕见,要是稍不注意留神,我没准会伤在它手上。”

    这白眉老猴似乎很久没遇到旗鼓相当的对手,此时打得酣畅淋漓,也是不住亢奋尖叫:“叽叽叽”

    “玩腻了,少爷是时候动点真功夫了!”关横的话音甫落,倏地碰撞双拳,“砰!”一股炽烈原火劲登时附着在拳头上,照准老猴就是铺天盖地的一顿乱捶。

    “呼呼呼砰砰砰!”拳劲摧枯拉朽一般,打得老猴不断倒退,只因为关横拳速太快,让它应接不暇,十拳顶多能挡住两三拳,其余的全都被身躯照单全收。

    “扑通。”这老猴最终承受不住大力涌来,倏然间一个腚墩坐在地上。

    “呃啊啊啊”打得兴起,关横一声厉吼双手合握成锤,呼的砸向白眉老猴头顶。

    “叽叽?!”眼见自己形势危急,避无可避之下,老猴发出尖叫用双爪举过头顶,硬生生挡住这一击。

    “砰!咯剌剌……”硬碰之后,白眉老猴只觉得一双前臂不断发出脆响,眼看就要彻底断折。关横正想接着用力下压,猛听得耳边一声叫嚷:“喂喂,且住,别再打了。”

    “猎獬?你怎么……”关横的话音甫落,独角猎獬顿时化为无数金线,将那只白眉老猴捆了个结结实实。

    此时,猎獬才继续说道:“我已经制服它了,你快收手吧,这老猴也是一大把年纪,真要是被打死了,你后悔都来不及。”

    “后悔?我有什么可后悔的?”关横一听这话,心中有些纳闷,猎獬急忙解释道:“行了,赶散这些猴群,咱们先把白眉老猴带回去再说。”

    “叽叽叽”可就在此时,四周围的群猴已经老猴王被抓,一个个都急了,它们前赴后继,齐刷刷的围拢上来就要拼命。

    但是猎獬却对被金线捆住的白眉老猴说道:“喂,我可没有恶意,要不然刚才就不救你了,乖乖和我们走一趟,獬爷保证不伤害你的猴子猴孙,可它们要是敢乱来的话……”

    说着,它向关横一使眼色,对方立刻会意并扬声叫道:“若桃、尸马、犟驼,刚才这群猴子好不识相,如果对方有异动,立刻宰了没商量!”

    “好嘞。”闻听此言,若桃拽出吞雷刃在群猴面前晃了晃:“过来呀,谁不怕死可以试试。”

    可能是害怕自己的猴子猴孙有事,被捆住的白眉老猴立刻尖叫了两声,刚才被尸马犟驼揍趴下的两只壮硕红猴没办法,只好勒令群猴缓缓后退,让开了一条道路。

    “快走、快走。”猎獬其实是擅作主张抓了老猴,此时还不断催促大家撤退,关横、若桃和小黑心中都有些纳闷,不过都没顾上问,就这样,大家急匆匆回到了古柏树屋那里。

    “咣当!”捆得结结实实的白眉老猴被摔在了地上,疼得它叽叽怪叫,犟驼刚才险些被它用两道长眉勒死,这个时候存心想报仇,就用蹄子踹了过去。

    “嘭!”谁知道关横赫然飞脚踢中那家伙的蹄子,随即冷哼道:“和你说过多少次了,对强敌要保留几分起码的尊敬,要不然就是个下三滥也会瞧不起你的,滚一边去。”

    “嗷呜。”犟驼被他教训得臊眉耷眼,只好低着头悻悻跑到一边,尸马却打个响鼻,仿佛是在讥讽对方自讨苦吃。

    关横继续问道:“猎獬,你把这老猴抓来,到底是因为什么事请?”

    “嗨,你们知道这猴子的来历吗?算了,当然不知道,我来解释吧。”

    独角猎獬此时自说自话:“此猴名叫‘戾火豪狨’,它们是一种非常特殊的喜火妖猴,尤其是对火神祝融大人的原火之力,更是趋之若鹜,甚为痴迷,关横,如果刚才你要是直接送它一些,这一架估计都打不起来了。”

    “什么?戾火豪狨……”关横听到这里,又瞥了一眼倒在地上、眸中闪烁不安惶恐之色的白眉老猴,他低声道:“你接着说。”

    “嗯,戾火豪狨这种妖猴天赋异禀,可以自行吸收原火之力,加以炼化,体内收敛储存火劲的时间越久,它们的力量就会越强大,不过脾气也会随之暴躁很多,这老猴看来在无数年前有幸吸收过一些,现在还是很厉害。”

    言到此处,猎獬稍微一顿,这才继续道:“我听说,在上古年代,戾火豪狨曾经在祝融大人身边追随过一段时间,也许、也许它们会知道代表祝融的圣器火石的下落在哪里。”

    闻听此言,关横心中顿时明了:“噢,原来是这样。”

    此前,他们曾经在妖族的祖灵池底部找到了五行圣器之一的沃壤,猎獬当时就说过,希望借助这些圣器找回五行神的下落。

    “嗯,那就问问这只老猴吧。”

    “嚓!”关横的话音甫落,猎獬就把缠住对方的金线松绑,这白眉老猴一骨碌身就坐了起来。还没等猴子有所反应,关横伸手摁住它的脑门,将一股炽烈浩瀚的原火劲输送进了对方体内。

    “猴子,刚才只是一场误会,揭过去算了,你不是喜欢原火之力吗?这些就当是给你的补偿吧。”

    得到原火之力以后,这力量在体内奔腾不息,老猴感觉到舒适无比,高兴之下顿时叽叽叫了几声,而且这家伙的腹部隐隐泛起一抹赤红光芒,但眨眼间就消失不见了。

    当着大家的面,猎獬盘问了老猴几句,追问五行圣器火石的下落,这老猴显得有些茫然,而后却拍了拍自己的肚子,又叽里咕噜叫了几声。

    “唉,猴子似乎年纪太大了,记忆出现了混乱,我问他的事情,都是回答的颠三倒四,稀里糊涂。”

    猎獬此时没了主意,可关横眼珠一转,突然计上心来,他说道:“这样吧,先带上这家伙,解决了九婴和魇化盟的事以后,咱们顺道去一趟祝融离宫,我问问火神使者汪桐知不知道此事。”

    “可是,这只猴子看起来年纪老大不小,脾气又暴躁,它到底愿不愿意和咱们一起上路?”

    听到若桃的疑问,关横微微一笑,随即对白眉老猴说道:“喂,和我们走吧,到时候有很多敌人等着你收拾痛揍,这多过瘾,而且只要在我身边,原火之力管够,怎么样?”

    听了关横这句话,其实白眉老猴大为心动,再加上它也不是聋子,刚才听说关横想把它带回祝融离宫,让此猴情绪激动不已,但是,它还是有几分犹豫。

    猎獬瞧出对方有所顾虑,于是问道:“喂,你还有什么额外的要求吗?自己提出来吧,虽说关横平素有些小气,可关键时刻,他一咬牙也能大方一点。”

    听到猎獬这句话,三女顿时捂嘴偷笑:“噗……”

    关横没好气的说道:“喂,死猎獬,你这最后一句话是多余的。”

    “叽叽、叽叽叽!”就在此时,白眉老猴冲着猎獬低鸣几声,别说是它,就连懂得兽语的卿凰都听明白了。

    “阿横,这老猴对于和咱们同行,倒是没什么意见。”卿凰对关横说道:“不过它担心自己离开以后,很长时间或者根本就没机会再回到这里,如此一来,就无法照顾自己的族群安全了。”

    “这个容易,戾火豪狨喜欢把原火之力储存在体内,能够以此提升实力,不如这样吧……”

    关横抱着肩膀笑道:“老猴,你去把自家的猴群都集中过来,我和七鬼送给它们一些原火之力,让猴群以后不但能够自保,还可以随意击杀邪化妖兽,你看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