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2021章 白莲藕(第一更)
    蝎王尖声鸣叫,而后将攥住的东西放在了卿凰掌心,原来是一截数尺长的莲藕,此物通体洁白,半点淤泥秽物都没有,显得极为稀奇。

    “好香的莲藕啊,是送给我们的吗?”若桃和小黑齐声笑道:“卿凰,赶紧收下吧,这可是不错的礼物。”

    “喂喂,你们的脸皮也真够厚的,这可是人家的东西,怎么能说要就要?”卿凰嘴里虽然这么说,却已经把莲藕揣进了袖子里。

    送出莲藕之后,沙蝎王似乎觉得这礼物还是有些轻了,于是又指了指莲花附近伸展出来的一个莲蓬,嘴里低鸣几声:“吱吱、吱吱。”

    这回若桃见机极快,“锵!”吞雷刃闪电般出鞘入鞘,登时将莲蓬削落,随即接在了手中,她说道:“谢谢、谢谢,那我就不客气了。”

    “呃,你倒真是不客气呀。”卿凰和小黑原本都想伸手去拿,只可惜还是被小女鬼抢先了一步。

    “叽叽叽。”此时此刻,白眉老猴看着莲蓬模样不错,嘴角的涎水都淌了下来,就想摸摸。

    “啪。”若桃急忙嬉笑着打掉它伸过来的爪子:“急什么,等回到树屋以后,少不了你的好处。”

    ……

    少时片刻之后,告别了送上大礼的沙蝎王,若卿凰她们回到了癞斑犀自由采食荆棘、蕨类的沙丘,赶着它们折返古柏树屋附近。

    “什么?!”听了大家讲述经过之后,关横一下子从木椅上翻身坐起,他说道:“喂,有这么精彩的冒险,竟然不叫上我?你们姐仨学坏了。”

    “去你的吧。”卿凰没好气的用食指戳了戳对方额头:“也不看看自己伤成什么样了,我们要是带你去,这一路上还不够照顾你的呢。”

    “你说这话对我的打击好像更大些……”关横哭丧着脸说道:“我哪有那么羸弱?你瞧……”

    说着,他还不服气似的晃了晃双臂,谁知道一下子就触动了胸椎上那截金梭,顿时疼得关横呲牙咧嘴倒吸一口冷气:“嘶……哎呦……”

    “哎呀,你看看,又牵动伤口了吧?”见此情景,卿凰有些心疼的把他摁回木椅上:“好好躺着。”

    “我现在不想躺着。”关横抱怨道:“好歹让我尝尝你带回来那一截白莲藕,好不好?”

    “哼,你的目的果然是它。”卿凰把脸一沉说道:“想得美,我还没吃呢,又怎么可能轮得到你?”

    “好啦,卿凰,别再和公子开玩笑了。”若桃此时捧着托盘走了进来:“你们看,莲藕已经切好了,大家都过来吃吧。”

    “好啊。”关横和卿凰急忙围上前,争先恐后伸手就去抓藕片。

    “喂,阿横,你还是先去洗洗手,再来吃吧,要不然可是会闹肚子的。”

    “凰妞儿,那你为什么不去洗手?”关横此时把一片莲藕扔进嘴里嚼了起来,他嬉笑着说道:“依我看呐,你就是想支开我,咱要真的去洗手再回来,这盘子里的藕片就已经被你吃光了。”

    “你说啥?不害臊,大男人还和我争嘴吃,你要让着我知道吗?”

    “那可不行,美食面前人人平等,谁抢得快,谁就吃得多。”

    听到关横和卿凰这两个奇葩吃货的言语,若桃扶额苦叹:“这都是什么人啊,要不是我事先把小黑、吞鬼喵、小白和老猴它们那份预留起来,估计早就被你们给抢光喽。”

    不过沙蝎王送的白莲藕却是清脆甘甜,让人吃了回味无穷,关横坐在木椅上,轻轻叹了一口气说道:“唉,只可惜太少了,要是能再多吃两片,那就好了。”

    “喂,你也别不知足了。”卿凰在旁边笑着说道:“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对了,饿了吃糠甜如蜜,饱了吃蜜也不甜,好东西要是一天到晚没完没了的吃,也会腻味的不是吗?”

    “呵呵,真好笑,我吃什么都不会腻。”关横不服气的说了一句,而后摸了摸身上的伤口,嘴里突然“咦”了一声。

    “怎么了?”卿凰、若桃和抱着吞鬼喵凑过来的小黑齐声问道:“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不是,是金梭又变小了,这一次我似乎找到了其中的原因。”言到此处,关横轻轻撩开上衣的衣襟,他说道:“你们看,这金梭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吗?”

    “没有啊。”

    卿凰率先走上前,而后用手摸了摸,这才继续言道:“还是和你刚刚受伤时一样,创口在五行灵气修补下逐渐愈合,而且这金梭是先嵌进‘九转聚灵甲’,而后钉入胸椎附近的骨缝,不能轻易拽出来。”

    “对了,就是这样,大家都过来。”关横对三女招了招手,他说道:“你们看,我身上这件九转聚灵甲是不是产生了变化?”

    “呃?!”闻听此言,卿凰顿时脸色一变,她这才发现对方这副甲上出现了显著不同的地方。

    “怪了,我之前担心你的伤势,一直没注意聚灵甲的变化,为什么、为什么这上面多了好些古怪的花纹呢?”卿凰带着几分惊愕说道:“而且,看起来好像有些眼熟……”

    “没错。”关横轻轻一弹身上聚灵甲,而后才沉声说道:“新增添的花纹,是不是和这金梭上的一模一样?”

    三女的眼睛顿时瞪直了,她们不约而同说道:“没错,就是这样。”

    “糟了。”卿凰突然带着几分惶急道:“这金梭是万魇邪王的魔兵,里面不知道有什么诡异恶毒的东西存在,你必须把聚灵甲脱下来,万一……”

    “先等等,真要是有危险,我不是早就没命了吗?”

    关横瞧她有些过于紧张,于是宽慰卿凰说道:“再说了,咱们在我受伤之初就察觉到了,这半截金梭的邪气已经彻底消失了,对我没什么危害,只是我发现这金梭消失的部分是和聚灵甲相融了。”

    若桃此刻火急火燎的问道:“公子,那这金梭和聚灵甲融合,是对你有好处、还是有害处?”

    “你问我?那我问谁去?九转聚灵甲是灵王铸造之物,怕是只有他才能瞧出端倪了。”关横把两手一摊说:“只可惜远水解不了近渴。”

    “说的是,现在义父远在灵界,对于这种未知的变故和危机,咱们只能自己想办法解决了。”卿凰此时又看了看,关横胸椎附近的金梭,她问道:“你现在真的没有任何疼痛的感觉吗?”

    “是啊。”关横此时稍微碰触了一下金梭前端,他继续开言:“不疼不痒,但是卡得很紧,我认为金梭的尖端还有一部分嵌在骨缝间,所以暂时不能把聚灵甲脱下来,不过嘛……”

    他此时稍微顿了顿,又继续说:“根据这段时间,金梭缩小、与此甲融合的速度计算,再等几个时辰,估计它就能消失,到时候咱们先把聚灵甲脱下来,再做其他的打算。”

    “好好,就这么办。”卿凰马上坐在关横身边,她柔声说道:“那我就一直守着你好了。”

    “唉,不至于……”关横刚想说出这话,可是突然转念一想:“好机会呀,就如此和卿凰享受一下轻松时刻也不错,尽管我认为这金梭和聚灵甲已经没什么危险,呵呵。”

    “那你们在这里歇息吧。”若桃一拽小黑的手:“走,跟我去看看玄翎花它们。”

    “为什么又要支开我…………”小黑还没说完抱怨的话,早就被若桃捂住了嘴,强行拖到外面去了。

    房间里的关横心想:“嘿嘿,没人打搅更好,待会这金梭和聚灵甲离身,我就和凰妹试一试‘身体机能’是不是完全恢复了。”

    此时此刻,树屋顶端。小黑没好气的甩开若桃那只手,她说道:“为什么不让我把话说完?我……”

    “好啦好啦,我承认刚才未经允许就把你拉出来,是自己莽撞了。”

    若桃赶紧说了一句好话向对方道歉,但是又马上把话锋一转言道:“不过你也看见了,公子的伤还没完全好,你在旁边唧唧喳喳的,要是不留神吵到他,岂不是又得挨骂了吗?我也是为了你好。”

    “呃,算了,你说的也有道理。”

    被她这么一说,小黑也就消了气。她此时往屋脊上一坐,突然唉声叹气的说道:“要知道姐夫是不是能完全痊愈,最少要等几个时辰,真是无聊死了,吞吞、小白,你们说是吧?”

    那两只猫儿在小黑身边卧下蜷起身子,嘴里懒洋洋地叫了一声,显得不置可否,毕竟对这些懒猫来说,晒晒太阳打个盹,几个时辰眨眼就过去了。

    “无聊?不会呀。”

    若桃此刻说道:“你忘了吗?之前咱们找过三种材料,有上古沙蝰獠牙、大漠红刺杜鹃,以及玄雪尖半山腰森林的黑纹矿,柏翁说过,这三种材料混在一起,他就可以做出吸引雨云打雷的屋脊。”

    “啊,对了。”小黑原本已经顺势躺在屋脊上,用手枕头懒洋洋的无精打采,闻听此言立刻翻身坐了起来,她继续说道:“桃桃,莫非你想……”

    “没错,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咱们不如去找柏翁,请他把屋脊改造一下,到时候也就可以吸引雨云过来。”

    若桃笑着说道:“这样的话,你手里的‘引雷金锥’就有用武之地了,甚至是小犴也……”

    “呼唰唰唰”她的这句话还没说完,小黑项链周围细微气流风声涌动,御雷犴之魂就钻了出来,它说道:“喂喂,我好像听见有人在说我,有什么事吗?”

    “我们正准备去找柏翁制作可以吸引雨云的屋顶,你要不要一起跟着?”若桃此言甫一出口,御雷犴立刻答道:“当然,既然和召唤雨云雷霆有关,我一定同去。”

    小黑欢喜道:“好,咱们走吧。”就这样,二女和御雷犴兴冲冲跑到了树屋下层。

    “柏翁爷爷,你在不在?”听到小黑脆生生的声音,柏翁立刻把门打开,他笑嘻嘻的说道:“在、在,大家都进来吧。”

    “爷爷,我们委托您做的那个可以吸引雨云出现的屋脊是不是完成了?”

    听到小黑这么问,柏翁的老脸顿时出现了几分歉意赧然:“这个嘛……不好意思,之前出了一点小状况,所以我还没有最后完工呢。”

    “啊?!”

    闻听此言,小黑和若桃神情失落了很多,柏翁有些不好意思,又立刻言道:“其实,只是几道小工序而已,再有,就是我准备用来做最终材料的枝杈灵根没有选好,都只是小事,你们放心,过了今晚,一定完成。”

    “等等。”若桃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于是开言道:“爷爷,你说要用枝杈灵根做材料,为何到现在都没选好?”

    “嗨,你们是有所不知了。”

    柏翁说到这里有些头疼,他说道:“原本我已经把材料都选好了,就是距此地不到五里路的一个绿洲附近,那里有我的一段灵根枝杈,结实又耐用,我让古桑女前去取了,可是这丫头去了一个时辰都没回来,把所有的时间都耽搁了。”

    言到此处,柏翁稍微顿了顿又继续说:“我想古桑女可能是因为一些小事被缠住了,所以打算重新选用别的灵根枝杈做材料,但有些难以取舍,这不,才到现在都没选好。”

    闻听此言,若桃心中微微一动,她说道:“爷爷,您有没有想过,也许是古桑女出事了,所以才回不来?”

    “不可能啊,刚才派她出去的时候,我还特意叮嘱这丫头要小心周围的邪气妖兽,并让巨蜂陪着她一起去了。”刚说到这里,柏翁也是陡忽一惊:“别再真是出事了吧?”

    小黑此时有些着急,伸手拉住若桃的衣襟说道:“桃桃,咱们赶紧去找古桑女,我觉得她可能有危险。”

    “事不宜迟,咱们赶紧去。”向柏翁问了古桑女前去的地方所在,若桃急匆匆拉了小黑跑出书屋,她俩骑上戎宣尸马一路扬尘疾驰而去。

    ……

    另一边,古桑女和巨蜂当真是在绿洲这边遇到了麻烦,时间要追溯回半个时辰之前,她们刚刚到这里的时候。

    “哎呀。”古桑女噌的一下从巨蜂背上跳到平地,而后捧起绿洲之水扑在了自己脸上,她说道:“好舒服、好舒服,咱们应该在这里多玩一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