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998章 柏翁和木玄鳖(第三更)
    “现在柏翁的情况,不是很乐观了。”此时此刻,关横低语道:“尤其是再生了手臂之后,你看,他的喘息越来越急促了。”

    “果真如此。”古桑女嘀咕一句:“那你是不是应该帮他一下?”

    “这个嘛……”刚说到这里,关横身后骤忽传来一阵迅疾风声,那是一种极为熟悉的气息匆匆而来。

    “是婴白鬼?!”关横一扭头,对着白光疾影一招手:“过来,真是想打瞌睡天生就掉下来枕头,我正好需要你。”

    接着,他就在婴白鬼和古桑女耳边低语一阵,她们俩听了之后连连点头,眨眼间各自飞开,消失不见了。

    “呼……不能再这么纠缠下去了,时间拖得越久,就对我这个老朽越不利。”这个时候,和瞎眼沙虱王拉开一段距离的柏翁暗忖:“对方也是身受重伤,我要想个办法,再次重创它才行。”

    “喂,柏翁老爷子。”关横在此时扬声叫道:“你刚才用灵根拧成尖锥、戳瞎虫子的招数很厉害,不妨再用几次,肯定就能赢了。”

    “英雄,你说得轻巧容易,这沙虱王与普通货色不一样,有厉害的邪气护体,老朽的‘灵根刺’不一定能管用啊。”

    听到对方语气有些忐忑不安,关横笑言道:“听我的没错,也许这一回你的攻击就管用了呢,对面那家伙快不行了,上吧老爷子,除非你不想自己报仇,那我可就要出手了。”

    “别别,还是我动手吧。”

    电光火石之间,柏翁倏地合握木杖,散发出大量灵气,他的灵根受损,原本无法发挥十成力量,可是关横暗中早就在四周围释放不少木灵气息,这老头不知不觉间受益匪浅,已经恢复了近七成伤势。

    “砰!”木杖瞬息顿地,柏翁低吼道:“灵根刺,疾”

    “唰唰唰嗖嗖嗖”霎时间风声陡起,数十条狭长灵根破土而出,迅速旋拧编结成尖锥状态,朝着不远处的噬心沙虱王疾刺而去。

    “嗤嗤嗤当当当!”柏翁的担心果然应验,这迅捷如风、疾如雨落不停倾泻在虫王身上的灵根刺攻击,全都无法掼入对方躯体,在瞬间都被弹开了。

    “可恶,气死老朽了。”柏翁见状咬牙切齿,连连顿足。可是好整以暇的关横抬头看了看空中,嘴里自语道:“嗯,现在也是时候了。”

    “唰”就像是发出了什么讯号,空中赫然晃过一道白光疾影。

    “呼”一股若有若无的淡红粉末在谁都没察觉的状况下,倏地钻进了噬心沙虱王的口鼻内。

    “叽叽?!”倏然间,这虫王觉得自己身躯微颤不受控制,紧接着泛起一股头晕目眩的感觉。

    将这一幕瞧在眼中,关横立刻大吼道:“好机会,集中攻击它的要害吧!”

    “嗯,大可一试。”柏翁答应一声,豁尽最后的木灵气息,将所有的灵根刺再次旋拧集结在一处,变成粗如合抱树身的巨大尖锥,“嗤”以撕裂空气的速度狠狠撞向妖虫额头。

    “嘭!”这一下重击既狠且快,但是也把刚刚有些迷糊的沙虱王撞醒了,意识到必死危机来临,此獠顿时把体内所有的邪气全部集中在头顶位置,和柏翁最强的灵根刺豁尽全力对抗起来。

    可就在他们僵持不下数息的时候,骤变忽生!

    “咯剌剌啪嚓!”最坚固的噬心沙虱王颅首在瞬间出现无数龟裂痕迹,继而不断飙出血箭红雾,这家伙疼得嘶声狂吼,但是却无法挽回颓势,兵败如山倒了!

    “杀千刀的妖虫,领教一下西漠苍柏的愤怒吧!呃啊啊啊”柏翁的怒吼声赫然响起,紧接着全面反攻开始。

    “砰砰砰咯嗤嗤噗!”暴响声频起不断,巨大灵根刺已经顺势直捣噬心沙虱王整个身躯,从虫嘴彻底戳了进去,将其身躯捣毁。

    下一刻,虫王身躯爆碎,化为飞灰齑粉,关横倏地弹动手指,婴白鬼顿时从昏暗不抢眼的角落窜了出来,释放原火劲将周围的邪气尽数炼化。

    柏翁树老成精,看到婴白鬼出现的位置,心中陡忽灵光一闪,似乎是明白了什么,但是关横和身边的古桑女只是对视轻笑,不动声色。

    “二位,老朽这回侥幸击败棘手强敌,得了活命机会,全都是靠着你们的帮助,大恩大德,我这个糟老头永世不忘。”

    柏翁刚说到这里,突然一拍脑门,他有些尴尬赧然,而后言道:“我都忘了问救命恩人的名字,真是老糊涂了。”

    “呵呵呵,作为木灵来说,您可是我见过的最有趣的老人家。”关横和古桑女随口说了姓名,他把句芒剑捧出来,又问道:“柏翁,可认得此物?”

    “咦?是木神句芒大人的随身神兵,原来是您是木神使者?”柏翁此时又惊又喜,急忙对着关横作了一揖,口中郑重说道:“西漠苍柏木灵,参见神使大人。”

    “老人家不必多礼,我们救了你之后,也该离去了。”关横说道:“毕竟出来的时间太久,地面上的同伴会担心的。”

    “关横,这就要走么?”古桑女嘟着嘴说道:“我还想和老爷爷再聊一会呢,毕竟除了我自己之外,这世间从上古时期就存在的木灵太少了,人家好寂寞的说。”

    “呵呵呵,神使大人,你们要想返回地面,老朽马上就可以送大家过去,要知道,这大西漠的每个角落,都有我的灵根分枝,随时都可以破土钻出通道来。”

    听到柏翁这么说,关横大喜:“那就太好了,老爷子,有劳你带我们返回火漠双井那里吧。”

    “小事一桩,大家和我走吧。”柏翁说:“其实老朽也有很多事情想和你们聊呢。”

    ……

    少时片刻之后,柏翁果然用灵根开路,挖掘出一个最近的通路,让关横出了地底,而且好巧不巧,若和猎獬正在附近,他立刻招呼对方,大家一起返回了火漠双井那里。

    和三女做了自我介绍之后,柏翁又变了一个“小戏法”,他让自己的灵根钻出土地,转瞬长出了一棵丈余高的古柏,那上面竟然还有个巨大的树屋。

    “来来,诸位请进。”柏翁带领大家,顺着阶梯进了树屋,关横他们一看,里面宽敞明亮,各种家具、桌案、杯盘器皿一应俱全。

    此时,木灵老头招呼大家坐下,他说道:“因为我的本源灵根现在处于恢复状态,在大漠每个角落的灵根分枝都可以变出这种古柏树屋。”

    看到大家眼中都有惊奇之色,柏翁带着几分得意说道:“神使大人,只要是在大西漠境内,你随便释放木灵气召唤,我的分身都会出现,为你们把古柏树屋准备好,这样就能随便歇宿了。”

    “太好喽,有软塌睡,不用在沙地上住帐篷啦”小黑此时举手大笑,差点没抱着柏翁亲上一口。

    接着,这小丫头打了个哈欠说道:“呃嗯嗯……一说到睡觉,我还真是困了,诸位,我先去睡了。”

    言到此处,小黑把吞鬼喵和小白抱了起来,揉着惺忪的睡眼到房间歇着去了。

    “唉,这孩子真不客气。”卿凰对柏翁说道:“老爷子,多谢您了。”

    “不敢当、不敢当。”对方立刻摆手说道:“老朽的本源灵根和这条命,都是神使大人保住的,小小事情,不敢承受一个谢字。”

    闻听此言,若桃在关横耳边低声笑道:“呵呵呵,这老爷子还挺客气。”

    “是啊。”关横点了点头,随即又问道:“柏翁,你说有好多事情要和我们讲,现在可以开口了吧?”

    “当然,神使大人、几位姑娘,请听我一一道来……”就这样,柏翁把自己的身世来历全都告诉了关横他们。

    几天之前,关横和古桑女在某个岩窟内找到几个木灵的本源灵根,从中得知了大西漠以前是整片绿色树海,可却因为邪气降临,导致天灾**不断,最终,这天下间最大的上古密林遭到了野火吞噬,彻底变为了荒漠。

    几乎所有上古巨树都遭到了魇化盟爪牙的毒手,尤其是那五棵最大的上古灵树。

    其实在遇到不幸前,几个古树之灵都有所感觉,它们知道自己即将湮灭,为了不让这片密林彻底断绝生机,古树木灵各自分出自己一部分本源力量,灌注给了一棵古柏。

    因为此树的树龄仅仅比它们稍微小一些,被视作大家的小兄弟,就这样,所有的木灵牺牲了自己,保护了古柏成为大西漠内唯一的上古灵树。

    “这么说,那棵承接了众多木灵本源的古柏,就是你吧?”

    听到卿凰的询问,柏翁微微颌首:“对,那就是我,因为拥有了大家赋予的力量,所以老朽的灵根分枝才能遍布大西漠每一个角落,可是……”

    言到此处,他突然紧攥双拳,咬着牙说道:“害死我那些木灵兄弟姐妹的魇化盟恶徒,却依然在这片大漠上横行无忌,我、我竟然没有能力替它们报仇,我好恨呐”

    “老爷爷……”古桑女看到对方痛苦的模样,心中隐隐作痛,她随即眨了眨眼睛,一指关横说道:“现在你不用担心了,因为我和关横他们就是来大漠消灭那些邪气坏蛋的,不信你问他。”

    “古桑女说的不错,这沿途路上,我们已经除掉了不少魇化盟的爪牙,现在正准备前往玄雪尖、邪王血堡等地,将这些祸害彻底除去。”

    听了关横的话,柏翁忍不住两眼放光,顿时迫切地说道:“神、神使大人,既然如此,老朽也想帮忙出一份力,您看如何?”

    “我说老爷子,你为我们准备了如此舒适的树屋,已经是帮了大忙啦。”卿凰莞尔一笑,而后道:“阿横,你说是不是?”

    “对呀,我很喜欢这么别致的树屋。”

    “而且……”

    关横想了想又说道:“木灵气在五行灵气中,驱除邪气的力量首屈一指,和原火劲不相上下,我想,只要把柏翁老爷子的分身树屋稍微改动一下,甚至可以做成能够攻守兼备的好东西,那样的话,也算是物尽其用了。”

    “真的吗?神使大人,你可以随便改动,只要跟老朽说一声,我马上就照做。”柏翁此时兴致勃勃,关横笑道:“不急不急,咱们今天晚上先休息,明天再慢慢商量吧。”

    “说的也是,老朽急躁了,惭愧惭愧。”

    话音甫落之时,靠近树屋窗户的若桃不经意间瞧见了树下的情景,她突然叫道:“糟了,公子,咱们好像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那些荒漠癞斑犀现在怎么办?”

    说着,她一指窗下:“喏,它们都围过来了,在那里傻愣愣站着呢。”

    “卿凰,你和我下去看看。”说着,关横拉着对方跑下了树屋阶梯,古桑女在后面低呼:“等等我,咱也跟着去看看。”

    数息之后,在古柏树屋下。

    卿凰先听最大的那只癞斑犀低鸣了两声,随即对关横说道:“这些家伙不想走,打算跟着咱们,说是喜欢上了你和古桑女催生的蕨类植物。”

    “什么?这也太无赖了吧?”关横把两手一摊说道:“喂喂,你们白吃一次也就该适可而止了,我可不想天天为你们催生什么蕨类。”

    “嗷嗷……嗷呜……”此时此刻,最大的那只癞斑犀凑到关横面前,低鸣着轻轻蹭着他的衣袖,似乎是在恳请对方收留自己。

    “呃,讨好我也没用,说实话,我可养不起你们。”

    关横的眼珠一转,突然想到了问题的关键,他说道:“你们的名字有个‘癞’字,可做起事来不能同样赖皮呀,最重要的是,诸位想过没有?大家爱吃蕨类只有火漠双井这里生长,要是跟随我去了远方,你们吃什么?”

    他这句话甫一出口,癞斑犀也是为之一愕。

    可就在这个时候,柏翁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他擅自搭言道:“怎么,神使大人是担心别处没有这种蕨类植物吗?简单呀,你要是可以控制水灵之精,在我的树屋里收藏几株蕨根,随时都可以择地栽种,方便得很。”

    “嗷呜”闻听此言,癞斑犀满脸欢喜昂首叫了一声,关横却扶额苦叹道:“我说老爷子,这是我拿来拒绝对方的借口,你怎么能拆我的台呀?”

    “呃?!”听到关横的话,柏翁有些尴尬,他原本是一番好意,结果却等同碰了个软钉子,这老儿嘴里忍不住嘀咕道:“神使大人,你竟然连妖兽也骗,这、这……”

    言下之意,关横的人品似乎不是那么好。

    “好啦好啦,阿横,你也先别急着拒绝癞斑犀,其实它们也蛮可怜的,要是离开这里,再被坏人抓住或者遭到邪气侵染也是个麻烦。”

    卿凰想了想说道:“不如这样,今天晚上先让它们在这周围过夜,六伥鬼可以轮流出手,把原火劲留在妖犀体内,至少可以防备再受邪气荼毒,你说是吧?”

    “唉,也罢,就听你的吧。”关横终于松嘴,点头应允,旁边的癞斑犀乐得嗷嗷低吼,卿凰把食指竖在唇边低语道:“嘘,安静些,我妹妹已经睡着了,不可以吵醒她呦,拜托了。”

    听了她的话,关横叹了一口气:“喂喂,你这样宠着小黑不要紧吧?不怕我吃醋么?”

    “呸。”卿凰轻轻啐了一口:“我关照自家妹子,你吃什么醋?不害臊。”

    看到这二人打情骂俏,古桑女和柏翁互相对望一眼,心中都暗想:“此地不宜久留啊。”

    “那个,古桑小娃儿,咱们到别处聊聊去吧,你不是想学老夫的灵根续肢之术吗?走走,老夫这就教你。”

    “好啊好啊,老爷爷,边走边谈吧。”古桑女听了对方的话,立刻拉着柏翁便走。关横看着对方消失,笑嘻嘻的说道:“这两个家伙今天真上路啊,不错不错,咱们是不是也该……”

    “别乱来啊。”卿凰拍开他搭住自己肩头的手,随即嫣然一笑:“难得有房间有软塌,我要好好休息,如果你愿意的话,就做守门的小狗好啦。”

    “什么?!骂我是小狗?”关横倏地把脸一沉:“小狗就小狗,别跑,先在你那脸蛋上咬一口再说。”

    “哎呦,别过来”卿凰看到他作势欲扑,顿时笑着就往树屋那边跑去。

    ……

    这一夜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在清晨时,关横却被闯进自己房间的大伥鬼给叫醒了。

    “呜呜呜……”听见这家伙在自己耳边不准叫唤,关横不耐烦的揉着眼睛嘀咕道:“唉,鬼祖宗,你就不能让我多睡一会吗?”

    但是他睁眼细瞧,大伥鬼手里正捧着一样东西,立刻吓了一跳:“这是个什么玩意?长得好古怪。”

    原来大伥鬼手里捧着一个巴掌大小、墨绿色的鳖甲,此物萦绕着极为浓郁的木灵气息,轻轻一闻,便会精神百倍。

    “嘿嘿,虽然不知道此物是从哪里来的、叫什么名字,不过应该是个好东西。”关横拈起这片鳖甲,翻来覆去瞧了几眼,而后带着几分好奇问道:“喂,是从哪里捡到的?”

    大伥鬼比划两下,说是昨天后半夜,几只玄翎花突然飞来,停在了树屋顶上歇息,其中一个叼着此物,它觉得有些意思,就拿了回来。

    “花?!”关横苦笑着挠了挠头说道:“唉,它们的存在感实在太低了,要不是自己出现,我几乎就忘了这几只鸟始终跟着咱们,就在附近不远,对了,它们现在何处?”

    大伥鬼指了指关横的头顶,意思是说,几只五行灵禽还在古柏树屋上歇息呢。

    “咚咚、咚咚。”突然间,外面响起了敲门声,关横随口问道:“是谁呀?”

    “神使大人,是老朽。”柏翁在外面答道:“我刚刚路过,听见您的声音,不知是否有什么需要,所以来问一声。”

    “呵呵呵,老爷子太客气了,反正我醒了也睡不着,这样吧……”

    关横说着,走过去拉开房门:“您进来坐坐,咱们闲聊解闷如何?”

    “嘿嘿,只要神使大人不嫌老朽烦闷,那我就叨扰了。”刚刚迈步走进房门,柏翁一眼就看见了他手里的碧绿鳖甲,这老头立刻用颤抖的语调说道:“神、神使大人,此物你是怎么得来的?”

    “哦,你说这玩意?”关横晃了晃鳖甲,满不在乎的说道:“刚才几只和我相熟的五行灵禽叼来的小东西,我都不知道它们叫什么名字。”

    “哎呦,我知道它的来历。”

    柏翁立刻说道:“这是‘上古木玄鳖’的鳖甲,此兽是天地间少有的异种,能吸收吞吐木灵、水灵两种气息,是出了名的吉祥瑞兽,只不过,在这大西漠极少见到活着的木玄鳖,唉,要是让我遇到一只就好了。”

    “为什么?难道你喜欢这种奇兽?”

    听了关横的话,柏翁笑着点了点头:“是啊,不要说是我了,所有的木灵之体都喜欢木玄鳖,因为只要有它们在身边栖息,我们的本源灵力会不断飙升翻倍,就算受了伤,也能在短时间内痊愈。”

    “哦,原来如此。”关横微微一笑:“那,柏翁,这片鳖甲就送给你了。”

    说着,他就把东西递给了对方,柏翁接过鳖甲高兴坏了,他继续言道:“神使大人,不知那些捡到鳖甲的灵禽现在何处?老朽想问问东西的出处位置,要是遇到活的上古木玄鳖,那才是真正的福运呢。”

    “看你说的这么兴奋,不如这样,我替你去问问。”

    话音甫落之时,关横霍地站起身,随即对他讲:“花们正在树屋顶上歇息,你去忙吧,我先去找它们。”

    “是是,有劳神使大人,老朽告退了。”柏翁得了那片鳖甲,急着要去找个安静的地方吸收上面的灵气,于是急匆匆告退而走。

    关横看到对方那副猴急的样子,不觉有些好笑:“这老头,八成一辈子都没见过什么好东西,瞧把他高兴的。”

    而后,他对大伥鬼勾勾手指:“走吧,好久没去看花它们了,正好去问候一下。”

    ……

    少时片刻之后,古柏树屋的屋顶,那几只花正在闭目养神,听到关横上来的声音,睁眼一瞧,顿时呱咕叫着围拢上来,几只鸟儿最喜欢关横身上的五行灵气,见到他自然是欢喜的不得了。

    “嘘,小声点。”说完,关横把食指贴在唇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现在才刚过拂晓,那几位妹子都还没醒,你们要是搅了人家的好梦,身上的翎毛小心被拔光。”听了关横的话,花们激灵灵打了个寒战,俱都不再作声。

    关横此时才笑问道:“好啦,不吓唬你们,我要问些正经事情,那片碧绿色的鳖甲是谁叼来的?”

    听到他的询问,其中一只花摇头晃脑的凑了过来,表示自己所为,它是独自出去闲游的时候找到鳖甲的,其余几个鸟兄鸟弟都不清楚。

    关横随口问道:“喂,除了鳖甲之外,你有没有见过活的上古木玄鳖?就是和这鳖甲一模一样的。”

    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这花稍一犹豫,竟然点了点头,关横心中大喜:“在什么地方?”

    其实关横的心里清楚得很,虽然自己和卿凰她们平常看不见这几只花的踪影,但是对方活动范围从来没离开附近二三十里的地方。

    所以关横暗中计算了一下,捡到鳖甲的位置也不会脱出这个圈子,果然不出关横所料,花示意自己是在附近找到的鳖甲,好像是个不起眼的小绿洲。

    “这就妥了,反正大家都没醒,我就去找一趟吧。”关横自言自语道:“说不定撞大运,真能遇到好东西呢。”

    “你在前面引路,其余的花都留下吧。”关横指了指找到鳖甲的鸟儿说:“反正距离不会太远,我和大伥鬼一同前往即可。”

    这玄翎花点了点头,而后对同伴低鸣了几声,带着关横迅速下了古柏树屋,朝北面大漠而去。

    ……

    与此同时,大西漠中某个荒僻的绿洲附近,突然响起“噌噌噌”活物疾行的声响。

    “呱咕”有一道疾奔的黑影赫然发出低吼,原来是只浑身赫黄斑点、散发着邪气的怪蛙,这家伙身后跟着百十只大大小小的同伴,可是个头体型都不及它的一半,此蛙俨然是族群领袖的模样。

    此时此刻,诡异巨蛙倏地昂首吼叫一声,蛙群登时静止不动,远远望去,就好像绿洲附近沙地多了一片密密麻麻的黑洞相仿。

    绿洲的水内,原本缓缓游曳着一些碧绿小鳖,它们此时感到巨蛙周身散发出来的凶悍气势,顿时吓得魂飞魄散,立刻归拢到水源的角落,一个个朝着那里窟窿孔洞钻去,意在逃生。

    “咕咕咕”见此情景,诡异巨蛙暴吼一声,立刻疾窜上去,它来此的目的就是为了捕食对方,岂能让碧绿小鳖逃走。

    “噌噌噌”霎时间风声陡起,那巨蛙硕大的身躯高高跃起,噗通一声落入水中,“啪嗒、啪嗒……”没能来得及逃走的小鳖被硬生生震出水面,一个个摔落在旁边沙地上。

    “呱咕、咕咕!”在高声鸣叫、身影攒动的群蛙眼中,这些小东西就是珍馐美物一般,此刻落在自己面前,这群家伙俱都流着哈喇子向前围拢。

    “咕咕”突然间,巨蛙发出咆哮厉吼,顿时震慑住馋嘴的家伙们,因为巨蛙老大想吃独食,其余的怪蛙都是敢怒不敢言。

    “叽叽叽”碧绿小鳖在地上尖叫着,俱都翻滚身躯拼命挣扎,那巨蛙可不管三七二十一,呼的穿过去,张嘴咬住其中一只,“咔嚓!”硬生生咬了个粉碎。

    这些巨蛙可不比普通货色,全都长着獠牙利齿,咀嚼碧绿小鳖的躯体轻而易举。

    眼看着自己的同伴遭了毒手,其余的小鳖俱都浑身发抖。

    可就在此时,绿洲水源内哗啦声迅速响起,一个硕大的巨鳖颅首赫然钻出了水面。这巨鳖体型硕大,几乎和蛙首领一般无二,此刻看见自己的孩子惨遭毒手,顿时把它气得目眦欲裂。

    “嗷呜”说时迟,那时快,愤怒的上古木玄鳖扑出水面登陆,转瞬间喷出一口碧绿水箭,“嘭!”这道攻击不偏不倚正好击中怪蛙身躯,打得这家伙“腾腾腾”接连退了好几步。

    别看诡异怪蛙吞吃小鳖时凶相毕现,可是面对成年的木玄鳖,这家伙未必能占上风,只因为它自己已经完全邪化,体内的邪气遭到对方联合木灵、水灵两种气息攻击,吃亏不小。

    “咕咕咕”吃了一招之后,低吼的怪蛙首领知道硬拼蛮打自己讨不到好处,于是昂首咆哮一声,身后的蛙群立刻呱呱叫着围拢而上,企图以多欺少。

    那只巨大的木玄鳖见状,立刻发出只有子嗣血裔才能听见的讯号,命令孩子们赶紧撤退,小鳖们听见声音,一个个挣扎着窜进水里,迅速游进水底孔洞隐身不见。

    “呼嗤嗤嗤”木玄鳖一鼓作气喷出十余道碧绿水箭阻挡来袭怪蛙,可是这群家伙挟裹铺天盖地之势,越聚越多,巨鳖虽然有些能耐,无奈体内灵气即将告彀,它情急之下立刻缩身向水边退走。

    “呱咕”一声咆哮赫然响起,那只狡猾的怪蛙首领终于出手偷袭了。

    “呼”倏地高高跃起,这怪蛙故技重施,以泰山压顶之势将身躯压向对方,木玄鳖只顾着退让躲避蛙群,却没料到对方来这一手,“嘭!”巨响声陡起,这异兽竟然被怪蛙死死压在了身下。

    “嗷呜嗷呜!”拼命挣扎的巨鳖不停嘶吼叫嚷,试图震开对方,可是这怪蛙重逾千斤,一时之间居然让它无法动弹。

    “咕咕呱呱”与此同时,群蛙亢奋之极,一个个窜蹦跳跃而上,咬住这只木玄鳖在甲壳外的皮肉用力撕扯,“嗤啦、嗤啦!”转瞬间就让它伤痕累累了。

    “嚯,真是来得早,不如来得起巧!”此时此刻,不远处疾奔过来一人,身边有大伥鬼魂影,头顶有玄翎花飞舞萦绕,正是关横急匆匆掠到此处。

    “好端端一只巨鳖,岂能让你们邪化畜生弄死,大伥鬼、花,立刻赶散这群家伙。”关横的呼喊声甫一响起,一鬼一禽顿时向前猛冲而去。

    “呼呼呼砰砰砰!”铺天盖地的挟风鬼拳蓄劲猛砸,打得群蛙暴叫逃窜。

    玄翎花呱叫一声,倏地亮出锐利双爪落在几只硕大怪蛙背脊上,“嗤啦、嗤啦!”挟裹原火劲的利爪顷刻就把对方撕碎。

    “呱呱?!”正压住木玄鳖不让对方动弹的怪蛙看见来了几个不速之客,顿时气得它不住咆哮,可要是现在去攻击大伥鬼和花,自己好不容易制住木玄鳖就会脱困,让怪蛙不由得左右为难。

    “喂,看这里!”说时迟,那时快,十余丈外的关横陡忽一声呼喊,那怪蛙骤感不对,紧接着,空中的陡忽传来嗤的一声轻响,关横掌中似雪弓顿时放出一支径直飙向怪蛙的灵气之箭。

    “噗!”箭镞锋矢咬肉的声音赫然响起,这只怪蛙首领小腹中箭飙红,顿时疼得它发出一声惨吼:“呱咕”

    这下倒好,两只巨兽玄鳖、怪蛙一起在原地剧烈颤抖挣扎,那绿洲周围的地壳似乎极不稳定,就只听“咔咧咧”暴响声不断响起此起彼伏。

    刚刚跑到附近的关横心中意识到不好,嘴里不由自主大叫道:“地面要塌陷了?!”

    “轰隆”电光火石间,木玄鳖、怪蛙和关横同时朝着塌陷的地底陷落而去。

    “咕咕咕”“嗷嗷嗷”见此情景,玄翎花和大伥鬼顿时凛然大惊,在低吼声中马上疾追了下去。

    “呼呼呼”耳边风声甚劲,可是下坠的关横倒不紧张。

    “猎獬,立刻用金网兜住我。”关横倏地呼喊道:“婴白鬼你抓住金网边缘,召唤大伥鬼一起用力往上拽。”

    他的话音甫落,对方立刻飞出来照做,“唰唰唰!”金网霎时间撑住关横的身躯,婴白鬼、大伥鬼,甚至还有跟着下来的花全都扯着金网边缘拽动,终于遏止了关横下坠之势。

    “好,就是这样……”知道自己现在已经安全,关横刚松了一口气,却突然听到身下传来“扑通、扑通”两声巨响,原来木玄鳖和怪蛙都已经掉进了沙漠地下水源,想来那两个家伙也没什么大碍。

    “那只邪气怪蛙中了我一箭,只是没击中要害,一时半刻死不了,可能还会对木玄鳖不利,下去看看。”

    他说完这句话,一禽二鬼立刻拽着金网向下落去,与此同时,猎獬在关横的耳边说道:“喂,你刚才说的可是‘上古木玄鳖’?”

    “对呀,玄翎花它们发现绿洲这里有木玄鳖踪迹,所以我来瞧瞧。”

    猎獬听他这么一说,立刻继续言道:“这种上古异兽素来与世无争没什么强敌侵扰,不过只有一种叫做‘天邪凝血蛙’的家伙,很喜欢捕食木玄鳖。”

    “那就没错了,刚才的怪蛙八成就是。”此时此刻,金网兜着关横落在一块平坦巨石上面,旁边就是哗啦作响,湍急的地下河。

    “没想到大西漠的地下水源还挺丰富的。”看了看附近岩石上遗留的血迹,关横说道:“嗯,听声音,那两个家伙应该是掉进了水里被顺势冲走了,咱们往前找找,对了……”

    他扭头对身边的花说道:“这荒漠的地下区域不算宽阔,你也不容易飞起来,还是去坑洞顶端等我们,等离开的时候,我会招呼你的。”

    “咕咕。”玄翎花知道关横说得有理,微微颌首之后,立刻振翅摇翎朝着上方飞去。

    ……

    少时片刻之后,关横和二鬼、猎獬来到了一处地下河湍急弯道。他的神情微微一愕:“呃,怎么到这里就没路了?”

    就在刹那间,这水中骤忽窜起一条古怪黑鱼,它的目标,是距离关横前方数丈之遥一块岩石,那上面有个摇摇晃晃爬行的小东西。

    “咔嚓!”张开血盆大口的黑鱼瞬间咬住对方,就要顺势缩回水里去,猎獬突然叫道:“好像是一只碧绿小鳖。”

    “那必须得救回来。”关横的话音甫落,大伥鬼已经疾飞过去。

    “嘭!”迅猛一拳狠狠打中鱼鳃,这黑鱼吃疼之下登时张嘴松开了小鳖,大伥鬼顺势接住小鳖,黑鱼噗通落回了水里,气愤之下对着关横这边不住摇晃鱼尾,表示强烈不满。

    “哈哈哈,不好意思,夺走了你的美餐,最近流行吃素,你还是去啃水草吧。”关横长笑一声,那黑鱼也是白白着急没辙,只好带着几分悻悻潜游而去。

    “来,让我看看这小家伙。”对着大伥鬼勾勾手指,对方立刻把碧绿小鳖放在关横掌心。还没等关横反应过来,这家伙竟然张开小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咬住了他的拇指:“啪。”

    “哎呦,你个小忘八淡,忘恩负义!”关横疼得一呲牙,顿时骂道:“本少爷白白救你一次,竟然敢咬我,快松开。”

    可是这小鳖似乎是受了很严重的惊吓,哆哆嗦嗦就是不肯松嘴,旁边的大伥鬼和婴白鬼一着急,就想挥拳打死小鳖。

    关横立刻阻拦道:“等等,没必要杀了它……”

    猎獬此刻对那小家伙说道:“喂喂,刚才可是我们把你从黑鱼嘴里救出来的,你可不能恩将仇报,快把嘴松开。”听了猎獬的话,对方颤晃着身子,还是不肯松开咬住关横拇指的嘴。

    “难道真的像传说中的那样,这鳖咬住了手指,就算断头都不会松开?”关横心里胡思乱想,其实他的力量不弱,对方身小力怯,咬住自己也不算太疼,可这模样实在是有些难看。

    就在此时,关横肩头的句芒剑微微颤晃,古桑女的灵体倏地浮现了出来。

    “呃呃呃……”伸了个懒腰,她才嘀咕道:“昨晚和柏翁老爷爷聊了一阵,到后半夜才睡,困死了,关横,你为什么吵闹?咦,这是什么呀?”

    此时此刻,古桑女才看见被小鳖咬住手指的关横在瞪着自己,她顿时大笑了起来:“哈哈哈,你、你竟然被一个小家伙给咬了,哈哈哈”

    “喂喂,笑够了没有?大家朋友一场,你别光顾着幸灾乐祸,想想办法让这小鳖松开我呀。”

    “你这个大傻瓜,难道没注意这鳖娃娃身上散发着水灵、木灵两种气息?”听了关横的话,古桑女说道:“这些东西你自己身上有的是,给它输送一些,让小鳖恢复平静,它一定会听你的话松开的。”

    “呃?!可恶,当真是灯下黑,没注意到这件事。”关横此时老脸一红,立刻把水、木两种灵息灌注进了小鳖体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