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984章 鬼眼妖藤
    “噌噌噌唰唰唰”十几个魇化盟杀手脚下生风,没命的向前逃窜,他们身后正是尸马和犟驼二兽,这俩家伙好不得意,把对方撵得抱头鼠窜、叫苦不迭。

    原来刚才关横等人穿过前殿侧面的长廊,恰在此时看见那群杀手从远处奔来,双方自然没什么好说的,立刻动手。

    关横、若桃迅疾如风的在对方周围一转,顿时劈翻了四、五个小卒子。

    其余的家伙见状差点没吓尿了,只好扭身逃命,若桃原本想过去三下五除二把对方全宰光,关横却拽住她的胳膊说道:“笨蛋,有这群家伙带路,咱们就轻松多了,不要急着杀。”

    “是是,公子说得对极了。”若桃的话音甫落,关横便笑着扬声道:“但是也不能让这些家伙闲着,尸马、犟驼,给我撵着他们跑。”

    他这一声令下,才有了现在前面杀手豁出命奔逃,二兽在后面嚎叫追赶的一幕。

    “啊哈哈,这群家伙,真是活该!”小黑在旁边抚掌大笑,关横说道:“别光顾笑了,咱们也不能把人跟丢了,快走吧。”

    ……

    另一边,中殿的密室内,古稀老妪霍岚正焦急地走来走去。

    “可恶,霍成那个蠢东西到现在还不回来,估计已经凶多吉少了。”霍岚可不是心疼自己兄弟的死活,她是可惜给了对方那一批巨大妖虫也赔了进去。

    “不行,多在这白蔼山三重殿停留一刻,我心里始终觉得不安,必须赶紧走,不过在那之前……”霍岚此刻迈步走到密室角落的墙壁前面,而后用自己掌中铜杖狠狠敲在了上面:“咣、咚咚咚”

    一连串响声过后,这墙壁陡忽左右两分,里面显出一个狭窄铜门,霍岚拉动门上铜环,用力开启这扇门,随即迈大步走了进去。

    可是她没想到的是,密室窗外正有一个家伙往里面偷瞧,此人浑身都被散发着邪气的古怪藤条包裹,他嘴里低声咒骂道:“这个死老太婆,竟然藏着一手,果然来年我都瞒住了。”

    这个家伙,赫然是刚才在地洞里被古怪藤条缠住的霍成。

    缠住霍成的东西,是地下栖息的一种怪物,叫做“鬼眼藤”,在很久以前,霍成用自己的鲜血饲养过这种半妖兽、半植物的东西,后来嫌它没什么实际作用就将其扔掉了,万万没想到,这鬼眼藤在地下茁壮成长了起来。

    就在刚才,鬼眼藤捕捉到了慌忙逃命的霍成,本想将其血液吸尽,成为自己的养分,谁料想,一沾到霍成的血,这妖藤反被其制服。

    原来,以前霍成用血液喂食过此藤,如今那些血之精华早就成了鬼眼藤的核心部分,它就等同于霍成的分身一样,自然不会自相残杀。

    植物与人稍作沟通,这老东西惊喜的发现,鬼眼藤的分枝躯体早就已经遍布整座白蔼山的山腹,他想去任何地方,只要心念一动,那里的妖藤就会立即钻洞出来,带着他迅速前往,方便之极。

    “姐姐啊姐姐,若是你背着我这个兄弟私藏宝贝,那也太不地道了。”

    站在窗外的霍成全身缠着藤条,显得人不人、鬼不鬼,可是周身煞气比往昔飙升了数倍,他嘴里喃喃自语着推门而入,而后冷笑道:“好,那我也跟去看看,你要是念着姐弟情分,把宝贝双手奉上,我说不定会饶你不死。”

    ……

    另一边,跟着杀手们来到中殿大门前,关横终于示意犟驼、尸马和六伥鬼同时出手杀贼,将那些人宰了。

    “呼,这中殿的入口还真是隐秘,要是没人带路,估计不好找到。”

    听了小黑的话,关横呵呵一笑:“说的也是,咱们……”他刚要继续往下说,中殿内陡忽窜出一阵轰隆巨响,而后有两道人影就在里面打了起来,起伏错落,好不激烈。

    “咦,是那个老东西,还有一个老太婆……”若桃说道:“那个会不会就是中殿的魇化盟长老霍岚?”

    “哼,八成就是她。”关横笑了笑:“不知为什么,这两个会打起来,咱们先瞧瞧。”

    卿凰和小黑突然同时说道:“喂,大家看,这两个人长得有几分相似,难道说,是亲戚吗?”

    他们的话音甫落,霍成突然晃动双臂,两条狭长的长藤顿时“唰唰唰”挟风抽了过去,“噼啪!”下一刻霍岚肩头中招,顿时被打得皮开肉绽。

    “哎呦,霍成,你这个畜生,连亲姐姐都打,还是人吗?”

    听到对方呼疼叫嚷,霍成冷笑道:“姐姐?霍岚呀霍岚,你现在知道我是你兄弟了?以前对我颐指气使、非打即骂的时候,你哪里当我是你兄弟?识相的话,赶紧把手里的‘宝贝’给我,不然今天让你死的很难看!”

    “畜生,想要老娘的东西,你真是做梦,去死吧!”

    说时迟,那时快,恼羞成怒的霍岚突然张嘴一喷,吐出大量挟裹邪气的毒雾,这老妪常年以毒虫为食,体内早就蕴藏了无数剧毒物质,再加上邪气附着,犀利无比。

    “呼呼呼”这股毒雾顺风席卷霍成全身上下,见到其势凶猛异常,他也是凛然大惊:“死老太婆真有两下子,可恶,看我怎么破你!”

    “唰唰唰嗖嗖嗖”眨眼之间,霍成双臂变成古藤模样,在空中旋舞狂甩,形成一股飓风,要将毒雾尽数吹散。

    “哼,休想得逞。”霍岚瞧出对方的心思,当然不会让他如愿,顿时朝着霍成这边抖手疾甩:“唰嗤嗤嗤”

    这老太婆昼夜与毒物为伍,一出手果然都是毒蜘蛛、青蛇、毒蟾之类的东西,从袖子里疾窜而出,不偏不倚落了霍成一脸一身。

    “叽叽叽”

    “嘶嘶嘶”尖鸣声陡起,大量毒虫上下窜行攀爬,疯狂抓挠、噬咬老头的头脸脖颈,疼得他哇呀呀暴叫。

    可是此时,霍成两手的长藤再次狠命抽中自己姐姐的身躯,“唰啪啪啪嗤啦!”老妪上半身的衣物应声碎裂,有个生锈的铜匣子当啷啷应声坠地。

    霍成两眼冒出贼光,顿时亢奋大叫道:“好,就是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