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963章 骜碌出手(第三更)
    “强敌?!哼,瞧你这副窝囊的德行,那些所谓强敌,肯定强不到哪里去。”

    骜碌语带不屑的说道:“阮竺小子,你对爷爷说句实话,是不是来这里假冒盟主的名义,想要私吞我的百孔邪心?你以为有了此物,自己就能反败为胜吗?”

    “呃……”阮竺万万没想到,这个骜碌比鬼还精,稍微一推测就料到了自己心中所想,不过他此时万万不敢说实话,只是不住地叩着响头,嘴里说道:“小的不敢、小的不敢。”

    骜碌看到这家伙吓得浑身颤抖体似筛糠,只是不住冷笑。“罢了,反正爷爷在这石城底部也待得腻味了,就去看看有什么强敌能让我打发时间吧。”

    他转念一想,随即又言道:“小子,我的百孔邪心就在墙壁的凹洞里收藏,你想拿,可以,不过别怪爷爷没提醒你,碰了此物,对你有害无益,去吧。”

    “是是,多谢爷爷成全。”阮竺此刻哪会相信骜碌的话,只当对方是在危言耸听,于是疾奔两步跑到墙壁附近,捧出了一颗散发浓郁邪气的“百孔邪心”。

    “呃……呃……这百孔邪心散发的气息真了不得,我只是吸了两下,伤势竟然好了大半。”

    阮竺心中大喜过望,自己小心翼翼的捧着邪心,那骜碌哈哈大笑道:“真是目光短浅之辈,哼,以后吃苦的时候有你受的,走,上去看看那些来犯之敌。”

    ……

    与此同时,关横他们已经来到了有阮竺坠落的深坑那个溶洞,见到他掌中的邪王晶石此刻不住颤晃,卿凰在旁边忍不住说道:“应该就是这里了吧?”

    “没错,这里的邪气逐渐浓郁……快看,这里还有妖蛇爬行过留下的痕迹,都是朝着那边延伸过去的。”

    关横说着一指前方不远的深坑,众人正要走过去的时候,猛听见附近一阵好似山崩地裂的剧烈晃动:“轰隆”

    “哗啦啦嗤嗤嗤”霎时间风声陡起,溶洞深坑周围土石飞迸四溅,关横一挥手,大伥鬼骤然间往前一拦,呼呼呼连出数十拳,将飞石尽数震成齑粉,连一粒灰尘也没碰到后面的众人。

    “哈哈哈阮竺,这就是你说的强敌?一群紫气小辈,不过是些废物而已。”

    “唰唰唰!”魂影疾晃,劲风涌动之时,骜碌裹着阮竺直接飞了出来。

    “咦,那个是……”关横双眼倏忽一眯,顿时看到了阮竺手里的东西。

    他心中倏地一动,脱口说道:“是百孔邪心!”

    “呃?!”眼见关横注意到自己手里之物,阮竺急忙把东西藏到了身后,他心说,眼前这个可是专杀魇化盟人物的活祖宗,不能轻易招惹。

    阮竺这家伙心里打定了主意,一旦骜碌和关横他们动起手来,自己即刻找路开溜,绝不能在这里停留!

    “可恶,区区邪物残魂,竟然敢说姑奶奶是废物?我剁了你。”若桃听见对面这个邪气徘徊的魂影大言不惭,气得她和谁也没商量,顿时怒吼一声就扑了过去。

    “喂……”关横本想提醒若桃小心,可是他转念一想:“让若桃试试这个家伙的斤两也好。”

    于是,关横就没有再出言阻拦,而是示意独角猎獬把周围能走动的缺口用金网全部堵死,不叫对方逃走就是了。

    “呀”说时迟,那时快,厉啸声陡起,若桃挥舞吞雷刃“唰唰唰”连斩三七二十一次,挟裹无匹劲风罩定骜碌魂影前后左右。

    对方冷哼一声:“哪里来的杂毛小鬼,竟然敢和骜碌爷爷动手,就让你知道天与地的差别。”这先代魇化盟之主果然有两把刷子,不慌不忙疾掠上前出手迎敌。

    只见他双爪屈指疾弹,竟然屡次格挡震开若桃的锋刃,“嗖当当当!”直溅得火星四迸。

    “可恶,杀!”若桃见到自己攻势徒劳无功,心生恼怒之下,双掌合握吞雷刃骤然狂斩急落,那锋刃表面与空气剧烈摩擦,登时燃起一股炽烈的原火劲,向着骜碌猛袭而去。

    “呃,这是什么火?好烫!”骜碌可没见过如此犀利的东西,瞬间被火劲气息,自己的双爪立时冒起黑烟,惊得这家伙仓惶后退。

    “哈哈,此物就是你们这些邪气杂碎的克星原火之力,你还说姑奶奶是废物,其实你自己才是废物渣滓!”若桃说完这句话,身后的小黑立刻大声赞道:“桃桃,说得对,赶紧收拾了这个垃圾吧。”

    “可恶,你们这些小畜生,不要太嚣张了,阮竺,你想去哪里?!”

    和若桃打斗以后,骜碌暗暗心惊,此时再一找阮竺,却发现对方抱着百孔邪心,正想要贴着岩壁边缘悄悄溜走,顿时气得骜碌七窍生烟:“我早知道你这小子不是个东西。”

    “唰!”说时迟,那时快,骜碌瞬间甩开和自己对峙的若桃,伸手一把扣住阮竺的臂膀:“你别想跑!”

    “我、我没想跑。”阮竺此时抱着百孔邪心,嘴里支支吾吾说道:“我只是怕自己影响到您和对方打斗,才想躲远一点,免得碍事。”

    “放屁!”骜碌气急败坏,甩手给了对方一记耳光,“啪!”他随即扼住对方脖颈吼道:“你为什么没说这些人会使用炼化邪气的火劲,是不是想害死爷爷?”

    “老家伙,你已经死了无数岁月啦,现在只是残魂而已。”阮竺心里不住咒骂,可嘴上却哆哆嗦嗦说道:“爷爷,息怒,是您没问我,不关我的事。”

    “小崽子,这回可被你害死了。”骜碌这家伙虽然狂妄自大,可也懂得万物相克的道理,他就算是在有肉身的全盛时期,也未必打得过有原火劲之威的众人,更何况现在只剩下一缕残魂。

    “哼,你们两个狗咬狗骨没完没了,我可不耐烦等下去。”

    此时此刻,关横冷笑一声,倏地弹动手指,七鬼挟裹劲风咆哮浮现,立刻吓得骜碌凛然大惊:“这臭小子竟然有鬼物帮助,那爷爷我岂不是大大的危险了吗?”

    “拿下这个老鬼和阮竺,本少爷要好好炮制他们。”关横的话甫一出口,群鬼顿时掠空扑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