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960章 慌不择路(第五更爆发)
    “呃?!”还没等对方明白是怎么回事,群鬼霎时间释放大量水灵气息,“哗哗哗”水声频繁响起,疾如骤雨,把那些沙鼋全部打得遍体湿透。

    “好,轮到我了。”这话一出口,卿凰笑嘻嘻的跨前一步,晃动掌中莲花奇刃释放大量极寒气息,“唰唰唰”转眼工夫就把几十只即将自爆的沙鼋冻成了冰坨,在原地骨碌碌打转。

    “哈哈哈,看见没有,你这些会自爆的玩意已经彻底没用了。”关横说罢一挥手:“六伥鬼,砸碎它们。”

    “呜呜呜”群鬼齐声咆哮,纷纷挟风急落,挥拳落爪,将那些冰坨子震成齑粉碎末。

    “啊?!我的沙鼋!!”要论起真本事,阮竺甚至比不上狄昊,他所倚仗逞凶之物就是邪爆沙鼋,如今这些东西在关横面前完全不起作用,只把他吓的魂飞魄散。

    “不行,快跑!”想到这里,阮竺用双掌狠命在地上一击:“嘭!”瞬息间,又有一只方圆过丈的巨大沙鼋出现,这是汇聚此人九成以上邪气制造出来的,在下一刻朝着关横他们晃身躯急扑而来。

    见此情景,关横不屑冷笑:“又玩这一招?六伥鬼,出手吧。”

    “唰唰唰噌噌噌”

    周围掠空疾舞之声此起彼伏接连不断,六伥鬼不断转圈,释放出大量水灵气息,把巨大沙鼋和它身下的土地变得泥泞不堪,卿凰用莲花奇刃散出极寒之气,再次将这东西彻底冻住。

    “臭小子,此仇不报,我阮竺誓不罢休。”可是这个时候,阮竺已经向着石城内部跑去。

    见此情景,关横叫道:“犟驼、尸马在外面留守,注意观察城内动静,看看有没有尚未肃清的残敌,全都杀了,其余的人跟我走,去追那家伙。”

    “不知道石城内部有没有‘百孔邪心’这类东西,有必要检查一下。”向前疾奔的同时,关横探手入怀取出那邪王晶石,此物果然在微微颤晃,应该是感到了石城内浓郁邪气的存在。

    旁边随行的卿凰扬声叫道:“快看,那家伙往左跑了。”

    “追”关横的话音甫落,已经和身边的人掠行而去,唯独小黑那丫头跑得气喘吁吁,她在后面没好气的叫道:“喂,你们就不能照顾我一下,跑得慢些吗?”

    ……

    与此同时,石城某处。阮竺趔趄着奔进一间破旧石屋,他心中暗忖:“以前和主人来过这里,我记得此处有个暗道……”

    “啊,机关在这里。”伸手一摸墙上凸起的缝隙,用力往里一摁,就只听“吱呀呀、咔嚓”一阵脆响,他面前的墙壁顿时左右两分,显出了一个黑漆漆的地下入口。

    “我这次除了邪王血堡,除了杀掉匡辉、狄昊,根本寸功未立,而且还把到手的吸邪拳甲也丢了,这要是被主人知道细情,我必死无疑。”

    阮竺一边往下面走,一边思忖:“对方既然攻到了这里,石城是保不住了,但这里暗藏的‘百孔邪心’是本盟至关重要的物品,现在我立刻将其回收,或是私藏,或是带回去给主人,总而言之,就靠这东西保住自己的小命了。”

    打定主意的时候,身后的入口处陡忽响起急促的脚步声,阮竺吓了一跳,不由得暗骂:“这些家伙追来的也太快了。”

    “暂时阻止他们一会,我拿到邪心之后才能安全撤离。”说时迟,那时快,阮竺倏地一挥手,两只核桃大小的沙鼋啪嗒落在身后通路上。

    下一刻,“轰轰轰哗啦!”沙鼋自爆的动静、土石坍塌的声音响成一片,关横的骂声也随即响起:“杀千刀的畜生,竟然把前面的路给震塌了。”

    若桃问道:“那现在怎么办?是不是另寻道路追踪过去……”

    “不用。”关横突然打断她的话,继续开言:“七鬼都可以控制五行土劲,让它们合力震开前方坍塌的土石,不费吹灰之力,咱们直接往下追吧。”

    ……

    另一边,阮竺仓惶如丧家之犬急急逃窜,一溜烟跑到地下通道的尽头。这里原先就是一个多年前魇化盟留下来的遗迹,由四通八达的暗道、各种大小不一、怪石嶙峋的溶洞构成,堪称巨大迷宫。

    迈着大步走到面前溶洞旁,阮竺不禁有些犹豫,以前和主人来这里的记忆早就模糊不清,这家伙竟然记不起百孔邪心埋藏的具体位置了。

    “该死,偏偏到了这个时候,我这脑子里一片混乱。”原本打算利用自己邪气凝聚的小沙鼋在周围几十个溶洞内探索一番,可是阮竺骤感身躯剧震,紧接着险些喷出一口老血。

    “糟了,刚才为了对付强敌,施展邪爆沙鼋的次数太多,我的邪气已经接近枯涸……”

    阮竺心里暗暗叫苦:“要是这样的话,何年何月才能找到百孔邪心的具体下落?”可就在下一刻,有个狭长的暗影已经悄悄欺近了他的背后不到数尺之遥。

    “嘶嘶嘶”

    对方一声尖鸣,倏地用身躯匝住了阮竺的脖颈,这家伙措不及防之下,根本来不及抵抗挣扎,定睛细瞧,原来是一只古怪的三瞳独角邪蟒,对方似乎太久没有吃过真正的血食了,抓到阮竺的瞬间,几乎高兴坏了。

    巨蟒暴现浑身堪比紫境的邪气,把阮竺身躯缠得不断发出脆响,“咯吱吱咯剌剌!”阮竺疼得双眼外突,面色青紫舌头拖得老长,想喊都出不了声。

    “可恶,不是你死就是我亡!”阮竺这家伙也是条疯狗,电光火石间,他做出了一个大胆举动,居然将自己的左臂倏地探进巨蟒之嘴,紧接着在它口内汇聚出一个沙鼋。

    “骨碌碌……”丁点大小的沙鼋登时滚进了三瞳独角邪蟒肚子里,瞬间自爆:“砰咣!”

    “噗嗤!”这倒霉巨蟒腹部爆开一个硕大窟窿孔洞,顿时狂喷红浆,身躯软倒在地,当场毙命。

    “呃呃……呃……”阮竺此时在地上连滚带爬,突然抱住蟒尸张嘴就咬了上去:“吭哧。”

    尸骸内的温热血浆、残余邪气,一股脑都被他吸收殆尽,这家伙竟然借此恢复了几分气力。

    “呼……我又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