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954章 荒漠噬岩蟹
    “没大没小的丫头,你也敢奚落我?讨打呀。”这句话甫一出口,关横扬起手作势欲打,吓得小黑赶紧策马跑到了卿凰、若桃中间,她嘴里还夸张叫道:“你们看,姐夫又欺负我了。”

    “阿横,不要总是去招惹小黑。”卿凰此时抚摸着怀里的小白猫说道:“要有点做兄长的样子嘛。”

    “嘁,反正在你眼里,有错的总是我。”关横小声嘀咕了一句,胯下的赤瞳犟驼突然叫了一声:“嗷呜。”

    “怎么了?!”虽说此时关横没有使用猎獬的金线分身听不懂兽语,可是在一起相处久了,犟驼想表达的意思他基本上都明白。

    关横在它示警之后,竖起耳朵聆听,立刻说道:“流沙域左侧,似乎有什么响动,听,已经传过来了。”

    他的话音刚落,众人就听见数十丈外轰隆作响、沙土飞扬四迸,声势极为浩荡,对方就是朝着关横他们这边径直而来。

    “六伥鬼,把土里那些家伙全都给我轰出来!”关横的呼喊声响起同时,数道魂影齐刷刷直冲而去,紧接着将各自的猛攻向地面击落:“砰轰轰轰”

    “叽叽叽”一连串惨叫声在下个瞬间突然响起。

    “嗖嗖嗖呼呼呼”被伥鬼们攻击以后,沙土内迅疾弹出不少圆滚滚、黑乎乎的东西,紧接着啪嗒落地,大家一看,原来是不少晃动双螯的巨蟹。

    “这是……荒漠噬岩蟹?!”关横身上有“识兽图腾”,自然认识天下大部分妖兽种类,对面的妖蟹自然也不例外。

    荒漠噬岩蟹习惯在大漠地底打洞,到处挖掘隧道,捕捉各种妖虫为食,不过听说以前鲜有直接攻击活人的例子,因为这些家伙胆子不大。

    关横双眼倏忽一眯,低声道:“大西漠虽然到处布满了邪气,不过这些妖蟹似乎没受到侵染,难道是因为栖息在地底的缘故?”

    “叽叽叽叽叽叽”他的话音甫落,那些被伥鬼们轰出沙土的荒漠噬岩蟹尖叫着翻身爬起,就想朝着远方逃遁。

    可是下一刻,骤变忽生!

    “嘟嘟嘟呜呜呜”转瞬之间,四周围突然响起一阵号角嗡鸣,那些妖蟹听了这个声音,陡忽浑身剧颤,继而一个个嘶吼尖叫,眼睛、甲壳从岩石灰色转为了妖异的赤红。

    “叽叽叽”一只最大的妖蟹嘶吼着扭转身躯,竟然不顾一切挥舞着双螯冲向关横。

    “我不去撩拨你,你这家伙送上门找死?!滚!”关横的话音甫落,飞起一脚踢在了对方身上,“嘭!”这一下力重千钧,顿时把硕大的妖蟹踢得翻滚倒飞,咣当一声摔在了自己的族群中间。

    “沙沙沙唰唰唰”节足摆动疾行之声频起,其余的妖蟹此时已经急冲围拢而上。

    “呼砰砰砰!”瞬间挥动吞雷刃震退数只妖蟹,若桃扬声叫道:“看来这些家伙是遭到号角声控制,这才发了疯似的进攻咱们。”

    “哈哈,那就看我的吧。”

    说时迟,那时快,卿凰取出竹笛放在唇边出来起来,这悠扬美妙的笛音瞬间传遍周围,荒漠噬岩蟹们原本都处于狂戾暴走状态,此刻闻听这声音,一个个浑身颤晃摇摆,已经再次停了下来。

    “古桑女,该你上了。”

    关横倏地一拍背后剑鞘,古桑女灵体立刻浮现而出,她轻忽前飘,正好骑上巨蜂,就只听“嗡嗡嗡”疾飞声响此起彼伏接连不断,巨蜂载着持续释放“软心榆花粉”的古桑女在空中兜了一大圈。

    那些花粉具有让凶戾狂躁的妖兽平静下来,变得老实的效用,“呼”此时顺风一吹,全被妖蟹吸收了。

    “扑通、咣当、啪嚓……”眨眼的工夫,吸了花粉的荒漠噬岩蟹就倒下一大片,或是闭眼大睡,或是颤巍巍原地打转,全都失去了战斗的能力。

    “可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数十丈外岩石后,两个手拿号角的魇化盟爪牙气得七窍生烟,其中一人低吼道:“怪事,平常这些驯熟的妖蟹一听见咱们的号角响起,都会疯狂杀戮,不停不歇,今天到底是怎么了?”

    “有些不对劲,你没看见对方有一个吹奏竹笛的白裙女子,她的低声一响,这些畜生妖蟹就全都软了。”另一人感觉不妙:“咱们还是赶紧撤吧,妖蟹不顶用,硬拼就更不是对手了。”

    “想走?我看你们往哪里跑!!”

    说时迟,那时快,关横的吼声响起,这俩小子吓得魂飞魄散,但是此刻逃命要紧,他们倏地晃身前纵,“唰唰!”不偏不倚落在了前方两只巨大妖蟹身上,嘴里狂吼吆喝:“快跑”

    “叽叽叽”妖蟹嘶鸣猛冲,居然驮着对方在瞬间挪移出去老远,关横他们追过来的时候,这两个家伙已经消失不见了。

    “可恶,跑得这么快?兔子成精啊?”若桃见到没能抓住地方,气得晃动吞雷刃低吼不止。

    关横却笑道:“没关系,料想那两个不过是杂鱼而已,再说,之前不是听孙杉介绍过吗?这流沙域只有一个魇化盟的石城,对方肯定是逃向那里,咱们追过去便是。”

    “嗯嗯,公子说的有道理,那咱赶紧动身吧,我的吞雷刃都饥渴难耐了。”听到若桃的话,小黑夸张的说道:“哇呀,桃桃好暴力,真吓人。”

    若桃没好气的开口道:“你胡说,我平常不知道多温柔,只是在砍坏蛋的时候稍微凶那么一点点。”

    “好啦,你们每个都少说一句。”卿凰笑嘻嘻的说道:“看看,都把打盹的小白吵醒了。”

    “哎呦,让我抱抱。”

    “你刚才都抱了半个时辰了,已经轮到我啦。”三女此时为了谁抱小白猫争执了起来,关横的耳朵嗡嗡作响,他急忙对犟驼低呼道:“快快,带着我往前跑一段,真是受不了她们。”

    “嗷呜”犟驼幸灾乐祸地叫了一声,随即撒欢似的疾驰了起来,转瞬之间就把后面的人甩出老远。

    “等等。”就在这时,关横伸手一拍对方的脑门,他嘴里嘀咕道:“这里是什么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