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921章 生擒(第一更)
    “吁吁吁”为首的骑士首领见到关横和巨虎,心中凛然大惊,他立刻开口喝问道:“喂,你是什么人?”

    “嘿,竟然抢先提问,我凭什么要告诉你?”关横倒背双手,乜斜对方微微冷笑:“我看你们这些家伙,应该是魇化盟的人吧?”

    “可恶,是又怎么样?诸位,盟主有令,凡是私自闯入大西漠的家伙,一律格杀勿论,上”

    魇化盟的杀手首领倏地纵落下马,拽出背上一杆短戟朝着关横急扫而去:“呼”

    “一起上啊。”众杀手瞬间翻身下马各自亮出兵刃,可是关横骤忽出手攥住首领的戟杆,嘴里说道:“吞鬼虎、婴白鬼,杀,不留活口!”

    “嗷呜!!”听到关横发出命令,吞鬼虎在咆哮声中倏地弓身疾窜,“唰!”不偏不倚落在杀手们中间。

    “呼嚓嚓!”锋利前爪左右开弓猛然拍向两个杀手,这俩家伙还有些不服气,顿时释放全身邪气,想要硬抗攻击,谁知道巨虎身躯微颤,周身皮毛立刻张开无数瞳孔般的花纹,迸现破邪瞳力。

    “哇啊啊”惨叫声陡起,两个杀手只觉得全身栗抖,痛苦不堪。

    挟风虎爪间不容隙,在下一瞬噗嗤贯穿二人心坎,掏出两颗已经污秽不堪的黑心。

    “扑通、扑通。”尸身栽倒的同时,婴白鬼骤然掠空而来,“呀啊啊”两个杀手突然就地翻滚抖手甩出粗长铜锁链,“呼呼!”挟裹劲风恶狠狠打向对方魂体。

    这俩家伙心中暗道:“锁链是魇化盟专门研制出来,可以挟裹邪气攻击鬼物的特殊兵器,这小鬼要倒霉了。”

    “吱吱吱”谁知道婴白鬼尖啸一声,面对两条灌风袭来的长索毫不畏惧,下个瞬间陡忽伸出双手,“啪啪!”声音响起的同时,已经攥住了狭长锁链的一端。

    “呃?!”那两个杀手还没反应过来,婴白鬼的原火劲顿时就把锁链烧得通红,他们顿时感到掌心暴烫,哎呀惨叫一声就想赶紧撒手,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呼唰唰唰!”烧红的锁链反而在瞬息间在两个倒霉蛋脖颈上连匝数圈,婴白鬼顺势一扯,“噗呲、噗呲!”一双脑壳顿时飙红飞上半空。

    “嗷呜”吞鬼虎的咆哮声在下一刻响起,“砰砰砰!”杀手躯体被撞飞的声音此起彼伏,看得那个首领瞠目结舌,冷汗频出。

    此时此刻,关横冷笑着顺势一夺,对方的短戟顿时撒手,一双掌心的皮肉转瞬被蹭得血肉模糊。

    “呃啊啊啊”这家伙疼得目眦欲裂,立刻发出一声惨叫,“腾腾腾”连退了好几步,他面带仓惶叫道:“我知道了,你、你们是专门和本盟做对的那一行人!”

    “算你说对了,只可惜没奖。”这个时候,关横没忙着追杀对方,而是好整以暇的用手掂了掂短戟,随即说道:“也就是你这种废物,才会使这样的垃圾兵器。”

    说罢,他用手一撅一拧,这精铜打造的短戟顿时变成了麻花状。

    “魇化盟的渣滓倚仗邪气残害世人,像你们这种败类,本少爷从来不会放过一个,说出你前来恨灵古城的目的,我给你一个痛快的死法,要不然,就让你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

    关横的言语充满轻蔑,对方顿时觉得羞愤难当。

    杀手首领倏然大吼一声:“有本事就杀了我,老子绝不会告诉你任何事情,呃啊啊啊”

    下一刻,这家伙身上邪气迅猛爆发在周围数丈席卷成涡流,与此同时,他的头顶“唰唰唰”作响,原来是汇聚出一个本源邪魇虚影。

    “不借助邪化妖珠或是兽心的帮助,就可以衍生本源魔魇?像你这种家伙更不能留。”

    说时迟,那时快,关横身形甫动顿时化为一道疾影,转瞬挪移到对方近前,这家伙看到强敌袭来,顿时用挟裹魔魇之影的重拳直捣关横心坎。

    “嘭!”关横的拳头释放五行灵力,霎时震散对方臂膀上的邪气,这家伙惨嚎一声,顿时向后倒退。

    见此情景,关横猛然疾伸一只手,“啪!”五指如钩扣住对方肩头:“别走啊,我还没打够呢。”

    这句话甫一出口,他的重拳就已经接二连三捣中对方头脸、前心、小腹和肋下,直打得此人浑身都是血洞窟窿,哼都没哼一声,扑通栽倒在地。

    婴白鬼见机极快,顺手扔出一团原火劲,“呼轰!”顿时把残尸燃烧殆尽。

    “哒哒哒哒哒哒”就在此时,有一匹马飞驰而来,原来是这群杀手的同伴,姗姗来迟的最后一人。

    “蒙护法?!”眼见自己的首领被杀,骑马的小子吓得魂飞魄散,他哪里敢和关横他们动手,立刻调转马头就要开溜。

    “既然到此,就不要走了。”关横一挥手说道:“吞鬼虎,拿下他。”

    “嗷呜”巨虎晃彪躯,在咆哮声中疾掠而去,下一刻已经追到马前,“呼”的一声挥爪急落,将对方坐骑的脑壳拍了个粉碎:“啪嚓!”

    “噗嗤,哗”红白之物顿时洒了一地,那个倒霉蛋被吞鬼虎一巴掌拍在背脊上,顿时打折了几根肋骨,大口喷出血来,这还是巨虎手下留情了,因为关横说过要生擒的缘故。

    ……

    少时片刻之后,恨灵古城大门附近,关横、卿凰、若桃和小黑都在场,那个被生擒的俘虏显然是个胆小之辈,大家审问他不费吹灰之力。

    “小的、小的是从火漠荒丘地宫来的,那里的统领于挚,是、是于佰的兄长。”

    此人结结巴巴说道:“于佰昨天兼程赶到火漠荒丘,想让兄长为自己向盟主求情宽恕,可是我们统领一向自私,不肯答应,最后于佰说了一些想要和他‘同归于尽’的狠话,而后扬长而去。”

    言到此处,这家伙稍微顿了顿,这才继续说:“统领有些不放心,似乎是顾忌于佰会做出过激举动,就派我们过来探查,要是于佰敢轻举妄动,就赶紧回去通知他。”

    闻听此言,关横冷冷道:“哼,亲兄弟都要互相防备到如此地步,都不是好东西。”

    【第一更,大家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