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919章 钉灵漠鬼
    “来喽”独角猎獬一声嘶吼,顿时化为无数金线,继而编织成疏而不漏、铺天盖地之势的金网,“呼!”劲风响起的一刻,罩住了九成以上的小鬼物。

    “叽叽叽”这些小鬼被困住以后,嘶吼尖叫拼命挣扎,却是毫无用处。

    “噌噌噌”下个瞬间,婴白鬼的疾影在空中犹如疾电窜闪,“砰砰砰!”出手之间硬生生打碎了那些漏网小鬼的魂体。

    “可恶,你们竟然……”不远处漂浮的钉灵漠鬼看到自己那些手下全无半点用处,气得七窍生烟,可就在此时,关横倏忽摘下似雪弓,凌天箭锋矢闪耀寒光,已经遥遥瞄准对方了。

    “糟糕,此箭无法硬抗,我必须躲……”对方这个念头刚刚泛起,关横的箭镞锋矢就已经弓弦急颤时掠空飙出,嗤的一声直扑恶鬼魂体。

    “呃啊啊啊”眼见避无可避,钉灵漠鬼硬着头皮,瞬间汇聚自己全身力量,这家伙堪比紫气顶峰之境,但也没有十足把握挡住箭矢,只能豁尽全力一试。

    蓄足全部鬼气的拳劲霎时硬撼凌天箭正面一击,“轰砰!”暴响声中,钉灵漠鬼的手臂全面粉碎崩溃!

    “噗!”这一箭余势未减,骤忽钉进恶鬼魂体正面,硬生生把它固定在了对面岩壁上。

    “呃啊啊”对方惨号声陡然响起,关横双眼倏忽一眯,立刻对迫不及待扑过去的婴白鬼叫道:“你去对付它吧,记住,要不断削弱这厮的魂体,尽量生擒!”

    “吱吱吱”婴白鬼一声尖啸权作回答,转瞬来到钉灵漠鬼近前,那家伙被箭矢固定在岩壁上,因为五行灵力爆发,让它一时之间挣扎不开,顿时吃了大亏。

    “呼砰砰砰砰!”双方瞬间狂挥鬼拳,硬碰硬撼,暴响之声接连不断此起彼伏。

    “嗤!”说时迟,那时快,婴白鬼蓄足原火劲的一拳以撕裂空气的速度悍然轰落,“咣!”正和钉灵漠鬼单拳独臂碰在一起,“咔嚓、啪啪啪!”对方胳膊立时粉碎,这下子两只手全废了。

    “呃啊啊啊”暴吼一声,钉灵漠鬼情急拼命,它的额头上闪电般窜出无数钉子般的锋锐尖刺,随即狠狠撞向婴白鬼正面。

    婴白鬼毫不示弱,一鼓作气连轰数十拳,“嘭嘭嘭嘭!”间不容隙全部落在了对方颅首上。

    “呀啊!”剧痛狂袭魂体每一寸地方,钉灵漠鬼伤了,伤得无法忍受再次爆发惨嚎。

    卿凰此刻提醒道:“阿横,我看那家伙被消耗的差不多了,是不是……”

    “好,就是现在。”关横在下一刻扬声叫道:“婴白鬼,用原火劲再给它一拳,猎獬,金网生擒。”

    猎獬答应道:“明白。”

    婴白鬼倏地出拳,不轻不重打在了对方身上,钉灵漠鬼在尖叫声中陡然疾缩魂影,转瞬变到了拳头大小。

    “看我的。”电光火石间,猎獬抖擞威风释放金网,立刻将钉灵漠鬼魂体擒拿,随即拎到了关横他们面前。

    “啪。”关横五指微曲合拢,把对方捏在手中,他指尖的原火劲轻轻释放,烫得恶鬼魂体马上尖叫一声:“呃,饶了我吧,只要不再折磨我,一切都好说啊。”

    “现在知道说软话了?早先做何必这么凶呢?”关横冷笑道:“好,不想吃苦头的话,最好把自己的来历说一遍,你要是有所隐瞒,我立刻就捏爆你的魂体,别以为本少爷是在开玩笑。”

    “是是是,早知道阁下如此厉害,我也不会泛起动手的念头,说起来都怪我自己不好……”言语中的谦卑怯意越来越重,这钉灵漠鬼此时有些犹豫的问道:“不知、不知阁下和魇化盟是什么关系?”

    “呵呵,连你这鬼物都知道魇化盟的事情?”关横微微一笑:“我也不怕告诉你,咱是魇化盟那群杂碎的死对头,他们遇到我,就连逃命的机会都没有,全部都要死!”

    “呃?!此话当真?”闻听此言,钉灵漠鬼失声叫道:“早知道你是他们的敌人,那我还和你们动什么手?大家就不用打了,我也对这群家伙恨之入骨。”

    接着,钉灵漠鬼就把自己的来历,以及和魇化盟仇怨始末说了一遍。

    千百年前,大西漠上有个神秘的种族,说是人类,这些家伙却拥有鬼物一般可以幻化无形的本事,说他们是鬼物,这族群之人也有血肉之躯。

    据说,他们从不知名的异域漂泊而来,很久之前便扎根在大西漠的尽头,建立了一座西漠堡,这群人自称“钉灵漠族”。

    钉灵漠族,人人骁勇善战,喜好杀戮,常在大漠中与恶兽搏斗,剥皮啖肉,茹毛饮血,原本这一族过得好好的,却因为惹上了魇化盟,竟然惨遭灭族之祸。

    魇化盟在大西漠的势力,遍布每一处角落,自然也延伸到了“西漠堡”附近,对方看上了此处得天独厚的优点,打算抢夺作为自己的窝巢。

    自己的家园受到侵略,脾气暴躁、性如烈火的钉灵漠族人当然不肯轻易就范,他们举全族之力拼命抵抗。

    决战之初,依仗着悍不畏死的进攻、可以化为无形之体的便利,钉灵漠族竟然一时占了上风,杀灭不少魇化盟爪牙。

    可接下来,对方的执事护法疯狂出手,竟然将数百人的钉灵漠族勇士全部虐杀,鲜血直接染红了大漠。

    最后,钉灵漠族全军覆没,一个活着的都没剩下,他们的族长被生擒以后下场更惨,受尽剥皮剜心等诸般酷刑以后,便不知所踪了。

    而原来的西漠堡,也被改建成了魇化盟的大本营邪王血堡。

    “其实,我就是钉灵漠族的族长,因为本身异能的关系,魇化盟那群家伙剜走了我的心,制成了一种特殊的锁匙,用来开启邪王血堡某些暗道暗门,他们还用我的皮做成了一面大鼓,搁在了血堡门前,昼夜都要敲动。”

    钉灵漠鬼此时恨恨的说道:“在临死前的一刻,我突然有了突破感悟,在瞬间凝聚出自己的魂体,原本想要逃跑,再图报仇大计,没想到却被对方的盟主抓住,扔在了这个岩洞里,一直到了今天。”

    【第四更,大家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o′|┛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