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914章 晚宴恶战
    闻听此言,瘦子带着一脸感激涕零躬身说道:“多谢大人的厚爱,小的肝脑涂地,粉身碎骨也难报答。”

    “好了,只要按照我的吩咐行事,以后少不了你的好处,记住,这就是你和屋里那些人的‘区别’。”

    扁烛说完这句话,故作亲昵的拍了拍对方肩头:“于佰这个时候大概也快酒醒了,我去看看他,晚上的事你一定要把握好机会,明白了吗?”

    “是,小的谨遵大人吩咐。”瘦子此时觉得对方已经把自己当成心腹,心中好不欢喜,立刻转身而去。

    扁烛看到他进了厨房,嘴角上翘微微冷笑自语:“这才叫御下之术,于佰,你一味好杀,只会让自己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今天晚上,就是你的死期了。”

    ……

    时间过得飞快,眨眼就到了傍晚。

    此时此刻,于佰住所的客厅内,仆从、护卫已经开始把大量美味佳肴捧了进来,眨眼工夫,杯盘罗列,已经堆满了桌案。

    “扁兄,来来,尝尝这妖熊掌,味道不错呢。”

    胖子于佰一边山吃海喝,一边劝着对方进食,他说道:“嘿,老子现在也想通了,天塌下来当被子盖,什么也不在乎了,明天,我就和你一起返回邪王血堡领罪吧。”

    “哦?于兄已经决定了?”扁烛心中微微一动。

    “当然,最近我感到自己体内的邪气突破在意,估计要不了一两天,就能进化成真正的邪魇族人。”

    于佰哈哈大笑道:“到时候,主人未必会杀了我,因为完全邪化的魇化盟成员,除了护法、执事以外还是很罕见的,我不求保住城主之位,留住一条命总可以吧。”

    “那是、那是,于兄天纵奇才,主人肯定会对你大大重用的。”

    扁烛嘴里说得好听,心中却恨得牙痒痒:“杀千刀的于佰,你要是平安到了邪王血堡,老子这一趟不就白辛苦了吗?想去讨好主人,做梦,今天晚上,就是你的死期。”

    就在此时,屋外陡忽传来一阵阵扑鼻香气,胖子于佰这个老饕顿时大叫道:“好极了,是烤全驼的香味,哈哈哈,老子一旦离开这恨灵古城,如此美味就吃不到喽。”

    说罢,这家伙便扯着嗓子连声催促:“快快,赶紧端上来。”

    “来喽。”说时迟,那时快,六个护卫抬着丈余宽的巨大铜盘,嘴里喊着“嗨呦嗨呦”大步走进了房间,这托盘上,是一整只热气腾腾、烤熟的西漠单峰驼。

    说是烤熟了,其实也不尽然,因为于佰这家伙好吃个半生不熟的烤肉,所以这全驼表面有不少殷红的血筋,让人看着颇为触目惊心。

    “嚓!”有人用短刃削下一大块烤肉,捧到于佰面前,这家伙一脸馋涎欲滴的模样,正要张口大嚼的时候,突然又将烤肉放下了。

    他咧嘴笑道:“哈哈哈,说起来真是失礼,忘了这里还有客人,扁兄,这第一块烤肉,应该向敬你,来人,赶紧给扁烛大人切一块送过去。”

    闻听此言,在场的几个护卫和扁烛心中顿时咯噔一下,扁烛不由得有些紧张,他想:“这烤全驼的肉里加了不少‘料’,要是吃下去,我还还不得肠穿肚烂?!”

    可是在这一刻,没有人敢违拗于佰的意思,那样的话,只会因为他的怀疑,扁烛暗中对不远处的瘦子微微颌首,对方立刻挥起短刃切了一大块驼肉放到扁烛面前。

    “来来,半熟的驼肉要趁热吃才够滋味。”于佰拿起面前的肉刚要送到嘴边,可是见到扁烛不动手,便有些奇怪的问道:“怎么了兄弟?这肉不合你的胃口吗?”

    “废话,下了剧毒的肉当然不合老子胃口。”

    扁烛心中暗骂,嘴上却说道:“呃,我还不太饿,于兄,你自便吧。”

    “嗨,文绉绉的,不像个爷们,你瞧咱,大口吃肉、大碗喝酒,多自在。”

    于佰懒得再和对方废话,张嘴咬住驼肉撕扯了起来,这家伙的食量好惊人,眨眼工夫就吃了十来斤重的烤肉,还在不断催促瘦子继续切肉往上端。

    周围那几个侍卫、扁烛看着都不由得心中暗喜:“嘿嘿,你这蠢材,吃的越多,剧毒发作的就越快。”

    “咣当。”将手中没啃净的骨头往桌案上一扔,于佰用袖子擦着油晃晃的嘴巴说道:“扁烛,你今天是怎么了?桌案上的烤肉一口都没吃,早知道这样,你那份我吃掉算了。”

    “呵呵呵,于兄,这烤肉么,太油腻了,还是少吃一点的好。”扁烛自己掐算着对方吃下带毒烤肉的时间,觉得已经差不多了,脸上终于显出一丝狡黠恶毒的笑容。

    “什么?”于佰有些不高兴,他冷哼一声:“老子天生就喜欢吃油腻的东西,照样活得好好的,你今晚是怎么了?说话稀奇古怪的,有病啊?”

    “于佰,现在不是我有病,而是你已经身中剧毒了!”

    “你说什么?!”

    “啪!”听到对方的话,于佰大吃一惊,霍地拍案而起,却感到腹内泛起一阵钻心疼痛,他顿时闷哼一声,目眦欲裂的指着送来烤肉的瘦子等人:“这、这肉里有毒?!”

    “不错,而且还不止一种剧毒。”

    “锵、锵、锵!”瘦子等一众护卫倏地拽出身上兵刃,不约而同大喝道:“于佰,今天就是你这贪得无厌之辈的死期了。”

    “想杀老子,你们还不够资格!扁烛……”于佰此时扭头看着对方冷哼道:“今晚下毒的事情,是你主使的吧?尊驾一向习惯暗算伤人,这一点从来没改过。”

    “哼,是我主使的又怎么样?”

    扁烛狠鸷一笑,眼中凶芒迸现,他说道:“胖子,你也不能全怪我,自己私吞妖珠也就罢了,还要滥杀无辜,在场众多护卫都不愿意看见你活着前往邪王血堡,诸位兄弟,我说的不错吧?”

    “扁大人说得对,于佰你这个畜生,私吞我们的邪气妖珠,你该死,你太该死了!”有个粗鲁莽撞的护卫扬声吼道:“老子恨不得现在就一锤砸扁了你,呃啊啊啊”

    此人心中怒火高炽,又看到于佰身中剧毒,认为有便宜可占,立刻挥动自己的双锤急扑上来。

    “呼”一双硕大铜锤挟裹威猛狂劲,径直落在于佰头上,“砰!”暴响声中,抡锤的护卫只觉双手发麻剧痛,两个虎口登时绽裂飙红,自己“腾腾腾”暴退了好几步,险些撒手扔锤。

    “你!!”使锤护卫尖声一叫,于佰左掌倏地汇聚一股狂炽邪气,呼的一声径直轰出,正中给对方胸椎,打得护卫上身全部骨头塌陷凹进,哼都没哼一声,就此绝气身亡。

    但是于佰毕竟吃了不少有剧毒的烤肉,此时用力过猛,毒素在体内乱窜发作,让他眨眼间喷出一口腥臭黑血:“呃……噗!”

    “哈哈哈,这家伙受伤了,大家上,乱刀分了他。”瘦子此时一声呼喝,其余四个护卫俱都挥动兵刃掠身而上,嘴里呼喊道:“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砰砰砰嘭嘭嘭!”狂风骤雨般的攻击随着暴响声毫不停歇,打得于佰左右格挡,疲于招架,可是瘦子与旁边的扁烛却没有贸然出手夹攻,他们似乎在等待什么时机爆发。

    “呃啊啊啊想杀老子,你们不配!!”

    “轰!!”电光火石间,于佰终于打出了真火,这家伙的双拳倏忽对碰在一起,全身暴现凶戾邪气。

    “呃啊,杀!”其中有个护卫挥舞两柄长短不一的双刃,疯狂斩落,“砰砰砰砰!”一连串猛攻全落在于佰左臂上,可是这家伙仗着邪气护体,竟然硬生生扛住凌厉快攻,反手一拳正中对方面门。

    “咯剌剌!”双刃护卫脸颊遭受重击,顿时全面塌陷,喷着血倒飞而出,正好朝向扁烛,这家伙脸上闪过一丝厌恶,顿时挥掌拍在此人身上,打得粉身碎骨,出手凌厉之极。

    此时,只有瘦子看到扁烛的嘴微微一动,吐出两个字:“渣滓。”

    瘦子心中一惊,心中暗道:“扁大人未必也把我们高看一眼,这要是过河拆桥,那我们岂不是……”

    没等他继续往下想,于佰那胖子在围攻下身受数十道不同伤痕,再度喷出漆黑血雾:“噗”

    “可恶!”于佰身上剧痛,眼前发黑,他心知旁边还有虎视眈眈的扁烛没有出手,对方是在等待发出致命一击的机会。

    “老子中毒受伤,只怕是难过今晚,既然如此,我凭什么还要有所保留,大家不如同归于尽吧!吼”想到这里,于佰骤然发出咆哮:“我要让你们知道,背叛我的代价!!”

    “呼砰砰砰砰!”说时迟,那时快,发疯的于胖子用双拳狠命擂击地面,无数碎石顿时挟风狂飙四迸,剩余几个人顿时大呼:“糟糕!”

    “嗖嗖嗖嗤嗤嗤”每一块碎石、哪怕是芝麻粒大小,都挟裹着于佰那抱着必杀之意的凶猛邪气,两个护卫拼命兵刃格挡拨打,只可惜百密终有一疏。

    “噗噗噗!”碎石击中左边那人面门,顿时打出无数细小血洞窟窿,这家伙的脸顿时“”向外疾飙血箭,他惨叫一声立刻扑倒在地。

    “当、当、当……”右面的护卫仗着自己手中单锋宽刃沉重,狂抡之下打飞大半碎石,谁知道有两颗挟风飞石低空疾掠,“啪啪!”正中他的左右双膝。

    碎石爆发邪气狂劲,打得这家伙从膝盖到小腿一下全部爆碎,哼都没哼一声就昏了过去。

    “呃啊啊啊扁烛,老子要杀了你!”于佰知道不能等对方向自己出手偷袭,因为那样实在是太被动了,电光火石间,这胖子晃身疾窜,双拳陡出,释放全部凶猛邪气轰向始终旁观的对方。

    “哼,还是找上我动手,看来以逸待劳也差不多了。”

    扁烛眼中陡忽闪过一丝寒芒,双手疾翻,瞬间戴上两只萦绕邪气的拳刺,狠狠迎向对方的攻击,“砰!轰隆!”这二人的力量堪比两大紫气顶峰决战,邪气爆发立刻呈现急速涟漪状扩散,震得旁边的瘦子噗的飙出一口血箭,直接倒飞出门。

    瘦子这家伙撞在屋外墙壁上,缓缓滑落在地,骨断筋折的他咽气之前还想:“我也太倒霉了,没动手都要死?!”

    “杀!”

    “呼!砰砰砰砰!”

    双方豁尽全力的重击声此起彼伏,于佰此时什么也不顾了,就只想着要击杀蛮强的扁烛报仇雪恨,至于能不能活下去,根本不重要,以至于他的双拳屡次和对方尖锐拳刺对碰,变得血肉模糊都毫不在乎。

    在这胖子的凶戾狂劲催动爆发之下,扁烛也在数息间连吐几口血,他心中不住狂骂:“该死的,怎么于佰体内的剧毒彻底发作?!”

    “哈哈哈滚!”于佰发狂似的一拳轰出,“嘭!”震得扁烛喷出血雾,“腾腾腾”连退七、八步,其实这胖子眼耳口鼻等七窍已经在不断窜出黑血,已经是油尽灯枯了。

    于佰吼道:“知道为什么老子身中剧毒还没有趴下吗?乖孙子,让你学个乖,因为爷爷我天生抗毒力极强!”

    “老子好吃不假,可是最喜欢吃的就是美味的剧毒妖兽、妖虫,这几十年下来,抗毒力何止飙升十倍。”

    言到此处,他猛地一抹脸上黑血,随即冷笑道:“不错,我也许最终会被毒死,但是在那之前,我保证会把你轰成肉酱!”

    听了对方的话,扁烛气得几乎再度喷出一口老血,他心中暗叫失算:“这杀千刀的死胖子,居然有这种本事,我认识他十几年,竟没有察觉。”

    “扁烛,来吧,今天,如果注定有人死,老子一定要拉你垫尸底!”

    “嘭!”说时迟,那时快,于佰瞬间蹬地疾窜,身形好似离弦之箭,完全不似臃肿缓慢,可见已经把自己临死前的潜力全都榨了出来。

    “呼砰砰砰!”毫无花俏,普普通通三记重拳,硬生生震碎扁烛的一双拳刺,这家伙顿时脸色晦暗,哇的吐出一口鲜血扑倒在地。

    “扑通。”下个瞬间,精疲力竭的于胖子单膝跪倒在不远处,他伤得也不轻,身上无数道伤口在不断窜血,七窍也因为中毒涌出漆黑腥臭的黑水。

    但是于佰还是声嘶力竭的狂笑道:“哈哈哈……哈哈,老子、老子报仇了。”

    【第四更,大家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o′|┛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