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913章 凶戾城主(第三更)
    “这于佰,当真是凶神一个,动辄滥杀无辜,眼睛都不眨一下,此人混不讲理,不好应付。”

    瞥了一眼气得呼哧带喘的于佰,扁烛心中暗忖:“他今天不知道又和‘那个人’发什么脾气,我倒要好好打听一下。”

    “扁烛,老子心情不好,走,陪我喝酒去。”胖子说完,迈开大步朝着自己在城中的住所走去,到了客厅,吩咐仆从摆上酒,于佰自己先咕嘟咕嘟灌了一气,而后把酒瓮狠狠顿在了桌子上:“嘭!”

    “该死的‘于挚’,老子可是你亲兄弟,竟然不帮我!!该死!!”

    此时此刻,于佰喝得过猛,有了两分醉意,嘴里不住念叨大骂,扁烛在旁边自斟自饮,这位心知肚明,于佰骂的“于挚”,就是他的亲大哥,同时也是魇化盟护法之一,镇守在离此百里之遥的“火漠荒丘地宫”。

    于家兄弟素来不和,但是往昔也没这么严重,扁烛有些纳闷,所以旁敲侧击询问,于佰这胖子喝了酒根本藏不住话,就把今天发生的一切来了个竹筒倒豆子,全都说了出来。

    原来于佰这厮仗着自己是魇化盟护法兼恨灵古城的城主,私吞了不少本来要分给手下的邪化妖珠。

    魇化盟内的人都知道,这妖珠吞噬之后可以飙升实力,还有一定几率促成自己彻底转化为邪魇族人,到时候风生水起,在盟内地位就会大大提升。

    可是于佰这胖子贪得无厌,将本来属于自己那些手下的邪化妖珠全部私吞,一点也没给他们留下,这种事情持续了不长时间,就已经纸里包不住火了,自然惹得众人怨声载道。

    很快,有些别有用心的家伙就把此事捅到了魇化盟巴隆那里,这盟主一听顿时大怒,认为此事不容姑息,他不但派了使者严厉申斥于佰,而且还让对方前往位于大西漠尽头“邪王血堡”请罪。

    于佰知道自己这位主人心狠手辣,要是去了,十条命都不够扔在那里的,他只好全力贿赂使者,让其宽限几天,为自己争取时间。

    好在血堡那边派来的使者,是自己多年的好朋友“扁烛”,此人收了贿赂,立刻答应为于佰斡旋,然而这只是权宜之计,管得了一时,管不了一世。

    今天,于佰火速赶到火漠荒丘那里,想恳求自己的大哥帮忙向主人求情,饶恕自己,可他大哥于挚做得更绝,根本就把于佰拒之门外,连见面说话的机会都不给他。

    难怪于佰返回恨灵古城的时候,借故杀人,真是憋了一肚子气,而且于佰私吞的邪化妖珠,原本是盟内分发给这些护卫的,于佰也是存了杀人灭口的心思,这回把事情做绝了。

    自己做人狠毒自私,就没资格埋怨旁者,可是这胖子于佰一边喝酒一边大骂,渐渐的醉意上涌,终于打起呼噜昏睡了过去。

    扁烛此时放下手里的酒碗,还推了推对方呼唤道:“于兄、于兄,醒醒啊,咱们再聊两句。”

    可是胖子此时匝吧着两片厚嘴唇,一转身又睡了过去。

    “嘿嘿,真的睡着了,那好,我也得赶紧准备一下了。”扁烛眼中倏然闪过一丝狠鸷邪芒,他心里暗道:“老兄,你也别怪我,是你自己不好。”

    信步走出房门,扁烛急匆匆掠到了厨房窗前,刚要往里去,就听见里面有人低声咒骂抱怨:“该死的于佰真是畜生一个,也太狠毒了。”

    “是啊,张兄弟刚才只是开城门稍微慢一点,竟然就遭了毒手,照这样下去,我们这些人的小命也快保不住了。”

    听到这些人谈话,扁烛眼中一亮,顿时贴着窗户缝隙向里面看去,只见七、八个护卫正坐在桌案周围,喝酒闲谈。

    有个瘦子一口喝尽碗中残酒,而后叹气说道:“唉,早知道于佰这胖子畜生会狗急跳墙,咱们当初就不该把他私吞邪化妖珠的事情悄悄上报,如今鱼死网破,估计他就算不知道谁出卖了自己,也会把你我全部灭口的。”

    “不错,弟兄们,赶紧想辙自救吧,否则,你、我、他,在场的人可都是死路一条。”听了这话,有个人突然嘀咕道:“要不然,咱们跑吧。”

    “跑?茫茫大西漠,都是魇化盟的地旁,你能跑到哪里去?”

    瘦子给自己斟满酒,而后抿了一口,这才说道:“就算花个几天时间,走出大漠,这天下到处都在对你我这样身怀邪气的人喊打喊杀,何处是容身之所?依我看,还得另想办法。”

    听了他的话,几个人都把脑袋凑到了一起,不约而同问:“什么办法?”

    “嘿,一不作二不休,灭了于佰,之后投奔血堡那边,再怎么说,杀了叛徒清理门户,也是个不大不小的功劳。”瘦子双眼异芒闪烁,随即低语道:“就算没有赏赐,最少也能保住咱们的小命不是吗?”

    “这、这……”一听这话,再想起胖子于佰的滔天凶威,其余几个人顿时哑火了。

    “怎么,你们惜命害怕?难道我就不怕吗?”瘦子冷哼一声:“但要是不把这家伙拔掉,咱们留在恨灵古城,也是朝不保夕,所以说,是时候该作决断了。”

    “啪。”话音甫落,瘦子把一个小小铜瓶顿在桌案上。

    他不慌不忙继续道:“其实这件事,我早几天的时候就开始筹划了,瓶子里是百年黄斑妖蝎的剧毒,就算是紫气王者沾到一滴两滴,也会在瞬间动弹不得,到时候还不是任我们宰割吗?”“百年黄斑妖蝎之毒?!”

    众人闻听此言,眼中俱都晃过一丝亢奋之色,因为这蝎毒确实够犀利,只要是常在大西漠走动的家伙,鲜有人不知道。

    “可是,我们就算能杀了于佰,又怎么可以投奔邪王血堡那边呢?”

    又有人心存疑虑说道:“咱哥几个可都是没什么贵人帮衬,真要是跑到血堡那里,会不会也让魇化盟的护法给杀了?那岂不是自寻死路吗?”

    这话甫一出口,所有人,包括那瘦子在内,脸色都是微微一变,原来谁都没有考虑到这一点,毕竟在魇化盟内,人情、道义还如个屁,上位者真要是起了念头杀你,就和碾死一只臭虫似的那么容易。

    周围气氛凝固数息,都没人继续说话,瘦子看到众人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于是一咬牙说道:“那……也就只能怨咱们弟兄命不好了。”

    “桀桀桀,要是我说,自己可以帮你们呢。”

    突然间,有人猛地一推厨房的门,迈步走了进来,在场的一众恨灵古城护卫俱都大惊失色,要知道,他们刚才刚才谈论的,乃是谋刺城主的叛逆大石,一旦传出去,那就是粉身碎骨。

    “什么人?!”瘦子此时一拽腰间的骨刃就想动手,可进门的那个家伙倏地释放全身威猛杀气,顿时将其震慑到不能动弹,大家定睛一看,原来是城主于佰的好朋友、邪王血堡的特使扁烛。

    其中有个人胆小怕事,立刻脱口说道:“扁大人,我们没有……”

    扁烛在下个瞬间就不耐烦的打断了对方的话:“没有什么?你们是没有暗中举报于佰私吞邪化妖珠,还是没有暗中计划下毒算计他?”

    众人听到这里,心都凉了,不由自主想到:“敢情这位一直在外面偷听,这下我们可全完了。”

    “不不不,这些都是别人的主意,和我没关系……”“嘭!”对方争辩的话音未落,早就被扁烛一拳击中颈嗓。

    “你……”此人瞪着惊恐双眼扑通跪倒在地,最终绝气身殒,扁烛冷冷说道:“敢做不敢认,到了危机关头,还想先把自己撇清的卑鄙小人,该死!!”

    瘦子和其余几个护卫听了他的话、做的事,心中倒是泛起几分痛快:“杀得好,不过是个卑鄙小人,死了活该。”

    “吱呀……咣当。”一脚把尸身踹到厨房角落,扁烛迅速反手关好房门。

    他看着有些惊疑不定的古城护卫们说道:“都别紧张,我说了,自己是来帮你们的,诸位都不知道我来古城的真正目的吧?那就是要宰了于佰这个家伙,你我两方联手,再好不过了。”

    “什么?!”闻听此言,这些护卫全都喜形于色,只有瘦子稍微有些疑惑,下意识问道:“扁大人,既然你是奉命来杀于佰,到了这里之后,为什么没有立刻动手?”

    “哼,你们是有所不知。”

    扁烛面沉似水,他开言解释道:“这一次,血堡方面只派了我一个人过来,我原以为自己实力胜他一筹,可以轻易将其击杀,没想到这家伙仗着私吞了不少邪化妖珠,汇聚大量邪气,如今已经完全邪化了。”

    “就在今天他进入城门、击杀开门护卫的时候,我本来就想动手。”

    言到此处,扁烛伸手拿起桌案上盛有蝎毒的小瓶,而后接着道:“可是这家伙就像示威似的,施展绝强邪气在我面前摔死对方,这番举重若轻的控制邪气力量,我根本做不到。”

    闻听此言,在场众人额头上的冷汗频出,俱都心惊胆战,瘦子说道:“那,你打算怎么和我们联手?”

    “很简单,这百年黄斑妖蝎的剧毒,还不足以彻底制服于佰,这样吧,我在里面添加几种厉害的毒物,你们放进于佰的晚餐里,之后咱们在那时动手,如此这般……”

    反复和众人商量了一番,扁烛又说道:“能否翦除你我的心腹大患,可就在今晚这个机会了,诸位,并非我不信任你们,不过为了不让消息走漏出去,这个东西,你们每人吃一颗吧。”

    说着,他从身上取出一瓶漆黑圆丸,倒在掌中,接着言道:“不瞒你们说,此物剧毒无比,不过是慢性的毒药,只要今晚除掉于佰,事成以后我自然会给你们解药的。”

    “这……”众位护卫一看到扁烛玩这招,心里俱都紧张害怕起来。

    只有瘦子心里想:“倘若不吞毒丸,老子不是死在于佰手里,就是在此处被扁烛灭口,既然如此,不如拼了罢。”想到此处,瘦子叫道:“我吃。”于是伸手拈了一颗放进嘴里,毫不犹豫的吞下肚去。

    见到瘦子带了头,其余的人也都知道,要是不吃的话,扁烛都不会让自己走出房门,就会动手灭口,明白之后,三三两两也都吞下了扁烛的毒药。

    “这就对了,从现在开始,大家都是生死与共的好兄弟,为了表示诚意,我再送你们一样东西。”

    扁烛丑陋的脸上微微一笑,立刻取出几颗珠子:“喏,这些都是邪王血堡那里弄来的邪化妖珠,里面都是最精纯的邪气,诸位兄弟,等到决定击杀于佰的时候来临,你们可以选在将其吞服,这也是多了一层保命手段。”

    “邪化妖珠?!好东西。”这群人加入魇化盟,出卖自己的人性,就是为了得到这种能飙升实力的邪物,于佰当初私吞了他们那份妖珠,所以众人才会想到要反抗这胖子。

    “扁大人,那我就不客气的收下了。”瘦子此时不管三七二十一,抓过一颗妖珠就揣进了怀里。

    其余几个人也都怀着亢奋的心情拿过了邪化妖珠,扁烛心中暗喜,他是初来乍到,对于这些人并不熟悉,所以迫服毒药、赠送妖珠双管齐下,终于暂时控制了这群人为自己所用,也算是多了一些帮手。

    “喂,我听说了,于佰晚上想吃半熟的烤全驼,你们就把这几样毒物和百年黄斑蝎毒都放在上面,记住了吗?”

    听到他的话,这些人纷纷说道:“请扁大人放心,我们肯定照办。”

    “嗯,这就好,瘦子,你和我出来一下。”扁烛朝着对方一招手,瘦子立刻和他走出厨房,到了旁边偏僻角落。

    “这些人或是有勇无谋、或是胆小怕事,我看得出来,只有你还有几分做大事的胆气。”

    扁烛盯着瘦子说道:“你要好好盯着他们,只要今天晚上击杀于佰成功,大家自然能和我同享富贵权势,谁要是起了反心想去通知于佰,你就做了他,这是你那份解药。”

    言到此处,他把解药给了瘦子,对方凛然暗惊,下意识问道:“大人,你这是……”

    “我这么做,自然是因为高看你一眼。”扁烛说道:“以后,你就是我的心腹之人了。”

    【第三更,大家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