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915章 融食邪魇(第五更爆发)
    “哼,你、你什么仇都报不了!”说时迟,那时快,原本“看似”就要绝气的扁烛倏地翻身跃起,掌中一柄萦绕邪气的寸许短刃挟风直搠,瞬间没入对方软肋:“噗嗤!”

    “呃啊啊啊”惨叫声陡起,于佰眼前发黑,他万万没想到对方憋住一口气,堪堪防住自己最后的攻击,此时终于出手了。

    扁烛不住旋拧手里的短刃,扩大于胖子软肋下的伤口,搅得噗噗噗作响,不断窜出血雾,嘴里还尖叫道:“杀、杀,我要杀了你……”

    “嘭!”胖子剧痛无比,也不甘示弱,陡然用双掌扼住对方脖颈,不断运劲,“咯剌剌!”扁烛面色青紫,舌头拖得老长,眼看玩完,可是那柄短刃依然不住旋拧搅动。

    “老子过去没吃过人,现在倒要尝尝仇人的肉味!”

    “咯!”电光火石间,发了疯于胖子张嘴咬在对方脖颈上,就在下一刻,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嗖嗖嗖呼呼呼”二恶身上突然飙出无数狂涌的邪气,在他们周围形成方圆丈余的涡流,硬生生把于佰和扁烛的血肉绞碎、继而互相融合,眨眼间变成了一个新的“人形”。

    “咦,这是怎么回事?”若桃的声音突然在不远处响起,原来这一行人半个时辰前就闯进恨灵古城了,谁知道这里空荡荡的,连个魇化盟杀手的影子都看不见。

    大家兜兜转转,最后听见这边有打斗声音,就过来查看,看了好一会了。

    听到若桃的疑问,关横坐在岩石上,好整以暇的摸着下巴说道:“据我推断,大概是这样,两个家伙体内的邪气都感到自己的‘宿主’有生命衰竭预兆,于是决定自救,互相融合。”

    “不错,这大西漠里的邪气,远比别的地方要精纯,看起来很像是万魇邪王残余邪气最初出现的地方,所以才会这样。”卿凰在旁边低声道:“咱们该怎么做?是不是直接灭了前面那个家伙?”

    “嘿嘿,我对‘此物’有点兴趣,咱们应该再观察一阵,反正他也跑不了,而且……”

    关横掏出邪王晶石在大家面前一摊:“你们瞧瞧,晶石里面的邪气感觉到那个即将形成的家伙要出现,此时也是颤晃躁动,我觉得这个现象很稀奇。”

    “呼呼呼唰唰唰”他的话音甫落,四周围风声陡起,不远处由于佰、扁烛那些血肉与邪气融合的人形骤忽发出一声咆哮:“嗷呜”

    “呃,好刺耳。”在旁边的小黑伸手一捂耳朵,就连怀里的吞鬼喵都掉落在地了,不过这猫儿看着即将形成的邪魇族怪物,眼中不住闪烁怒意,因为它天生对这种邪物就抱着必杀之信念。

    关横抱着肩膀开言道:“注意,这家伙彻底完成融合了。”

    “嗖嗖嗖”转瞬之间,邪气涡流迅速向核心聚拢,继而完全被“人形”吸收。

    下一刻,这家伙倏地伸展四肢释放邪气,呼的一声把周围的死尸聚拢到自己身边,只是稍微轻轻触碰,那些尸骸就融进了“他”的躯体。

    “真是个怪物。”若桃盯着那家伙,饶是她如今实力超卓、胆气充足,也有几分惊异之感。关横这时说道:“卿凰,你注意没有?这家伙的外貌,已经完全变成咱们见过的邪魇一族了。”

    “没错,这已经是彻底转化的邪魇族了,不过……”卿凰带着些许犹豫说道:“给我的感觉,似乎又不太一样。”

    “嗯,多了一种莫名其妙的凶戾和危险味道。”关横的话音甫落,身边的七鬼顿时齐声低啸,自动发出警兆,原来是那个靠着两人血肉以及邪气转化的家伙,倏地睁开了双眸。

    “好一双邪异的眼睛,虽然距离数丈,我依然感觉像是被对方用针刺了一下似的。”关横心中暗惊:“这种惊人的杀气,我只在万魇邪王身上见过,难道他……”

    他立刻说道:“走,包围这家伙,可不能让他跑了。”

    “呃呃……啊啊啊……”看到面前的活人大步走来,这诡异的家伙突然嚎叫着向大家扑了过来,谁知道下个瞬间,他竟然左脚踩中右脚面,扑通栽倒在地。

    “哈哈哈,笨蛋啊你,走路都不会?!”见此情景,小黑捧腹大笑,已经上气不接下气了:“我、我从来就没见过这么白痴的邪魇族人。”

    然而这家伙却在瞬间跃起,“噌!”站在了距离大家不远的地方,此时,他手里还拿着一块无意中捡起来碎石。

    “这家伙古里古怪,还是早点斩杀为妙,我来动手。”若桃的话音甫落,也没和大家商量,倏地晃身形疾窜而出,挥动吞雷刃直劈而落:“唰!”

    别看这个怪物刚才笨拙跌倒,可是此刻反应一点也不慢,转瞬用手里的碎石迎了上去,“当!咔嚓!”碎石不敌吞雷刃锋锐,顿时被绞成齑粉,对方的一条手臂也应声龟裂粉碎,啪嗒啪嗒全掉到了地上。

    见到对方一招都没扛住就已经断臂,关横等人不由得脱口而出:“这么没用?!”

    可就在下一刻,那怪物突然变得敏捷起来,陡忽前窜翻滚在地,抓起地面上一块断肢,迅速塞进了嘴里。

    “咔嚓、咔嚓。”三嚼两嚼,它竟然将碎肉吃了下去,紧接着嗤啦一声,一条新生的胳膊顿时从断口窜了出来。

    “什么?它能再生?!”见此情景,若桃也是暗自心惊,关横突然叫道:“若桃,你再把它的手脚砍断试试。”

    “好嘞。”

    “唰嚓嚓嚓!”寒光乍现迭闪,吞雷刃挟风攻向“诡异邪魇族人”,可是这一回,若桃却没那么容易得手,因为对方似乎已经习惯了躲避她的锋刃,速度甚至若桃还要快上几分。

    “可恶,这家伙好像是在习惯和我战斗的过程,难道拿姑奶奶我当了陪练啦?!”想到这里,若桃气得七窍生烟。

    关横却在后面说道:“这家伙因为刚刚融合两个人的血肉、邪气,还有些不太适应,若桃,你用快攻猛袭,别给他缓过神的机会,快快快”

    最后三个“快”字甫一出口,若桃立刻会意:“明白,你们就瞧好吧。”

    “嗨!”说时迟,那时快,若桃在低叱声响起同时迅猛出腿,攻击正中对方的肩头。

    下一刻,这怪物的动作霎时停滞,就只见寒光烁烁快如疾电,转瞬落在怪物的头脸身躯上,不断发出“噗呲噗呲”的急促暴响。

    “啪嗒、啪嗒!”对方双臂、双腿被迅速削断,可就在眨眼间,这家伙身上的邪气卷裹周围碎石,全部飞入怪物口中,“咔嚓、咔嚓”咀嚼之声响起,它竟然靠着吞吃石块,再次长出自己的手脚。

    “可恶,我把你这家伙剁碎了,就不信你还能长好。”

    若桃见到自己出手又是徒劳无功,气得七窍生烟,她正要扑过去再砍,关横突然说道:“行了,我已经大致了解这家伙的本事了,六伥鬼,先用原火圈围住这家伙。”

    “噌噌噌呼呼呼”听到他的话,数道鬼影疾窜上天,紧接着喷出自己的鬼王珠释放炽烈火劲,转瞬旋舞落地,在那怪物周围连接成一个方圆数丈的巨大烈焰之圈。

    怪物虽然长出了四肢重新站起,却发现自己被困在火圈中间,想要往外冲时,被原火劲烧得发出凄厉惨叫:“嗷嗷嗷嗷呜!”

    “然后用土行之力,聚土成牢,先把这家伙囚禁起来。”关横的命令立刻得到有效执行,六伥鬼它们联手,用鬼王珠散发的土行之力吸纳周围的大地灵息,做成了一个土牢。

    “内侧有烈焰,外面是土牢,这家伙应该跑不出来了。”

    关横此时沉声说道:“我现在觉得,这是一种从来没出现过的新种类敌人,依靠着不同的‘邪气宿主’互相融合以后才衍生,然后变成现在的模样。”

    “嗷呜!”看到不远处的众人注视着自己,那怪物厉吼一声作势欲扑,却被面前的烈焰阻隔,周身邪气被烧得作响,疼得它连连后退。

    “姐夫,这个家伙吃了石头以后,竟然可以再生四肢,真是古怪。”小黑此时说道:“我和你在灵界和两界缝隙古战场、天邪域那些地方到处旅行,从没见过这类怪物。”

    “嗯,也不能总不是‘怪物、怪物’的叫它,应该给这种东西起个名字。”卿凰突然说道:“不如这样,叫它……‘融食邪魇’,你们说可以吗?”

    其余的人不约而同念叨起这个名字:“融食邪魇?!”

    “不错啊,这家伙是两个魇化盟爪牙的血肉和邪气融合而成,名字很恰当。”

    关横笑了笑,他说道:“我要继续观察一下这个融食邪魇,看看它有什么我们尚未了解的异能,不知为何,我有一种预感,咱们以后会遇到很多这样的敌人,必须要想到有效、迅速解决它们的办法。”

    “公子,我始终觉得,有你和伥鬼们的原火之力,就完全可以对付这群家伙的邪气了。”

    听了若桃的话,关横摇了摇头:“不能这么肯定,我们以前遇到过上古邪魇一族就相当难对付,当时面对烈风邪魇、巨石魇王和万魇邪王那三个家伙,没有灵王的分身抵抗,险些就输给他们了。”

    言到此处,关横一指面前土牢内的融食邪魇:“这种东西要是单一出现,在咱们看来自然没什么威胁,可是别忘了,魇化盟经过多年经营,爪牙不在少数,要是都可以融合,也是一股难以对付的邪恶力量。”

    “阿横说得对,这些家伙动不动就搞出一些恶毒棘手的新花样,我们也不能太过大意。”

    卿凰此时开言道:“对了,那几只玄翎花现在是‘五行灵禽’,体内蕴藏的原火劲不少,要不要我先把它们都召唤过来,当做你我的帮手?”

    “暂时不用,目前的事情都在掌握中,没必要麻烦它们。”

    关横事先和那几只花做了沟通,平时这些家伙都会在方圆十里内的范围自由活动,一旦有事,卿凰会吹奏竹笛,用这声音把五行灵禽召唤过来,倒也十分方便。

    听他们说到这里,小黑突然提议道:“我肚子饿啦,咱们不如先休息吃饭吧,然后好好睡一觉。”她此时还打了个哈欠,满脸都是倦意。

    “唉,整天跑来跑去,也难为这丫头了。”关横摇了摇头,而后对三女说道:“走,先去找点食物。”

    留下犟驼、尸马在原处看着土牢里的融食邪魇,大家转身而去。

    ……

    少时片刻以后,在于佰住所内的厨房饱餐一顿,若桃带着小黑去休息了。

    关横则提议:“咱们应该在这恨灵古城里巡视一圈,看看有没有魇化盟的余孽,顺便查查这座古城对敌人有什么用。”

    “说的也是,那我陪你走一圈吧。”卿凰说着,就和关横一起走到了门口。

    “嗡嗡嗡。”倏地,关横腰间微微一晃,铜瓮里的婴白鬼、绿魍小鼓上面的猎獬真魂同时浮现而出,他惊奇的说道:“喂,你们两个怎么会一起出来了?”

    “怎么?獬爷和这小鬼同时出现,吓到你们小两口了吗?”猎獬此时哈哈一笑:“你们的胆子也太小了。”

    “闭嘴,你才害怕了呢。”关横翻了翻眼皮,没好气的说道:“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本少爷还要和美女去散步,没工夫和你这丑八怪猎獬磨牙。”

    “我是丑八怪?!真的吗?”

    猎獬扫视了周围的婴白鬼、关横和卿凰,他们仨立刻齐刷刷的点了点头,这家伙顿时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罢了,以人类的眼光来看,本兽确实没那么英俊,咱们还是说正经的吧。”

    原来,猎獬和婴白鬼都在各自休息,突然感觉到周围出现一股莫名其妙气息涌动,所以出来,想要查看一下。

    “等等。”关横听到这里有些纳闷,于是问猎獬:“你感到了什么气息?”

    “应该是某种上古奇兽的气息,说来很奇怪,这家伙的气时强时弱,也不知道死了没有。”猎獬带着几分疑惑说着,又对关横说道:“我觉得那股气在古城内蔓延,能不能让我的分身在附近寻找一下?”

    闻听此言,关横微微颌首点头:“可以,左右闲着无事,咱们待会可以去查看。”

    【第五更,大家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