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911章 初入大西漠(第一更)
    “呃,还说陪我一起看夕阳,自己却像是要睡着了似的,真会敷衍人。”坐在他旁边屋脊上的小黑看着怀里懒洋洋的吞鬼喵:“唉,你也是这个德行,大家都是怎么了?如何说说笑笑的玩乐都忘了吗?”

    “那是因为,最近的生活实在太紧凑了。”关横微阖二目,嘴里呓语般说道:“我们现在除了要办正经事,似乎很少有轻松愉快的时候,唉,也许过了这一阵会好些吧。”

    小黑有些似懂非懂的样子:“是吗?”

    “喂,二位大闲人。”若桃此时在下方的院子里喊道:“开饭啦、开饭啦,快下来吧。”

    ……

    这一夜时间眨眼即过。

    翌日清晨,关横找到伤势已经好转大半的石觥,把他探查大西漠魇化盟窝巢、以及那只凶兽的事情,都问了个清楚,之后便嘱咐对方好好歇息,自己走出了房门。

    “公子,怎么样?”若桃此时和卿凰走了过来,她抢先问道:“是不是该出发了?”

    “嗯,先把地图拿出来,我要勾出标识几个地点。”一边往前走,关横一边沉声说道:“那些都是魇化盟的据点,也是对方在大西漠境内主要流窜出没的地方。”

    少时片刻之后,房间内。关横指着地图上一个位置说道:“这是距离西漠土城最近的魇化盟窝巢偏东方向的‘恨灵古城’。”

    “恨灵古城……呵呵,这名字取得相当符合邪魇一族的作风,它们已经憎恨灵界和灵族到了发指的地步了。”卿凰此时摇了摇头说道:“真是一群凶戾恶毒的变态疯子。”

    “是啊,疯狂的家伙做事都是肆无忌惮,这才是咱们必须彻底消灭他们的原因,要不然,世人早晚会饱受其害。”关横用拳头一捶桌案上的地图:“准备行动,第一个目标,恨灵古城。”

    ……

    约莫半个时辰之后,似火骄阳笼罩的大荒漠上,一行人策马疾驰而来。

    “哒哒哒哒哒哒”急促蹄声纷乱频起,马上的人不住吼叫:“快跑、快跑,它们要追上来了。”

    “呱嘎咕咕咕呱呱”尖锐鸣叫响起,说时迟,那时快,疾速黑影转瞬掠空而至,为首骑士只觉头顶陡忽被一双利爪扣住,自己身子飞上半空,“噗!”与此同时,脑壳碎裂半边。

    “呃啊啊啊”惨叫声响起,这家伙竟然一时未死,而且全身暴现汹涌邪气。

    只要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对方就是魇化盟的爪牙。

    “畜生,你敢伤我,我杀了你、杀了你!”

    受伤的杀手被猛禽利爪扯上半空,但是这家伙心中的狂戾邪火也被点燃,魇化盟凶徒根本就不会在乎自己的生死,电光火石间,此人拽出腰间短刃,反手狠狠搠进凶禽腹部:“噗嗤”

    “呱嘎!!”无名凶禽也是大西漠上罕见的异种,早就被沙漠周围的气息彻底邪化,此时遭到杀手短刃贯穿身躯,它周身邪气立刻自动止住伤口爆窜的血雾。

    可就在此时,杀手的同伴一个个亮出短矛迅速振腕抖手,“嗤嗤嗤!”掠空飞掷而出的利矛转瞬钉中凶禽躯体,居然连那个骑士也同时穿在了一起。

    “扑通!”人尸、鸟尸坠地摔成两滩稀烂血肉,根本分不出彼此,不过那群杀手连看都不看,迅速跳下坐骑,拽出兵刃在血肉里乱戳乱挑。

    “啪嗒、骨碌碌……”鸟尸滚出一颗邪化妖珠,那群魇化盟爪牙眼里顿时出现疯狂炽热之色,其中一个出手好快,抢到妖珠以后毫不犹豫的塞进嘴里。

    “呃啊啊啊”惨嚎声中,这家伙全身邪气不断外泄狂涌,似乎控制不了这股力量。

    “砰砰砰砰!”这个人身躯应声爆碎,只因为他自不量力,根本承受不住紫气妖禽邪化妖珠的压力,自己踏上了灭亡之路。

    但周围其余几个魇化盟爪牙毫不在意,他们只是带着满脸贪婪、疯狂吸收对方惨死之时外泄的邪气,只为了能早一步达到完全邪化,变成真正的邪魇族人。

    “呱呱呱咕咕”就在此时,不远处半空传来大群妖禽凄厉鸣叫的声音,这些魇化盟杀手原本就是去猎杀凶禽,夺取邪化妖珠,谁知道却反遭围攻,只能疯狂逃窜到了这里。

    到了现在,他们一个个吸饱了死去同伴惨烈的邪气,顿时目眦欲裂扭身向着妖禽疾扑而去。

    “砰砰砰砰!噗噗噗噗!”兵刃寒光迭闪陡现,利爪尖喙疯狂撕挠啄击,双方都是血肉横飞,满身浴血,杀手、凶禽之间的搏命惨斗,足足进行了一刻有余。

    “砰!砰、砰、砰!”

    用手里的半截兵刃握柄疯狂砸落,直把胯下的凶禽脑壳敲得迸碎飙红,最后一个活着的魇化盟凶徒倏然张开大嘴,“啪!”下个瞬间咬住鸟尸的脖颈,将无数邪气和鲜血彻底吸尽,嘴角不住淌出血沫,这家伙眼中疯狂之色,愈来愈盛。

    “吼”

    “咯剌剌砰砰砰啪啪啪!”

    咆哮声响过,这家伙的躯体毫无征兆产生无数龟裂痕迹,爆出数不清的血雾,但是他体内的邪气骤忽在周围疾旋狂卷,形成方圆丈余的涡流,眨眼间,一个堪比紫气顶峰之境的新生邪魇族人转化成功了!

    感到自己的邪气飞速飙升,新生邪魇族人丑态百出,昂首尖笑不止:“桀桀桀力量、我的力量好强大!”

    可就在下一瞬间,有个突兀声音响起:“大家瞧瞧,又是一个彻底邪化的邪魇族渣滓。”

    “公子,这一回该我动手了吧?”另一个声音说道:“这一路上你已经劈了十几个魇化盟杀手,我的吞雷刃早就饥渴难耐了。”

    “好吧,小女鬼。”关横此时哈哈一笑:“你上就你上。”

    “唰”说时迟,那时快,若桃身形疾晃,倏地落下戎宣尸马朝着新生邪魇族人疾掠而去:“渣滓,我来了结你。”

    “大言不惭,知道我是邪魇族贵人,还敢放肆?!”这变态疯子似的邪魇族人以为自己是高贵种族,陡忽晃动萦绕邪气的利爪抓向吞雷刃,嘴里凄厉尖啸:“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凭你也配?!”若桃冷哼一声,手腕急翻反撩,“嗤!”吞雷刃瞬间削在了对方臂膀上,旋下一大片皮肉,但是这家伙身上再无鲜红血液,飙飞而出的全是腥臭蓝血。

    “呃啊啊”就算是牲口畜生似的邪魇族人,受伤也知道惨吼呼疼,此獠一捂手臂,顿时气得目眦欲裂,转瞬咆哮一声疾窜而上。

    “唰唰唰!”风声疾动,说时迟,那时快,邪魇族人手上大股邪气陡忽旋舞凝聚,竟然变成一柄双掌合握的邪气巨刃,朝着若桃迎面就劈:“嚓!”

    “嘭!”吞雷刃与邪气巨刃硬撼一击,若桃“腾腾腾”连退三步,手里兵刃兀自颤晃不止,对方却是纹丝未动,可见实力稍胜一筹。

    “哈哈哈,贱婢,我要你的命!!”一招得势,邪魇族人毫不让人,倏地前窜,双爪“唰唰唰”破空疾落,犹如狂风骤雨一般,猛袭若桃周身上下。

    “哼,姑奶奶怕你不成?!”

    “嚓嚓嚓、当当当!”吞雷刃上下翻飞格挡招架,将对方攻势一一化解,若桃心里却开始盘算:“这邪魇族杂碎实力堪比紫气顶峰,着实胜我一筹,赢他不能蛮打硬冲,要取巧为胜才行。”

    打定主意,若桃陡忽暴喝一声:“恶贼,纳命来!”

    “唰唰唰、嚓嚓嚓!”电光火石间,她双手合握吞雷刃狂劈猛砍,锋刃夹杂着无匹原火劲,那邪魇族人的巨刃一触即溃,吓得对方尖叫后退:“好烫!”

    可是原火劲这种招数只能起效一时,对付妖兽还算轻松,要是遇到有了防备的敌人惶急远避,就不那么犀利了。

    意识到若桃原火劲攻击不能及远,邪魇族人身形甫动顿时化为一道疾影,“噌噌噌!”风声连响之时,在若桃前后左右化出十余道残像。

    “哈哈哈,贱婢,我这般神速,倒要看看你怎么捕捉到我的身影。”听到对方不知廉耻大放厥词,若桃突然发出冷笑:“这种龟爬速度,还妄称神速,臭不要脸!”

    “哗啦啦唰啦啦”说时迟,那时快,她在话音未落的瞬间抖出断掌锁链,闪电般旋舞成圈。

    “啊,这是……”

    邪魇族人万没想到对方会在下一刻使出及远的软长兵器,一不留神登时中招,“噗噗噗、嗤啦!”身上被锋锐的尖爪挠伤无数,“啪啪啪!”紧接着,锁链已经紧紧匝住了这家伙的双臂、腰间。

    “呀啊啊!放开我……”这家伙嘴里的话尚未喊完,若桃的身形好似一道破空疾电,倏地窜至,吞雷刃霎时掠过,邪魇族人一颗脑壳顿时飙飞半空。

    “大伥鬼,烧了他!”若桃动手之后扬声一喊,大伥鬼魂影甫动,顿时发出两团炽烈原火劲,将脑壳、身躯烧毁殆尽。

    “好啊,赢得漂亮。”关横看着若桃还刀入鞘,高高兴兴的走了回来,他摸着下巴笑盈盈说道:“当然,也是我平时教导有方的缘故。”

    “呸呸,公子好不害臊。”若桃此时大大咧咧分辨道:“咱的本事本来就比天还大,还用你教导吗?”

    卿凰在旁边坏笑道:“呵呵呵,别的不用说,若桃,你这厚脸皮的样子,应该是阿横教导出来的吧?”

    “好啊,你敢笑话我。”小女鬼此时有些不服气,伸手去咯吱卿凰的腋窝,吓得对方尖叫一声,立刻往旁边闪躲。

    关横扭头问身边的小黑:“怎么样?还没找到猫儿?”

    小黑闷闷不乐地摇了摇头,带着几分懊悔,她嘴里嘀咕道:“早知道吞吞会跑丢,我就不和它赌气了。”

    闻听此言,关横微微摇头:“嗨,这死喵最近脾气见长,真是惹祸精。”

    原来刚才众人在大漠中疾行,小黑骑着坐骑的时候,因为吞鬼喵偷吃关横给自己准备的肉脯骂了对方两句,结果这猫儿不服气,噌噌噌几下就跑走了。

    大家就是因为要寻找赌气消失的吞鬼喵,所以才在奔行的半路上遇到了完全转化的邪魇族人。

    卿凰和若桃此时也不打闹了,脸上也都出现了些许担忧之色。关横又继续言道:“猫儿一向如此,和谁赌气以后,都会跑出去溜达一圈,要是搁在平时,它的嗅觉敏锐,自然可以找到咱们的踪迹,不过这大漠上风沙频起,经常会把你我遗留的气息吹散,这对猫儿可不是什么好事。”

    “说的对呀,这样的话,吞吞很容易真的走失了。”小黑此刻急得直跺脚:“唉,不就是两块肉脯么?早知道让它随便吃就好了,我为什么要骂走它?”

    “好啦,我把巨蜂、们也派出去了,相信很快就能找到猫儿。”关横翻身上了赤瞳犟驼,他开言道:“咱们还是继续赶路,看今天中午之前,有没有机会到达‘恨灵古城’。”

    关横的话就是命令,小黑没见到吞鬼喵,虽然有些不情愿往前走,但也不敢违拗他的意思,只好也上了自己的坐骑。

    ……

    另一边,吞鬼喵赌气从小黑身边跑来,一溜烟似的来到半里多地以外,到了此时,它才有些累了,毕竟是在大漠上奔行,一点荫凉都没有,就这么被大太阳晒着,猫儿只觉得浑身皮毛滚烫,就好像要着火似的。

    “水!得赶紧喝点水,要不然猫爷可就要被晒化了。”

    想到这里,吞鬼喵四下张望,可周围百丈之内不是石头就是沙子,哪里会有水源的踪迹,猫儿此时大大的后悔,话说自己又不是没吃过美食,何必馋嘴偷吃小黑的肉脯,还和对方闹翻了。

    现在回忆起小黑穿的那件冰虱皮坎肩,格外凉爽,自己有幸可以一天到晚缩在里面打盹,有多舒服。

    后悔呀!猫儿此刻舔了舔自己皴裂的嘴唇,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还有人在说话。

    “快点、快点,距离恨灵古城还有几十里路,大家在前方的绿洲喝点水,还得兼程赶路呢。”一行十几个人豁尽全力在骄阳下狂奔,这群家伙相貌狰狞,周身散发着不祥气息,一看就不是善类。

    缩在岩石暗中观察,吞鬼喵立刻就察觉出对方是魇化盟的爪牙,自己现在落单,可不能和他们起什么冲突。

    【第一更,大家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