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909章 九婴来历
    而后,大家就把卿凰和关横来寻找九大神兽返回灵界、准备帮灵王复活芫歆公主的事情叙述一遍。

    “什么,真的能复活公主了?!”听了这些话,绿蛟都快乐疯了:“太好了,咱们走吧,赶紧回灵界去。”

    “等等,你着什么急呀?”关横抱着肩膀笑道:“别忘了,除了你以外,还有一只神兽和它魂体内的精纯邪气没找到呢。”

    “呃,你们说的是老九?!”绿蛟听了关横的话,语气突然变了变,它小声嘀咕道:“我、我可能知道关于九婴的下落……”

    可是还没等绿蛟继续往下说,不远处陡忽响起急促的马蹄声,紧接着有人扬声吼道:“关公子、卿凰姑娘,大事不好啦”

    “什么?!”关横扭头一看,发现那个人原来是西漠土城内,城主莱孤的一个亲随,此人孑然一身,无亲无故,所以决定一直跟在莱孤身边,也顺便帮他处理杂事。

    旁边的若桃大声问道:“出了什么事?”

    “吁吁吁”亲随倏忽间勒住马缰绳,顾不得擦一擦满头大汗,他抓紧时间说道:“有个从大西漠赶来的人,他受了重伤,倒在了土城门口,声称自己是御鬼师石觥……”

    少时片刻之后,关横他们火急火燎的赶回了西漠土城,到了莱孤的住所,见到了倒在卧榻、尚在昏迷的石觥。

    “关兄,你们可回来了。此时此刻,莱孤正在用湿布擦拭伤者的额头,希望能为此人降降温。

    见到众人,莱孤说道:“这位御鬼师兄弟倒在门口,昏迷之前一直在喊你和若桃的名字,说是有急事相告,关兄弟,我看他不但受了重伤,而且在大漠中昼夜兼程赶回,已经是油尽灯枯了,这伤……”

    那意思是说,石觥的伤很难治愈,闻听此言,关横却摇了摇头:“不要紧,有我们在,只要他还剩一口气,就能有救,莱兄,多亏你们把他弄回来了。”

    闻听此言,莱孤微微一笑,因为看到关横等人为伤者积极施救,他也就不再说话了。关横手里的两生膏果然是疗伤圣药,内服外敷之下,伤势迅速止血收口,石觥过了半晌也就醒了过来。

    当他一看到关横,立刻挣扎着要坐起身说话,关横赶紧开言:“石兄,你伤的很重,还是不要……”

    石觥连连摇头,喘息着说:“不不,关公子你听我说,我有一个、有一个重大发现,必须要告诉你们。”

    “那好,你要说就说吧。”关横知道此刻不能逆着病人,要不然情绪激动影响,很可能会造成伤口绽裂,就不好痊愈了。

    石觥苦笑了一声:“关公子,兄弟这回可是栽了个大跟头,明明自告奋勇去为您打听消息,结果却和几个伙伴遇到个古怪凶兽,他们几个看来是凶多吉少,我呀,是侥幸捡回了一条命。”

    “凶兽?!是什么怪物?”闻听此言,关横双眼倏忽一眯,他缓缓开言问道:“对方和魇化盟有关系吗?”

    “这我就不太清楚了。”

    石觥带着几分赧然摇了摇头回答道:“不过当时我们探查了大西漠内关于魇化盟的事情,正准备前往土城这里的时候,发现那个巨大凶兽在追杀魇化盟的家伙,毫不留情的灭了他们,还将对方的邪气一并吸走了。”

    “能吸收邪气的凶兽?!”关横、若桃、卿凰听了他的话,俱都凛然暗惊,小黑虽是和对方初次见面,却童言无忌,便随口问道:“石觥大叔,你说的那个凶兽长得什么模样,有啥特殊本事吗?”

    “这个……我就记着那个凶兽有好几个硕大无比的脑袋。”石觥揉着额头努力回忆着。

    “哎呦,想起来了,那家伙有两个脑袋,可以分别喷出火焰和水柱,这一点让我印象深刻,记得特别清楚。”

    “可以喷出水、火的脑袋?!”对方这句话甫一出口,关横他们脑中就像是打过一道厉闪,不约而同低呼道:“难道是九婴?!”

    “是不是你们说的九婴,我不太清楚,但是……但是这家伙,实在太恐怖了,我那几个同行的兄弟为了掩护我,就这么一去不复返,唉……”说到这里,伤势沉重且疲惫不堪的石觥有些喘不过来气。

    关横立刻开言道:“石兄,别再说了,我们的疗伤药就算再灵验,也要等你休息一晚上才能治愈大半伤势,这样吧,既然到了土城,你也安全了,咱们明天再详谈,你必须先休息。”

    听到对方出于关心自己,语气里甚至还带着几分命令的口吻,石觥也觉得自己快支撑不住了,便微微颌首,闭上了眼眸。

    旁边的莱孤说道:“关兄弟,你就放心吧,今晚我会好好照顾石觥的,你们在浊河内忙活了大半天,也需要休息,快回房吧。”

    “好,咱们走。”数息之后,关横等人走进偏僻的房间,绿蛟之魂陡忽浮现了出来。

    “关横、关横,还有诸位。”绿蛟扬声道:“刚才我要和你们说的事情,就和大西漠有关系,依我看,那个受伤之人遇上的八成就是九婴!”

    闻听此言,关横微微一皱眉,随即问:“为什么你敢如此肯定?”

    “那是因为,我想起了一些事情。”

    绿蛟此时说道:“我和老九几乎是同时抵达妖族境内的,在没有完全被邪化那一阵子,老九就说如果自己被邪气侵染,为了避免伤害无辜的人、兽类,它肯定会找个无人的区域躲起来,大西漠距离又近,也符合要求,所以应该是它的首选。”

    “说的不错,九婴这个家伙,虽然模样长得有些古里古怪,可心地不错,总是为别人着想。”其余几个神兽也在旁边七嘴八舌说着,凿齿又道:“也许是受了芫歆公主的影响也说不定。”

    “这么说,咱们基本上也可以锁定,最后一只神兽九婴的下落,就在大西漠境内了。”

    关横此时抱着肩膀言道:“不得不说,这也是一件好事,因为咱们既能前往大西漠消灭魇化盟那些家伙,也能顺道沿路寻找九婴的下落,如此两不耽误,是一箭双雕。”

    卿凰、若桃同时点了点头:“不错,我们觉得也是如此。”

    “那就这样决定了,等明天石觥伤势好转,咱们再打听一些具体细节,而后就出发前往大西漠。”

    关横说到这里,拍了拍双手笑道:“所以说嘛,今天晚上一定要吃得饱、睡得好,明天才有精神继续新的旅程。”

    “好啊,我们也去休息了……”几只神兽之魂刚说到这里,关横突然挥掌一拍桌案:“你们先等等,整天就知道休息睡觉,眼看着就剩下九婴没找到了,我说,诸位怎么着也得多出一点力吧?”

    “呵呵呵。”听到他的话,卿凰、若桃和小黑都捂嘴暗笑。

    “呃,真想让我们出力?!”此时有些心虚的说道:“好吧,有什么事情你尽管提,不过我可事先把话说到这,咱的能力有限,你要是出难题,就去麻烦凿齿它们好了,我不掺和。”

    “什么?!你这该死的狡猾东西,要说起鬼主意,就是你多,可你也最懒,竟然恬不知耻推卸责任,不害臊。”

    “就是,当年是谁在灵界自称‘智者神兽’,还说论起动脑子,自己能把我们甩出几十里,是不是你?”

    其余几个神兽你一言我一语,顷刻间把骂得狗血喷头,气得魂影乱抖,关横他们见此情景,一个个都笑喷了,尤其是小黑笑得打跌,竟然哧溜滚到了桌案底下。

    “够了吧,你们几个,凭什么每次动脑子出主意的事情都是由我来做?”有些不服气的说道:“说我懒,你们几个谁不懒?哼,乌鸦掉进煤堆里,谁也别说谁黑丑!”

    “够了,虽然听你们几个神经兽磨牙打屁、互卷互踩也是一种乐趣,不过现在办正经事要紧。”

    关横揉着已经笑疼的肚子说道:“我只是想问问九婴那家伙有什么弱点,到时候方便对付它,这个你们应该清楚吧?”

    “这个嘛……”听到他的问话,都有些愣神了,而后便嘀咕道:“你别说,老九有什么弱点,我还真不知道,别说是我,它们几个估计也弄不明白。”

    凿齿说道:“不错,说起老九,抗击打能力在我们之中绝对强悍,以前我的锯齿矛和重盾根本奈何不了它。”

    封也搭言道:“嗯,当年大家还在灵界的时候,我曾经和老九耍戏,用尽全力猛撞了它三尺,这家伙硬是纹丝不动。”

    修蛇也说:“我的身躯缠裹绞杀虽然犀利,可是却也拿它没办法。”

    白龙和绿蛟异口同声道:“我们哥俩只会水底的伎俩,老九喷吐的水柱比我们还厉害,而且它还会喷火。”

    看到卿凰、若桃和小黑都眼巴巴的看着自己,御雷犴无可奈何的说:“我对老九也有些发憷,因为它的外皮极为特殊,尤其是不惧雷电之力……”

    “哎呀我擦,照你们几个这么说,九婴是铜皮铁骨、刀枪不入,又会喷火喷水,这特么还打什么?老子投降认输算了。”

    说到这里,关横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他转念一想,立刻继续道:“对了,大风呢,那凶禽能上九天翱翔,总不会也害怕九婴吧?”

    “不怕不怕。”呵呵一笑:“大风确实不怕九婴,但是它们两个也打不起来,这俩家伙一个能飞,一个可以遁地钻洞,连碰面都没机会。”

    “呃,九婴、九婴,这么牛掰是吗?”关横摸着下巴喃喃自语:“这样吧,你们先把它的特征、打架习惯都告诉我,最少也得让我心里有数才行。”

    “好,这一点简单,我来满足你。”说着,凿齿晃悠着魂体飞落到他面前,滔滔不绝说了起来。

    众所周知,九婴能御水火攻敌,并且生有九个颅首,长相嘛,肯定好不到哪里去,它那几个脑袋都可以发出婴儿般的哭叫声,与强敌争斗时,还可以搅乱对方心神。

    至于九婴喷吐火焰、水柱的本事,很少有人知道到底是怎么得来的,不过九大神兽彼此都是好友,自然瞒不过凿齿它们。

    那是在无数岁月之前,九婴曾经遇到过联袂出行的水神玄冥和火神祝融,这二人看到此兽生有九个颅首,煞是怪异,不过却没有什么凶戾残暴的倾向,于是称赞九婴是个大吉之兽。

    水神、火神又见九婴当时年幼,在穷山恶水之间没什么自保之力,心生怜悯,送了九婴几样东西,其中包括一块“烈阳炭”,一汪“水灵之精”。

    其中两个脑袋吞下了可以衍生水火之物,九婴从此便有了喷吐烈焰和水柱的能力。

    “这么说,九婴果真和玄冥、祝融大有关系了?”关横听了这些话以后,摸着下巴道:“你们说,要是那我和五行神的关系,与这家伙沟通、沟通,大家有没有机会和平解决一切?”

    闻听此言,几只神兽异口同声说道:“我们估计……应该没可能!”

    “呜噜噜……”封哼了一声说道:“老九那家伙如今被邪气侵袭,脑子肯定不大灵便,你要是能豁出命去和它聊聊,那我们也不反对,到时候死了不要抱怨咱们没劝你就行了啦。”

    “呸,明明是死猪头,却长了一张乌鸦嘴。”

    关横没好气的啐了对方一口,而后说道:“九婴有水火异能,这个我倒是不害怕,但要是彻底打败这家伙,是不是需要特殊招数,或者把九个脑袋一股脑全敲碎,你们难道也没头绪吗?”

    卿凰也在旁边开言:“就是啊,,你再仔细想想,这可是关系到我们安危的大事。”

    “嗨,我说卿凰姑娘,你好歹也是灵王大人的义女,身娇肉贵,那些冒险拼命的事情,让关横去做就好了,到时候我们都会保护你的。”

    御雷犴说着,轻轻落在她的肩头低声道:“还是不要去理会那家伙了。”

    “可恶,你这家伙少在那里离间我和卿凰的感情。”关横晃着拳头威胁道:“滚到一边去。”

    “哼,好兽不和男斗,我忍你。”小犴到底是对他有些发憷,顿时缩到了小黑身侧。

    倏忽间,修蛇突然说了一句:“对了,不用分开攻击老九的所有脑袋。”

    【第四更,大家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o′|┛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