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905章 石觥遇险(第五更爆发)
    “咦?这是……”下一刻,狙突然脸色大变,他颤抖着双手,从箱子里捧出了一样东西,而后嘴里喃喃自语道:“原来是它、原来是它……”

    莱孤在旁边目睹此物,也是满脸愕然,紧接着,他的脸蒙上了一层晦暗之色,那神情,有愧疚、悲恸。

    顾爻和孔世原本有些莫名其妙,可他俩对望一眼以后,突然醒悟过来狙手中之物的来历,眼中陡忽泛起了一丝泪光。

    “姐夫、姐夫。”小黑此时悄悄拽了拽关横的衣襟,她低声问道:“狙大叔手里拿的那片兽骨,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哪里知道?等会族长他们自然会说明的。”关横的的话音甫落,若桃就莽莽撞撞的开口问:“狙大叔,不知这贵重之物是何来历?能说给我们听听吗?”

    “呃?!”狙和莱孤听到若桃的话,才从恍惚中醒过神来,他有些尴尬的笑道:“抱歉抱歉,是我们只顾着自己感伤,却忘了向诸位恩人说明情况,失礼了。”

    “唉。”此时,莱孤也长叹一声说道:“说起来,这也算是北号妖族内三岁小娃娃都知道的陈年旧事了,只是我们自己,却已经忘记,真是该死。”

    接着,西漠土城之主、北号山村寨族长,一起开始叙述过去的事情。那还是北号妖族最初建立的时候,当时第一批妖族人跋山涉水来到这极西酷寒之地,心中不免生出几分绝望。

    试问,有谁不想占据沃土幽林和丰富水源,那才是一族繁衍生息、福泽后世的好地方。

    可这北号山周围,只有穷山恶水,猛兽毒虫,一边是汹涌奔流,经常暴涨,席卷吞噬万物的浊河之水,另一边,则是寸草不生,白昼骄阳曝烈土,夜晚奇寒冻死人的大西漠。

    不过,北号妖族的第一批祖先,还是深深扎根在了这片土地,他们的第一任族长,武勇过人实力强横,带领族人斗猛兽、建家园,数十年间,让小小的北号山强大了起来,可就在那时,人心……也开始变了。

    这位北号山的初代族长,晚年之时变得脾气暴躁、自高自大,他把建立这个强盛妖族部落的功劳,全都归于己身,那些追随自己的老族人、老兄弟,稍有对他不满的,就会遭到无情屠戮,完全不讲昔时情分。

    最终,族人们受不了初代族长的自私,与其发生强烈分歧,就连族长的儿子,也和众人一起离开了北号山,迁居他地。

    一夜之间,初代族长众叛亲离,顿时成了孤家寡人,这惨痛的教训,终于让他明白了自己已经犯下无可挽回的错误,可此时,后、悔、迟!

    痛定思痛之后,初代族长也只有忍受着孤独的煎熬,继续留在北号山,等同于为己身的罪恶,进行自我放逐。

    不久之后,族长无意中得知远方部落的强敌要去侵袭自己族人,对方已经已经移居到了距离北号山数十里外的山中。

    为了赎罪,初代族长必须赶去报信、保护族人不受伤害,他骑着快马昼夜兼程赶去族人们示警,可是却被阻挡在村寨以外,对方不相信初代族长的每一句话,甚至还用弓箭驱逐他,最终,族长悻悻而去。

    转天夜里,强敌部落借助着挖掘地道的便利,杀进了村寨,眼看着毫无防备的众人一个个束手就擒,马上要惨遭屠戮,初代族长却疯狂冲杀进来,原来他始终没有走远。

    以寡敌众的厮杀持续了整夜,初代族长浑身浴血,终于打退了强敌,他自己在解救所有族人以后,重伤倒地。

    那群族人看到族长痛改前非,俱都无比感动,想让对方继续继续担任族长一职,带领大家返回北号山生活。

    但是初代族长毫不犹豫的拒绝了这件事,他说自己犯下的罪过,不是挽救一次族人危机就可以赎清的,不过希望大家能迁回北号山,以自己为戒,牢记“不可叛离本族、分裂族人”的教训。

    而后,这位初代族长挥动兵刃硬生生斩下自己的颅首,他留下的遗言,希望后人保留自己的头盖骨,因为妖族的习俗,就是保留亲人的骨殖,做成各种器皿作为留念,大家看见此物,就会想起昔年的惨痛教训,引以为戒。

    “扑通、扑通。”

    莱孤和狙刚刚说到这里,孔世、顾爻两个长老就流着泪跪倒在他们手捧的头骨前面,齐声呜咽道:“子孙不孝,竟然忘了先祖遗训,导致北号山村寨、西漠土城分裂,真是罪该万死。”

    “唉,狙大哥,我们这么多年,犯的错误也太多了。”莱孤此时叹了一口气:“如今两边族人齐聚北号山,希望以后可以融洽共处,不要再分离了。”

    “不错,兄弟,这块初代族长的头骨,真的是我们这些后人最珍贵的宝物啊。”

    狙感慨的说了一句,旁边的关横、卿凰和若桃也都颇有感触,唯独小黑有些懵懂不知,碍于气氛凝结严肃,她也不敢插科打诨乱说别的话了。

    “这箱子里除了初代族长的头骨,还有一些兵甲器物,估计都是祖先留下来的,咱们可得妥善保管。”莱孤说到这里,顾爻、孔世齐声道:“放心,我们负责沿路护送回北号山,肯定万无一失。”

    狙说道:“那就这样,我们先返回北号山村寨,安排土城这边迁居过去的族人,莱兄弟,你怎么样?”

    “明天就是本月十五,浊河涨水,那绿蛟肯定会现身,我要带着关横他们前去‘龙门’。”

    莱孤说道:“只要他们一得手,而后就会前往大西漠收拾魇化盟那群畜生,这座土城,也就没有用处了,我打算一把火烧掉……”

    “等等,莱兄。”关横突然说道:“这西漠土城已经坐落此地数百年之久,就此焚毁岂不可惜?”

    “是啊,这里每一寸地方,都是昔时先祖用手建造出来的,每块土坯,都有他们的汗水留在上面。”

    莱孤此时神色黯然,他低声道:“我也舍不得毁了它,不过这里要是留下来,只会落到魇化盟之类的恶徒手里,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土城沦为对方的窝巢。”

    眨了眨眼睛,关横道:“魇化盟的事,自然有我会处理。”

    稍微一顿,关横又继续说:“我有一批朋友,正着力对付天下各地的邪化活物,他们也需要一个休息调整的地方,这土城,让我的朋友使用如何?”

    “什么?关公子的朋友开始对付邪化活物了?”闻听此言,莱孤、狙与北号山的二位长老都是又惊又喜,因为那些邪化妖兽和魇化盟狂徒危害四方,让他们着实吃了不少亏。

    顾爻赶紧问道:“不知这些是哪方势力的朋友?”“是妖族御鬼师。”关横笑了笑,又接着言道:“正好,我和他们的长老石觥约定明天在土城这边见面,莱兄,你的意下如何?”

    “这……如果不用亲手毁去祖先辛苦建立起来的土城,又能帮助关公子的御鬼师朋友,我当然非常高兴。”

    听了对方的话,莱孤心中泛起几分欢喜,虽说他和土城的居民以后都要迁居北号山,但土城这里要是常年有人打理居住,自己偶尔也能回来看看,那就太好了。

    关横说道:“具体的细节,等到明天石觥来了以后,你们再商量,我和卿凰她们现在就开始准备如何寻找、擒获绿蛟的细节了。”

    狙和二位长老说道:“那我们也先告辞啦。”

    ……

    与此同时,大西漠中心区域。

    脚下是一望无际的荒漠,头顶是能把人晒化的炽烈骄阳,,石觥领着几个御鬼师步履艰难的向前走着。

    “石大哥,经过这段时间的探查,魇化盟那群杂碎在大西漠真是有不少地盘,咱们回去以后,可得提醒关公子他们多加小心了。”

    “说得不错。”

    听到同伴的话,石觥点了点头:“这一路走来,咱们着实遇到不少能够完全邪化的妖兽和杀手,不过全仗着关公子赠送给你我鬼物的那些原火之力,能轻而易举杀灭对方,眼看着和关公子约定会面的时候要到了,咱们也该……嗯?!”

    就在下个瞬间,这些经验丰富老道、实力不弱的御鬼师陡忽注意到前方地壳震动颤晃不止,似乎有什么东西要冒出来。

    “快,向四周躲避。”石觥立刻挥手说道:“这荒漠里有数不清的危险敌人,大家注意安全第一。”

    “好。”众人答应一声,风声陡起人影四散奔窜,眨眼工夫,他们消失在了原地。

    “呃啊啊啊”一声惨叫,立时惊动了躲在十余丈外岩石后的石觥,他拢目光定睛细瞧,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这是……”

    “呼”一颗从天而降的硕大头颅倏地从天而降,叼住刚才奔逃惨叫的家伙,就只听“咯剌剌”刺耳响声接连不断此起彼伏。

    此人周身散发的邪气顷刻被彻底挤压出来,那硕大头颅微微一扬,转瞬就把邪气全部吸收殆尽。

    “身上有邪气,肯定是魇化盟的人。”石觥在暗处观察看得触目惊心,心想,这是什么怪物,竟然还会吞噬魇化盟杀手的邪气。

    “不好,快走,这凶兽一发起疯来,咱们都是死路一条。”不远处,凄厉的嚎叫声突兀响起,紧接着,有四个人发足狂奔向周围奔逃。

    可是转瞬间,半空再次掠来不同巨大头颅,猛地张嘴喷出火焰、水柱这两种截然相反的攻击,四个魇化盟杀手不是被烧成焦炭飞灰,就是被急速水柱碾压成血肉齑粉彻底迸散。

    “呼唰唰唰”那几个头颅在灭杀对方的同时,汇聚一处产生绝强吸力,顿时把残留邪气摄走吸收。

    “这凶兽能够吸收邪气,而且实力强横,绝非我们这些御鬼师能对付的角色,必须赶紧回去通知关公子才行。”石觥想到这里,立刻从岩石后探出脑袋打手势,让大家迅速撤离此处。

    可就在众人试图离开此处时,那嗅觉敏锐的凶兽突然爆发出一声惊天动地般怒吼:“嗷呜”

    “噗、噗!”两个实力较弱的御鬼师顿时喷血重伤扑倒在地,石觥眼见如此,顿时急得目眦欲裂:“弟兄们!”

    “石大哥,快走,给关公子报讯要紧。”剩余的两个御鬼师猛地一推石觥肩头,将其迅速送出数丈之外,他们齐刷刷掠向受伤同伴,嘴里还叫道:“我们来掩护你!!”

    闻听此言,石觥心头一沉,他知道对方这一去,肯定是十死无生,可不赶紧把这些消息送回西漠土城,兄弟们的牺牲就白费了。

    目光疾扫,看见附近有几匹魇化盟杀手用来充当做起的“西漠单峰驼”,石觥咬牙掠身落在其中一匹身上,这畜生身上有邪气附体,还要挣扎,顿时被石觥的鬼物狠狠揍了一拳,吃疼之下向远方飞速跑去。

    “总算是逃……”骑着单峰驼狂奔的石觥心中稍一放松,身后护驾的石鬼王突然发出凄厉吼叫:“嗷!!”紧接着,一道炽烈火焰破空而来,狠狠击中了他后背。

    “噗”剧痛袭身的同时,他一口血箭霎时间疾喷而出。

    石觥临昏迷前兀自狠狠匝住单峰驼脖颈,他嘴里喃喃自语:“跑……快跑……”

    ……

    时间过得飞快,眨眼就是第二天拂晓,关横站在西漠土城外的码头附近,身后是莱孤以及站着卿凰等人。

    看着眼前哗啦作响,不停翻滚疾涌的浊河巨浪,他沉声说道:“水势,涨得很快,照这样下去,很快就会蔓延到龙门附近,莱兄,我说的没错吧?”

    “不过,按照以往的时间推算,大概在小半个时辰之后吧。”

    莱孤的话甫一出口,关横扭头说道:“那事不宜迟,我们立刻过去。”

    言罢,他还对卿凰一使眼色,对方立刻拍了拍衣襟里的赤纹参,表示明白。

    ……

    少时片刻之后,浊河上游,“龙门滩”附近。

    “几块残破的长条石头?这就是龙门了?”小黑此刻凑到若桃的耳边说:“这地方也太寒酸了一点。”

    听了她的话,若桃笑道:“嘁,就你话多,一会我就把你扔进水里,让你和绿蛟玩玩。”

    “你敢,信不信我让小犴用雷电之劲劈你?”小黑嚣张无比的晃了晃拳头,若桃哈哈一笑:“不信不信就不信。”

    “喂,你们两个活宝安静一点。”

    【第五更,大家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