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902章 惑心紫兰
    “啊,什么人?!”那只有黑气境界的桑邦一捂剧痛无比的手腕,失声喝问,若桃却在半空陡忽出腿旋踢,砰然正中对方脸颊,桑邦顿时喷血倒飞,掌中的孩子被若桃夺了过去。

    “你真是个畜生,小孩子和无辜妇人都不放过。”若桃说着,把小女孩崇崇还给了妇人楚眉,此时此刻,那受伤不重的桑邦急忙滚爬起来,看到若桃周身散发着紫气之息,吓得他扭头就想开溜。

    “不许跑。”小黑的声音突然响起:“犟驼、尸马,踢这坏蛋,快踢他。”

    “嗷呜”闻听此声,犟驼和尸马从斜刺里疾扑而出,四只前蹄悍然落在对方手脚上,就只听咯剌剌暴响不断此起彼伏,这家伙惨叫声也响彻整座上古妖族遗迹,他的四肢骨头全被踏碎了。

    若桃一挥手叫道:“喂,先不着急把他弄死,听说这混账东西认识御鬼师长老‘闻桂’?正好,姑奶奶要盘问他几句话。”

    ……

    与此同时,关横和卿凰潜进了水底岩窟,二人前行数百丈,突然发现左侧有个朝上的隧道出口,婴白鬼正在那边招手,他们互相对望使了个眼色,立刻游了过去。

    “哗啦……哗啦……”下个瞬间,两人竟然从水里探出头来,关横叫道:“哈,没想到这里还有空气流动的地方,能正常呼吸,感觉还是蛮不错的。”

    卿凰此时也站在水边的地面上,她打量四周,随即说道:“阿横,你看到的那两个铜片路线图,有没有这种地方?”

    “我记得是没有,也许经历数百年岁月冲刷,这水底岩洞改变了一些也说不定。”关横此时摸着下巴说道:“这样吧,往前走走,说不定能看见不一样的东西。”

    话音甫落,他挥手开言:“婴白鬼,老规矩,你去前面探路,猎獬,你也释放一些金线分身,看看附近有没有岔路之类的。”

    “明白。”猎獬真魂倏忽抖颤,分出不少金线向周围散去,婴白鬼一晃,早就跑得没影了。

    “走……嗯?!”关横刚要招呼卿凰往前,可是却发现对方眼神有些不对劲,他立刻问道:“你怎么了?”

    “阿横,你看、你看呐,那朵花,好美……”卿凰此时瞧向前方的两眼发直,她低声说着,就想那里迈步走去。

    “你先等等。”关横伸手一拽对方胳膊,卿凰的脸色顿时一沉:“可恶,放开我!”

    “砰!”就在下个瞬间,卿凰毫不犹豫的挥拳打在关横肩头,他顿时向后趔趄退了两步。

    此时此刻,关横冷眼向侧面一瞧,终于发现水边大片峭壁上方有异,那里长着一朵耀眼的紫花,看到那东西的瞬间,他的脑子都忍不住恍惚起来。

    “唰。”但是下一刻,关横眼中陡忽泛起一丝原火之力的火星,顿时刺激自己的脑子清醒了过,他心中暗道:“好险,一朵花而已,竟然迷惑人心之力。”

    “呃啊啊啊不要拦着我,我要去摘它。”说时迟,那时快,卿凰双眼赤红,晃着一对粉拳冲着关横打了过来,她想冲过对方的拦阻,攀上峭壁去摘花。

    “不行,你已经被迷惑了,别过去,那朵花有古怪。”

    “嘭!”不等关横说这句话,卿凰又是一拳打在他的心坎上,劲道还不小,但是关横可舍不得还手,心说打你一拳我可是会心疼死的。

    “啪、啪!”电光火石间,关横双手疾伸,迅速攥住了对方的皓腕,而后把卿凰的身子抵在岩壁上,他也紧紧靠了过去,同时说道:“凰妞,看看我的双眼……”

    “呃?!”闻听此言,卿凰不由自主瞪大美眸和他对视起来。

    “对了,就是这样。”关横低声说着,自己眼中的原火之力迅速飘向卿凰的双眸,就是刹那间的轻轻一碰,顿时把对方眼中那股诡异的赤芒炼化。

    “呃……呃……”此时此刻,卿凰没了刚才那副凶巴巴的模样,一双美眸再次黑白分明,闪动着温柔之色。

    “嗯……”

    关横见状,终于忍不住低头用嘴印在了对方双唇上,卿凰才刚刚清醒,下意识配合了半晌,这才缓过神了把他推开:“喂,有完没完?我只是眼睛瞧见不净的东西中邪而已,这嘴、这嘴又没中邪。”

    “呵呵呵,刚才我可是挨了好几拳,现在身上还疼着呢。”关横说道:“难道说,要有一点补偿也不行吗?”

    “补偿、补偿……一天到晚,你这小色鬼只会想着这种事情。”虽然嘴里这么说,可卿凰看到关横眼角的淤青,还是忍不住,用手指轻轻一抚,问道:“疼不疼?”

    “你要是没推开我的话,就不疼喽,现在嘛……”关横坏笑道:“还有一点点。”

    “嘁,对了,你看对面峭壁上那朵该死的紫花。”卿凰现在也不说那朵花漂亮了,指着对方说道:“都是瞧见它,才会害得我发疯中邪。”

    “奇怪。”关横嘀咕了一句:“看这朵花的外貌,很像我以前在句芒离宫听神使黄藤提到的‘惑心紫兰’,但是这种植物早就始终几百上千年了,怎么会在这里出现?”

    “那就只能说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了。”卿凰搭言道:“喂,为什么咱们现在看着这花,却没有被继续迷惑?”“有两点原因,都是我听来的。”

    关横此时解释道:“第一,惑心紫兰影响人类或者活物,只会从瞳孔将某种暗示传进脑子里,没有其他方法,而且只能起作用一次,第二,咱们体内有了原火之力抵御惑心紫兰的影响,它在你我面前,已经废了。”

    “原来如此,这东西真可恶,害我受迷惑,打了你好几拳。”闻听此言,卿凰恨恨的说道:“要不然,你想个办法把此物弄下来,咱们将其踩个粉碎出出气也好。”

    “那就可惜了。”关横笑道:“惑心紫兰虽然会影响活物的思维,使它们的情绪暴躁紊乱,可也是难得的灵草,我心里有个主意……”

    说着,他在卿凰耳边嘀咕了两句,对方吃惊说道:“你竟然把‘它’也带在了身边?!”

    “那当然,万一遇到绿蛟,咱们这个小宝贝可是能派上用场的。”

    言到此处,关横抬头瞧了瞧对面峭壁的高度,他说道:“有些陡,攀爬很吃力,这样吧,猎獬,你上去把这惑心紫兰摘下来。”

    “好,终于用上我了。”猎獬真魂倏然浮现在二人眼前,它嘿然笑道:“刚才你们亲热半天,我还以为二位对那株紫花已经没兴趣了呢。”

    “你真嗦,偷窥可不是好习惯。”关横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学学它们如何,人家就……呃?!”

    他这句话还没说完,卿凰腰带上那几个宝石同时晃出魂影,正是、凿齿、封、修蛇和白龙它们,这些没正经的家伙笑道:“嘿嘿,不好意思,其实我们都看见……”

    “呃?!”卿凰一看到它们,再联想起刚才自己和关横亲热的模样,顿时气得尖叫起来:“呀啊啊啊你们这些下流神兽,太过分了!”

    “哇呀,这声音,可以媲美芫歆公主的尖叫了,弟兄们,快撤。”

    的话音甫落,自己魂体率先钻回宝石内,其余的神兽之魂也都忙不迭隐身起来,卿凰此时呼哧带喘,脸颊绯红跺了跺脚:“下回说什么也不带你们出来了,讨厌。”

    “嗖”趁着神兽们和卿凰胡闹,猎獬已经把惑心紫兰摘了回来。

    “嘿嘿,这是你们要的花。”猎獬说完这句话,就把东西递给了关横。

    “嗯,现在就看它的了。”关横言罢,从怀里小心翼翼取出一物,原来是人面赤纹参,对方在他脑中低声问道:“哥哥,你有什么事?”

    “小灵参,这回让你吸收一个有趣的家伙,我希望你能连它的能力也一并吸收。”此时此刻,关横把左手紫花、右手赤纹参往一起凑了凑。

    他接着开言:“此物名唤‘惑心紫兰’,只要被活物瞧上一眼,对方就会被迷惑住,这种能力很有意思,小灵参,你试试把紫兰吸收,看看自己能否使用这种异术。”

    “明白了,既然是哥哥的意思,那我就试试。”

    赤纹参的话音甫落,立刻在关横掌中微微颤动了起来,紧接着,它散发出自己的灵息形成涡流,不断挤压那朵紫花,数息间将其变为齑粉,“呼呼呼”这些紫兰粉末瞬息就涌进了灵参内部。

    “呃?!咦……这、这是……呃啊啊啊……”倏忽间,刚刚吸收粉末,赤纹参惊慌尖叫声赫然响起,关横的耳朵嗡嗡作响,顿时吓了一跳,他对着掌中的灵参大叫道:“喂,你怎么了?”

    “唔唔……我的灵参本体好热、好难受啊,哥哥,我受不了了,救我、快救救我。”赤纹参此时带着哭腔惊叫,关横也是一时手足无措,卿凰可听不见灵参的声音,她急忙问道:“究竟怎么了?”

    “小灵参,说它、说它自己难受,很热……对了。”关横脑中灵光迭闪,倏地抓向卿凰背上莲花奇刃:“此物让我用一下。”

    转瞬间用力一抖莲花奇刃,“唰唰唰嗖嗖嗖”风声陡起,一股极寒冷气顿时裹住了关横整个手掌,自然也将赤纹参一起冻住,他随即问道:“怎么样?好点没有?还感到热吗?”

    “呃……稍微好了一点,可、可还是好难受。”赤纹参的声音在关横脑子里焦急响起:“哥哥,我是不是要死了?我好害怕呀。”

    “小灵参你放心,是我出主意让你吞噬惑心紫兰,绝不会让你出事的。”

    关横的话甫一出口,下意识的狠狠一攥掌心,五指收拢的瞬间竟然将冻住手掌的坚冰震碎,可能也是因为太激动没注意,那些碎冰接二连三划过掌缘,造成了不少细小伤口,点点滴滴的热血都淌了出来。

    “哎呀,你流血了。”

    卿凰见状心中一疼,就想拿出手帕给他包扎起来,关横眼珠一转突然想起以前的事情,他立刻说道:“小灵参,你别紧张,赶紧把我手掌伤口上这些血都吸收掉,快点。”

    “好……”赤纹参此时因为本体产生剧痛,十分虚弱,听到关横的命令便立刻之行,转瞬间,不少鲜血都被它吸收了。

    可是此时,关横的脸色稍微有些苍白,卿凰在旁边说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你忘了吗?我体内可是有岳父大人灵王灌注的十分之一本源灵力。”

    关横笑了笑,又继续说道:“这些灵力,会随着血液输出,帮助小灵参滋补本体,希望它能够没事,毕竟造成现在这种状况,也是因为我的莽撞。”

    “哥哥、哥哥,我感觉好多了,已经不难受了。”小灵参的声音赫然响起:“你赶紧止血吧,我不想把你的血都吸光啊。”

    “呵呵,这小家伙还挺关心你的安慰,来,我给你包扎伤口……”卿凰刚说到这里,她和关横同时为之一愕,他们齐刷刷叫道:“怎么,你(我)能听见人面赤纹参的声音了?”

    “那是因为我、我好像能够凝聚出灵体了。”

    就在二人面前,赫然浮现出一个拳头大小的灵体,他们瞧得清楚,是个好可爱的娃娃小脸,卿凰笑道:“哎呦,好漂亮,恭喜你成功凝聚灵体了。”

    闻听此言,赤纹参灵体在她周围唰唰转了两圈,还说道:“姐姐、卿凰姐姐,你才是真漂亮呢,难怪哥哥会那么喜欢你。”

    “嘿嘿,你这张小嘴还真甜。”卿凰此刻毫不客气的言道:“阿横,你粗手笨脚的,以后小灵参的本体就让我保管了。”

    “呃?!”听了她的话,关横叹了一口气:“行吧,什么都依你。”

    ……

    另一边,大西漠边缘的上古妖族遗迹。

    若桃和小黑总算问明了那个叫桑邦的家伙是什么来历,他就是昨夜死在古旧地宫那个御鬼师长老“闻桂”的手下。

    在闻桂和自己那帮子手下败亡惨死的时候,桑邦在地宫外面负责接应,见势不好,这家伙跑得比兔子还快,这才得以脱身。

    这座上古妖族遗迹,就是闻桂的临时窝巢,他原本就打算率众投奔大西漠尽头的魇化盟,就把自己多年的积蓄家底暂时藏在这妖族遗迹地宫里,因为地宫里面岔路很多,这家伙还亲自绘制了一张兽皮地图。

    【第二更,大家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o(n_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