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901章 水底岩窟(第一更)
    “胆小鬼,这样只会让我鄙视你。”关横半开玩笑说了一句,狙却在旁边说道:“老夫的凫水之术还可以,要不是受了伤,倒能陪你走一趟,只是现在……估计够呛。”

    “阿横,还是我陪你去吧。”卿凰说完这句话,关横立刻夸张笑道:“就知道你对我最好。”

    “呵呵,哪有,我只是担心你一个人去有危险。”卿凰说道:“我刚才看了一下,外面的雨小了很多,这样吧,咱们现在就出发如何?”

    “要不要等到月完全停下来再说?”

    听了若桃的话,关横摇了摇头:“这下不下雨,浊河的河底估计也是一样,既然如此,我们没必要耽误这种时间,还是直接下水就行了,别忘了,我和卿凰都能御使水行之力,在河底来去自如,完全没问题。”

    “说的也是,那我就放心了。”若桃微微颌首:“不过这浊河可不比雒水、宿龙河,肯定另有一番凶险,你们多加留神。”

    ……

    少时片刻之后,西漠土城附近的河滩,关横和卿凰冒着淅沥小雨来到此处,后面跟着若桃、小黑等人,他朝着后面一挥手:“行了,你们都回去吧,估计要不了多久我们就能回来。”

    “好。”小黑此时叫道:“喂,姐夫,要不然我也陪着你去如何?”

    “你?”关横一笑:“还是算了吧,待会见。”

    “噌噌噌噗通!”转瞬间,关横和卿凰二人就纵身落入了水中,这浊河之水原本极深,再加上此时是涨水期,他们下水时几乎被直接冲走到远处。

    “啪。”二人的手紧紧一握,释放周身所有灵气,水行之力瞬间张开屏障,让他们顺利河底沉去。

    “呵呵呵,这是第几次在水里同游了?”关横轻轻在卿凰耳边说道:“你的感觉如何?”

    “还不是和以前一样吗?”卿凰嘀咕道:“当然,如果你不把我的腰搂得这么紧,让我喘不过来气的话,感觉会更好。”

    “哈哈哈,我也是怕你被水流冲走嘛。”关横微微一笑:“说到底,我的游泳技巧也比你好得多……”

    “胡说,明明是我游得比较快。”卿凰心中带着几分不服气,立刻挣开关横的手臂,唰唰唰几下向前疾游而去,她的嘴里还说道:“喂,有本事过来追我呀。”

    “嘿嘿嘿,如果追上的话,是不是有奖励?”关横的话音甫落,急忙分水踏浪紧追了过去。

    “奇怪,咱们追不上她?”关横满以为自己数息之间,就可以抓住卿凰的皓腕,可是却和前方水里那道曼妙婀娜倩影的距离越来越远。

    心中疑惑纳闷,他定睛细瞧,顿时叫了一声:“好啊,我上当了。”

    话音甫落之时,他猛然一踩身后的河水,顿时把全部灵气瞬间释放,而且同时喊道:“婴白鬼,用你的力量把我往前推。”

    “吱吱。”说时迟,那时快,听到命令的婴白鬼魂影一晃,顿时推着关横后背向前用力游去。

    “嗤嗤嗤哗啦啦”分水之声急促迅猛,关横游动的速度何止快了数倍,顿时来到了几丈外卿凰的身后,“啪!”张开双臂把对方的纤腰稳稳匝住。

    “咦,你怎么……”卿凰扭头一看关横追来,又见到他身边的婴白鬼,不由自主低呼一声:“好啊,你作弊。”

    “哼,你还好意思说我作弊?!”关横抱住对方的手可没撒开,嘴里却喊道:“白龙,你给我出来!”

    “哎呦,我也被发现了。”电光火石间,白龙之魂老老实实从卿凰的裙缝里飘了出来,关横一看它躲藏的位置,顿时气得七窍生烟:“那么隐秘的地方,只有我才能看。”

    闻听此言,白龙哼哼唧唧说不出话来,卿凰却羞红了脸,她说道:“好啦,我用了白龙为自己加速,你也让婴白鬼帮忙了,大家这次就算平手吧。”

    “那不行。”关横坏笑道:“分明是你作弊在先,必须给我补偿,来,在这里……”

    说着,他指了指自己的脸颊:“啵一下吧。”

    “讨厌,婴白鬼和白龙都看着呢。”听到对方的话,关横对着一鬼一兽的魂影挥手道:“滚滚滚,都离这里远一点,没看见本少爷要做正经事吗?”

    那两个家伙闻听此言,顿时在水中化为两条向前疾飙的水泡长线,关横随即低语道:“这下没谁看见了吧?还不快点安慰我脆弱受伤的心灵。”

    “哼。”卿凰知道继续纠缠下去的话,也得“屈从”这家伙,只好用红唇轻轻在关横脸上点了一下。

    “呵呵呵,好香,再来个热烈点的好不好?”关横刚要得寸进尺,不远处的河底陡忽发生一阵剧烈震动,他和卿凰顿时感到有些不妙。

    “那里是婴白鬼和白龙离开的方向,赶紧过去看看。”话音甫落,他俩立刻分水破浪,迅速游曳了过去。“砰砰砰啪啪啪!”

    二人刚刚赶到那边,前方水底赫然响起沉重的碰击声,搅得河底泥沙不断翻涌,彻底弄混了周围数丈内的河水。

    “哎呦,你们可来了。”此时此刻,白龙之魂尖叫着径直掠到卿凰身边,它说道:“刚才游过这里的时候,婴白鬼和两只‘彩鳞金鲵’动手打了起来,你快想想办法制止它们吧。”

    “金鲵?!可恶,又是它们。”此时河底泥沙稍微沉淀,关横勉强能看到前方情景,只见婴白鬼和一只较大的彩鳞金鲵正在拳爪过招硬撼,另一只小一圈的金鲵则是在周围不停游曳,伺机扰敌偷袭。

    “是你!”关横看见那只小点的金鲵正是之前被自己和若桃教训过那家伙,想想此处和对方落水的地方并不远,它们游到这里也不稀奇。

    “唰哗啦啦”电光火石间,关横骤然一蹬水,挪移到了这家伙近前,“砰!”挟裹“水灵之精”的一拳正中金鲵后背,打得此兽大嘴甫张,无数河水顿时咕嘟嘟倒涌进了它的嘴里。

    “呱呱”剧痛之下,小金鲵尖叫着一缩身,正好看见气势汹汹的关横,它可没忘了不久之前被关横教训的事情,顿时吓得魂飞魄散。

    “滚!”关横一声低喝,再用凌厉眼神狠狠瞪视对方一下,小金鲵这家伙立刻舍了自己的同伴向远处逃之夭夭。

    “咕咕?!”那个正在和强敌动手的大金鲵看到同伴开溜,登时吓了一跳,“砰砰砰!”头脸身躯转瞬就被婴白鬼连捶几下,打得它晕头转向,哧溜一下向着前方河底疾窜而去。

    “吱吱吱”婴白鬼一声低啸,毫不犹豫地追了过去,卿凰在后面叫道:“喂,穷寇莫追……”

    “等等,你快看对方逃跑的地方。”关横倏地一指前方:“那不就是个巨大的水底岩窟吗?我记得咱们要找的也在这附近,没错,就是它了。”

    “一起追过去。”二人瞬间达成共识,朝着前方疾掠而去。

    彩鳞金鲵此刻四肢疯狂划水,豁出命似的飞速逃窜,就是甩不掉后面的婴白鬼,关横他们也在后面紧追,直把这家伙急得像是尾巴着了火一样。

    “咣当!”慌不择路之下,金鲵一头撞在巨大岩窟侧面的石壁上,竟然拱出一个孔洞窟窿,这家伙毫不犹豫的就钻了进去。

    “吱吱!”婴白鬼的叫声响起同时,拳头重重击打在孔洞旁边,却还是让对方溜了。

    “唉,可惜。”一听到卿凰这么说,关横笑道:“算啦,咱们也没必要赶尽杀绝,婴白鬼,你到前面,先进岩洞里去探路,我们随后就到。”

    婴白鬼答应了一声,倏地窜进了前方那个岩洞。此时,关横唤出猎獬真魂说:“喂,在这洞口布置几只金线分身吧,以防万一。”

    “好,放心吧,我的分身随时都能和本体联系上,到时候在这迷宫里迷路都能返回。”说着,猎獬就用魂体释放出几道金光四散而去。

    “卿凰,咱们走。”关横伸手一挽对方的皓腕,和她同时向着岩窟内疾游而去。

    ……

    另一边,比邻西漠土城的浊河岸边,此时风歇雨住,晴空初现,小黑坐在岩石上,晒着河畔的阳光,满脸惬意地说道:“哎呀,好舒服、好舒服啊。”

    “能晒晒晨曦是很不错。”若桃在她旁边说道:“喂,狙族长、二位长老和莱孤他们都回土城了,咱们是不是也……”

    “不着急,难得姐夫和卿凰那家伙都不在,咱俩应该到附近好好玩一玩。”小黑抱着吞鬼喵,脸上突然出现一丝坏笑:“桃桃,难道你想留在土城,闲得无所事事吗?”

    闻听此言,若桃立刻说道:“当然不想,那……你说吧,咱们去哪里玩?”

    “这个容易选择。”

    小黑噌的一下从岩石上落到平地,她说道:“我已经在莱孤大叔那里打听清楚了,距离此处不远十多里地,有个大西漠边缘的‘上古妖族遗迹’,那里有座废弃的城池,好多年没人去过,不如咱们去看看,你说怎么样?”

    “嗯……好吧,正好尸马和犟驼都在咱们身边,骑着它们迅速往返也容易。”

    若桃也是闲极无聊,便微微颌首点头:“不过你得答应我两个条件,第一,凡事都得听我的,第二,快去快回,免得被公子他们返回时发现咱们不见了,那样我会挨骂的。”

    “行行,只要能去新奇有趣的地方玩玩,我全听你的都可以。”小黑说着,自己率先骑上赤瞳犟驼,而后招手道:“走吧。”

    “呵呵呵,但愿一切顺利,咱们只要去逛一圈就可以回来了。”话音甫落,若桃也跨上了戎宣尸马,她们就此一路扬尘疾驰而去。

    少时片刻之后,大西漠边缘,上古妖族遗迹。“哇,这里好大,面积宽阔,应该不在西漠土城之下吧?”

    小黑感叹了一声,随即跳下犟驼,吞鬼喵从她衣襟里钻了出来,也啪嗒落在了地上。若桃瞥了一眼她们说道:“喂,看好这猫崽,可别让它乱跑。”

    “知道了,吞吞最近老实多了,就像我一样。”听了小黑的话,若桃轻轻啐了一口:“呸,睁着眼说瞎话。”

    她俩刚要再几句打闹的话,此时犟驼突然嗷呜叫了一声,它是紫气妖兽,感官听觉异常敏锐,故此率先发现前方有些不对劲。

    “小黑,你和猫儿别出声,咱们悄悄过去看看。”若桃的话音甫落,已经带着她向前方摸了过去,犟驼、尸马警戒后方,走得也是高抬蹄、轻落步,犹如棉花落地,没有声响。

    前方,就是上古妖族遗迹的一片残垣断壁,此时正有人在扯着嗓子争吵,而且声音越来越大。

    “少嗦,快把你们找到的东西拿出来,不然的话,我就先宰了这小娃儿。”这威胁吼声甫一出口,小黑和若桃就已经从高大岩石后探出脑袋,向前望去。

    原来正有一个妖族彪形巨汉,右手拎着开山刃,左掌扣住一个四、五岁小女孩的小脑袋,不顾对方哇哇哭泣,威胁着对面的两个人。

    那两个人似乎是对夫妇,小女孩是他们的孩子,男人苦苦哀求道:“桑邦大爷,我们根本就没拿您的东西,实在是冤枉,孩子是无辜的,请你、请你先把崇崇放开吧。”

    “杨湖,你少废话,我说东西是你们拿的,肯定不会有错。”

    妖族巨汉桑邦大吼道:“抢我的宝贝地图,简直罪该万死,你们别看老子的后台‘闻桂’已经完蛋了,可要想宰了你们,就和碾死一只蚂蚁没区别。”

    说到这里,此人手掌一用力顿时捏得小女孩崇崇的脑袋咯吱吱作响,这孩子顿时痛哭流涕:“爹爹、娘亲,救我啊啊”

    女儿是娘身上掉下的肉,这话一点都不假,妇人眼见对方虐待自己亲女,顿时尖叫一声不顾一切的扑了过去:“放开我女儿!我和你拼了。”

    “臭婆娘,老子要你死!”桑邦眼中凶芒迸现,倏地抡起巨刃劈了过去,劲风席卷扑面,寒光迭闪,竟然要将对方一剖为二。

    杨湖妻子危险,顿时惨叫一声:“楚眉,快躲。”

    “住手!!”

    “唰啦啦砰!”说时迟,那时快,岩石后赫然窜出若桃声音,呼喊之间她抖手甩出锁链断掌,此物顿时隔空打中对方的兵刃,将其震得脱手疾飞而去。

    【第一更,大家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