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900章 河底宝藏(第五更爆发)
    卿凰站在隔壁的房间门口,一边欣赏雨景,一边语带揶揄地说着。关横却踱到她身边,在卿凰耳边低语:“是啊,我自己不知道,不过你可是很清楚,万事瞒不过‘枕边人’嘛。”

    “去你的,说话没个正经。”卿凰说到这里,突然把话锋一转:“御雷犴和小黑呢?给你这么一搅和,我都没看见她们去哪里了。”

    恰在此时,站在屋脊下的若桃喊道:“哎哟,小黑,别往房顶上爬呀,雨天风大,上面太滑站不稳。”

    闻听此言,关横和卿凰顿时齐声骂道:“这个惹祸精!”

    下一刻,小黑就被六伥鬼一起出手从房顶拽了回来,关横一边给她擦着头上的雨水,一边骂着:“小东西,刚才好悬你知道吗?差一点就摔死你!不长记性,我说过,这几天不要节外生枝乱惹麻烦,你偏偏不听。”

    “我、我也是……一不留神才跑上去的。”小黑说着,悄悄攥住自己的项链,因为关横之前提到过,如果她要是再惹事,这项链就要被没收了,不过关横似乎忘了自己说过的话,这丫头暗中松了一口气。

    此时此刻,御雷犴说道:“关横,其实也不怪小黑,是我刚才一时贪食雷电,这才冲到房顶上去的。”

    “哼,你们这些神兽一个个都不听话,也不知道芫歆公主过去是怎么管教的,也太失败了。”

    关横心中暗自腹诽,随即摇了摇头:“算了,现在也不是和你计较的时候,若桃你去看看这雨小了没有,我记得孔世顾爻他们会从北号山赶过来,要是被暴雨拦在半路上那可就麻烦了。”

    “不要紧,大家都已经过来了。”

    就在此时,莱孤领着几个身披蓑衣的人走进了客厅,他说道:“运气不错,我清晨起来就发现天色发昏要下雨,于是拿着蓑衣骑马赶到了土城之外十余里,没过多久,就看见这几位了。”

    “哈哈,多亏了莱兄的蓑衣,要不然,我们几个就变成落汤鸡了。”孔世说着,脱下了身上湿漉漉的蓑衣,旁边的顾爻笑着照做了。

    此刻,第三个人默不作声的显出了真容,关横见他就是一愣:“狙族长,原来你已经醒了。”

    “哈哈哈,这位一定是关兄弟了,咱们可算是第一次正式见面,老夫狙有礼了。”

    这位北号妖族的族长相貌粗豪,说话声如洪钟,顿时引起了关横的好感,他笑着回礼道:“族长贵恙初愈,竟然不辞辛苦来到土城,辛苦了。”

    “老夫此来,就是为了见见你这个救命恩人,要不然可是寝食难安。”

    狙说道:“早些天就收到了九岭妖族相柳族长、伊水妖族马腹族长和钟山妖族烛龙的传信,说是公子高义,不辞辛苦,到处奔走消灭邪化活物,这可是福泽苍生的大事,连我这个老朽都跟着沾了光。”

    言到此处,狙又是深深鞠了一躬:“关公子,这一礼,我不为自己,是替整个北号妖族的族民和死去的宋鹄,感谢您做的一切。”

    “哎呀,族长,这个实在是不敢当。”

    关横急忙说道:“大家相识一场,都是朋友,帮点小忙理所应当,再说了,魇化盟那群杀手原本就是我们的宿敌,这种败类就算是没有惹到妖族诸位,也是非翦除不可。”

    “说的是,这群家伙确实可恶,只要能帮忙消灭他们,你尽管开口。”狙此时又说:“要是公子不嫌弃,老朽称你关兄弟如何?”

    “可以可以,族长,既然你已经醒过来,那么关于和你相斗那头绿鳞水兽的事情,我也想打听一下。”关横接着开言道:“此兽身上蕴藏大股邪气,必须尽快抓获制服,不然会给北号山周遭,甚至天下众生造成麻烦的。”

    “嘿,说起这头绿鳞水兽,我就是一肚子气。”狙看到周围众人都在门口站立,于是咧嘴一笑,迈步走到客厅桌案前坐了下来,大家也都跟着入了座。

    他这时才接着说道:“现在回想起来,还是历历在目,那天我见到水兽在浊河岸边毁坏北号山的渔船,一时愤怒下水和对方恶斗,说真的,此举确实有些太过冒险了。”

    当时的情景,此时再被狙描述出来,又有另外一番曲折。

    原来狙在水里不敌绿蛟之威,被对方疾喷水柱打到半空的时候,初时伤得不算太重,却没料到对面岸上不知从哪里飞来一道攻击,那是邪气汇聚而成,正好和绿蛟的水柱两面夹攻,重伤了狙。

    “族长,你被浊河对面岸上的攻击暗算了?!”孔世此时吃了一惊:“这些话,之前你怎么没对我们说过?”

    “废话,老子刚刚苏醒几个时辰,最初脑子昏昏沉沉,能和你们说两句话已经不错了。”

    狙和二位长老是多年的好兄弟,说话从来都是肆无忌惮,他接着开言道:“中了那攻击以后,我觉得五内俱焚,实在是难受的不得了,后来……后来就被你们带回了村寨。”

    旁边的关横说道:“之后的事情,我们也经历了,当时大家刚刚到达北号山村寨,族长你就失控冲出了自己的住所……”

    “对呀、对呀,狙大叔那个时候好凶啊。”小黑此刻搭言说:“一拳就打飞了宋亚,接着就狠狠揍了他一顿。”

    狙这时老脸一红:“说起这件事,老夫还真是对不起那个傻孩子,宋亚平时最喜欢和我玩‘打架游戏’,我看他经常在山林出没乱跑,容易出危险,于是就把格斗技巧教给了他,希望这孩子不要记恨我。”

    “族长,时间是弥补一切的良药,你就不必在意这些事情了。”关横劝了一句,狙点了点头:“嗯,我想和你们说说绿蛟的事情,咱们等会再谈宝藏那些琐事。”

    接着,他就把自己和绿蛟在浊河内恶斗的细节说了一遍。

    根据狙形容,绿蛟那家伙体形庞大,但行动迅猛,他和这水兽动手不过短短时间,险境频生,至今心有余悸。

    绿蛟的攻击手段无外乎,甩尾疾扫、巨齿噬咬和疾喷水柱这几种,但是狙在那时发现了一个细节,这绿蛟每次向自己攻击后都会稍微停顿数息,似乎是在蓄力,又好像是有些疲惫的意思。

    “这么说,绿蛟好像有些不对劲?”关横和卿凰互相对望,都觉得其中有些古怪。狙此刻尴尬一笑:“对不起啊,关兄弟,我能提供的讯息,也就只有这么多了,你不会怪我吧?”

    “呵呵呵,族长说笑了,光是知道这些,我就已经了解不少对方的底细了。”关横不以为然的说道:“还辛苦您大老远跑一趟过来相告,我除了说谢谢,可没有丝毫不满。”

    “哈哈哈,关兄弟,爽快人,我喜欢。”狙此时看了看有些急不可耐的孔世和顾爻,他笑言道:“你们两个家伙别着急,这不是已经要说到‘宝藏’的事情了吗?”

    “呃,族长,我们也是想找到祖先遗留下来的秘宝,振兴北号妖族,嘿嘿。”二位长老齐声说:“绝无私心、绝无私心。”

    “哼,没来由的让莱城主,啊不,莱兄弟笑话。”

    听了狙的话,莱孤莞尔一笑:“狙大哥可别这么说,之前我也是不太在乎那些宝藏的事情,不过仔细想想吧,要是对咱们北号妖族有好处,能找到也是不错,你说对吧?”

    “罢了罢了,也是左右闲着无事。”狙用手指敲着桌案边缘说道:“喂,你们俩赶紧把铜片拿出来吧。”

    “哗啦、当啷。”众人把两个铜片和莱孤提供的那些古旧竹简都拿了出来,孔世、顾爻装模作样看了几眼,而后面无表情的说道:“呃,上面的文字认不全。”

    “那你们哥俩该怎么办?”关横的话音甫落,顾爻立刻满脸坏笑的把东西往他面前一推:“关、关兄弟,一切就拜托你了。”

    “唉,我就知道,若桃,来一起瞧瞧。”关横把竹简和铜片并排放在自己和若桃面前,他俩瞧了半晌,关横的脸色突然就凝重了起来。

    卿凰距离最近看出有异,于是开言问道:“怎么了?”

    “呃,如果这宝藏的事情是真的,那么收藏的地点,可真是让人意想不到。”关横此时缓缓说道:“根据铜片、竹简上的内容描述,你们绝对无法猜出北号妖族前代宝藏在哪里?”

    “哎呀,关横,别卖关子了。”顾爻、孔世异常紧张,二人额头上不断冒汗,他们不约而同说道:“快说呀。”

    “喂喂,你们俩加起来都快一百岁了吧?怎么如此沉不住气?”关横讪笑摇了摇头,随即说道:“宝藏既不在北号山的山里,也不在西漠土城周遭,而在浊河的河底。”

    “什么?泡在水底了?”闻听此言,在场众人除了若桃以外都是凛然大惊。

    此时此刻,若桃接着说道:“千真万确,这竹简上提到,在数百年前有北号妖族的先人潜水捕鱼时,发现了一个水底岩洞,里面岔路隧道甚多,好似巨大迷宫。”

    “后来,当时北号山的族长带领亲族出走,顺便就把族内一些重要的宝物分成了两个部分。”

    关横摸着下巴开言道:“其中一部分留在了西漠土城内,其中包括半张秘药配方、炎抗手甲和古旧竹简,铜片有可能另外收藏在了万兽冢那里,剩下一部分不知是什么东西,被收藏在了浊河底部的岩洞内。”

    “也就是说,我们想要找到的宝藏,在浊河的河底岩洞?!”

    闻听此言,北号山二位长老的脸拉得老长,眼中全是失望之色。顾爻嘀咕道:“我的天呐,最近正好是浊河涨水的汛期,河底暗流汹涌,就连驾船打鱼都做不到,更别说潜入河底去岩洞寻宝了。”

    “不止如此。”孔世在旁边也说:“浊河这里自古就是凶猛水兽出没的区域,就算风平浪静,你我也未必敢下去,算啦,还是别想喽。”

    “我说你们两个,这样也算是长老吗?”关横呵呵笑道:“二位不敢潜入浊河,我可以啊,不管是江河湖海,我也下去过不少了,照样来去自如。”

    “真的?!”孔世、顾爻听了他的话,差点把嘴乐成瓢,卿凰、若桃和小黑不约而同齐声道:“当然是真的,我们这一路旅行,潜水的事都是他完成的。”

    “前一阵,阿横还进入过宿龙河、雒水,屡次和凶猛水兽较量过呢。”卿凰微微一笑:“所以说嘛,这浊河应该也不在话下。”

    “如此说来,我们放心了。”顾爻刚说到这里,突然看见关横在低头发愣,便开口问道:“你在想什么呢?”

    “看这两个铜片的部分……”

    他头也不抬的回答道:“组合在一起,就是水底岩洞的完整路线图,没想到,描绘的还很精致。”

    “关兄弟,其实为了那点都不知是何物的宝藏,不值得你前往河底冒险。”狙此时撇了撇嘴说道:“依我看,还是算了吧。”

    “呵呵,其实我也是十分好奇,想要对那个水底岩洞一窥究竟。”关横说到这里,轻轻一拍面前铜片说道:“因为我怀疑,大家要找的绿鳞水兽,就栖息在那里。”

    “什么?!”他这话甫一出口,众人心中俱都微微一动,下一刻纷纷点头:“你别说,还真有这种可能。”

    莱孤此时说道:“之前咱们也不知道有这个水底岩洞的存在,我们土城的居民也是偶尔在初一十五涨水的时候,才看见水兽在‘龙门’附近出没,却没想到它很有肯能就住在岩洞内。”

    “不错,大有可能。”狙也说:“当时我和那绿鳞水兽搏杀,看着它在水里出没无常,似乎极为熟悉附近水底环境,这也说明它栖息在附近。”

    “就是这样,所以我这次肯定要潜入浊河,去一趟水底岩洞。”关横一边说,一边把铜片上的路线图记熟,而后他抬头问道:“喂,孔世顾爻,我可以带你们下水,怎么样,和我一起去吧。”

    “不去不去,我们俩不会凫水。”

    闻听此言,孔世连连摆手苦笑道:“刚才听说宝藏在浊河河底,我就已经有些发憷了,咱这个人没别的毛病,只是走进河边的时候,会有些想要昏厥的感觉,老顾和我一样。”

    “嚯,这不是晕水症吗?”关横嘴里嘀咕了一句,摇了摇头,随即看向若桃,对方也说道:“不成,我怕水。”

    【第五更,大家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