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899章 彩鳞金鲵与黑蝼蛄
    “说的是,这么一耽搁,连咱们本来要计划的事情都快忘光了。”关横说着翻身骑上犟驼:“走吧,前往浊河岸边。”

    ……

    此刻的时间,是丑寅更替,万籁俱寂,似乎连虫儿的鸣叫声都听不见了,耳边传来的只有呼呼刮起的劲风和尸马、犟驼急促的蹄声。

    “吁吁吁”倏地,关横一拍犟驼的额头:“咱们到地方了,辛苦你啦老伙计。”

    “嗷嗷、嗷呜。”犟驼低鸣了两声,那意思是说,老大要是觉得好,打赏一点灵气如何?

    “嘿嘿,就知道你这家伙是贪得无厌,也罢。”关横笑了笑,随手把些许灵气灌注给了对方,下一刻,犟驼舒服得直哼哼。

    “公子,你知道岸边什么地方生长着八叶虹彩芝吗?”若桃此时牵着尸马问道:“咱们要如何找起?”

    “这个简单,小灵参能感觉到植物的清香气息,范围能锁定在十丈之内,咱们只要在岸边信步闲游就行了。”关横回答道:“听北号山的二位长老说,那虹彩芝并不难找,都在沿岸附近。”

    “好,看来这回肯定可以轻轻松松完成了。”若桃笑道:“喂,你说会不会又有节外生枝的事情放大省内?”

    “呃……啊啊……”关横此时打了个哈欠,而后嘀咕道:“小女鬼,你怎么就不能想点好事呢?我可是想赶紧找到虹彩芝,而后回去补觉,困死了。”

    “抱歉啊公子,我又不需要睡觉,你还是再陪我多玩一会吧。”听到若桃小声说着,关横没好气的回答:“我听见啦,你这小女鬼不想好事……咦?!”

    对方听到他的声音有异,立刻扭头问道:“怎么了?”

    “小灵参有发现,太好了。”关横此时哈哈一笑:“快快,往西北走,那里应该有灵草生长。”

    可是当他们跑过去的时候,却发现那里只有一些散发些许灵气的“暗青苎草”,关横摇了摇头说道:“唉,这玩意人吃了都不管事,也许只有……”

    他的话音甫落,赤瞳犟驼已经俯身张嘴大嚼了起来,吃得好不畅快,若桃苦笑道:“哈,也不算毫无收获,最少让这家伙吃了一顿宵夜。”

    “啪。”关横随手打了犟驼脑门一巴掌:“你这馋嘴货,别吃了,真给老子丢人。”

    犟驼看到关横不高兴,哪里还敢怠慢,忙不迭把嘴边的暗青苎草吃了个精光,而后老老实实把脑袋缩了回来。

    “看你那副德行,就好像本少爷从没让你吃饱似的,我什么时候亏过你的嘴呀?”关横还要再骂,若桃突然叫道:“公子你看,这暗青苎草内,有东西在闪光。”

    “在哪儿,我来看看。”关横说完伸手往里面一摸,顿时拈起一片东西。

    “鱼鳞?!”看着这半个掌心大的东西,他说道:“这里是靠着河边的浅滩,保不齐此物就是涨水的时候冲上来的,不新鲜。”

    言到此处,关横就要甩手将此物掷进河里,可是若桃突然阻止道:“别别,别扔,这东西闪动着五彩光亮挺有意思,不如给我玩儿吧。”

    “你喜欢?拿去。”关横顺手把鱼鳞丢给她。

    可就在下个瞬间,他俩身边突然响起“哗啦啦”水声,有一物晃动硕大脑袋从水面钻了出来,这家伙看到若桃手里的鳞片,顿时发出沉闷的咆哮:“呱咕”

    “彩鳞金鲵?!”关横见到这紫气水兽,突然低呼一声:“我明白了,这鳞片是它的。”

    这种金鲵,他俩以前在鲆河行船的时候都见过,最忌恨别人揭走自己背上的彩鳞,会因此将对方当成自己必杀的仇人,若桃哎呀叫了一声,脱手就把东西扔了出去。

    “噗通。”彩鳞在半空中划出弧线,掉进河里。

    “啪嗒。”与此同时,金鲵呼的一声落在岸边。

    关横此时叹了一口气:“唉,原本你要是把鳞片扔到它面前,这家伙没准叼起来就走了,现在好啦,金鲵要是当你毁灭证据,嘿嘿……”

    “锵!”若桃满脸不服气的拽出吞雷刃,而后低叱道:“喂,你的鳞片又不是姑奶奶亲手揭下来的,我只是被你吓了一跳扔进河里而已,别在这里胡搅蛮缠,滚滚滚!”

    “呱呱咕”明显感到若桃的敌意,这紫气境界的彩鳞金鲵好歹也在浊河里称霸一方,顿时气得连声低吼。关横笑道:“姑奶奶,看看,它已经发火喽。”

    “它有火?我还有火呢!”若桃也是个暴脾气,转瞬间晃身疾掠而上,掌中兵刃呼的一声斩向对方前额:“劈了你。”

    “呼”对方不甘示弱,挥动挟裹紫气的前爪猛然一撞吞雷刃,“当!”二者登时结结实实硬撼一招。

    若桃只觉得臂膀酸软,以自己古尸之躯的强韧也险些扛不住冲击,脚下不停连退了好几步:“噌噌噌、腾腾腾!”

    “唰唰唰唰!”下个瞬间,这金鲵仗着自己力量强横,不断甩着自己的尾巴扫向若桃下盘。

    “嚯。”她左躲右闪堪堪避过对方猛袭,而后倏地后掠出去丈余远,扭头叫道:“公子,好歹帮个忙,和我一起把它赶走吧,我不想杀它,可是留手的话,估计赢这金鲵很困难。”

    “说的也是,咱们原本就已经耽误很长时间了,再和它纠缠不清,我连睡回笼觉的机会都没了。”

    “给你些惊喜吧。”说时迟,那时快,关横用脚尖在地上接连挑起数块石头,“呼呼呼”朝着金鲵疾飞而去。

    这家伙原本是想追击若桃,可没提防飞石攻击,顷刻间脑袋上连续挨了三下,顿时气得目眦欲裂,扭身朝着关横这边飞速爬来。

    “哼,你敢惹我?紫气妖兽也不给面子。”关横知道这家伙离开水源不可能太久,于是信手一挥间,周围唰唰作响,对方脚下立刻被大股土灵气息席卷包裹,眨眼工夫就变成一个“大土疙瘩”。

    “呱咕咕咕”金鲵不断嘶吼咆哮,还摇头摆尾,想爆发紫气力量帮助自己挣脱束缚,但是这一切都是白费劲。

    因为土灵气息的缘故,它体内的水分持续挥发消失,这家伙的力量也越来越弱,脑袋一歪变得昏昏沉沉了。

    “咕……呃……”最终彩鳞金鲵呻吟一声,失去了知觉,关横笑问道:“怎么样,哥哥这招犀利吧?”

    “哼,你要是刚才直接用土行之力不就行了,还让我出手和这家伙打一架。”若桃没好气的说道:“没来由的费力费时。”

    “好啦,不要计较这些了。”

    关横飞起一脚蹬在面前的“土疙瘩”上,那彩鳞金鲵一溜骨碌碌顺势掉进了河里,它被水一泡,再次醒转过来,但瞧着岸上的关横,眼中泛起了莫名恐惧,急忙潜水逃遁而去。

    “哥哥、哥哥……”

    就在下一刻,关横脑中突然响起了小灵参的声音,它说道:“你在沿着河岸往西北边找找,我觉得那里还有灵草之类的东西存在。”

    “明白了,我这就去。”关横一招手:“咱们走。”

    ……

    数息之后,他俩终于在河岸边找到了一片生长八叶虹彩芝的洼地,可是这里不止长着植物,还是几十只毒刺黑蝼蛄的窝巢。

    “这种妖虫棘手得很,不只是因为有毒,而且喜欢对敌人死缠烂打。”关横坐在岩石后对若桃说道:“还记得咱们以前遇到一群青气妖蝼,被对方追得到处乱跑的事情吧?”

    “呵呵,当然记得,那个时候,咱们的实力也很差劲,不敢和对方硬碰,现在想想,好有意思。”

    听了若桃的话,关横微微苦笑:“现在可不是‘忆当年’的时候,咱们必须想办法把这些毒刺黑蝼蛄引开才行。”

    若桃说道:“何必这么麻烦,你让猎獬出来,用金网一兜,把这些妖虫都甩进河里不就行了?”

    “不成,你没看见吗?这些妖虫正在窝巢里产卵,万一猎獬金网阵的威力太大,弄得它们无法正常生产,到时候妖蝼肯定会暴走,更麻烦。”

    “再说了,这种妖虫并非凶戾残忍的种类,相对温和,不喜伤人,咱们也没必要赶尽杀绝。”

    关横稍一沉吟,立刻说道:“有办法了,应该可以神不知鬼不觉把虹彩芝弄到手,不过这回就得靠婴白鬼了。”

    “吱吱?!”被召唤出来的婴白鬼有些纳闷,关横在它旁边低语了两句,这小鬼立刻明白,向前疾飞而去。

    ……

    “呼”一阵风声轻轻刮过河畔洼地、毒刺黑蝼蛄的窝巢,负责警戒的几只妖虫立刻抬起头,四下观望,现在可是自己族群一年一度的繁殖期,倘若遇到危险可就糟了。

    可是此时,浮在半空的婴白鬼可没对这些虫子发起进攻,而是将自己拿着的一大把椭圆的殷红果子抛在了对方窝巢边,而后迅速飞离此处。

    “叽叽?!”

    瞧见这些东西是自己最爱吃的食物,几只黑蝼蛄顿时把脑袋凑过来,它们负责在此守卫,几天几夜都不能出去觅食,早就饿得饥肠辘辘了,此时再嗅到果子的清香,嘴边的馋涎都流了出来。

    不过对于来历不明的东西,黑蝼蛄守卫们还是有些犹豫,有一只对其余同伴低鸣两声,自告奋勇,上去吃了两口,发觉没事之后,群虫这才一拥而上,把果子吃得丁点不剩。

    不过“虫多果少”,就这么一点食物,实在不能满足几只黑蝼蛄的胃口,恰在这时,婴白鬼掠空而来,接二连三再次抛下不少殷红果子,那些妖虫不再犹豫,立刻上去大吃大嚼起来,关横在不远处见到,微微颌首点头:“嗯,是时候了。”

    “唰。”下一刻,婴白鬼闪电般降落在虫巢旁边,距离那里数尺远,就是八叶虹彩芝生长的地方,这些灵草虽然珍贵,却不是毒刺黑蝼蛄喜欢的食物,它们只是眷恋此物散发的清香,才在这里筑巢栖息的。

    所以就算婴白鬼在这时摘走了不少虹彩芝,那些埋头大嚼果子的妖蝼也是毫无阻拦之意,让它顺利的把虹彩芝拿走了。

    “做得不错。”关横接过东西之后,手里的赤纹参立刻产生吸力,将虹彩芝化为齑粉,吸收到了自己这里,它接着说道:“哥哥,我已经可以释放散发虹彩芝的香气,现在需要一点灵气陷入休眠恢复。”

    “好,你先休息吧。”关横小心翼翼的把小灵参收进怀里,若桃在旁边说道:“公子,咱们也可以返回土城了。”

    “走。”翻身骑上犟驼、尸马,他俩一路疾驰而去,不多时就返回到了土城大门附近,关横松了一口气:“呼,总算是回来了,这一晚上咱们可没少折腾,我也可以安稳的睡一觉了。”

    “是啊,明天也许有的忙呢。”若桃说道:“你说,北号山二位长老说的那个‘宝藏’的事情,到底是不是真的?”

    “正所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关横微微一笑说道:“到时候你就能知道了。”

    他俩说说笑笑,眨眼工夫就跑进了古城,各自回去休息了。

    ……

    与此同时,在北号山村寨,族长狙的房间内。

    “呃……噗!”躺在病榻上的人突然硬生生支起上半身,瞪着双眸喷出一口黑血,旁边的孔世顿时大惊失色:“族长,你这是怎么了?”

    顾爻赶紧走过去检查了一下,脸色不惊反喜,他说道:“老孔,你冷静点,族长这是服了秘药,将体内有害的淤血都吐出来了,没事、没事。”

    “唔……”就在这时,病榻上的北号山村寨族长狙低低呻吟一声,终于张开了充满血丝的双眼,顾爻、孔世立刻围拢了过去。

    ……

    眨眼间,已经是第二天清晨了,这西漠土城一边比邻浊河,一边是无尽大漠,天气变化也是难以预测,此时天上电闪雷鸣,竟然下起了一阵暴雨。

    “哈哈哈,下雨了,打雷了。”

    说时迟,那时快,双尾御雷犴之魂倏然从小黑的项链里窜了出来,欢喜大叫着冲出了房间,小黑在后面追赶,嘴里还嚷着:“喂,你别乱跑啊,要不然我告诉姐夫,让他惩罚你。”

    话音甫落之时,关横揉着惺忪的睡眼就从自己房里走出来,他说道:“唉,好大的雷声,竟然连我都吵醒了。”

    “对呀,你平时睡得有多沉,自己都不知道。”

    【第四更,大家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o′|┛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