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898章 严惩败类(第三更)
    更有甚者,闻桂此时还“砰砰砰”叩头不止,他嘴里不断哀嚎道:“石觥兄,我错了,我错了啊,如今我已经弄得自己不人不鬼,亲人死绝,后悔莫及,求你、求你饶我一命吧。”

    他的哀求言语声嘶力竭,听见的人都是微微动容,石觥自然也不例外。

    可是此刻,石觥咬牙摇头道:“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就算我肯饶了你,那些被你害死的人,又该向谁去诉苦寻仇呢?”

    “啪。”趁着自己匍匐在地没人注意,闻桂将地上的东西慌忙塞进嘴里。

    这家伙看着地面的两眼骨碌乱转,头也不抬的哀求道:“好吧,我知道自己罪孽深重,可实在没勇气自尽,石兄,看在相识多年的份儿上,请你、请你给我最后一击吧。”

    “也罢,我会尽量出手利索一些,让你走的毫无痛苦,算是相识一场的义气。”石觥说到这里,伸手拽出腰间的短刃,就往对方面前走去。

    “多谢石兄成全。”此时此刻,闻桂周身倏地起了显著变化,他嘴里突然尖叫道:“为了表示感激,我就先杀了你吧”

    “呃?!”石觥一愣神的瞬间,闻桂的头顶骤忽冲出一股邪气。

    “哼,原来是本源魔魇之影,趁着刚才没人注意,他肯定是偷偷吞了邪化妖珠,就是不知这半人半鬼和邪气再次融合以后,能达到什么程度。”

    关横双眼倏忽一眯,下个瞬间,闻桂的疯狂双拳挟裹本源魔魇邪气,破空直轰石觥前心。

    “贼心不死的畜生,卑鄙!”石觥登时暴吼一声:“四石鬼,上。”

    “砰!”四只石鬼组成的巨拳悍然和对方拳劲硬碰,周围的人顿时感到强大涟漪状余劲扑面而来,立刻“腾腾腾”倒退几步,脸上不禁骇然失色:“好厉害!”

    数息之间,不断催动魔魇邪气拳劲的闻桂陡忽占了上风,这家伙的实力再融合双镰虫鬼、邪化妖珠以后非同小可,石觥的那几只鬼物顶多不过半紫之境,联手也扛不住这般狂轰猛打。

    “咯剌剌……咔嚓、嘭!”说时迟,那时快,石鬼联手汇聚的巨拳,霎时迸碎消失,闻桂的双拳砰然打在了他的身上,“呼”他的身躯倒飞出去数丈之遥。

    “啪!”电光火石间,口喷鲜血的石觥突然双足落地,狠命刹住了去势:“吱吱吱”

    “呃啊啊啊卑鄙小人,我势要杀你!”

    石觥伤了,虽重可是并不致命,这其中原因恐怕只有关横才知道,因为石鬼们魂体内有些许原火之力存在,刚才刹那间汇聚在了他的心坎附近,堪堪挡住了致命一击。

    “嘭!”暴怒的石觥猛然捏碎了手里一枚石丹,里面的鬼气登时四下蔓延,“呼呼呼唰唰唰”转瞬出现了一股强大的猛鬼魂影。

    “石鬼王,给我杀了他!”随着主人一声怒吼,这石鬼之王立刻发出惊天动地的咆哮,骤忽向着闻桂冲去。“紫气之境的石鬼王?!”

    在关横身边观战的黄黎嘀咕道:“听说石觥找了这家伙大半辈子,没想到真的让他收服了,看样子有机会赢。”

    关横在听了他的话之后,嘴角上翘微微一笑,心里暗道:“是能赢,不过与其勉强惨胜,倒不如让我来加一把火。”

    想到这里,关横倏地对身侧婴白鬼一使眼色,对方立刻会意,悄无声息的化为一个小小魂团,倏地消失在了此处。

    “唰!”下个瞬间,婴白鬼飞到古旧地宫上空,小手微扬,把一股炽烈原火劲甩了出去,顿时没入正下方石鬼王的魂影内。

    “嗷呜?!”正和闻桂硬拼拳劲的石鬼王顿时魂影微颤。

    紧接着,这鬼王就感到有一股燥热狂劲在自己魂体内疾涌汇聚,不吐不快,顿时发出吼叫一拳轰了出去:“呼”

    “呃?!”原本认为自己可以占定上风的闻桂立刻惨号一声,因为对方的炽烈原火劲焚烧太快,眨眼工夫就已经将自己整条右臂化为了飞灰。

    “嚓!”寒光陡现,石觥竟然挥动短刃将他焚烧的胳膊迅速削断,就此截住了蔓延的火势,让闻桂暂时免遭焚身之苦。

    “你为什么要……”“救我”这两个字还没说出口,面无表情的石觥继续挥舞短刃,硬生生砍掉了他的另一条胳膊。

    “哇啊啊啊”断臂剧痛袭身,闻桂此时生不如死,却被对方踹中两腿扑通跪倒在地,不偏不倚,正好朝向一众御鬼师。

    “你别搞错了,我只是不想让你太快被烧死,因为那样的死法对你来说毫无痛苦,现在,是你该向大家赎罪的时候了。”

    此时,石觥朝着所有御鬼师、关横、若桃一抱拳,朗声说道:“罪人闻桂,戕害鱼肉御鬼师同道多年,恶贯满盈、罄竹难书,今天在下代表众位兄弟,处决这厮,还望大家一起做个见证。”

    “说得好,在下有虞古国御鬼师江毒,愿意见证闻桂之死,此人罪有应得。”

    江毒的话音甫落,黄黎也在旁边叫道:“在下御鬼师公推长老之一,黄黎愿意见证。”

    “在下吴心诚愿意见证。”

    “在下澹台润德愿意见证。”

    “在下劳东邪愿意见证。”

    御鬼师们一个个朗声报出自己的名姓,铿锵有力的话语不停回荡在古旧地宫内。关横和若桃互相对望,心说那咱们也报个名吧。

    下一刻,他们齐声说道:“柜山巫族部落外姓长老关横(若桃),愿意见证此贼之死。”

    听了他俩的话,所有御鬼师都是微微愕然,心中暗自感叹:“难怪人家这么厉害,原来是巫族同道,了不起。”

    “多谢众位同道见证。”石觥说道:“手染御鬼师之血,非我所愿,但是诛杀此贼,在下义不容辞!”

    “噗!”说时迟,那时快,他手起刀落,将闻桂的颅首削落,婴白鬼见到机不可失,立刻抛出一团原火烈焰,烧化了对方的脑壳、身躯。

    ……

    少时片刻之后,地宫外面的乱石堆,御鬼师们众星捧月一般,把关横、若桃围在中间,你一言、我一语说个不停。

    “关公子,您是巫族长老,我们真心佩服,老朽倒是有个想法,若不嫌弃,还请统一我等御鬼师做个领袖,咱们以后亲如一家,您看如何?”

    黄黎此时对关横可是心悦诚服,不住的劝他答应自己,石觥、江毒也在旁边说道:“公子大义,解救我等,咱们愿意誓死追随。”

    “说得对,今天要不是关公子和若桃姑娘,咱们这些倒霉蛋早就死在败类闻桂和魇化盟杀手刀下了,这种大恩,要报答一辈子才对。”

    “不错不错,我除了关公子这个恩人,谁也不服谁,愿意奉关公子为领袖。”

    御鬼师们七嘴八舌说个不停,吵得关横耳边嗡嗡作响,他不由自主苦笑一声:“诸位、诸位,听我一言。”

    关横的话甫一出口,石觥立刻振臂叫道:“都安静一些,关公子要训话了。”

    霎时间,大家缄口不言,关横这才叹了一口气说道:“诸位,不是在下有意拒绝你们,只是我有要事在身,没几天就会离开此地,估计再见无期,试想想,我这么一个漂泊不定的旅人,怎么做你们的领袖,此事,不提也罢。”

    听了他的话,御鬼师们脸上都是失望之色,但是仔细一想,强扭的瓜不甜,勉强也没有用。

    稍一沉吟,黄黎开口问道:“关公子,你有什么要事?可用我等帮忙吗?”

    “正好,我要办的事情,和魇化盟那些狗贼有关联。”接下来,关横就把最近天地间邪气蔓延的事情简略说了一遍,不过灵界和九大神兽的事情都忽略没提。

    “原来是这样,我说魇化盟沉寂了多年,怎么会突然出来搅风搅雨,原来是打算复活什么万魇邪王。”

    石觥也算是个嫉恶如仇之辈,他攥紧双拳说道:“关公子,不管你做不做我等御鬼师的领袖,我都决定和你一起去对付魇化盟这群杂碎,直到把他们彻底消灭为止。”

    见到他表态,黄黎、江毒和其余御鬼师也都说道:“我们也愿意跟随公子。”

    “既然大家愿意帮忙,我倒是有个想法。”

    关横此时说道:“这天下被邪气侵袭的妖兽不少,甚至还有普通的无辜人族、妖族在内,要是放任不管,必是大患,我已经在你们御使那些鬼物魂体里留下了对付邪气的原火劲……”

    闻听此言,这些御鬼师面面相觑,黄黎随口问道:“那关公子您有什么吩咐?”“诸位,你们不一定要跟随我才能帮忙。”

    “现在你们的鬼物有原火之力傍身,也算是不大不小的邪气克星了。”

    关横不慌不忙地说道:“如果分散到各地,把原火劲散播在那些没有完全邪化的活物身上,它们就可以得救了,如此也是大大的善举,对于御鬼师以后的名声,应该很有帮助。”

    “这,关公子说的有道理。”此时此刻,江毒抢先说道:“如今咱们的世界被邪气侵扰肆虐,多少人朝不保夕?咱们与其无所事事,倒不如听他的话,帮忙对付各地邪化的活物。”

    “不错不错,老江头说的话,也是我们要说的。”众人纷纷开言道:“关公子请放心,你吩咐的事,对天下有利,我等无不遵从。”

    “这样就好了。”关横松了一口气,而后说道:“现在已经是后半夜了,我们也有急事要办,大家就此别过吧。”

    听了他的话,众人点了点头,各自告辞散去,唯有寥寥数人没走。

    “公子,救命大恩没报,我这心里总有些不踏实。”驻足在原地的石觥突然说道:“不如这样,听说您即将前往大西漠尽头?我过去也走过那里,旅行了不短的时间,可以先为您探探路。”

    “是吗?这倒是个不错的事。”

    关横听了之后自然高兴,可是又有些犹豫,他开言道:“石兄,大西漠里可不太平,到处都是彻底邪化的妖兽、妖虫,以及魇化盟那群疯狂家伙,你要是贸然前往,这人身安全……”

    “怎么,关公子担心我?不要紧不要紧。”

    石觥大大咧咧说道:“身为御鬼师,和危险相伴都是家常便饭,再说了,我的石鬼王蒙您赐下原火之力,应该可以对付那些邪化的家伙,您说对否?还是让我去吧。”

    就连若桃也在旁边劝道:“公子,石大叔‘看起来’很厉害,你就听他的也无妨嘛。”

    “呃。”听了她的话,石觥老脸微红,他摸着下巴嘀咕道:“只是看起来很厉害,唉。”

    另外几个青年御鬼师也纷纷说道:“对对,我们无处可去,和石大哥也比较熟悉,愿意和他同往大西漠,彼此有个照应。”

    “嗯,这样的话,我也不好驳你们的面子。”关横想了想说道:“不过,我要在大家的鬼物魂体里再多留一股五行灵力,你们在遇到危险时,可以依靠这灵力来自救。”

    言到此处,他拍了拍石觥的肩头:“老兄,记住,你们的生命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关横的意思很明显,就是提醒大家,关键时候不要莽撞拼命,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小命一完,那可就后悔莫及了。

    闻听此言,石觥忙不迭点头应允:“放心,我就算不在乎自己,也会考虑这几个兄弟的安全的。”

    “大家都一样平平安安最好。”关横笑道:“我们还会在西漠土城这边逗留两三天,你们也别去太久,三天后,我们在土城见面,畅饮一番如何?”

    “我等必然准时到达。”石觥他们说完,告辞而去。若桃在旁边笑道:“公子,这回运气不错,又和一群御鬼师联手起来,他们将来可是一股对付邪化之辈的强大力量啊。”

    “不错,这就是我们的运气好,也是魇化盟那群家伙厄运的开始。”关横刚说到这里,突然一按自己的衣襟,赧然说道:“知道啦,我们马上就去。”

    若桃有些纳闷,还没来得及开口询问,关横就呵呵笑道:“是小灵参在催促咱们呢,说是想尽快吸收到虹彩芝的气息。”

    “对呀,在这里耽误了将近半个时辰,你看,都快到后半夜了。”若桃哈哈一笑:“咱们继续出发吧,这一夜可真是惊险刺激。”

    【第三更,大家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