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897章 鬼化狂徒
    可就在下一刻,平素爱侄如命的闻桂却嘶吼道:“有本事你就杀了他们,我闻桂既然身入魇化盟,早就没什么亲人骨肉之情了,但是你要敢动我侄子一根汗毛,老子立刻叫手下乱刀分了黄黎和石觥。”

    “我想你们这些魇化盟的杂碎搞错了什么吧?”

    关横有些不耐烦地说道:“这些御鬼师可没有任何友好的关系,倒是之前打过几架,利用他们的命来要挟我?你们不是白痴,就是脑子进水了,若桃、婴白鬼,杀!”

    他这话甫一出口,若桃和婴白鬼顿时拎起闻斗闻的身躯,呼的一下抛向半空,紧接着婴白鬼疾掠上去双拳陡出,“砰!”这俩小子吭都没吭一声,顷刻粉身碎骨。

    不但如此,那些挟裹原火劲的碎骨碎肉霎时间向四周飙飞疾迸,纷纷打中魇化盟杀手,烫得他们长声惨号:“呃啊啊啊”

    “你?!”商洪见势不好,顿时把几颗邪化妖珠塞进自己嘴里,说时迟,那时快,这家伙骤忽发出一声嚎叫:“嗷呜呜”

    “呼”大股邪气转眼就在商洪的头顶汇聚成本源魔魇之影,“唰唰唰!”邪魇之影在他周身形成了一层暗甲。

    “杀!”“嘭!”随着一声厉喝,商洪瞬间蹬地弓身疾窜,十指微曲成爪以撕裂空气的速度攻向面前的关横,他毫不犹豫的挥拳直捣:“去你的吧。”

    “砰!”原火劲重拳应声砸中对方臂膀,没想到这家伙邪魇暗甲有两下子,在接触到拳风的同时倏地汇聚在着力点,硬生生扛住了这一击。

    饶是如此,商洪的胳膊也是应声断折烧毁,让他疼得眼前发晕,关横哈哈一笑:“怎么?老子只用了两成劲,你就已经受不了啦?别装怂,我还没打够呢。”

    “公子,我帮你……”

    “不用!”关横的话音刚落,骤忽连出四拳,“呼呼呼呼!”瞬间迫退对方。

    “我来对付这个当头的。”他扬声说道:“你们去收拾魇化盟杀手和想要投奔他们的闻家御鬼师,一个不留,这种渣滓必须死,别担心对方会逃走,外面还有尸马、犟驼和猎獬守着呢。”

    闻听此言,商洪和心疼侄子被杀的闻桂气得目眦欲裂,但是也毫无办法,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这边的属下一个个哀号翻滚,转瞬间死伤大半。

    “哈哈哈,痛快,杀得痛快,这些都是罪有应得。”旁边被两个闻家御鬼师摁倒在地的石觥大笑:“杀吧,小兄弟,让闻家这群败类和魇化盟渣滓死绝了才好呢。”

    “住口。”控制住石觥的那俩小子气得浑身栗抖,恨不得立刻把对方剁成肉糜,可是主人不下命令,他们都不敢动手。

    “此人倒是一条硬汉子,死了未免可惜,罢了,顺手救他一命。”

    关横陡忽间双掌齐出,挟裹凌厉劲风的掌刀赫然斩在对方一双邪气利爪上面,“砰噗嗤!”

    五行灵气汇聚在掌刀表面,自然是摧枯拉朽的威力,商洪哎呦惨叫一声,十根手指顿时断了八根,一双手硬生生被绞成了肉疙瘩。

    “婴白鬼,去把两个人救了!”电光火石间,关横张嘴吼叫:“呀哈”

    “嘭!”声音甫落之时,自己的拳头已经狠狠轰在了脚边地面上,“咯剌剌……”大股五行灵力冲进地面的剧烈缝隙里,而后顺势钻到逾百倒地不起的御鬼师身躯内。

    这些御鬼师原本因为吸收了“弱鬼之雾”,身子僵硬无法动弹,是因为此雾里蕴含些许邪气的缘故,此刻被五行灵气一催,顿时化解了体内的窘困,手脚身躯都可以动弹了。

    “御鬼师们,你们都被这群魇化盟的渣滓骑在脖子上拉屎了,难道还能忍受下去吗?!”关横扯着嗓子一吼,顿时激起这上百人的同仇敌忾之意。

    “是啊,欺负到老子头上来了,我岂能放过你!”说时迟,那时快,几个脾气暴躁的御鬼师立刻释放出自己的鬼物,大声咆哮道:“杀、杀尽这些魇化盟的杂碎!”

    “嘿嘿,这就对了,能够敌人都拉些仇恨,何乐而不为呢?”关横在冷笑声中再次挥拳直捣商洪小腹,打得这家伙的邪气暗甲砰然爆碎,哇的一口血就喷了出来。

    与此同时,关横一挥手:“婴白鬼,给这里所有御鬼师的鬼物魂体里添加些许‘原火劲’,让它们可以直接攻击魇化盟杀手。”

    “吱吱吱”闻听此言,婴白鬼尖啸一声瞬间疾飙上天,紧接着,运起全身的火劲不断旋舞疾飞,“嗤嗤嗤嗖嗖嗖!”数不清的星星火点纷落如雨,接二连三融进周围那些鬼物的魂体内。

    鬼物在接受之后,陡忽发出惊天动的咆哮:“嗷嗷嗷”这时的它们,感到自己魂体内的燥热不断飙升,顷刻间泛起一层炽烈的高温红晕。

    “嗷呜!!”一只黑气妖鬼倏然冲到魇化盟杀手面前,对方已臻半紫境界,自忖稍胜一筹,顿时挥舞骨刃狂吼道:“畜生找死。”

    “啪!”这妖鬼不闪不避,瞬间出爪攥住骨刃,就只听“嗤啦啦”一阵疾响,对方锋刃立时被烫得通红,杀手只觉眼前赤芒暴现,眨眼工夫就烧成了火球。

    “好啊,杀呀!!”

    “这一回可不怕魇化盟的渣滓们了,杀杀杀”上百个御鬼师此时有仇报仇,杀得魇化盟杀手人仰马翻、叫苦不迭。

    与此同时,若桃挥舞吞雷刃三下五除二斩得闻桂的鬼物嗷嗷惨叫,这家伙看到己方大势已去,急得满头大汗:“这双镰虫鬼已臻紫气之境多年,没想到却打不过面前这女鬼,可恶。”

    “除非……”闻桂心中骤然浮起一个念头:“我钻研了多年人与鬼物互相融合的秘术,只要和这虫鬼相融,必然实力暴增,可是那就从此变成半人半鬼的状态,生不如死了。”

    “嗯,也差不多了。”

    就在下一刻,关横玩腻了,倏地拽出虹云剑急扫而去,“噗咔嚓!”商洪的大好头颅顿时飙飞腾空,身躯和脑壳一上一下,登时被原火劲化为灰烬。

    “不好,商洪也完了。”惊慌失措之间,闻桂连连后退,已经到了高台下方角落,此时此刻,那些打倒杀手们的御鬼师满脸愤怒和杀气,在黄黎、石觥二位长老带领下“呼啦啦”全都围了上来。

    “闻桂,你欺压普通御鬼师多年,是时候该偿还自己犯下的罪孽了,快快投降自戮,不然的,最好的结果也是被乱刀分了!”

    听到黄黎的怒吼声,闻桂这家伙突然歇斯底里的大笑了起来:“啊哈哈,想让我自尽,做梦,大不了就是一死,老子和你们拼了!!”

    说时迟,那时快,他像疯狗似的厉吼一声,自己身边的双镰虫鬼顿时暴现诡异气息,倏忽化作一股浊流瞬间冲进了闻桂嘴里。

    “他想做什么?”周围有些见识浅的御鬼师不明此意,满脸惊愕,可是有一人突然扬声吼道:“不好,这是融鬼之术,不能让他成功!”

    “闻桂,纳命来!”电光火石间,一道人影恶狠狠扑向正在吸收虫鬼之力的闻桂,竟然是闷声不响、蓄势待发已久的江毒。

    江毒的子女全都死于闻家人之手,这般血海深仇他可不想含恨带进棺材里,此时眼见情况紧急,顿时起了拼命之心。

    “鼠须鬼,杀!”江毒多年来都是低调行事,潜心培养了一对半紫境界“鼠须鬼”,就是期望能有机会报仇,此时他和双鬼齐刷刷扑上,三者的重击转瞬全都轰在了对方身上:“砰砰砰!”

    “呃?!噗”这个时候正是闻桂融合鬼物的关键,他可没想到,自己会被平时瞧不起这么一个不起眼的家伙打中,张嘴吐血的同时,闻桂的全身上下立刻起了变化。

    “呼呼呼唰唰唰”周身泛起邪异鬼气,双臂赫然出现虫鬼之镰,闻桂哈哈大笑道:“真是多谢你这个废物了,正好送我一份大礼。”

    “啪啪。”转瞬间擒住来不及逃走的鼠须鬼,将其塞进口中咀嚼吞食,闻桂厉声道:“美味!!”

    “砰砰砰”几记猛拳霎时轰在了江毒胸椎、小腹,打得他喷血不止,但是闻桂不肯罢休,左臂的虫鬼镰瞬间疾挥而出,江毒一闭眼:“完了!”

    可就在下一刻,斜刺里伸出的手臂顿时薅住他的衣领,把江毒硬生生拽了回来,“嗤啦!”锋锐的虫鬼镰也只能划开江毒衣襟而已。

    关横此刻对着被自己拉回来的江毒言道:“我说了,可以保护你的周全。”

    技不如人,却勉强保住了自己的小命,江毒此时已经心满意足,忙不迭说道:“多谢关公子。”

    此时此刻,化为半人半鬼的闻桂嘶声狂笑:“桀桀桀还有谁先来送死?我马上就宰了他!!”

    “公子,我去斩了这家伙吧。”看到闻桂气焰嚣张、不可一世,若桃撸胳膊挽袖子就想冲过去。

    可就在此时,他们身后突然有人说道:“抱歉,这厮是御鬼师中间的败类,还是让我来处理吧。”

    关横和若桃扭头一瞧,说话的原来是石觥,此人先是对关横一抱拳:“关公子是吧?我想请求您,把这闻桂让给我亲自来杀,多谢了。”

    “可以。”关横说的话言简意赅,挥手让若桃跟着自己退开,嘴里还说道:“小心,他投奔了魇化盟,肯定有卑鄙手段。”

    “多谢提醒,感激不尽。”这八个字甫一出口,石觥立刻大吼一声:“闻桂,老子来对付你。”

    “石觥?!好,先杀你再杀黄黎,杀尽你们这些不听话的御鬼师!!”

    “呃啊啊”说时迟,那时快,半人半鬼的闻桂咆哮着急扑而上,双臂虫鬼镰“唰唰唰”破空疾斩,招招不离对手的要害。

    “这家伙攻势骇人,必须全力封挡!”

    石觥的四只石鬼陡忽围拢在他身边,显现出绝强的防御力,下个瞬间,闻桂倏地窜上半空,而后借助身躯坠落之势疯狂扑下,双镰威力飙升数倍:“杀千刀的,我看你如何抵挡这一招!”

    “呀呀呀上!”主人的吼叫声就是命令,四只石鬼顿时挥舞八条粗壮臂膀缠绕在一起,呼的化为一只巨拳挟风迎上,“砰!”顿时和对方威猛无俦的虫鬼镰拼了个旗鼓相当。

    “公子,这石鬼融合之技,很像四只的招数,你说是吧?”听到若桃在旁边低声嘀咕,关横微微一笑:“也是,此时这石鬼之拳可没有发挥出全力,接着看。”

    他的话音甫落,石鬼巨拳顿时催动狂猛力道,这股威力里面,还蕴含了关横方才命令婴白鬼输送给群鬼的原火劲。

    “咔嚓嘭嘭嘭!”狂劲爆发之下,硬生生震断闻桂的虫鬼镰、双臂,这家伙狂喷红雾顿时倒飞撞中身后高台:“啪!”

    “好啊,石觥长老赢了。”“闻桂你这个败类,活该。”

    “畜生,你是罪有应得。”周围的御鬼师纷纷叫嚷,心中好不痛快,多年被欺压的憋闷心情,总算在一朝倾吐出来了。

    “恐怕还没结束,对方很耐打。”关横心里刚刚泛起这个念头,那闻桂就从碎石堆里翻身跃起,可是脚步踉跄,站都站不稳了。

    这家伙心中狂吼:“不可能,为什么?我已经彻底完成与双镰虫鬼的融合,怎么还打不过石觥,难道这家伙比我强吗?”

    “可恶啊啊”想到这里,闻桂忍不住发出一声绝望的怒吼,可是下一刻,他的眼神突然落在了脚边某个掉落的东西上面:“这是?!”

    “闻桂,你也是当年被所有御鬼师公推成为长老的人,尊严、地位和脸面,什么都不缺,可你一意孤行,与大众为敌,可悲可叹……当然,也可恨!”

    石觥此时缓缓走向对方,嘴里侃侃而言:“念在相识多年的份儿上,我可以让你自尽恕罪,免受零碎痛苦,你还是自己动手吧。”

    “我……”闻桂听了他的话,似乎有所触动,突然双膝一软扑通跪倒在地,而后痛哭流涕起来:“呜呜呜……”

    “你?!”见此情景,在场的御鬼师们都是满脸愕然,因为他们过去所见的闻桂,什么时候都是骄横跋扈、不可一世,几时会出现这种凄惨的景象。

    【第二更,大家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o(n_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