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896章 内讧开始(第一更)
    闻桂心里狠狠鄙视了一下黄黎,他暗忖道:“别看这老东西对我始终都是客客气气,可是多年来一直对我防范很严,我的势力不管不管怎么渗透,都无法打听到他的身家底细,可恶。”

    可是此时,最重要的是要让对方帮着自己说两句,这样的话,三大长老就只有石觥被孤立,如此一来,自己的计划才能得以实施。

    想到此处,闻桂突然笑呵呵的说道:“关于盟友的事情,我自然会对大众有个交代,但是黄老,一旦咱们御鬼师建国,在下认为以您这种德高望重的身份,才适合成为一国之主,谁要是胆敢不答应,闻桂第一个不放过此人。”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还有意无意瞥了一眼旁边的石觥,对方顿时毫不客气的回瞪过来。

    “嘿嘿,姓闻的不简单,都开始给老夫灌迷汤,不过我素来不见兔子不撒鹰,你要想拉我过去,怎么着也得让我知道底细才行。”

    黄黎不愧是处事圆滑,精明过人的笑面老狐狸,他心里不断盘算,脸上却不动声色地说道:“兄弟谬赞了,还是那句话,建国的事情先缓一缓,老朽还是想知道你那些大西漠尽头的盟友,究竟是谁。”

    “哈哈哈,老头你不知道闻桂的盟友是谁吗?”

    有个突兀的声音陡忽响起:“那好,我来告诉你吧,就是一群自称‘魇化盟’的杂碎渣滓,他们卑鄙无耻、无恶不作,可比御鬼师更加臭名昭著,你们要是和对方成了盟友,那就是天下的公敌,自寻死路。”

    这一番话在古旧地宫上方回荡不止,传进了在场每一个御鬼师的耳朵里,魇化盟的名字,大家在最近这段时间也算是听过不少,对方是什么货色,稍微聪明一点的家伙也知道得一清二楚。

    有些暴躁的御鬼师立刻骂出声:“杀千刀的闻桂,你想和魇化盟的杀手合作?呸!那群畜生杀了老子七、八个朋友,想让我顺从他们,不要做梦了!”

    “说得对,魇化盟的家伙是畜生、是冷血的败类,我们御鬼师就算行事诡异,最少也能恪守底线,不像他们什么禽兽不如的脏事都能做出来。”

    听到台下的御鬼师们吵吵嚷嚷群情愤慨,几乎到了失控的边缘,闻桂顿时气得目眦欲裂,他急忙寻找最先喊话的人,下一刻,双眼顿时锁定在人群里抱着肩膀、朝自己冷笑的关横。

    “岂有此理!!”说时迟,那时快,闻桂戮指关横高声吼道:“小子,你到底是什么人?妖族御鬼师里根本就没有你这号人物,依我看,你就是个心怀叵测的家伙,说!到这里来做什么?”

    他的话音甫落,人群的嘈杂喊声顿时弱了几分,虽然有些人明白这是对方在故意转移视线,可大部分御鬼师心中多多少少有些排外的心理,于是齐刷刷的把眼神落在了关横、卿凰和江毒的身上。

    “呃?!”江毒见状,头上冷汗顿时哗啦落下,他急忙对着周围的人拱手道:“诸位兄弟、同道,你们也见过我江毒,老朽在妖族境内混迹多年,难道都不认识了吗?”

    “哼,我们认识你江毒,可不认识他。”突然有个家伙扬声叫道:“我看这小子就不是好东西,哥几个,废了他!”

    三句话没说完,此人和身后的同伴就像疯狗似的围拢上来,立刻就想动手,关横双眼倏忽一眯,随口问道:“江毒,这些人是……”

    “呃,都是闻桂的手下和弟子,仗势欺人,没有一个好东西。”

    闻听此言,关横顿时冷笑一声:“好,原来是几条疯狗,那就行了,若桃,你上去吧,活捉一个,其余的不留活口。”

    “好嘞。”蓄势待发已久,若桃终于有了出手的机会,噌的一下就扑了过去。

    周围的御鬼师一看见有人动手,顿时想一起上去开打,却被身边稍微明白事理的人拽住胳膊:“别冲动,那些动手的人都是闻桂死党,平时没给咱们什么好果子吃,你我凭啥帮忙?还是看热闹吧。”

    “有道理。”那个冲动的御鬼师点头后退的同时,其余的人一传十十传百,除了闻桂的手下弟子,余下人等顿时退出去丈余距离,把里面围成一个大圈子。

    “当当当!唰唰唰!”若桃挥舞吞雷刃和对方恶战不休,关横抱着肩膀观战,不慌不忙好整以暇。

    唯独江毒这老头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他有心躲到人群里避难,可是又一想:“这里几百只眼睛都看见我和关公子在一起出现,我就算躲起来,只怕闻桂和他的手下也不能放过我了。”

    想到这里,江老头狠狠一跺脚:“老子豁出去了,闻家兄弟杀我儿女亲人,这个仇,我要不报还是人吗?”

    “嚓!”说时迟,那时快,若桃挥动兵刃斩断其中一人掌中骨刃,对方顿时厉吼一声:“红毛鬼,上!”

    “嗷!”此人御使的红毛鬼瞬间出现扑向若桃面门,可是她低叱一声:“鬼崽子找死。”

    “呼砰!”另一手霎时攥拳直捣而去,正中红毛鬼魂体将其绞碎,余势不减轰在了那家伙面门上,立刻打得他脸颊绽裂迸碎,喷着红雾就倒飞了出去。

    “好凶悍的古尸女鬼!”在场的御鬼师都是明眼人,瞧得出来若桃的真正底细,可这么厉害、还能控制古尸之躯的女鬼,他们一辈子都没见过,不由吓得瞠目结舌。

    “一起上。”为首喊话的两人正是闻家兄弟:闻斗、闻。

    他们知道要是被关横等人坏了大事,自己和叔父就全完了,当下不顾一切招呼所有的帮凶一起扑上,自己却悄悄躲在了后面,打算找机会开溜。

    “哼,你们可是重要的人物,别想走了。”关横的话音甫落,倏地疾弹手指,婴白鬼顿时掠空疾行飞到他们身侧,闻家兄弟一看又是这个毁了自己鬼物的家伙顿时吓得魂飞魄散:“你!”

    “砰砰砰!”几记重拳轰在对方头上,打得哥俩扑通软倒在地,高台上的闻桂瞧得清清楚楚,登时气得目眦欲裂:“臭小子,你敢难为我两个侄子,老子势必杀你!!”

    “闻桂兄不必担心,我们来啦!”

    就在下一刻,骤变忽生!

    喊话的人呼啦啦冲进了御鬼师们集会的古旧地宫,为首一个壮汉扬声狂笑道:“魇化盟‘商洪’在此,尔等的死期到了。”

    “真的有魇化盟的人?!”其余两位长老黄黎、石觥顿时大惊失色,也预感到事情有些诡异。

    “想控制住闻桂再说。”石觥见机极快,又和对方有私仇,登时驱使自己的石鬼朝着闻桂猛扑过去,听了他的话,黄黎深以为然,立刻出手相助。

    “哼,被这臭小子搅局,彻底控制御鬼师的计划已经不可能了,事到如今,唯有执行备用之计。”

    闻桂此时哪里会和对方缠斗,立刻挥手扔出一团东西,随之大笑道:“二位长老,尝尝魇化盟研制的‘弱鬼之雾’吧。”

    “呼呼呼砰砰砰砰!”对方掌中飞掷而出的小球砰然爆碎,出现大股腥臭诡雾,石觥、黄黎见此情景大吃一惊:“怎么回事?”

    “嗷嗷嗷”说时迟,那时快,石觥的石鬼、黄黎的铜甲双颅鬼顷刻发出惨吼,而后鬼气锐减魂体缩小,顿时被闻桂轻易擒拿在手中。

    “畜生,还我石鬼!”看到自己的鬼物被夺,石觥气得目眦欲裂,一时冲动朝前疾扑,可是不慎嗅到那些弱鬼之雾,顿时呼吸困难,用双手扣着自己的颈嗓,口泛白沫扑通软倒在地。

    “石觥?!”黄黎眼见如此,立刻捂住自己的口鼻:“糟了,这雾气对人也起作用……”

    “嘿嘿,算你说对了,这弱鬼之雾只对鬼物和常年控制它们的御鬼师起作用,当初魇化盟的人找到我,就是用这个东西,不费吹灰之力打败了我和手下,那个时候开始,我就已经归顺魇化盟了。”

    闻桂此刻恬不知耻的说道:“只要效忠我们至高无上的‘主人’,我一定可以得到更强的力量,顺便提醒你一声,这雾气是有意识的,不但可以钻进口鼻,还能进入耳孔!”

    “唔?!”电光火石间,那些弱鬼之雾就冲进了黄黎的耳朵,这老头栽倒昏迷的时候心中苦笑:“可恶,防备了闻桂这家伙大半辈子,最终还是着了他的道。”

    “呃啊啊”

    “扑通、扑通!”与此同时,商洪带领的魇化盟杀手也抛出无数散发弱鬼之雾的小黑球,这群家伙大声狂笑道:“御鬼师?杀起来不费吹灰之力。”

    这句话甫一出口,有个御鬼师挣扎着想要挥动短刃拼命,却因为吸入毒雾力竭栽倒,旁边的魇化盟杀手立刻狞笑着扑上来:“还是让老子送你上路吧。”

    “要杀便杀,御鬼师没有孬种。”

    “成全你。”

    “呼”这杀手一双短斧朝着对方脖颈撕风狂落,斜刺里陡忽扫来一柄吞雷刃,就只听咔嚓两声,此贼不但没有剁中别人,自己双腕却应声坠地。

    “呀啊啊”没等他的惨吼万全出口,早就被若桃一脚飞踹出去,胸椎塌陷,直接死于非命。

    “哼,我们没出声,可不代表不出手啊。”关横此时冷笑着一挥手:“婴白鬼,立刻驱散这些怪雾。”

    “吱吱吱”

    说时迟,那时快,尖啸的婴白鬼倏地掠上半空,那些弱鬼之雾,似乎对其他鬼物有影响,可是婴白鬼却丝毫都不在乎,因为它魂体周围有一股炽烈的原火之力包裹,什么有害的东西稍微接近都会被炼化成虚无。

    “呼嗖嗖嗖”婴白鬼在空中急速旋舞成圈,产生的绝强风压顿时把弱鬼之雾吹得无影无踪。在场的御鬼师虽然吸进雾气,变得虚弱无比,可是都瞧得清清楚楚。

    “好厉害的鬼物,只怕过了今天,我们这一生也见不到这种威猛的存在了。”众人心中刚刚想到这里,关横和那群商洪带领的魇化盟杀手以及闻桂,就在地宫中间的空地碰上了。

    “哼,最近不管在哪里,都能碰上你们这群魇化盟的杂碎,正是比蚊子苍蝇讨厌十倍百倍。”关横冷笑道:“打算怎么死,你们想好了吗?”

    “臭小子,你敢得罪我们魇化盟,老子宰了你!”有两个杀手不知利害,顿时暴现全身紫气直接扑了过来,关横见此情景轻蔑一笑:“找死。”

    “砰!”说时迟,那时快,左拳悍猛直捣,和一个杀手硬拼,原火劲摧枯拉朽,顺着对方的拳头朝胳膊上方直接延伸而去,“呼!”登时将这家伙烧成了火球。

    另一个杀手狂吼着抡动重锤落向关横头顶,却被他在间不容隙之时抢先出手,关横骈指如枪,“嗤噗!”转瞬钉进对方颈嗓。

    “轰!!”两个火球烧得魇化盟杀手变成炼化成飞灰,关横把自己的双手一抖,随即轻描淡写的说道:“还有谁想先死?”

    “呃?!”商洪见状,脸上登时蒙上一层惨白。

    “不妙啊,最近有消息传回大西漠,说是妖族境内的兄弟经常遇到一伙人,可以驱使鬼物,释放火劲焚烧我们产生的邪气,是我们魇化盟天生的对头克星,主人这才严令研制弱鬼之雾,试图控制所有御鬼师预防万一……”

    这家伙心中暗道:“没想到,这小子已经把我们堵上了。”

    下个瞬间,商洪陡忽一挥手:“快把那两个人押过来。”

    “是。”旁边的闻桂原本吓得不轻,此时醒过神来,扭头吼道:“把黄黎、石觥拎过来。”

    数息间,御鬼师的两位长老被拖到了关横和魇化盟杀手中间,商洪此刻低吼道:“小子,看看这是谁?”

    “哦,好像是御鬼师的俩长老,和我不太熟,不过要说俘虏,我们也有。”关横说完,倏地弹动手指:“小女鬼,那两只狗崽子拖过来。”

    “来啦。”若桃答应一声,把闻斗、闻这两个家伙像拖死狗似的拽了过来,他们挨了一顿胖揍,早就是鼻青脸肿血肉模糊了。

    “叔父、叔父救我呀。”见到闻桂的第一眼,两个狗仗人势的鼠辈顿时涕泪横流丑态百出,闻桂见此情景,气得脸色铁青,手脚冰凉、浑身颤抖。

    【第一更,大家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